《烈火浇愁》priest ^第12章^ 最新更新:2019-01-11 11:12:5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第十二章 ...

  •   第二拨赶到的外勤接到肖征指示后匆忙赶到,还没站稳,就被当头砸了这么一出戏,三观排着队地崩裂。
      一时间,在场所有人鸦雀无声,被冰冷的雾气舔舐得不寒而栗。
      
      只有那魔头低垂着眉眼,神色不动,看上去倒像是名画上的神祗,对人间一切的光怪陆离见怪不怪。
      
      宣玑一边留神着毕春生,一边还得注意她身后那定时炸/弹一样的危险人物,可能是刚才戒指无端崩开的后遗症,这会他一看见盛灵渊,心口就跟卡了条尖刺似的,疼得坐立不安。
      
      满打满算,他接手这破工作还不到二十四小时,工作证都没捂热,内心已经沧桑得不想干了。
      这狗日的异控局,连个新手保护期都没有!
      
      “我们来讲道理,毕大姐,”宣玑叹了口气,勉强把注意力集中在毕春生的话里,“假设三十年前真的出过这么一场重大事故,当时的负责人为了推卸责任,瞒报了事故死亡人数,偷了镜花水月虫卵,并且让虫卵寄生到死人的身体里,用死者原有的身份活下去——那这事你是怎么知道的?你是亲历者吗?如果不是,谁告诉你的,你有证据吗?”
      
      他说着,余光还是忍不住往大魔头身上飘,见那大魔头听完自己的话,优美的长眉一仰,露出个“原来如此”的神色——闹了半天,方才毕春生背的规章制度里书面语太多,这位压根没听懂。
      
      宣玑匪夷所思地想:“什么玩意,他把我当页脚注释了吗?”
      更沧桑了。
      
      “我怎么知道的?”这时,毕春生用怜悯的目光看了他一眼,“宣主任,你该不会以为,这是孤例吧?”
      
      “网上有句话怎么传的?你在家里发现第一只蟑螂的时候,你家说不定已经有一两万只了【注】。”异控局总部,幽静的局长办公室里,黄局的声音就像午夜梦回时的水滴声,一下一下,能砸得人心惊胆战,“如果是头一回干,谁敢一次往上千具尸体里放蝴蝶卵?小肖,你应该能想得到吧,这已经是约定俗成的事了——外勤遇到棘手的突发事件,一旦伤亡情况过线,就会去找巩成功‘想办法’。最后外勤有惊无险,受害人家属感恩戴德,善后科一条锦被盖过,皆大欢喜。”
      
      肖征已经不知道该动用哪块面部肌肉好了,只好保持木然。
      
      “关于原善后科负责人巩成功,我知道下面有不少同志在议论,有说他内退腾位置的,还有人说,他是被隔离调查了。”
      
      肖征艰难地找回了自己的舌头:“所以其实……”
      
      “其实是他突然昏迷,据家人说,头天晚上躺下睡觉还好好的,第二天就再也叫不醒了……就在我们打算对他进行隔离调查之前。身体没毛病,我们请了医学界和局里两方面的专家会诊,诊到现在没有定论。”黄局看着肖征,“小肖,你想过,为什么我会选你来当这个总调度吗?”
      
      总调度直接对局长负责,权力大小,取决于局长是什么样的人——在黄局这,肖征甚至盖过了安全部负责人。他凭什么,这事不单总局里其他人议论纷纷,连肖征自己都心虚。因为他既没有深厚的资历,也不敢说实力碾压其他外勤,做人别说“八面玲珑”,他不八面得罪人就不错了。
      唯一解释得过去的理由就是年轻,形象好、气质佳,带出去有面子,因为这,不少人还怀疑黄局有一些小众的兴趣爱好。
      
      “因为我年轻,没那么多经历,人缘也不怎么样,别人有什么事都不带我玩。”肖征苦笑起来,“黄局,我能问一下,您本来是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的吗?”
      
      黄局沉默了。
      肖征从他的表情里明白了什么,缓缓坐直了:“您不会……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只给巩成功安一个‘受贿’的罪名,就把这事草草了结吧?”
      
      “小伙子,这事没你想得那么简单……”
      “可这是亵渎尸体,亵渎真相,”肖征忍不住打断他,“这是犯罪啊黄局!难道因为法不责众,就可以不追究吗?您是不愿意管还是不敢管?”
      
      肖征就是个炮仗,黄局却没生气,心平气和地说:“小肖,你知道安全部的特能外勤人数,已经连续三年减少了吗?因为每年进来的新人,抵不上任务中的伤亡。”
      
      “特能”在人群中的比例本来就很低,其中有些人有家族背景,家里有传承,能力觉醒得早,懂得也多,另一些人则是机缘巧合,莫名其妙地激活了某些特殊能力,这种人都是异控局按一套程序快速培训出来的,起步晚,有些甚至很难适应自己的新身份。
      前些年市场经济不发达还好,最近这一二十年,大家越来越发现进异控局没什么好处,里面各种规矩比字典还厚,保密条例近乎严苛,见不得光似的,很多时候,连家人都得瞒着。收入确实不低,但总归是按月拿死工资,稍微有点本事的,在外面随便混个“大师”当,就有大把的有钱人愿意破财免灾。异控局请他们帮忙,也得按市场价付“顾问费”。
      
      这样一来,外勤资源捉襟见肘,人员素质越发参差不齐,日常处理得又是各种匪夷所思的事,有时候意外伤亡根本就不是人力能控制的。
      
      “我们每年至少有5%到10%的突发事件,遭遇到的东西是以前根本没听说过、也没有先例可循的,只要你工作年限够长,总会遇到。咱们的人遇到事,冒着生命危险圆满处理了是理所当然,出一点岔就让你前途尽毁,小肖,你换个角度想想,你摊上这种事,你能怎么办?不说别的,今天你觉得怎么样?地方上的外勤调动起来得心应手吗?”
      肖征哑口无言。
      也是,他还在这说别人,现在阴沉祭的献祭成功了,他负有直接领导责任,自己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很多事不是分个对错就能解决的,你年轻气盛,我是个普通人,没在前线干过一天,咱俩人在这上嘴唇一碰下嘴唇,说处理谁处理谁,前线弟兄们心里怎么想,以后队伍还怎么带,你想过吗?”黄局摆摆手,叹了口气,“反正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肖征无话可说,拿起搜查证,起身走了。
      
      “毕春生一家跟父母同住,今年她老父亲刚刚去世,爱人是中学教师,比她大几岁,目前已经退休,为了给孩子多攒点首付钱,现在在外面开补习班。儿子未婚,刚刚拿到博士学位,在争取留校……主任,我们到她家里了。”
      
      肖征“嗯”了一声,随后他顿了顿,在电话里问:“如果一个人本身已经死了,被镜花水月蝶寄生,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检查出来?”
      
      “这……主任,咱们的仪器都只能在感染者没有脑死亡之前检测出寄生啊。要是人已经脑死亡了,蝴蝶就会占据感染者大脑,彻底跟他融为一体,除非……”
      “什么?”
      “呃……那什么,打开看看。”
      
      人的性格、三观、习惯本身就是随时间变化不断变化的,“你变了”这仨字在各种文艺作品中是高频词汇,后面跟的应该是狗血剧情,而不是砸开脑壳看看。
      
      肖征心里“咯噔”一下,突然有不祥的预感。
      
      宣玑看着毕春生,忽然发现那些缭绕在楼顶的浓雾并不全是从大魔头那弥散出来的,很大一部分雾气是从毕春生身上冒出来的!
      这会儿,她的轮廓几乎已经模糊在雾气里了,像是要化在雾气里似的。原本有些暗沉泛黄的肤色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惨白,像蜡制的。
      
      人烛到底是什么意思?
      还有所谓“千人活祭”——她真的杀了一千个人吗?怎么杀的?这一千个人都是谁?
      
      “八年前,我在的外勤小组奉命去抓一个使用邪术的嫌疑人,当时那个嫌疑人藏在一个人口密度很大的小区里,怕他狗急跳墙伤害无辜,我跟我搭档仔细做了诱捕计划,结果就在嫌疑人已经快上钩的时候,我们外勤组一个小孩太紧张,不知怎么露了马脚,嫌疑人跑到了小区花园里,发现自己逃不掉了,就要拉人垫背,自爆了,死了好多人。那回我搭档是负责人,我是副手,我俩都得担责任,谁也跑不了,当时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我搭档跟我说别害怕,他来想办法。”
      “我才第一次知道,他们是这么处理的。因为我搭档‘安慰’我说,这种情况不算少见,没事。”
      “你们知道我当时什么感觉么?我没有因为躲过一劫庆幸,也没因为亏心睡不着觉。我……我害怕。不算少见……那有多少‘幸存者’已经不是人了?我全家都是‘幸存者’,他们……他们到底是真的,还是镜花水月的一个影?”
      
      “从那天开始,我就跟神经病一样,家人随便跟我说句话,我都会拼命地想,他以前是不是这样的,儿子从学校回家点了一道我和他爸爸都不爱吃的菜,我能失眠半个月……从八年前到现在……直到我爸去世。”毕春生凹陷的两眼突然淌下了两行血泪,皮肉开始萎缩,像融化的蜡像,“八十七,长寿,心衰,死时候一点罪没受,亲朋好友都羡慕,说是喜丧,我跟个行尸走肉似的把他们都送走,然后……然后溜回去,在火化之前剖开了我父亲的颅骨,我……我看见……”
      
      老人颅骨打开的一瞬间,她所有的噩梦都成了真。
      原来三十年来,与她朝夕共处的家人,真的只是几具蝴蝶的傀儡。
      
      “嘘——”盛灵渊俯下身,轻轻捧起她的脸,擦掉她眼角的血迹,“可怜。”
      
      然后他忽然换回了自己的口音,轻声说:“人烛啊,是可沟通天地间至恶至阴之物,须舍人身、断人性、绝情绝义、抛却所有。小妖,你知道‘所有’是什么意思吗?”
      
      宣玑先是一愣,随后蓦地想到了什么。
      
      就在这时,罗翠翠跑过来,把手机递给宣玑,电话里传来肖征的声音。
      “我们……刚刚派人搜查了毕春生的家。”肖征的声音听起来分外艰难,“找到了三具尸体……毕春生的母亲、丈夫和儿子,头……头都是打开的。”
      
      盛灵渊远远地透过浓雾朝他看过来,宣玑对上了那魔头的眼睛。
      那双眼睛冰冷,近乎于慈悲。
      
      “我能不能问个问题……”宣玑按住刺痛不已的胸口,“她的亲人,真的全都被镜花水月蝶寄生了吗?”
      
      肖征那边沉默了好半天:“不是。”
      宣玑觉得胃里沉了块冰冷的石头。
      
      “我们在她丈夫的大脑里发现了镜花水月蝶寄生过的痕迹,但……她母亲和儿子没有,是正常人,他们是当年真正的幸存者。”
      
      “杀光他们,”毕春生呓语似的,抓住了盛灵渊的衣角,“我要你杀光他们!”
      

  • 作者有话要说:  注:蟑螂那个是谣言哈,文中只是打个比方,没有网传一万只那么多,最多也就一两个家族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