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男配他前妻[穿书]》不才如仆 ^第3章^ 最新更新:2018-11-22 22:59:4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阮啾啾起得很早。
      
      天色蒙蒙亮,清冷的天际挂着寥寥几颗星辰,下了一夜雨的每一口空气都吸足了潮湿味儿。
      
      阮啾啾推开窗户,感受着新鲜的清凉空气。这个点起来的人不多,安静却又舒适。睡在陌生的床上,阮啾啾原以为自己会睡不着,没想到一睁眼天就亮了,还好有闹铃叫醒她。
      
      今天需要做的事情很多,不是睡懒觉的时候。
      
      阮啾啾穿着拖鞋打开卧室门,一道瘦高的身影正从厨房出来,吓了她一跳。
      
      程隽拿着两块干巴巴的吐司面包,还有一盒牛奶,看起来毫无营养。他对于阮啾啾的存在毫无反应,慢吞吞地折回书房。
      
      想起昨晚程隽大概是没有吃晚饭,阮啾啾挠挠头,叫住他:“早晨要不要吃点鸡蛋之类的,或是乌冬面?”
      
      程隽停下脚步。
      
      他的目光转向阮啾啾所在的方向。客厅的灯没有打开,那双漆黑的眼眸狭长,却有种惫懒的美感,不带丝毫锋利。他的眼神不像是探究,却让阮啾啾意识到,自己的话可能有点多。
      
      原主肯定不会做饭的,那一双纤纤玉手就差供着,怎么可能碰灶火。
      
      指甲做得很好看,但也很不方便,阮啾啾用卸甲水好好洗了一番,把指甲剪短,这才有点能做事的样子。
      
      阮啾啾僵直着身体。
      
      糟糕,她可能有些太得意忘形了,程隽该不会开始怀疑什么吧。
      
      就在她心虚不已,思考着如何补救的时候。程隽伸出三根手指。
      
      阮啾啾:“?”
      
      程隽的语气温吞:“三个鸡蛋。”
      
      阮啾啾:“……”
      
      煎鸡蛋、火腿、面包,牛奶被微波炉打热,总算有了应该有的温度。阮啾啾早饭吃得不多,估摸着量太多可能会剩下,谁成想,剩下的竟然都被程隽吃完了。
      
      他吃饭的速度不快,也吃得不少,在阮啾啾有些惊讶的目光中把剩下所有的食物吃得干干净净。
      
      程隽默默地望向阮啾啾。
      
      “……没有了。”阮啾啾真怕他大清早吃这么多把肚子撑坏。
      
      她喜欢做饭,但最不喜欢的事情就是洗碗。程隽相当淡定佛系,不但没有生气,还异常听话地收起两个人的碗筷洗碗去了。
      
      阮啾啾表示非常满意。
      
      *
      
      今天起早是为了换一身行头,阮啾啾对于满柜子的蕾丝豹纹非常有意见,这张美艳的脸穿什么不好,偏偏喜欢廉价感十足又肉.欲的穿搭,白白浪费了好身材。
      
      最让她受不了的就是一头方便面小卷发,于是阮啾啾决定第一个先拿头发开刀。
      
      她来到理发店,身影立即吸引了店内所有人的注意力。
      
      推开门进来的女人穿着长风衣,阔腿裤,低跟鞋。她的五官艳丽而精致,几乎不用化妆,只有丰润的唇涂上了夺人的正红色。一双微挑的桃花眼瞟向店内,波光流转之间飘飘忽忽,没有落在一个点上,看得他们心痒痒。
      
      立即有人迎上前来,问:“您要做什么啊?来来来,先坐下。”
      
      阮啾啾坐在椅子上,说:“头发做柔顺,剪短一些,发梢烫大一点的卷。”
      
      “好好好!”
      
      店里的造型师一直在夸阮啾啾的发量多、发质好,阮啾啾只是微微笑了一下,一直没有说话,对方有搭讪的心也有些讪讪,纵然心猿意马也不敢多嘴乱问。
      
      他们阅人无数,阮啾啾这副高冷的模样,指不定身份不一般,一不小心碰一嘴灰就犯不着了。
      
      在理发店花费将近一早晨的时间卓有成效。阮啾啾拨弄着长发,非常满意地交钱走人。
      
      账户的余额对于阮啾啾来说已经相当满足,程隽在昨晚照例给她转账这个月的生活费,以阮啾啾的消费水平绝对是绰绰有余,她对奢侈品没什么追求,哪怕大手大脚一个月也花不完。
      
      阮啾啾的心情很好。
      
      原来不工作还能有收入是这样好的感觉。这么一想,阮啾啾决定晚饭多做几个菜,犒劳一下程隽,好缓和他们的同居关系。
      
      阮啾啾没打算把钱全部花完,她开了一个新的银行账户,打算每个月转入一笔钱。
      
      程隽是绝对不会这么养着她一辈子的,阮啾啾都想好了,待到程隽找到喜欢的姑娘,她就可以拿着存款高高兴兴离开,去一个物价低的城市。这样不论是工作还是买房,肯定是不愁的。
      
      阮啾啾挎着包,步伐轻松地朝着购物大厦走去。这时迎面走来两位年轻的女人,一个有些谄媚地挤着笑脸,帮后者举着咖啡,另一位妆容精致,笑意妍妍,眉目都很温和。
      
      他们面对面地走过,两人说着什么抬起头,恰好撞上阮啾啾的视线。
      
      她们反应明显地愣了一下。
      
      阮啾啾客气地点头,迈上台阶,噔噔蹬地进入了购物商厦,一路上不止她们两个,不少路人纷纷停住多看一眼。
      
      “哇……柔姐姐,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女人啊。”举着咖啡的小女生羡慕地感慨一声,“你瞧那皮肤,细嫩得能掐出水来,竟然都没怎么化妆。那身材啧啧啧……”
      
      忽然察觉到名为安柔的女人脸上有些挂不住,她意识到自己方才还在夸对方是大美人,一时间有些尴尬地救场:“呃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们美得各有特色,她是艳丽的玫瑰,你是百合,你们不是一个风格。”
      
      安柔果然对得起这个名字。她抿唇微笑,瞥了眼身旁局促的实习生,温温柔柔地说:“没事的,美人多得去了,要都比个一二三岂不是很为难人。”
      
      实习生松了口气:“柔姐姐你真善良!”
      
      安柔噗呲地捂唇笑了:“走吧走吧,工作还没做完呢。”
      
      她的目光挪开,心里却有些疑虑。
      
      奇怪……为什么总觉得,那道背影有些熟悉?不过如果真的见过这样漂亮的美人,肯定会有印象吧。
      
      到底是谁呢。
      
      阮啾啾并不知道发生了一个小小插曲。她已经开始了试衣服买衣服的漫漫长途。
      
      尽管身上的衣服设计很一般,却都是牌子货,再加上手上拎着个香奈儿的包,样貌不俗,阮啾啾踏入大门就被导购盯上了。她们热情地介绍着新上市的衣服,阮啾啾随便翻开牌子,看到后面一串零不由暗暗咋舌。
      
      她只是想买几件审美正常的衣服,不需要很贵。一开始导购还在热情介绍,直到阮啾啾的眼神一个劲地飘向打折区,手上拿着的单品也不贵,她们的笑意渐渐就淡了。
      
      不过身为导购有应该有的素养,她们的热情消散,没有围在阮啾啾身旁,反而让阮啾啾松了口气。
      
      她顺利地买到几件衣服,试穿好后,导购的眼神亮了亮,有些艳羡地夸赞。
      
      “这身衣服很挑人的,身材好就是好看!”
      
      被人夸奖当然开心。阮啾啾笑眯眯地说了声谢谢。
      
      约定的时间快要到了,阮啾啾拎着两个购物袋,打的前往绿岛咖啡厅。她从的士下来,正好撞上冷着一张俊脸的小白脸向戎。向戎今天穿着格子衬衫套咖色的毛衣背心,身材修长,引得一路上的小姑娘红了脸。
      
      阮啾啾嘀咕一声。好看是的确好看,只不过比起来程隽就黯然失色许多。
      
      她走上前,从背后叫住向戎。
      
      听到熟悉的声音,向戎一手抄兜冷冷别过头,却在看到阮啾啾的瞬间怔住了。
      
      他先是一脸惊艳,随即回忆起面前的女人是谁顿时愕然,眼珠定定地盯着阮啾啾,由上至下打量一遍,这才极为艰难地问道:“你是……阮秋?”
      
      阮啾啾记得,原主不喜欢这个名字,对外钓凯子勾搭小白脸的时候都会用阮秋这个名字。
      
      对于向戎同样也是。
      
      “是我。”她向前走了一步,一双桃花眼似笑非笑,能把人的魂都吸进去。
      
      向戎咽了咽干涩的喉咙,一时间竟然惊呆了。
      
      他们虽然相处过一段时间,但阮秋非常满意自己的欧美范妆容,说什么也不愿意卸妆,更不愿意让向戎动她的脸。向戎知道被这么糟蹋的皮相肯定是美的,但当他看着阮秋利欲熏心的丑恶嘴脸,看着她一脸迷醉的蠢样,他就十足地倒了胃口。
      
      别说亲密接触,他看到那蜘蛛腿似的假睫毛就一阵阵恶心。
      
      如果不是说阮秋能拿到几百万的钱,他是决计不会在她身上浪费这么长时间。现在可好,她不但不离婚了,还大变样了?!
      
      向戎咬了咬牙:“我发现我有些不认识你了。”
      
      阮啾啾从他的身旁擦身而过,眼神含着笑意,语气却是冷漠的:“说笑了,恐怕你从没有认识过。”
      
      “……”
      
      包间里坐着两名打扮贵气的女人,一个是黎芸,一个是孙岚,黎芸就是当初给阮啾啾介绍向戎的所谓好闺蜜。她们当初是从麻将局认识,比起她们两个出手阔绰,原主没有圈子也没多少钱,一直急着想认识同“阶层”的人。
      
      谁能料到,她们根本就是来看笑话的。
      
      阮啾啾一进门,两人顿时一愣:“这位小姐,你是……”
      
      “我也认不出来了吗?”阮啾啾倚在门口。
      
      身后的向戎僵着脸进了门,终于恢复了平静,反倒两位闺蜜震惊地捂住唇,不敢相信面前竟然是那个粗俗不堪的阮秋。不过细细打量,五官的轮廓的确很相似。
      
      黎芸连忙站起身,挤出笑来:“秋秋,你快坐下啊。瞧瞧你,几天不见竟然变漂亮这么多。”
      
      “我就不进去了,站这儿刚刚好,免得被人误会又传闲话。”
      
      背地里不知道编排多少传言的两人表情有些尴尬,黎芸伸出的手僵硬地举在半空,也跟着附和地笑了笑。
      
      “怎么会呢,谁说闲话啊。”
      
      阮啾啾懒得理会她。她双手抱肩,抛下一枚重磅炸.弹。
      
      “我不离婚了。”
      
      “什么!”三人齐刷刷地变了脸色。
      
      望着他们伪装暴露的模样,倚在门边的女人噙着笑意,语气轻松:“正好,过来顺便跟向戎说个分手,也希望他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了。”
      
      “这……”他们面面相觑,谁也没有先开口,唯有向戎一直面色沉沉,冷冷盯着阮啾啾不说话。
      
      “怎么,看到我没离婚不高兴了?”阮啾啾问。
      
      “哪有哪有,只是你为什么突然?”
      
      她们都被阮啾啾的突然变脸搞糊涂了。
      
      阮啾啾叹了口气:“说起来还真有些不好意思。黎芸啊,你这个人真不厚道,怎么能给我介绍那方面不举的人呢?”
      
      黎芸瞠目结舌:“什、什么?”
      
      “没那个金刚钻,就不要揽瓷器活对吧。”阮啾啾嫌弃地瞥了一眼向戎,一时间她们两人都有些尴尬。
      
      黑着脸的向戎:“……”
      
      

  • 作者有话要说:  向戎:作为一个配角,我也是有尊严的。我没有!
    ps谢谢吃着表妹糕点的头头、幸逢时、君届x3、七秒记忆的傻悠、你说石头到底会不会动、小沉沦小天使的地雷么么啾!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