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男配他前妻[穿书]》不才如仆 ^第5章^ 最新更新:2018-12-10 21:09:4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阮啾啾是怀揣着一个富婆梦醒来的。
      
      因为……黎芸的转账竟然有七十多万!
      
      也难怪书中的原主在离婚之后能潦倒度日。居然能如此轻易地将所有身价甚至借钱也要给来路不明的黎芸“投资”,不被卖了都是好事。
      
      阮啾啾美滋滋地算了一笔账,照目前这样下去,她离婚之后说不定绰绰有余,还能开个小店。
      
      阮啾啾的梦想就是开一家书咖,养一只肥橘,每天坐在门口一边晒太阳撸猫,闲暇就画几张画。现在,距离梦想指日可待,她已经开始畅想美好的幸福生活了。
      
      哼着歌洗完澡,阮啾啾擦好了香体乳。浴室的镜子里蒙着一层雾气,朦朦胧胧,照出一张艳丽的脸,美人眉眼含情,铅华褪尽更显娇艳。
      
      阮啾啾满意地拍拍脸,敷上面膜。
      
      她脚步轻快地推开浴室门,高兴之下,伴随着悲剧来得极快。
      
      阮啾啾的身体没站稳,脚下猛地打滑,她惊叫一声没能拽住门把,刺啦地一声向前滑到,一屁.股狠狠地摔在木地板上。
      
      “咚!”
      
      她吃痛地轻呼一声。
      
      “啪嗒。”
      
      一瓶娃哈哈滚落在地上,骨碌碌地到了她的脚边,停下。阮啾啾一愣,抬起头,便撞上程隽的目光。
      
      美人娇娇弱弱地躺在地上,手肘撑着地板,浴袍岔开,泄露出几分美好的春光。她的双腿修长而笔直,胸前的饱满被紧绷的浴巾勒得紧紧,锁骨纤细。或许是因为刚从浴室走出来,她的皮肤透着鲜嫩的粉色,十分诱人。
      
      这场景,是个男人都会把持不住。
      
      程隽:“你吓到我了。”
      
      阮啾啾:“???”
      
      这是个人能说出来的话吗?!求求你闭麦好不好?
      
      因为阮啾啾的严重声明,家中没有肥宅快乐水,只剩下了各种奶制品包括……娃哈哈养乐多。阮啾啾非常怀疑程隽是因为喝不到汽水才故意刺激她。
      
      事实证明她真的想多了。
      
      程隽丝毫没有要扶她起来的意思,更没有喷碧血或是春心萌动。在阮啾啾的注视中,他淡定地捡起哇哈哈走人。
      
      阮啾啾:“……”就这么,走了?
      
      她气不过,拿起拖鞋就朝着程隽扔过去。拖鞋甩到程隽的屁股上,又piu地弹飞,他终于停下脚步。
      
      背后响起阮啾啾咬牙切齿的声音:“扶我起来。”
      
      这一跤摔得不轻,阮啾啾的手肘磕青一块,浑身就像散了架似的疼。程隽像个没事人似的,把她扶到沙发上就开始剥一块巧克力,阮啾啾报复地抢过来,啊呜地一口吃掉大半块,这才得意洋洋地朝程隽示威。
      
      程隽凝视着她,沉默许久。
      
      被程隽盯着的感觉很奇怪,他的眼型细长,眼瞳是相当漂亮的黑色,他眼中的情绪莫名,以至于阮啾啾渐渐地有些笑不出来。
      
      她咽了咽干涩的喉咙,理不直气也壮:“你看什么看,我知道我漂亮。”
      
      程隽继续凝视着她:“没有坏?”
      
      阮啾啾:“……嗯?”
      
      程隽:“好像过了保质期了。”
      
      阮啾啾:“……”
      
      她忽然记起,他们两个人那天去超市的时候,根本没有买巧克力。所以程隽这块巧克力是从哪里找出来的?
      
      像是能感受到阮啾啾的心情,程隽慢吞吞地补了一刀:“这是从去年冬大衣口袋里找出来的。”
      
      阮啾啾如鲠在喉,剩下的巧克力吃也不是吐也不是。
      
      程隽这个杀千刀的!
      
      她凶巴巴地瞪着程隽,宣告道:“你,没有早饭了。”
      
      程隽因为美食而恢复了一丢丢的求生欲,貌似是在试图缓和两人之间的气氛。
      
      “我好像还有一袋没过期的巧克力,吃吗?”
      
      阮啾啾:“……”
      
      谢谢您嘞。
      
      不过,似乎因为这一个小小插曲,两个人恍如陌生人般的隔阂感被破开了那么一丁点。尽管两人这些天一直在一个饭桌上吃饭,偶尔还能说两句话,但说到底,阮啾啾对于他的过去,包括他那几乎二十四小时紧闭着的门,都是完全不了解的。
      
      不过,她也不需要了解太多,不是吗。阮啾啾在心里松了口气。
      
      目前这样的相处模式就很好了,两个陌生的朋友,互相帮助——这就是他们的关系定义。
      
      “你今天要出门吗?”
      
      阮啾啾这么问是有原因的。
      
      程隽平日里几乎都宅在他的书房,偶尔会出门一趟,经常穿着他的卫衣、运动服,肯定不是去正式的场合,因此在阮啾啾的心目中,已经把程隽和死宅两个字画了个等号。
      
      有些人表面正经,电脑里不知道多少T的资源。阮啾啾已经脑补着满屋子都是手办的场景。
      
      程隽表情温吞地看了她一眼,不知道阮啾啾表情古怪在想些什么。
      
      “嗯。”
      
      “那你等我一会儿,我们正好一起。”正好,她要把房间里的一堆东西收拾好扔掉,包括几件稀奇古怪的内衣。
      
      女人说的等一会儿,竟然是想不到的漫长时光。
      
      半小时过去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
      
      在程隽第N次看手机的时候,她拖着一个黑色的袋子出了门,累得满头大汗:“正好一起下楼,帮我扔了吧。”
      
      程隽起身,没有半分怨言地拎起塑料袋,率先出门。
      
      阮啾啾拿着包包跟在身后。
      
      程隽的个头很高,阮啾啾目测一番,估计自己不穿高跟鞋最多到他下巴的位置。摔了一跤的脚跟隐隐作痛,阮啾啾走路的步伐渐渐变慢。
      
      这时有一道身影越过阮啾啾,快步向前走去。
      
      他们出了楼,门外还有一截楼梯,阮啾啾认识那个越过她的小女生,是楼上一户人家的女儿,经常会借倒垃圾之名在门口转悠,没遇到程隽,反而屡次碰到阮啾啾。
      
      阮啾啾莫名其妙挨了几个白眼,还有些无辜。
      
      小女生穿着一条白色的连衣裙,细高跟,如一朵轻盈的莲花,跳跃着朝程隽的方向快步走去。
      
      阮啾啾还没搞懂小女生在图谋什么,在她茫然的注视中,对方忽然哎呀地一声,竟然故作脚崴气势汹汹地扑向了程隽的后背!
      
      阮啾啾一惊。
      
      这哪是娇羞的莲花。简直就是猛虎下山、饿狼扑食、葛朗台扑首饰盒。咬定青山不放松,任尔东西南北风!
      
      她已经能目睹到接下来的场面了。
      
      千钧一发之际,程隽提着塑料袋的身形一顿,在小白莲沉浸在一击必中的兴奋娇羞下,他居然非常淡定地挪了一步,恰好让小白莲扑了个空,吓得小姑娘原形毕露,发出凄惨的尖叫。
      
      阮啾啾:“……”
      
      程隽手里的塑料袋松开,骨碌滚下去,小白莲正好扑在半人高的软绵绵的塑料袋上,不至于当场磕得头破血流。
      
      尴尬的事情发生了。
      
      鼓鼓的塑料袋在刹那间噗地一声被重力压爆,对方还没反应过来,一脑袋扎进了衣服里。小姑娘心有余悸地趴在垃圾袋上,似是忽然意识到自己这样有些不雅,她抬起头,一条带子从头上耷拉下来,蕾丝的质感,鲜红的颜色。
      
      “……”望着这一幕,阮啾啾不合时宜地想到了一秒钟变格格。
      
      头顶着性感bra的小姑娘察觉到不对劲,表情变了,她颤巍巍地从头上扯下纤细的带子,看到手上是什么玩意,脸色顿时一阵青一阵白。
      
      程隽站在台阶的第一层,一手抄口袋,表情温吞地望着她,丝毫没有上手帮忙的意思。
      
      小姑娘终于憋不住委屈,哇地哭出声,扔掉bra飞快跑了。
      
      阮啾啾:“……”
      
      这可不是她的错啊。
      
      程隽动作慢悠悠地下了台阶,俯下.身捡起bra,动作自然地重新把袋子扎起。阮啾啾看着有些怪不好意思,虽然这东西她没穿过,但是说到底,名义上还是她的内衣。
      
      她快步下楼梯:“等等你放着让我收收收……啊!”
      
      脚腕突然失了力的刺痛,脚下软了半截,阮啾啾一个不防差点儿跌倒。
      
      阮啾啾发誓,她绝对看到程隽这个狗男人竟然也避开了!
      
      避!开!了!
      
      她反应极快地拽住程隽的衣摆。果然,程隽没稳住,就如同一棵被大风刮到的树,径直地栽倒在地上。而阮啾啾正好扑在程隽的怀里,半点都没有受伤。
      
      怀里的佳人柔软芬芳,黑发如瀑,白净的脸颊上浮起一抹绯红。
      
      她柔声赧然道:“你没事吧。”
      
      程隽:“……”
      
      四目相对。
      
      阮啾啾头上浮起一个大大的问号,磨了磨牙冷笑道:“你该不会要说我太沉吧。”
      
      程隽咽下即将脱口而出的话语。
      
      “没有。”
      
      阮啾啾:“……”
      
      程隽:“手骨折了。”
      
      阮啾啾:“?!”
      
      她连忙坐起身来,尴尬地看着程隽抬起有些软绵绵的左手。程隽轻轻叹了口气,阮啾啾更尴尬了。
      
      “对不起我们去医院吧!我绝对给你报销医药费!”
      
      如果阮啾啾知道程隽这只手买了多少钱的天价保险,她是绝对不敢说这种话的。
      
      绝对。
      
      

  • 作者有话要说:  被你老婆压在身上是怎样一种感觉?
    程隽:像一台挖掘机。像十头吃饱了的大象。像……
    阮啾啾:闭嘴!
    程隽:手疼。
    阮啾啾:……对不起您继续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