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继母难当》悄然花开 ^第5章^ 最新更新:2018-10-12 12: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乔老爷拿过喜冬手里的信封,却没有拆看,而是先问了一下乔柔的身体状况。得知她吐的厉害,就说到:“大约是侯府的饭菜不合口味,回头你走的时候,将府里的厨娘带走一个,多做些她往日里喜欢吃的,多少得吃点儿。”
      
      喜冬笑道:“来之前,夫人也说了,让老爷别担心,她身边有喜夏呢,喜夏可是得了她娘亲的九成真传的,做出来的饭菜还是很可口的,侯府老太太,也允了夫人自己吃小厨房。”
      
      既然是开了小厨房,又有喜夏在那边做主,乔家就不好送厨娘过去了,免得让人误会乔家是对侯府不放心。
      
      “那就好。”乔老爷点头应了,摆摆手:“你去看看大少爷吧,他可是惦记他长姐很久了。”
      
      喜冬忙应诺,行礼告退,然后往乔家大少的院子里去。乔家姐弟俩感情深厚,彼此院子里的丫鬟也都是熟识的,这边喜冬刚进了院子,那边乔大少的大丫鬟平安就迎出来了:“喜冬姐姐怎么这会儿过来了?少爷这会儿正在书院呢。可是姑娘有什么要交代的?”
      
      “可不能叫姑娘了。”喜冬笑着说道,平安笑嘻嘻的:“是呢,该叫姑奶奶了,喜冬姐姐快进来坐。”
      
      “我们夫人,惦记大少爷,所以让我回来看看,大少爷这段时间是胖了还是瘦了,读书如何了,可有被老爷夸赞?学院里和同窗们交情如何?”喜冬跟着进门,笑嘻嘻的一连声的追问。
      
      平安一边倒茶一边回答,这寻常的问话说完,喜冬才压低了声音:“乔夫人那边如何了?身上还是没动静吗?这都进门三四年了,她是不是身上,有什么隐疾?”
      
      “没听说有动静,上次侯府不来人,说姑奶奶身上有喜信儿嘛,那边当天晚上就咂了一套茶具,库房里第二天才给补上的。”平安的爹,就是管着库房的。
      
      喜冬微微挑眉:“去见我们夫人,也没个好脸色,那请没请大夫啊?”
      
      “怎么没请,一早就请大夫来看了,这段时间,那边院子里,可都是药味。”平安说道:“少爷倒是不着急,我就怕夫人那边若是有喜信儿……”
      
      “少爷大了,那边有没有,对少爷来说,都不是坏事儿。”喜冬说道,看着平安说道:“我们夫人的意思也是这,那边夫人,到底是好年纪,若是一子半女都没有,才不是好事儿。”
      
      好好一姑娘嫁进来,若说前两年没怀孕,那还能说是照顾前头出的两个孩子,可要是十年八年的,还是无所出,那就该让人怀疑了。
      
      到时候惹怒了乔夫人,外面随随便便说两句,乔家的名声都要坏掉的。
      
      先不说骗婚的事儿,只说你乔家居然能干出不让正妻怀孕的事儿,那谁敢将自家女儿嫁到乔家来?
      
      喜冬按照乔柔的吩咐,稍微的点拨了一下平安。乔柔可不顾及自家弟弟还没成亲,不好听这后院隐私,越是男人,就越该知道这后院的事情。
      
      齐家治国平天下,连家都齐不了,日后怎么能治国平天下?
      
      若是乔柔的亲娘还活着,那乔柔自是不用操心这个的。乔家弟弟没成亲前有亲娘照看,成亲后有媳妇儿约束,可现在的继室乔夫人,会给乔家弟弟这个齐家的机会吗?
      
      平安若是能将话带到,那是最好了,若是有私心,不将话带到,那乔柔也不算白让喜冬跑一趟。哦,准确的说也不是让平安带话,没出嫁的小姑娘,不好谈生孩子这事儿,平安的娘是乔大少的奶娘。
      
      “姑奶奶的意思是,让乔家出面,请个妇科圣手?”平安机灵,立马就明白过来了,有些迟疑的问道:“可是,侯府出面会更方便吧?”
      
      乔家这地位,貌似不如楚家好请太医啊。
      
      “你先和你娘说说这事儿。”喜冬也不清楚,就含糊的应了一声,等了大概一个多时辰,才见到放学回来的乔大少,将乔柔给准备的笔墨送上,又传达了几句关心,这才起身告辞。
      
      乔老爷并没有急着给乔柔回信,一直等到乔柔怀孕满三个月,这才亲自登门。
      
      原本按照大夫的说法,怀孕三个月之后,孕吐之类的情况就会减轻,甚至会消失。可到了乔柔身上,这话就不太管用了,她还是照常吐,并且比之前还越发的厉害了。
      
      胃口是越发的小,吐起来更是连胆汁都不放过。短短一个多月,她脸都小了一圈,看着可比节食瘦身有用多了。
      
      乔老爷见到亲闺女,原本云淡风轻的表情就有些绷不住了:“楚家不给你饭吃?”
      
      乔柔有气无力的摆手:“不是,这段时间,老太太和侯爷,都想尽了办法让厨房做吃的,我就是吃不进去。”胃里像是堵着东西一样,吃一口都要吐出来的感觉。再加上身体牢记呕吐的感觉,别说是吃了,看一眼都要恶心。
      
      “不吃饭可不行。”乔老爷皱眉,顿了片刻说道:“若不然,你换个开阔些的地方住着,心胸舒朗了,说不定就有些胃口了。你娘当年怀着你的时候,也是从开始吐到生下你,也就在庄子上住那一段时间好一点儿。”
      
      这倒是个好建议,乔柔只想一想就有些心动。实在是她现在看侯府的人,哪个都让她恶心。倒不是说真难以忍受,厌恶至此,乔柔觉得自己本性还是挺宽和良善的。
      
      上辈子过的不怎么好,这辈子重新回来,也没打算主动出手对付别人是不是?
      
      她就是觉得,自己身体不舒服,然后比以往娇气了许多。楚侯爷身上有汗味,闻着挺恶心的。老太太身上熏香味道重,闻着也不怎么舒服。楚瑶倒是神清气爽,可惜一想到她上辈子做过的事情,乔柔就再不想接近她的。至于楚阳,身带奶味,也挺不好闻的。
      
      嗯,就是味道的事儿,和人没关系。
      
      但她又不能直接上去说,让楚侯爷一天洗七八次澡,让老太太别熏太重的香味。所以只能自己忍着,忍着忍着就更恶心了。
      
      所以能去庄子上住着,自己做主,那倒是挺好的。
      
      “回头我就和侯爷商量一下。”乔柔笑眯眯的说道,摆摆手,示意喜春她们后退一些,这才压低了声音问道:“夫人那边……”
      
      到底是长辈的事情,乔柔也是有些尴尬。乔老爷轻咳了一声,也有些不自在:“初时确实是我的主意,你们姐弟年纪尚幼,我怕她起了别的心思,本想着,等你出嫁,日子好过了,就让她……咳,只是没想到,她却是警醒,一开始就发现了,那避子汤就算是做过遮掩,但想要分辨,还是能分辨得出的。”
      
      “送药的本是程嬷嬷,所以她就误会了。”程嬷嬷是乔柔亲娘身边得用的管事嬷嬷。后来教导过乔柔一段时间管家理事,这才被乔夫人认作是乔柔的主意。
      
      这事儿还真有些说不清了,主意是亲爹出的,办事儿的是亲娘的心腹,难怪乔柔如何解释,在乔夫人看来都是狡辩了。
      
      “那日后?”乔柔含糊的问道,乔老爷叹气:“我都这个岁数了,眼看要当外祖父了,若是再……传出去实在是笑话。”
      
      为老不尊什么的。
      
      “这世上又不是没有十八外甥三岁舅舅。”乔柔嘟囔了一句,叹气:“夫人到底无辜,这事儿说起来是我们家不地道,真要被乔夫人娘家以骗婚的罪名告上衙门,咱家怕是洗不白的。”
      
      乔老爷也知道这个,叹口气:“算了,你别操心了,我自会处理。”
      
      不管是给乔大少相看个继夫人娘家的妻子,还是让继夫人自己生个孩子,都不该是乔柔操心的事儿了。
      
      乔柔点头应了下来,又恰逢前面来人说侯爷回来了,就扔下乔家的事儿,和乔老爷说了别的。
      
      翁婿见面,自然是要喝上两杯的。乔老爷还要顺势教导一番楚侯爷,不可在这个时候惹乔柔伤心难过之类的。都是大家族,要脸面,该尊敬嫡妻还是要尊敬的。
      
      暗地里的意思就是,你要嫌嫡妻这会儿没办法伺候,想要找女人,那是可以找的,但偷偷找,原先的姨娘或者侍妾。体谅一下嫡妻的心情,别搞大事儿,别弄新人,别抬举其他女人,大家面子上都过得去才好。
      
      毕竟,谁也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哪个嫡妻背后还能没个娘家支持?闹开了谁都不好看。
      
      再说了,那嫡妻肚子里的孩子,能和别人肚子里的一样吗?怎么也得先体谅嫡妻,照顾嫡子女才对。越是要脸面的家族,才越是不会在这儿给怀孕的嫡妻添堵的。
      
      楚侯爷当着岳父的面儿,那自然是连连点头应声保证。他这后院,本来人就不多,老太太又有嫡孙嫡孙女,并不是很在乎庶出的,所以一开始也不曾提过这事儿,倒是让乔柔安心度过了这前三个月。
      
      大约是很久没喝酒了,乔柔闻不得酒水味道,楚侯爷就很是克制。这次有岳父在,两个人就放开了喝,等天色稍晚,楚侯爷是略有些醉意,乔老爷则是已经醉死过去。乔柔没办法,只好让人伺候了他们两个梳洗,将人一个扔到书房,一个扔到前面客院去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入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