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雷家写客 ^第3章^ 最新更新:2018-12-17 20:24:2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一通电话结束,韦略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大厅的。
      进屋的时候,雷耀风和费佐还在玩游戏。
      他走过去坐在沙发上看着他们,突然想到雷耀风之前说过:“我爸爸想要我回自家公司上班,说我要是把公司跟雷家合并,到时候给我10亿,可是我告诉他我不稀罕。我好不容易逃离了他的掌控,他休想再控制我了。”
      
      韦略一直都知道,雷耀风之所以没有在自家的雷氏航运上班,而是自己开公司,并不是为了好玩,他是要脱离他爸爸雷森的掌控。
      他从小被他的爸爸雷森逼着接受各种自保训练,被安排着上学,也经常被派出国去分公司查账,他提出雷家航运生意发展过快,疯狂投资的时候也要多元化经营分担风险,比如可以尝试增加运输液货等等时,被爸爸当众甩巴掌更是家常便饭。
      雷耀风感觉在雷森的眼里,他其实跟其他手下员工没什么分别。雷森的任何决定他都不能有异议,他爸爸只要求他服从。这严重的伤了小雷耀风的自尊心,所以从高中开始,他就不再去雷氏,而是自己着手开了公司。
      刚开公司那会儿,他也是东奔西走,四处碰壁,雷森是一点儿忙都不帮他的。因为雷森本身就不希望他另外开公司。
      可是困难并没有打倒刚成年的雷耀风,短短的几个月,他从不断的失败中慢慢的学会了利用人脉,学会了利用他是雷森儿子的身份。他开始喝酒,开始对经济对航运变的敏锐起来,他现在已经能在谈笑中从那些客户身上获取自己想要的消息了。父传子传,有他父亲的关系,又有朋友关照,再加上自己够努力开拓运输行业的新人脉,雷耀风的小公司很快就建立起来了。
      当时对于外人来讲,虽然大家并不了解为什么雷耀风不等着继承他爸爸的企业,反而另辟蹊径,自成一家。但是就凭着他这么勤奋努力的拓展属于他自己的事业,不畏艰苦,不怕失败,就不能不让人对他竖起大拇哥。
      不同于雷森的快、狠,甚至有点盲目乐观地扩大船队的策略,雷耀风稳扎稳打,多元经营,几年过去了,他的公司如今已经逐步走上正轨了,市值多达十几亿。
      所以才二十一岁的雷耀风现在其实是个亿万富翁了。不过他的公司再好也入不了爸爸的眼。雷耀风也感激自己的小公司雷森看不上,否则,等雷森意识到的时候,就是要毁灭的时候。
      雷森觉得雷耀风也就是玩玩儿,玩累了还是得回去乖乖接□□家的生意。
      
      韦略又看了看正在玩儿游戏的费佐,不自主的叹了口气。
      他和雷耀风、费佐三人里,他和费佐都是安于现状,等着继承家族企业的人,可本质又有所不同,他是安静的听从父亲的各种安排,一心一意想着未来能够经营好韦氏。而费佐就是那种传说中的坐吃等死的,纯,草,包。
      费佐成长为歪脖柳完全是他爸老费的一手栽培。费氏企业实际上当家做主的是他妈,他爸负责花钱养儿。
      费威,费佐的亲爸,小时候起就被别人叫费阿斗了,可费威最烦别人说他不成材了,他小时候家里就有钱,这是他的错吗?他爸爸从小就任他无法无天,有求必应,他癫傻呆萌着长大,从来也没人告诉过他他其实是个草包啊。
      后来有一天老头不知道在外听说了什么,回家来就对刚上完高三的费威说:“儿子,该娶媳妇了。”
      他很乖巧连挣扎下都没有挣扎,就娶了现在的老婆,也就是费佐的妈妈,因为从小到大他的所有事情都是爸爸安排的,他完全没有必要去操心。比他大五岁的老婆进门以后,把家里弄的井井有条。
      他还记得老头弥留之际分别对他和老婆说的话,对他说:“以后要听老婆的话。”对他老婆说:“以后老费家就全靠你了。”
      他当时只是痛哭,完全没意识到爸爸这话的深意。
      儿子费佐出生以后,他就依样画葫芦,小时候爸爸怎么对他的,他就怎么对小费佐,他还特意比爸爸多做了一件事,就是给小费佐买了条哈士奇,因为他发现小费佐特别喜欢哈士奇这种狗。
      他每天在家带孩子,老婆则负责在公司签文件,一直也分工明确啊。费佐长大以后:博爱(是母的他都爱),贪玩(整天酒吧夜店轮流转),还……还……还跟他一样有……有想法(就是玩儿到老),他一直觉得自己教的挺好的,但慢慢的他就听人背后说他们父子是草包的传闻。这给老费气的,不过老费家的软脾气一脉相承,反正没人敢在他跟前说,老费同.志听不见心不烦。
      小费的心比他爸还宽呢,只要有得玩儿就行。
      
      韦略叹了口气,跟他们二人打了招呼后,就上楼去了。
      他躺在床上,想着自己如今的处境。爸爸说是能从银行贷款下来,可他却觉得爸爸不过是在敷衍他罢了。银行只做锦上添花的买卖,却很少愿意做雪中送炭的事。
      韦氏是他爸爸毕生的心血,他害怕极了,他消极的觉得几个月后的破产宣告似乎就在眼前,他害怕爸爸到时候会承受不住打击,而他自己也害怕会失去眼前的一切,朋友和舒适的生活。
      他和雷耀风、费佐三人虽然都是因为家里有钱才认识的,不过自从初中以来他们就是好朋友了,六七年的朋友,如今却要面临现实的铜臭考验。
      他们之间经历过一起打架一起挨骂,雷耀风开公司那会儿,他和费佐两人也是在他的背后默默支持着他,陪他哭陪他笑的。这些大大小小的义气,把三个人揉巴成了牢牢的一团,他们之间不是酒肉朋友。
      韦略再次叹气,他辗转反侧,不知道自己今晚为什么会想到这些。
      翻过身,他又想到了此刻肯定处于惶恐忙乱中的爸爸,心里更难过了。
      “我该怎么办呢?为什么我这么没用,什么也帮不了他们?”
      ……
      今夜的韦略,在自责、伤心又恐慌的状态下入梦了。
      
      黄奈茵昨晚回到宿舍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课本儿丢在了图书馆楼顶,于是她趁着夜色又回到那个楼顶去找了一次,可是到处都找不到。
      第二天天刚刚大亮,她又去看了一下,还是没有。
      
      黄奈茵来到耿小爱所在专业的班级前,让人把耿小爱叫了出来。
      耿小爱一见到她就知道什么事,但却装作不知道,问她:“你找我有事吗?”
      “耿小爱,我昨天走的急,不小心把一本书丢在楼顶了,请问你们几个人有捡到吗?”黄奈茵焦急的问道。
      “不就是一本儿书嘛,你再买一本儿不就行了?”耿小爱满不在乎的说。
      黄奈茵一听,就觉得她肯定见了,连忙解释道:“那本书上我做了很多笔记,都是我从图书馆的资料上一点点儿的抄的,而且整本书的笔记已经快做完了。”
      耿小爱不耐烦的摇摇头说:“我昨天没看到什么书。”
      按照雷耀风的话,她应该告诉黄奈茵的,可是她绝对不会给黄奈茵机会接近自己看上的目标。
      她虽然是费佐的女朋友,但是谁都知道费佐花心,她希望要是哪天费佐抛弃她了,她还有机会跟其他两人交朋友。她的领域意识很强,她不允许任何雌性接近她喜欢的雄性,三个雄性她都要占着。
      黄奈茵见她不耐烦,只得说:“那好吧,我再找其他人问问。”
      耿小爱一听她要找其他人问,怕她最后问到雷耀风他们三个的跟前,连忙叫住她,说道:“诶,你等等。”
      黄奈茵疑惑的回头看着她。
      “我……我好像记得是我的那个朋友拿着的,你这样吧,你明天还过来这里找我,我把书替你找她要回来。”
      黄奈茵松了一口气,笑道:“好的,谢谢了,那我明天再过来找你。”
      其实黄奈茵转过头之后,就了然于心了。耿小爱的心思她知道,但是她不想戳破,因为她的这种占有意识正好可以帮她拿回书。如果她没猜错的话,她的书应该在雷耀风他们三个人的谁那里。
      
      下午,耿小爱和费佐两人坐在教室的后排,边吃零食边听老师讲课,一节课过后,费佐懒懒的正要回逸龙公寓睡觉,耿小爱拉着他的胳膊撒娇道:“费佐,上午那个优等生找我来问书的事啦,她说的还挺可怜的,说是那本书上都是她一点点儿的做的笔记,不能丢,我一时心软就答应帮她把书找回来。你回去以后能不能跟雷耀风说说,让他把书给我啊。就算是我欠他个人情,还不行吗?”
      费佐看了耿小爱一会儿,也不说话。
      耿小爱的心里瞬间发毛了。
      直到耿小爱的心快被费佐盯的跳出嗓子眼儿了,才见他揽过她的腰,温和的笑着:“小爱,耀风说那本书让优等生自己去拿,你就别替她操心了好吗?”
      耿小爱连忙点点头:“好……好的。”
      “好啦,亲爱的,要是没事我就回去睡觉了。昨天晚上和耀风玩游戏玩的太晚了,我还得再回去补觉呢。”
      费佐说完就走了。
      耿小爱看着他的背影吓坏了,刚刚的费佐好像能看穿她一样,太吓人了。
      
      第二天黄奈茵又来找耿小爱问书的事,这次耿小爱的脸比昨天还臭:“雷耀风说你要是想要书,就自己去找他拿。”
      黄奈茵愣了愣,点点头就走了。
      她回到教室后,想了想,雷耀风因为一本书这么为难她,看来是因为上次的那通电话了。
      “算了。”黄奈茵叹了口气,“再买一本吧,看来一切都得从头来过了。好在有些笔记她还是有印象的。”
      “奈茵,恭喜你CPA考试过了四科,你真厉害。”徐卫坐在了黄奈茵的前排,回头跟她说道。
      “谢谢。”黄奈茵客气的说。
      “要不要我为你庆祝一下,中午我请你吃饭吧?!”徐卫高兴的建议道。
      黄奈茵怔了一下,笑道:“不用了,谢谢,我这几天都没怎么休息好,难得不用工作,我想趁着中午好好休息一下。”
      “那好吧,你要是想庆祝的时候,随时扣我,我随叫随到。”徐卫笑道。
      “好的。”黄奈茵甜笑着回应。
      徐卫从大一开始就是审计班的班长。
      而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黄奈茵对徐卫的感觉很复杂。怎么说呢,大一的时候,她明明感觉徐卫对自己很好的,可他又好像对每一个女生都很好。黄奈茵的每一次奖学金,每一个荣誉徐卫都会前来恭喜她,然后请她吃饭或者让她请吃饭什么的。
      当时的黄奈茵以为徐卫或许是想追求她,而她也觉得徐卫还不错,就常常跟徐卫两人一起吃饭。可正当她想要试试看的时候,徐卫有女朋友了。
      黄奈茵当时一下子就懵了,后来觉得可能是自己自作多情吧。可是令她想不通的是,别人也有得奖学金什么的,为什么徐卫就单单的祝贺她?而且还时不时的约着她一起去图书馆,去食堂什么的?后来干脆就不想了,算了,她觉得一个正常的男孩子不该做出这种让人误解的行动来。
      黄奈茵悄悄的把这笑面虎徐卫划分到了渣男的行列,从他既约着自己吃饭又有了女朋友的那刻起,她就没有再跟他出去吃过一次饭了。

  • 作者有话要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