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男配他前妻[穿书]》不才如仆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1-16 09:02:3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哗哗哗……”
      
      阮啾啾是被一阵水声吵醒的。
      
      她迷惑地揉了揉眼睛,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毫无疑问,这是一间酒店的豪华套房。
      
      柔软的白色床单上洒着玫瑰花瓣,一杯红酒倒扣在床单上,浸染一片红色,浴室的玻璃是半透明的磨砂材质,能隐约地看到一道修长的身影。
      
      这是——
      
      阮啾啾更糊涂了。
      
      昨晚,她熬夜看完一本槽点满满的重生文,没来得及吐槽倒头就睡了。谁成想一起来就莫名其妙跑到一个疑似酒店的地方,而且……正在开房中?
      
      阮啾啾坐起身体,忽然感觉到一阵不对劲。身为平胸妹子的一员却有种胸前沉甸甸的负重感,脚踩着鲜少会穿的细高跟,一双笔直修长的腿正搭在床边,却没了六岁那年膝盖上留下的疤痕。
      
      “……”
      
      她不可思议地伸出手,怔怔地睁圆眼睛,目光从涣散聚焦。
      
      手指细长、白皙,柔若无骨,明显被保养得相当完好。做了渐变色的指甲精致美丽,指腹柔嫩,肤色雪白到能轻易地看到手背上青紫色的纤细的血管。
      
      家境优渥,十指不沾阳春水,美人,这是阮啾啾的第一印象。
      
      她沉默片刻,拿起手机,打开前置摄像头。
      
      镜头里的女人眼妆浓密得像是黑眼圈,本来就睫毛长还戴上了假睫毛,夸张的欧美式修容,紫色的美瞳,一张姨妈色的大红唇,老气的拉面头,在如此的糟蹋之下,依稀还能从中窥出她艳丽的五官轮廓。
      
      只是,审美丑得令人发指。
      
      镜头中的女人瞪大眼睛,一脸惊恐,过于夸张的美瞳显得又吓人又有些搞笑。
      
      阮啾啾一脸呆滞。
      
      这——
      
      不是她的脸啊!!!
      
      手机咚地一声掉在地上,从浴室走出来的男人恰好看到这一幕。他的相貌年轻,约莫二十出头,一张脸称得上俊美,裹着浴巾也能看到匀称的身材。
      
      他望着阮啾啾,唇角扯起的弧度有些嫌弃的冷漠,但眼神却是熟稔的柔情蜜意。
      
      “我洗好了,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阮啾啾愣住了:“开始什么?你谁啊?”
      
      对方明显表露出不耐烦,似笑非笑地走上前。
      
      “怎么,等你跟那程隽离婚,拿了钱,就不打算认我了?”
      
      “不是说好要拿钱跟我结婚的吗?”
      
      “你该不会又反悔了吧?”
      
      他是猎人中的好手,知道每次这么一刺激面前的女人,对方就会立即缴械投降,好声好气地哄着他,甚至欣喜于他能主动提出结婚。
      
      只是,面前的阮啾啾并没有如他想象中的伏低做小。
      
      阮啾啾怔怔地望着面前的男人,脑海里一阵浆糊。
      
      不是吧。
      
      这不是昨晚看的重生文中的剧情吗!
      
      这本书叫《重生订婚前》,是一本套路的重生爽文。书里的女主上辈子一直单恋白月光程隽,为了追寻爱情放弃温柔体贴的竹马,在订婚那天偷偷逃跑到白月光所在的城市。
      
      只是现实很残酷,想尽办法接触到白月光,却发现对方空有一张好脸什么都不会,离过一次婚。还是个性冷淡,对于她总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女主梦想破灭,这时才发现竹马竟然已经跻身电竞新秀,身价千万。望着屏幕上的竹马拥着爱人一脸幸福,女主心如死灰,在绝望中自我了断。
      
      再次醒来之后,女主发现自己居然回到了三年前。
      
      这时一切都还没发生。
      
      女主发誓这辈子一定不作妖,好好抱住竹马这根粗壮的大腿,过属于自己的幸福的人生!
      
      ……
      
      而阮啾啾,穿成了和她同名同姓的炮灰女配。
      
      文章中对原主描述不多,只说她嫌贫爱富,又蠢又毒。和白月光程隽只是契约结婚没有感情,离婚之后生活潦倒,下场凄惨,想复婚不成被女主看了好一通笑话。
      
      至于自己为什么会穿到书中的世界,阮啾啾忽然想起那本重生文的文案里写着几个明晃晃的大字。
      
      想吐槽本文者必穿恶毒女配!
      必穿恶毒女配!
      女配!
      
      呸!
      
      这简直是来自作者最大的恶意!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现在的剧情已经发展到和程隽离婚的时候,也正是原主恶毒女配不幸的后半生的开始。
      
      阮啾啾打了个激灵。
      
      她不想踏入那条老路,她不能离婚。
      
      看够了阮啾啾精彩的表情挣扎,情夫向戎有些不耐了,问:“你打算磨蹭到什么时候?”
      
      阮啾啾回过神来,有些紧张地问:“我还没离对不对?”
      
      向戎冷眼看着她:“不是说回去就签字吗。”
      
      这么一说,还没签。
      
      阮啾啾站直了身体,十厘米的细高跟着实难以站稳,她干脆地扔掉高跟鞋,拿出酒店的拖鞋穿上,一副要出门的架势。
      
      向戎唰地沉下脸,拦住阮啾啾:“你要去哪?”
      
      “我不离婚了,我们就此结束ok?”阮啾啾懒得跟他虚与委蛇,却被对方骤然抓住手腕。
      
      向戎的力气大,她敌不过,被对方拧着甩到床上。
      
      “怎么,开始学着闹脾气了?”他一手撑在床沿,一手已经揪住了腰带,语气嘲讽意味十足,“还是你喜欢别的口味了?”
      
      他们四目相对,近在咫尺。
      
      向戎却在那张对于他来说俗不可耐的艳丽的脸上看到了几分暴风雨前的平静。
      
      “喂。”
      
      “你妈妈没教过你,不要粗暴的对待女人吗?”
      
      话音刚落,躺在床上的女人猛地屈起腿撞到他的致命处,他的脸色立即变了,又黑又青,痛苦地扭成一团,直接捂住要害处跪倒在地上。
      
      阮啾啾拿起风衣外套和钱包,从钱包里掏出几张百元大钞扔到他身上。
      
      “开房钱。你要是觉得不够,我给你转支付宝。”
      
      “你!”
      
      傍晚的天阴沉着,如墨般凝重,一场冰冷的大雨冲刷着钢铁丛林。
      
      阮啾啾站在酒店门外,偌大的玻璃倒映出自己身上的蕾丝短裙,事业线暴露无遗,引得周围男士纷纷偷看,她立即把风衣的纽扣尽数系上,领子竖起。
      
      她顺利地从手机里的快递地址翻出住处,打了个的士。
      
      住址距离酒店不远,阮啾啾坐在后排,心里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尽管心乱如麻,就像赶着死线的求生,但她还是得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突然穿到书中的世界,还不知道哪一天能够回去,她得为自己做好准备。
      
      情夫向戎的电话短信一条接着一条的狂轰乱炸,阮啾啾懒得搭理他,拉黑一条龙。
      
      司机拐了个弯:“到了。”
      
      的确如文中所写,程隽并不是像其他文里的霸道总裁一样非常有钱。房子在市区,周围交通便利,却也算不上是多么好的地段。
      
      小区至少有十几年的年头,不是新楼盘,好在绿化做得不错。
      
      雨还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阮啾啾顾不得疼惜钱,用LV的包顶在头顶当雨伞,她此刻只想让自己这副妖艳的鬼脸不脱妆以免吓到普通群众。
      
      包里有钥匙,幸亏不是密码锁,否则她真的别想进去了。
      
      房子不大,约莫不到一百平米,阮啾啾打开灯张望一眼,两室两厅布局,一间卧室的门打开着,另一个卧室门紧闭,敞开的卧室里全是女人的用品,不用猜也能想到两人是绝对不会睡到一张床上去的。
      
      阮啾啾翻开衣柜挑了一件比较正常的衬衫和牛仔裤换上后坐在椅子上,拿着卸妆水卸妆,正当她忙活的时候,门锁咔哒一声被转开。
      
      一道瘦长的身影走进来,阮啾啾做好心理准备抬起头,却愣住了。
      
      她想,怪不得书里要强调他空有一张好脸,怪不得会成为徐碧影的白月光,怪不得那样功利心强的女主都会心心念念不忘,花费几年的徒劳无功只希望有朝一日他能够回头看一眼。
      
      站在门口的男人个头瘦高,黑色的连帽衫被淋得湿透,面色被冻得苍白。手中的塑料文件袋倒是被保护得很好,干干净净没能打湿。
      
      他低垂着眼睑,自顾自地换上拖鞋。
      
      黑色的发梢浸着水意,有些凌乱,却愈发衬得肤色白皙。他长着一双不常见的睡凤眼,眼型细长,眼皮微微耷下,看起来温和无害又睡意朦胧的样子,仿佛对一切事都漫不经心。
      
      下颚的线条收得凌厉,唇色浅淡薄削,本应该是锋利而极有攻击性的漂亮长相,却因为那双眼睛奇妙地中和许多。
      
      阮啾啾看得有些呆愣,她忽然能理解为什么程隽对于女主殷切追求无动于衷了。这张脸,还能有女人长得比他更好看吗?
      
      “……”
      
      程隽没有感受到阮啾啾的腹诽。在阮啾啾的注视中,他走到卧室门口,打开文件袋,把合同放在桌上,从头至尾没正眼瞧过她。
      
      桌上放着两份离婚协议,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他是不会这么迟才回来的。
      
      阮啾啾的目光追随着程隽,直至他走到厨房。
      
      “咔哒。”
      
      厨房的柜门被打开,程隽动作熟稔地拿出一桶泡面。他的衣服没换,头发潮湿,湿漉漉的黑色连帽衫看着都冷。他背对着阮啾啾站在原地,白色瓷砖、白色冰箱、黑色灶台,一身黑的孤零零的背影融入在黑白的世界中,不带半分的人间烟火气。
      
      望着他的背影,阮啾啾站起身。
      
      “我不离婚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撒花~~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