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3. ...

  •   
      香水味很淡,清甜,舒适,让人放松,跟霍云深此刻的过激行为完全不搭。
      他扣紧她的腰,把人严丝合缝团在怀里,一下下往胸口揉,恨不能跟她融为一体。
      
      言卿被吓得嗓子哑透了,出不来声,她沿路上紧急抓到的一个摆件正握在手里,时刻准备照着霍云深的后脑砸下去。
      
      砸……还是不砸。
      
      言卿纠结得想哭,她明白霍云深不是什么登徒浪子耍流氓,他是个可怜人,况且在抱紧的情况下,他也并不轻浮,一举一动都是失而复得的狂喜。
      问题是他弄错了啊!
      
      言卿决定尽量和平解决,毕竟霍总还没开始脱衣服,还有商量的余地。
      
      她把摆件往旁边一丢,伸手抵住他的肩膀,艰难问:“霍先生,你现在头脑清醒了吗?能不能冷静听我说句话?”
      霍云深埋在她颈窝间,鼻音极重:“……你叫我什么。”
      
      “霍先生,”言卿加重语气,颤巍巍去抬霍家大佬那颗天价的脑袋,强行和他拉开距离,“我再说一遍,你认错人了,我根本不是云卿,我只不过跟她长得有点像,在桥上恰好拉住你,是巧合!”
      
      霍云深的目光如有实质,寸寸抚过她的脸,像要探到她灵魂深处。
      
      “卿卿,你别吓唬我,我已经经不起吓了,”他指尖触到她的鬓发,来回抚摸,语气发狠,“到底出什么事了?那场空难——”
      
      他咬着牙关,说得撕心裂肺:“空难时你在不在飞机上?后来究竟去了哪?!我找你三年,人人都说你不在了,让我面对现实!”
      
      言卿酸涩地叹了口气,不想对一个被爱人丢下的男人发脾气,耐心地对他再一次重申:“我真不是云卿,今晚之前跟你素未谋面,你懂了吗?”
      
      霍云深仿佛听不到,手指移到她脖颈边,慢慢扣住她的下颚,逼她正视他。
      
      “我找不到你……法院又白纸黑字对我宣告你的死讯,我们一起养的猫,从你走后就一直生病,上星期它闭了眼,我找遍宠物医院,没有一个人能救活它,我过去最恨它霸占你,从来不碰它,但那天……我抱着它,把它埋在了你最喜欢的小山坡上。”
      
      他每说一句,言卿心底就苦一分,愣愣注视着他,忘记争辩。
      
      霍云深的嗓子里布满砂砾,字字搅得人发疼。
      
      “三天前,我梦到你,你跟我说,云深,别找了,这世界上再也没有云卿了,”他嘴角翘起,瞳中聚集的水汽却滴到言卿脸上,“我就想,你是来跟我告别的,那猫是去找你了,它知道你在哪,我不能落在它后面,卿卿是我的,哪怕死,我也不会放开!”
      
      言卿胸腔里抽得酸痛,不自觉攥紧手。
      
      霍云深的五指收拢,把她控制在手心里,哑声低吼:“你当初说过,不管以后谁先走,另一个跳下那座桥,就能归到一处去!我站上去了,是你亲手把我拉下来的,现在又来告诉我,你不是云卿?!”
      
      他扯开她的衣领,露出她颈侧一块樱桃大小的浅粉痕迹:“这是云卿为我留下的!你还敢说你不是她!”
      
      言卿耳中鸣响。
      原来霍云深不是听不懂,是根本就没打算听懂,他性子执拗,又身居高位,想必也心细眼厉,会注意到她一块久远印记根本算不上稀奇,但随口拿它做文章,非说是属于云卿的,她彻底忍不下去了。
      
      这不是饮鸩止渴吗?一味欺骗自己能有什么用!没法沟通!
      
      言卿暗暗蓄足了力,趁他不备一把推开,手忙脚乱跳下床,捡起枕头当武器对准他:“霍云深,你思念她是你的事!别拿无关的人发泄!你马上让门外的人撤走,放我离开!”
      
      “离开?”霍云深两步上前,眼眶猩红,“你再说一遍!”
      言卿掷地有声:“我要离开!说几遍才够?我不认识你,你对我来说是个彻头彻尾的陌生人!”
      
      霍云深的五脏被她踩成烂泥。
      
      无数次说过爱他,在乎他,守着他的红唇,在亲口否定他拥有过的一切。
      她的眼里不存在丝毫感情,全是冰冷,抗拒,排斥。
      
      霍云深痛到无措,死命握着她的腰,艰涩问:“卿卿,你把我忘了,是吗。”
      
      闵敬站在门外,望着手里偷藏的长发,默默点头,他同意深哥的看法。
      
      云卿应该是失去记忆了,失忆本身要么是意外,要么是人为,但有一件事确定,失忆后,她被刻意填补上了一段完整详尽的虚假往事。
      难办,这样一来,云卿有自己的记忆链和逻辑链,相当于一个全新的人,无论他们说什么她都不会相信,哪怕用头发比对DNA,证实她的身份,她也会认定是霍云深只手遮天,做假报告骗她。
      
      房间里,霍云深拽着言卿,急促说:“这是我们的卧室,我们的床,从你上大学起就住在这,你都不记得?”
      云卿数不清自己说了多少句不是。
      
      霍云深像个无助的小孩子,到处寻找能唤醒她记忆的东西,最后俯身拉开床头桌抽屉,慌忙捧出一个玻璃圆球给她:“你看,这是我生日你送我的,你说会让我一生圆满……”
      言卿到底被逼疯了,激动打断:“不是我!”
      
      他硬把圆球往她手中塞,她不肯接,逃不出去的恐惧越来越强,争执中她手臂一挥,撞掉了那个圆球,和碎裂声同时响起的,是她脱口而出的话:“霍云深,我真是后悔救了你!”
      
      满室凝固。
      玻璃球在脚边四分五裂。
      
      霍云深低着头,缓缓说:“卿卿,你是后悔我没死么。”
      
      言卿敏感察觉到他口吻异样,透着不堪一击的脆弱和执拗,她刚想趁机往外跑,他抬起一双血染的眼,扯下脖颈上早已松垮的领带,绑住她手腕,另一端牢牢系在床头上。
      
      “你干什么……”言卿简直不敢信,“你这是绑架!”
      霍云深跪在她身边,指腹摩挲她的脸,温柔得叫人颤抖:“不是绑架,是关起来。”
      
      他的疯意再也抑制不住:“你在这个房间里抱着我亲口说过,如果有一天你把我忘了,就让我抓到你,关起来,不许见任何人,从早到晚只有我一个,直到你记起我!”
      
      说完,他俯过去亲她的嘴角,赤着手把碎片一点点拾起,包好了搂在怀里,踉跄起身。
      
      走到门口,他回眸,睫毛湿黏,深深盯着领带打死的绳结:“我不留下,怕伤到你,我就在客厅,你冷静了叫我。”
      
      -
      
      门在外头上了锁。
      
      言卿生平第一次想骂人,骂到声嘶力竭也不能纾解的那种。
      
      霍云深连捆绑囚|禁这一套都用上了,还好意思说她不冷静?!下一步他要做什么,因为她不听话,把她活活掐死?再杀人分尸?或者干脆放把火点燃这个房子,决绝地跟她死在一起?
      
      血腥画面层出不穷往外跳,言卿喊累了,已经没力气害怕,抽抽噎噎趴在床沿上。
      怎么办……
      要不变通一下,先假装自己是云卿,安抚住他,再找机会逃?
      
      这念头闪了一闪就被言卿否决,一旦她豁开口子,以霍云深的变态偏执程度,以后更别想撇清,况且就算逃了,她家那套老房子估计早被闵敬他们查到,哪能躲得稳,住酒店、坐飞机高铁,凡是用到证件的大概都不太平。
      
      “安澜姐还等我去录节目,”她自言自语小声呜咽,“我刚签了节目合同……”
      
      言卿嘴里念叨时,神经突然一凛,倏地直起身。
      对啊,节目组!
      
      安澜特意叮嘱了,要她报道时带好行李和必需品,直接开始选手们的合宿生活,录制和住宿地点远离城市,在郊区一个重新装修的旧中学里,到时候工作人员加上近百位选手,将是她最好的掩护。
      
      霍云深就算找到了,总要顾及霍氏集团的声誉,应该有所收敛,她怎么也比在外面流浪安全。
      
      言卿有了主意,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看向卧室唯一的窗口,窗户方向是朝着楼背面的,可以躲过楼门口可能存在的看守,而且没上锁,窗外也没有防盗网,足够她钻出去!
      
      她咬住唇,保持绝对安静,尽力挣动腕上的领带,才发现霍云深系得其实并不紧,丝毫磨不到她,但就是弄不开,打结的方式特殊,跟他本人一样难搞。
      
      她满额头的汗,默默求了半天菩萨保佑没用,走投无路去求云卿。
      云卿在天有灵帮帮忙,你老公发疯要人命了!
      
      她乱动时,左手不经意一转,绳结竟隐隐一松,接着身体犹如找到某种潜藏的本能,双手不知不觉变化角度,不出十秒,领带落在了床上。
      
      这也行?!
      
      言卿倒吸口气,分分钟把云卿推上神坛。
      从此时此刻起,云小姐就是她女神!独一无二!
      
      言卿轻手蹑脚找到卧室里能用的床单,被罩,厚实的衣服也不放过,一边瞄着门口一边麻利把它们系在一起,连成绳索。
      
      她屏息经过门口范围,一点点打开窗,把绳索扔进黑夜。
      三层楼,她可以的。
      
      言卿扎起长发,绑紧裤脚,身轻如燕爬上窗台,忍着巨大恐惧,沿绳索慢慢把身体放出去,她纤细的腿晃荡了半天,总算找到下方能短暂借力的空调架。
      她刚刚站稳,就惊讶发现卧室和客厅的窗户是挨着的,里面亮着灯,情景一览无余。
      
      别人都已经撤走了,偌大空间,只剩下霍云深一个。
      
      言卿有那么片刻,忘了自己身在何处,怔怔盯着他。
      本来满到炸裂的愤怒,被夜风吹乱,散得七零八落。
      
      霍云深正背靠着她的房门坐在地上,高大身体蜷起,头垂得很低,唇抿成一条线,他血迹斑斑的双手摆弄着一堆碎玻璃,认真地用胶水一块一块黏起来。
      
      黏成残破的半成品,被他捧在手心里,当成无价珍宝。
      

  • 作者有话要说:  卿卿:仿佛拿到《穿成变态总裁的小逃妻》剧本,心酸托腮。
    -
    本章还是2分评论发红包呀~
    -
    感谢在2019-11-21 23:19:20~2019-11-22 23:48:4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圆、佐佐、拍马也难及、洛阳、浮萍Dora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SaevilDtan 31瓶;杨柳依依1314 20瓶;是本桑啊 10瓶;29809805 6瓶;两个糖串串 4瓶;芜九-kenneth、29833838 3瓶;晗笙、神奇、多点辣椒、一笑嫣然、36859707 2瓶;悄悄小朋友超酷、安呈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