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您更新我!》矮跟鞋 ^第4章^ 最新更新:2018-09-28 02:01:1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更 ...

  •   小纪和筝筝聊了会儿,便有些困了,迷迷糊糊地钻进了自己的被窝里。
      
      地板很硬,被子也很硬,衣服还糙糙的,小纪睡得很不舒服。
      她缩着身子拱了几下,终于找到一个还算不错的姿势,安心闭上眼睛。
      
      慢慢地,睡了过去。
      
      朦胧间,小纪似乎来到了冰面上。
      
      天气很冷。
      肚子很饿。
      
      她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天空里飘着鹅毛大雪,雪花堆积起来,盖住了她的光头,留下头顶白茫茫一片。
      
      小纪双膝,跪在寒冰上,身前放着一个脏兮兮的破瓷碗。
      
      “各位大佬,走过路过,可怜可怜我!走过路过,可怜可怜我!”
      她撕心裂肺地喊着,但是没有一个人搭理她。
      
      小纪在那里跪啊跪,跪啊跪,变得越来越瘦,越来越干瘪。
      最后瘦成了一条小细线,随风飘走了。
      
      她猛地惊醒过来。
      背上全是淋漓的冷汗。
      
      “怎么了?”筝筝睡眠很浅,听到动静便醒了。
      
      “没什么,做了个噩梦。”小纪摸了把额头,还有些惊魂未定。
      
      筝筝拖着锁链,看了眼智能手环,道:“已经六点多了,你还睡吗?”
      
      小纪摇摇头,道:“我想出去走走。”
      
      筝筝问她:“你知道路吗?”
      
      小纪又茫然地摇了摇头,外面全是一望无际的寒冰,她根本记不得路。
      
      “我陪你吧。你刚出生,对这里不熟,我可以带你去逛逛。”筝筝沙哑着说道。
      
      筝筝明显比阿殇体贴多了,不会自顾自地往前冲,而是放慢速度,和小纪并肩溜冰,一边溜,一边给小纪讲解认路的技巧。
      
      声音还是嘶哑的,但听习惯了,小纪也不觉得难听,反而感到很亲切。
      
      “咔哒咔哒”,锁链在地上拖着,筝筝溜冰的动作很流畅,并没有受到脚链的影响。
      
      又滑了一段距离,烟雾隐约散了些,视野中出现了一片绿色。
      
      “那是什么?”小纪好奇地问道。
      
      只见迷雾消散,露出一湾碧绿的清潭。
      潭水中央生了棵歪脖子树,倾斜的枝条弯弯绕绕着伸向岸边。
      
      小纪一个加速滑到潭边,看着绿水涟漪,惊叹道:“没想到这么冷的地方还能看见潭水。”
      
      筝筝拖着锁链慢慢跟上来,介绍道:“这是碧水论潭。到处都有,从地底互相联通,里面流淌着很多数据和信息,大多是作者之间的交流。”
      
      小纪蹲下来,捧了些潭水上来,凑到眼前,仔细打量。
      只见水里漂浮着一串串凌乱的的代码。
      
      小纪联系上智能手环,对其进行解密,最后解读出一句话——
      “【抽卡】抽到连续888送深水鱼雷”
      
      她眨了眨眼睛,然后放弃般把水抛回了潭里。
      算了。看不懂。
      
      小纪站起来,把目光投向潭水中央的歪脖子树。
      
      “碧水有神力。这棵树,叫祈愿树,传说,只要把愿望告诉它,就能梦想成真。”筝筝在一旁说道。
      
      “切,”小纪撇了撇嘴,“这要是真的,收容所里哪还会这么多文啊?”
      
      说完,小纪笼起手掌,放到嘴边,对着祈愿树大喊了一声:“我希望我的作者今天更新3000字!”
      
      末了,她放下手,想道,那个死作者怎么可能更新这么多?这树肯定不灵。
      
      “走吧。”筝筝笑了笑,妖媚的红唇上扬。
      
      “你不许个愿吗?”小纪疑惑道。
      
      筝筝笑着摇头:“许过太多次了,我的作者也没有回来更新。”
      
      小纪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些什么。
      
      筝筝倒是不太在意,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伤感:“走吧,我带你去其他地方转转。”
      
      她们又转了很多地方,小纪见识了不少新鲜事物,不禁感叹,筝筝在当向导方面可要比阿殇称职不少。
      
      “咕噜咕噜”
      小纪的肚子又响了起来。
      
      本来昨天就没吃饱,今天又逛了大半天,肚皮都快要贴到脊梁骨了。
      
      小纪又伸手摸摸了头。
      还是光头,作者还没有更新。
      
      她回忆了一下,前天、大前天作者是在22点左右更新的,昨天作者是在下午4点50更新的。
      
      现在是下午2点,作者没更新很正常。
      
      “你不饿吗?”小纪问筝筝。
      
      先前一路上,都只有小纪的肚子在响,筝筝什么反应都没有。
      
      “说到底,我们只是一堆数据而已,不吃饭也就难受些,不会真的怎么样。”筝筝耸耸肩,表示自己已经完全适应了饥饿的状态。
      
      筝筝想到什么,又说道:“学堂的老教授曾经发表过一篇论文。他说,经研究发现,作者对文的情感投入越大,文对饥饿和寒冷的敏感程度越高。”
      
      顿了顿,接着说道:“我就是一篇女性向的种马文,作者写着玩儿的东西,怎么可能投入什么感情,所以,我对冷啊饿啊什么都很能忍。”
      
      小纪听了,眨了眨眼。
      所以,她这么容易感到冷饿,是因为作者对她投入了很多感情?
      
      呵呵。
      
      小纪一边听着自己肚子里唱的歌,一边碎碎念诅咒作者。
      
      随后,她们继续到处瞎晃转圈,顺带着小纪学习认路,一直逛到下午五点。
      
      正走在路上,小纪突然一个激灵,脸色“唰”得一下白了,嘴唇乌紫,身体止不住地发颤。
      
      保暖胶囊24小时的时效到了。
      
      小纪慌忙联系上智能手环,准备再服用一颗保暖胶囊。
      
      “别急。”筝筝打断她。
      
      小纪笼紧了单薄的衣物,苍白着脸,不解地看着筝筝。
      
      “你忍一忍,我带你去学堂,学堂里有暖气,每文每天都有两小时免费旁听的福利。”筝筝解释道。
      
      小纪的眼睛亮了亮,强忍住寒冷,跟着筝筝的脚步飞快地向学堂赶去。
      
      刷手环的时候,小纪想到什么,对筝筝说道:“我一个人进去就好,你保暖胶囊的时效还没到,现在进去很浪费。”
      
      筝筝摇头道:“我早就习惯寒冷了,没什么的,其实你把胶囊给我才是真的浪费。”
      
      小纪还想再劝什么,却见筝筝直接把手环刷了上去。
      学堂的门开了,筝筝走到门边,等着她。
      
      小纪也只能无奈地刷了手环,和筝筝一起进了学堂。
      
      一迈进学堂,温暖的空气就包裹住了全身。
      
      好暖。好舒服。
      小纪放松了下来,苍白的脸颊一点点恢复了红润。
      
      学堂内有大量的教室,她们从门缝里往教室内偷望,不少教室已经坐满了。
      终于,她们找了一间清静些的教室,开门走了进去。
      
      讲台上,老师正滔滔不绝地讲着。
      
      “下面讲到次元问题。简而言之,我们和作者生活在两个不同的次元,我们在二次元,而作者在三次元,二次元的文进入不了三次元,但三次元的人可以对二次元产生影响,这个可以类比高阶纬度与低阶纬度的关系……”
      
      这老师以“简而言之”开头,却丝毫不简洁,后面干脆引入哲学讲起了意识形态,小纪听得昏昏欲睡。
      
      台下也没什么文在听讲,大多都是来蹭暖气的,大家睡觉的睡觉,肚子叫的肚子叫。
      
      “但是!大家注意听!”老师拿着细竹竿往黑板上狠狠地敲了几下。
      
      小纪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看向黑板。
      
      只听老师清咳了几声,继续讲了起来:“规律并非绝对!曾经就出现过网文穿入三次元的特例!”
      
      听了这话,小纪一下子感兴趣起来,捂着肚子挺直腰板,坐得端端正正开始认真听讲。
      
      “我专门做过这方面的研究。据我统计,这种特例一共发生过五次,而我有幸深入调查过其中的三篇文,这三篇文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情感相当充沛,而且极其现实,当中两篇文的作者都在'作者有话说'中承认过写的就是自己的真实故事。”
      
      “对此,我提出了一个猜想——作者完全代入自身、投入大量情感写出的文,会和作者建立起某种精神联系,这种联系有可能跨越次元的隔阂,在此种情况下,我们网文就有可能进入到三次元。”
      
      “我这个猜想其实是建立在现有理论上的。曾有学者提出过,网文对外界知觉的敏感度与作者投入的情感量成正比,这个理论已得到广泛证实,以此为基础,我们可以进行如下逻辑推演……”
      
      后面讲的东西已经开始趋于学术化,小纪没了听讲的心思。
      
      她捂着瘪瘪的肚子,想道:如果她有幸进入三次元,一定要把刀架在作者脖子上逼作者更新。
      
      .
      
      两小时免费旁听的时间结束后,小纪和筝筝离开了学堂。
      出门前,小纪使用了一颗保暖胶囊。
      
      这样,她只剩三颗胶囊了。
      
      天色已经黯淡了下来,她们也没了瞎逛的心思,回到收容所,缩在被子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一直熬到22:30,小纪不停地摸着自己的脑袋,但连一根头发影都没摸着。
      
      作者不会不更新了吧……
      
      肚子还在不时地唱着歌,小纪都快饿到没知觉了。
      
      死作者,真讨厌。
      讨厌死了。
      作者是个大猪蹄子。
      
      小纪开始在心里不停地念叨,念着念着,不自觉就睡了过去。
      
      .
      
      她似乎又迷迷糊糊地做了个梦。
      
      梦里,什么都是模糊。
      
      一个躺在床上熟睡的女人。
      很好看的、气质优雅的女人。
      
      艳色的被褥。
      甜猩味道。
      
      小纪很害怕,却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只是有种强烈的感觉。
      一种压抑的、逼仄的感觉。
      
      她本能地觉得自己必须得做些什么。
      
      她试图触碰些东西,造成些什么影响,但是有一种禁锢加在自己身上,怎么也动不了。她开始拼命挣扎。
      在某个瞬间,身上的禁锢松了松,她似乎能动了,手臂飘忽地打在一个花瓶上。
      
      花瓶砸在地上,发出响亮的碎落声。
      
      有人过来了,在敲门,喊着什么。
      
      小纪却只觉意识越来越昏沉。
      最后重新陷入了黑暗,睡死过去。
      
      .
      
      第二天,小纪醒来,朦胧间回忆起这个梦。
      熟睡的女人……花瓶……小纪打碎了花瓶……
      奇怪的梦。她感叹道。
      
      胡思乱想间,小纪习惯性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却没有摸到光滑光滑的头皮,而是触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
      
      头发!
      
      小纪颤抖着手,一点点地往下摸,一直摸到发尾。
      
      齐腰的头发啊……
      小纪几乎要感动得哭出来了。
      
      作者终于长长地更新了一次!
      万岁万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