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娇今天投胎了吗》怀愫 ^第4章^ 最新更新:2018-10-19 23:04:1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未央宫 ...

  •   阿娇今天投胎了吗
      怀愫/文
      
      胡瑶生怕柳万青再次截胡,使出浑身解数,好容易拿到了批条,夜游神肯通融一驻香的时间,让阿娇钻进刘彻梦中去,问他讨要金屋。
      
      她纸鹤传书告诉阿娇,一妖一鬼趁着夜色出了幽冥。
      
      胡瑶燃着犀角替阿娇引路,一路走一路叮嘱:“我通了不少关系,好不容易要到的批条,总共也就三夜,你可得仔细,或泣或忧,或愁或叹,可万万不能触着刘彻的逆鳞!”
      
      刘彻的脾气,没人比阿娇更知道了,她知道归知道,可从来不愿意顺着他,如今为了投胎,权且忍耐。
      
      “知道了知道了。”阿娇摆摆手,她心中急切,都不及看一看久别的长安城,眼睛远远望向汉宫。
      
      但见夜幕之中,一道金光冲天,犀角灯照出诸多鬼魅黑雾,这些魑魅魍魉远远绕过金光而去,只要稍一靠近便会烟消云散。
      
      胡瑶虽是妖精,对女人的痴念倒有些心得,她怕阿娇跟狐中先辈一般痴心,再次劝她:“你千万记得投胎要紧,可万万不能与他纠缠。”
      
      妲己虽误了成汤江山,但却真心爱上纣王,她在奈何桥边等了商纣王多年,非要同他一道走奈何桥,拼却千年的修行,也要在三生石上刻下他们俩的名字,从此生生世世当夫妻。
      
      一个是人一个是妖,六道都不同,哪有同过奈何桥的,可她执着等下去,已经等了百来世,也不知何时才是个头,胡瑶偶尔路过,还要去看一看这位族中先辈。
      
      情字一事,究竟何苦?
      
      阿娇偏头一笑:“我知道啦,我对刘彻是再无眷恋的。”她不能困在幽冥中,眼看旁人一个个投胎去,她也得了断前尘,奔向新生。
      
      胡瑶听她这么才安下心来,高举犀角,引阿娇往汉宫去。
      
      夜游神是上了封神榜的正神,胡瑶这样的小妖在他跟前可不敢无礼,恭恭敬敬呈上批条路引:“多谢上神通融。”
      
      夜游神为帝君司夜,凛然不可犯,他看了阿娇一眼,神目微动,阿娇只觉周身威压,压得她喘息都困难,夜游神这才侧身让她进入光圈。
      
      阿娇有鬼引批条,在光圈之中尚能存身,若是寻常鬼怪,这金光映在身上如同火炙,立时便会魂飞魄散。
      
      一进光圈便能看见刘彻,他盘坐在几案前,桌上地上高烧巨蜡,案上摊开一册竹简,他年纪虽大,腰背却直,依旧如年轻时一般秉烛夜读到三更。
      
      这一夜却觉得十分困倦,竹简摊在身前,眼皮渐渐睁不开,向左右道:“茶来。”
      
      立时便有茶盏递上前,白玉手托着白玉盏,一时竟分不清哪一个更白腻些。
      
      刘彻目光微移,就见那皓腕上套着一只金玉镯,又闻见一缕似兰似麝的香味,他今夜并未召哪个夫人过来侍寝,抬目一看,红衣少女,笑靥如花。
      
      刘彻手握竹简,凝目看了许久,只觉得她万分熟悉,却想不起来究竟是谁。
      
      阿娇巧笑了半日,也没见刘彻认出她来,气得心中咬牙,噘起嘴来娇声道:“我手都酸了,你究竟喝不喝。”
      
      这口吻立刻让刘彻想起一个人来,他喃喃出声:“阿娇?”
      
      人老多忘事,近前的事越来越模糊,可年轻时的事却越来越清楚,他一认出阿娇,年少时的事便涌上心头。
      
      阿娇把玉盏一放,手撑着下巴,眼睛去看案上的书,念叨了两句竹简上的字,作势打个哈欠:“阿彻,别读这书了,陪我玩吧。”
      
      这话是阿娇初嫁时,两人常常说的话,可原来的刘彻没有一次答应过她。
      
      此时的刘彻却放下了竹简,缓缓伸出手去,指掌托住阿娇的面颊,指腹摩挲她娇嫩肌肤,哑声问道:“你来了,你来作什么?”
      
      阿娇瞬瞬眼睛,下巴一抬,鼻尖一翘:“来同你算账,你说的话不算数。”
      
      “我说了什么话不算数?”刘彻脸上是阿娇从未见过的神气,过去他高不高兴,阿娇一眼就能知道,可这会儿她却分辨不清刘彻目光中的意味。
      
      一柱香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半,阿娇不能放弃,她扯着刘彻的袖子,撒娇说道:“你许我金屋,为何不给我?”
      
      刘彻的手还抚在她脸上,指尖上一片温软,她还像少女时那样,娇滴滴的,半点不通世故,年轻时他无比厌恶这份天真,乍然梦见,竟尔怀念起来。
      
      阿娇凭他抚摸,他的手粗糙了,人也老了,可若是光看他的一双眼睛,却半点也不显老态。
      
      片刻温存过后,刘彻轻笑:“稚子玩笑如何当真?”话音未落,掌烛小监手上一抖,剪得灯光“噼啪”爆响一声,将刘彻从梦中惊醒。
      
      一柱香时辰未到,但一夜只能入梦一次,阿娇刹时就被拖出了光圈外。
      
      刘彻骤然醒转,就见掌烛小监伏在地上瑟瑟发抖,他脸上阴晴不定,左右便将那小太监拖了出去,那小太监连呼嚎都不敢。
      
      胡瑶急急问她:“怎么样?成了吗?”
      
      阿娇跺了两下脚:“我还没来得及说呢!”刘彻竟半点也不怕她,不光不怕,连心虚都没有!简直能把死鬼生生气活!
      
      胡瑶料到第一夜是不成的,宽慰她道:“他是帝王,心志本就比寻常人要坚毅,这一回不成,还有二回,咱们好好想想法子。”
      
      柳万青就在幽冥入口等着她们,不必看就知道不成,他“哧”笑一声,冲胡瑶伸出两根指头,示意她只有两次机会了。
      
      胡瑶被激起了斗志,她绞尽脑汁,偷偷参看汉武生平,想出一条计策,对阿娇道:“他一心求仙,咱们就造个梦境,告诉他只要造了金屋,死后便能蓬莱登仙。
      
      阿娇听了,并不开怀,肚里把刘彻骂上百来回,她求个恩爱永久就是妇人媚道,厌胜之术,刘彻自己倒能明目张胆的祭神求仙?
      
      可一共就只有三次机会,第一次没成,余下两次必要紧紧抓住机会。
      
      第二夜胡瑶催动法术,用尽狐生所学,造出一片幻境。
      
      阿娇换下红衣,穿得就似九重天上的仙娥,她的陶俑侍女也变幻模样,抱着琴瑟琵琶,仙乐风飘之中驾着仙舟而来,在未央宫外请刘彻登舟,引他去看“蓬莱仙境”。
      
      胡瑶怕小太监再坏事,要来一只“瞌睡虫”放进宫室内,一屋的宫人太监都沉沉睡去。
      
      刘彻似迷似惘,还真为幻术所迷,跟着阿娇登上仙舟,阿娇叹息一声:“天机本不可泄漏,可你我旧恩未断,你苦苦寻仙却不得法,我才告诉你登仙的法门。”
      
      说着伸手一指:“你看那仙境之中还缺什么?”
      
      胡瑶法力有限,只能造出一片幻境来,并不能引刘彻真的登上仙山,只能远望那藏在海色霞光中的琼楼玉宇。
      
      刘彻往前两步,只见仙雾飘渺,宝光莹莹,眯眼问道:“是什么?”
      
      阿娇娇笑一声,挥挥衣袖,仙雾消散,金光投射到海面,铸成一栋金屋,随着霞光若隐若现。
      
      阿娇伏在刘彻耳边,哄骗他道:“仙境之中还欠金屋一座,陛下稚子之语,乃是登仙秘法。”
      
      这几句话也是胡瑶教她说的,她自己扯不出这样的胡话,当鬼这么多年,能成地仙的鬼都没见过,帝王成大业便有大孽,刘彻死了也一样要入阴司,登什么仙呢?
      
      “阿彻,此语不可为外人道。”
      
      一柱香的时间还未过去,可胡瑶的法术支撑不住了,仙舟来而复返,送刘彻回到未央宫。
      
      刘彻梦中脚下踉跄,阿娇一把扶住他,眉目楚楚,明眸渐起雾意,泫然欲涕:“我的阿彻英雄盖世,如今竟连脚步都不稳了。”
      
      刘彻养了这许多方士,指山封禅,入海求仙,修道炼丹,所求的就是长生,他自知老迈,恐有一日千秋霸业随肉身消散,听阿娇如此感叹,心中陡觉英雄暮年。
      
      阿娇看他露出孤寂神色,用袖子掩住脸,呜呜哭了两声,泪花沾在羽睫上,躺在刘彻怀中,扬起脸来:“我想早在仙境中日日伴你左右,到时你我就如仙松灵柏,万载长春。”
      
      “有了金屋,就能登仙?”
      
      阿娇抬头望他,杏眼含笑:“那是当然!你献上金屋,我们便在蓬莱相伴。”
      
      刘彻悠然醒转,未央宫中烛火通明,内监随侍也一一醒转,他问:“我睡了多久?”
      
      内监躬身回话:“陛下歇了一柱香。”
      
      刘彻宁信其有,他开始构想要在云台之中添一栋金屋。
      
      此念一动,阿娇身畔闪现点点金光,就似凡间萤火那般围绕,沾着她的衣角,竟有承托之意。
      阿娇一把拉住胡瑶的手:“是不是成了!”
      
      她方才又哭又笑又奉承,把她在阴司学来的鬼话都用上了,反正她此刻是鬼,说鬼话半点不觉欺心。
      
      胡瑶满身大汗,她只有百年道行,还不能完全幻化人形,刚刚那个幻境已经到了她的极限,也亏得刘彻老眼昏花,若是他还年轻,一眼便能看出幻境中的破绽来。
      
      胡瑶连狐狸耳朵都藏不住了,一笑便露出尖牙,狐狸眼儿笑弯弯的,算一算这一笔业绩,只要入帐,她就是圆梦司里第一把交椅了,狠狠压那个柳树精一头,想想都乐:“我就说了,能让你梦圆金屋。”
      
      阿娇身畔金光萦绕不去,眼看就要梦圆金屋,第三夜夜幕中照明汉宫的那道金芒却微弱下来,虽有批条,夜游神也不许阿娇再入光圈。
      
      阿娇还自茫然,胡瑶却连连跺脚:“完了完了完了,他寿数到了!”
      
      阿娇身畔的光点渐渐消影无踪,若不能在刘彻寿终之前补偿金屋,她们就都白费了力气。
      
      金甲上神将那圈金芒团团围住 ,不说阿娇,胡瑶也是无计可施,只能眼睁睁看那道金光一夜比一夜黯淡下去。
      
      阿娇原来只盼着刘彻早死,这会儿却恨不得他能再多活上几天,胡瑶还有最后一点侥幸:“只要他死之前说出造金屋的话,就算他偿还你了。”
      
      可刘彻至死也没说过他夜梦陈皇后,那最后一点金光,消散了。
      
      功败垂成。
      
      阿娇气得在玉床上打滚,咬着被角恨恨,这家伙早不死晚不死,偏偏在这个时候死了!
      
      她捶床恨道:“我还就不信我投不了胎!”
      
      

  • 作者有话要说:  长评加更章~
    投胎尚未成功
    阿娇仍需努力
    留言100红包继续中
    谢谢小天使的地雷票,么么哒!
    茶无此人扔了10个地雷
    何蔻菀扔了1个地雷
    飘飘扔了1个地雷
    冰岛扔了1个地雷
    小纽扣扔了1个地雷
    五月晴天扔了1个地雷
    27069752扔了1个地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