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雷家写客 ^第5章^ 最新更新:2018-10-17 02:00:0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黄奈茵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睡梦中的她刚接通,就听到了赵主任的声音。
      意识到什么她赶紧坐直了身体,连忙说道:“赵主任,我已经在等车了。”
      “奈茵啊,不好意思,我刚刚接到那个客户的电话,说是暂时不要我们去了。我也很生气啊,不知道这客户怎么的突然就这样,抱歉啊,你赶紧回去补个觉吧,接下来我们又要开始休息了。等再接到单子的时候,我再通知你吧。”
      “……好!”
      黄奈茵挂了电话,开始对着面前的白色墙壁用指甲写数字,从1到10,慢慢的,一笔一划的写,这是她发愁、发呆、伤心时候的特有动作。
      本来说好的单子又飞了了。不用去审计所的话,她连基本的工资都拿不到了。寒假一过,下半年的学费就又要交了,她该怎么办?
      其实她这几天已经因为学费的事,恐慌的睡不着觉了。她整晚心慌的睡不着,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甚至因为没睡好,她感觉自己的眼球出现了不会转的情况,晚上一关灯看什么都有一片黑影挡着,她害怕极了。
      “赵主任最近不知道是得罪了什么人,他的客户一个月比一个月少了,我攒的钱已经不够下半年的学费了。”黄奈茵想着,焦虑的流出了眼泪。
      她必须要马上去再找一份兼职工作才行,她不能等赵主任了。
      
      雷耀风看着对着墙壁写数字的黄奈茵,一种同情的感觉扑面而来。她此刻就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在面壁思过一样,孤独、哀伤,还有点儿淡淡的绝望。
      “你怎么了?”
      正在想事的黄奈茵被他的这声问询打断思路后,才一下子意识到自己现在是在哪里。
      她连忙站起身来,拿着经济法就要下床。
      “我问你怎么了?”雷耀风拉着她坐回了床上。
      黄奈茵看着他此刻酒已经醒了,连忙解释道:“我是看你醉倒在路边才把你送回来的。可是你刚刚好像把我当成了你的女朋友,就压着我不让我走,我才……”
      “我没有女朋友。”雷耀风打断她。
      “你……你醒了就好,我先走了。”
      黄奈茵要站起来,再一次被雷耀风拉回了床上:“别让我说第三遍。”
      黄奈茵叹了口气:“没什么,赵主任说今天不用去做审计工作了。”
      “那不是好事吗?你正好可以休息休息。”雷耀风不解的问。
      “是好事,所以我很高兴,正要回去睡觉呢。”黄奈茵看着他,甜甜的笑着回应。
      要不是雷耀风刚刚看到她写数字时候的神情,此刻就要相信她的笑是真心的了。
      雷耀风看着她问:“那你刚才哭什么?”
      “我太高兴了呗,可以不去工作了。”黄奈茵说着要下床。
      被雷耀风第N次拦住,看着她讽刺道:“可你的笑比哭还难看。”
      黄奈茵听了他的话,想生气,可是又不敢得罪他。
      她只能好脾气的岔开话题:“好啦,雷大少爷,你的酒也醒了,该放我走了吧?我要回去睡觉了。”
      “别岔开话题!”雷耀风不依不饶的说。
      黄奈茵快被他的霸道折磨到极点了,笑着说:“雷耀风,每个人都有隐私的。”
      “我,不,准。”
      雷耀风知道黄奈茵想生气但是一直在忍耐,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这个黄奈茵的脾气有些问题,似乎一直都是想给别人以某种正面的形象什么的,但是心里却是一个对着墙壁写数字的孩子。
      黄奈茵的忍耐终于因为他的‘我不准’三个字到了极点,她没有大喊大叫,只是看着雷耀风镇静的说:“那你想怎么样?”
      “想让你给我说实话。”雷耀风逼视着她。
      黄奈茵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不去做审计工作就没有工资了,这个实话怎么样?”
      “你急需要工资干什么?”雷耀风仍然逼视着她,得寸进尺的问道。
      “我……我要交学费,你满意了吧?”黄奈茵小声的说完,甩开他的手就下了床。
      “你家里穷的连学费都交不起?”
      “不是。”黄奈茵边穿鞋边镇定自若的说,“我跟我爸爸打赌,说是我可以自己努力挣到下半年的学费,只不过目前看来,我的打赌要输了。”
      “原来如此。”雷耀风信以为真的点点头,“跟自己的爸爸打赌,输了又不丢人?”
      正要走的黄奈茵听了他的话楞了一下,回头看着他笑着回了句:“是啊。”
      可不知道为什么,雷耀风感觉她这个笑容也不是真心的。
      听着黄奈茵的关门声,雷耀风这才觉得困意浓浓,就躺回床上,沉沉睡去了。
      
      黄奈茵走后,韦略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的眼睛逐渐由澄清,变成了阴谋满满的污浊色。
      
      黄奈茵走出公寓以后,狠狠的擦了擦嘴,自己的初吻就这么没了。以后再见到这种醉鬼她再也不敢多事了。
      黄奈茵叹了口气,紧了紧手里的经济法,提着电脑回学校去了。
      幸亏现在是早上7点左右,还没什么人。不然让人看到她居然从三个男生的公寓走出来,不被人指指点点才怪呢。
      
      中午,女生宿舍。
      黄奈茵正在宿舍休息,被室友甲激动的叫醒:“奈茵,奈茵,快起来啊,楼下有人找你。”
      黄奈茵从床上坐了起来,迷迷糊糊的问:“谁啊?”
      “是白马王子韦略大人啊。”室友边说边激动的叫着。
      其他人一听,立马都激动的坐了起来:“天哪天哪,奈茵,原来你认识韦略王子啊?”
      “不,我并不认识啊。”黄奈茵急忙否认道。
      “(ˉ▽ ̄~) 切~~,别装了。”室友们明显不信。
      黄奈茵叹了口气,边穿好鞋边说:“真的不认识,他找我应该是有什么事吧。”
      说着下楼去了。
      她走后,室友们马上炸开了锅:
      “你们说你们说,黄奈茵会不会是韦略的女朋友啊?”
      “是啊,自从韦略跟上次那个女朋友分手以后,都快半年了,一直没见他跟谁交往,原来竟是一直潜伏在咱们身边的黄奈茵。”
      “切,她家里虽然比不上韦家,但是好歹也是有名气的,虽然门不当户不对,但是要是韦略喜欢她的话,家长们估计也不会说什么。”
      “老天哪,这个黄奈茵还真有本事啊,学习学习棒,出身出身好,老天怎么把什么好的都给她了呢。”
      “就她?她哪有那么好,又孤僻又不合群。咱们宿舍的集体活动她总是找借口不参加,根本就是瞧不起我们。”
      “切,我还瞧不起她呢。”
      “啊,我现在才没心情想那些呢,我的略马王子啊,呜呜……”
      “看来韦略王子要离我而去了,我要投入雷耀风大人的怀抱了。”
      “你别想,雷耀风是我的。”
      “是我的。”
      ……
      
      黄奈茵下楼后,走到了在凉亭等她的韦略面前。
      “你……你找我吗?”
      韦略见她来,连忙高兴的站了起来:“黄奈茵,你好!你应该认识我吧,我是韦略。”
      黄奈茵点点头:“认得,上次我们在楼顶还见过的。”
      而且韦略是校草排行榜第二位,宿舍的人整天都在说,她想不知道都难。
      “我……我能请你吃个饭吗?”韦略温和的笑着问她。
      黄奈茵惊讶的看着他:“我们……我们好像……”不熟吧?
      韦略当然知道她想说的是什么,连忙道:“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想要请你帮忙,才会这么莽撞,你愿意帮我这个忙吗?”
      “你……你说吧,不用去吃饭,在这里说就行。我如果能帮上什么,一定会帮忙的。”
      “你看看。”韦略指了指凉亭外面那些纷纷对着他们好奇侧目的同学,“这里真的不适合谈话。黄奈茵,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才来找你的。”
      黄奈茵看了眼那些伸长着脖子往这里瞄了同学们,叹了口气:“好吧。”
      
      黄奈茵坐上韦略的车,跟着他一起到了一个叫怡月的高档饭店。
      他们刚进去,就有服务人员领着韦略和黄奈茵往包间走。
      “韦先生,菜马上就准备好了,您看是现在上还说过会儿上?”
      韦略在包间坐下以后,把菜单递给黄奈茵:“奈茵,这些是让我他们提前准备的,你看看其他的还有什么想吃的。”
      黄奈茵客气说:“没什么特别想吃的了。”
      韦略看了眼服务员:“那先上菜吧,一会儿等奈茵想到了再点。”
      “好的。”
      服务员出去以后,一会儿就有人把热气腾腾的各色可口菜端上来了,络绎不绝的摆了满满一桌。
      黄奈茵看着这满桌子的菜,根本不是两个人的量,小心的问道:“还有其他人要来吗?”
      韦略笑着说:“他们啊,不一定什么时候来呢,我们两个人先吃。”
      说着,给黄奈茵夹了几个菜:“奈茵,尝尝这些,这几个菜我每次来都会点的,很好吃。”
      黄奈茵点点头:“谢谢。”
      她吃了几口菜之后,看着韦略问道:“韦略,你之前不是说找我有事吗?什么事啊?”
      韦略从一开始就根本没怎么动筷子,听得她问,神色瞬间也变的严肃了起来。
      他思考良久,才说道:“黄奈茵,我家快破产了。”
      黄奈茵吃惊的看着他:“怎么会……”
      “建筑行业本来前两年还行,现在根本不行了,相信你也知道的,我家就是做建筑的。韦氏现在资不抵债,过不久就要宣告破产了。”韦略说着,眼眶红了起来。
      黄奈茵无措的看着他,安慰道:“你不要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韦略点点头。
      黄奈茵又看着他不解的问:“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件事呢?”
      韦略看着她,认真的说道:“我不瞒你,我第一次在宣告栏见到你的照片的时候,就发现你跟我的妹妹长得很像。”
      “你的……妹妹?”
      韦略点了点头:“嗯。”
      “可是我听室友说你……你是独子啊?”
      黄奈茵听室友们说过三个校草(雷耀风、韦略、费祖)的情况,三人虽然三色,但是都是家中独子。
      韦略摇摇头:“我其实还有个妹妹的,只不过六年前她因病死了。”
      “你……你是说她……她已经……”
      “是的。”韦略抱歉的看着黄奈茵,“我说你像我死去的妹妹,希望你不要介意我拿你跟过世的人相提并论。”
      “不,不会。”黄奈茵连忙摆摆手。
      “谢谢你。”韦略低下头,哽咽的说,“我家最近又快要破产了,我怕我爸爸承受不住打击,会……会离我而去。”
      黄奈茵看着他,一时手足无措,只能劝道:“一切都会过去的,我相信你爸爸一定能挺过这次危机的。”
      韦略点点头,看着黄奈茵道:“我其实想请你趁着寒假的时候,到我家去一次,我爸爸见到你,说不定就会变的更有动力了。以后就不会草率的做出什么傻事来。”
      “我?”
      “对。你知道的,老人们都信轮回转世,你跟我妹妹长的很像,我爸爸一定会以为你是我妹妹转世来看他的。到时候他就不会整天唉声叹气,也不会想不开了,他见到你一定会开心些的。”韦略再次认真的看着黄奈茵,“求你答应我好吗?我只是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我爸爸好好活着,我只是想试着各种可能挽留他。”
      韦略说的他爸爸的情况其实是真的。他的妈妈前几天被查出乳腺癌,而他爸爸韦业又一直申请不下来银行贷款弥补外债,现在他爸爸整天愁的一天抽几包烟。
      韦略害怕极了,害怕爸爸万一哪一天想不开,会突然离开他和妈妈。
      他有个妹妹也是真的,他妹妹确实是六年前因病死的。

  • 作者有话要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