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娇今天投胎了吗》怀愫 ^第2章^ 最新更新:2018-10-18 22: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孟婆酒 ...

  •   阿娇今天投胎了吗
      怀愫/文
      
      阿娇并没有烦恼得太久,自从成了鬼,她的七情六欲便越来越淡,连恨也恨得不真切了,见完了卫子夫,只觉一颗鬼心满是怅然,本就空落落的,这下更空了。
      
      飘荡荡回到墓室中,依旧倒在玉床上死睡,睡前还跟陶俑侍女念念叨叨:“当鬼没意思。”
      
      可等阿娇再次睡醒,便见楚服抱着头,恨意满腔:“娘娘,卫子夫投胎去了。”
      
      阿娇那点困意倏地没了,她差点儿从玉床上跌下来,惊诧失声:“怎么可能!”
      
      卫子夫与刘据都是枉死,含冤抱屈入了幽冥,非得等到冤屈大白于天下,构陷之人伏诛赎罪方能转世投胎,要不然胸口一团怨气不散,根本入不了轮回井。
      
      怎么她才不过睡了一觉,卫子夫就投胎去了?
      
      楚服恨意难平,阿娇沉沉睡去,她却日夜不能闭眼,她与阿娇一同蒙难,又身为厉鬼,靠幽冥之中鬼魂怨气为生,何处怨气最胜,自然是枉死城。
      
      往枉死城去滋养魂魄,还想问一问卫子夫,知不知道是谁害了她们。
      
      谁知卫子夫与刘据在枉死城里没呆多久,竟相继投胎去了!
      
      原来刘彻死了儿子,又后悔了,在阳世大开杀界,夷江充三族,又烧死了苏文,杀了莽通,还建了一座思子台,卫子夫母子二人心迹即明,自然就入轮回去了。
      
      楚服叫不醒阿娇,在孟婆庄前拦住了卫子夫,她的头被整个砍了下来,堪堪接上,说起话来声音嚯嚯,好似怨鬼吹阴风:“究竟是何人构陷娘娘!”
      
      卫子夫手里端着一碗孟婆汤,悠悠看了楚服一眼:“她到如今还不知道?那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说着端起碗来一饮而尽,由牛头马面押着投入轮回井,楚服追赶不及,恨得咬牙,一咬牙,她的头就又掉下来了。
      
      这会儿她便捧着这颗头,那张嘴呼呼嚯嚯向阿娇诉怨情。
      
      “究竟,究竟是何人?”
      
      还能是谁呢?楚服怎么也想不明白,大汉女子都会祈求与夫郎同心同德,怎么到了娘娘这儿就成了妇人媚道,厌胜之术?
      
      必是有人意欲加害,蒙蔽了陛下。
      
      阿娇抱着腿,下巴搁在膝盖上,迷迷惘惘:“她真是这样说的?”
      
      从前不懂,此时还有什么不懂的,给她定罪的不是张汤,而是刘彻,说她行厌胜之术的也不是张汤,而是刘彻。
      
      除了刘彻,她的仇人又还有谁呢?
      
      阿娇坐得片刻,忽尔一笑,看着楚服道:“走,咱们找孟婆去。”
      
      楚服不明所以:“找孟婆作甚?”
      
      阿娇扯扯衣带:“找她帮你把头钉钉牢。”
      
      孟婆庄在奈河边,店中咕嘟嘟熬着一大锅汤头,孟婆就坐在大锅边,偶尔拿起细长勺子往锅里搅一搅,那锅汤炖得又稠又浓,香飘十里。
      
      汤锅前鬼山鬼海,队伍一眼望不到头。
      
      喝了汤的鬼便去走奈何桥,善鬼过桥,桥面稳似磐石;恶鬼过桥,脚底似踩烂木,铜蛇铁狗便在奈河中等着吃这些恶鬼的魂灵。
      
      孟婆唤作孟婆,并非老妪,而是一妙龄女子,身段凹凸,长发斜斜盘起飞髻,握着一把团扇,扇面上不知用什么红绒绒的东西刺出一片彼岸花海。
      
      她手下也有七八个女鬼差遣,看阿娇来了,把汤勺交给侍女,问她:“许久不见你了。”
      
      阿娇揉揉眼睛,她近日越来越困倦,常常一睡难醒,确是许久不来孟婆庄磕牙了。
      
      她取了一双金簪给孟婆的待女兰蕊,请她替楚服缝头。
      
      兰芽取下头上一只簪作针,又从囊袋里取出一根细发,穿在簪上,替楚服缝头,一边缝一边笑:“你这一觉又睡了多久?”
      
      阿娇不知,幽冥之中无日月,谁知道睡了多久,反正久得够卫子夫投胎了。
      
      兰芽纤纤细指翘似兰花,把楚服的头缝得密密实实,连同鬼心鬼肠都塞回原位,看阿娇又掩着口打哈欠,轻笑一声:“你若无聊,怎不去望乡台看看亲人。”
      
      兰芽尚有亲人在阳世,望乡台高耸入云,下宽上窄越行越狭,微一侧身就是刀锋火海,越是往上越是难行,她每到七月半都要登台去看一看阳世的亲人。
      
      又要来七月半了,鬼门一开,这些鬼便能回阳间探望亲人了。
      
      阿娇皱皱鼻子,她如今既没有惦记的人,也没有惦记的鬼了。
      
      她把刘彻当成丈夫,才会跟他撒娇耍赖,他却觉得她娇横野蛮,欲除陈氏而后快,说到底还是她太痴心了,帝王又怎么能当丈夫?
      
      要是她没嫁给刘彻,那真是随她怎么横行霸道,刘彻都只会包容,就像他包容平阳一样。
      
      丰都里也有鬼魂结亲的,彼此未到投胎的时辰,便结个鬼伴度日,反是那痴缠之意不去的,都化作了相思鸟,夜夜啼叫。
      
      阿娇不想当相思鸟,也不想作相思树,她想当人。
      
      兰芽是甘愿替孟婆服役,换阳世亲人一点福报,她这话说完,孟婆便笑:“这是你,她如今可不这么想了。”
      
      阿娇痴心许多年,一朝淡了心思,在这阴司更呆不住了,两只脚丫子晃来晃去:“当鬼真是没意思。”
      
      孟婆弹弹指甲,闻言一笑:“既不想当鬼,那就当人去,十里人间,何处不好,一碗汤下肚,前尘旧事不记,何必非困在这一世的因果里。”
      
      阿娇也想投胎,可她与别的鬼不同:“别人的符上有时辰,我的符上连时辰都没有,怎么投胎。”
      
      说着自袖中取出名符,指寸长的一面小牌,写着她这一世的生卒,孟婆拿起来细看,瞧了许久才道:“你与别人确是不同。”
      
      “怎么不同?”
      
      孟婆启唇一笑:“你有一夙愿,未能得偿。”
      
      阿娇浑然不解,她想不到自己还有什么愿望没有实现,她已经不想再见刘彻了。
      
      孟婆看她巴掌小脸满是迷惘,提点她道:“不管自己记不记得,只要心愿未偿,便不能投胎。非是你所愿,许是别人欠了你的债,须得讨回来。”
      
      看她依旧不记,伸手一挥,平空变幻出一盏酒来:“你饮下这酒,耳里听得什么,嘴中便念将出来,那便是你未偿的夙愿了。”
      
      这酒浆闻起来甘香,尝起来甜美,乃是人之五蕴苦所酿成,一滴便使鬼醉,这一杯下去前世今生未能满足的遗憾都能浮现心中。
      
      酒盏之中五色斑斓,微一摇动,细浪翻涌,叫人目晃神迷,阿娇从未见过此酒,捧着杯子问道:“这酒可有名字?”
      
      “自然有名。”孟婆摇摇团扇,她不光熬汤,她还酿酒,只是寻常鬼喝不到她的酒罢了,团扇轻点:“这酒名唤求不得。”
      
      阿娇伸伸舌尖,方才尝了一滴,耳中便似有惊雷炸响。
      
      “若得阿娇,当以金屋贮之。”
      “若得阿娇,当以金屋贮之。”
      
      “若得阿娇,当以金屋贮之。”
      “若得阿娇,当以金屋贮之。”
      
      男声女声,童声老声,声声入耳,把阿娇的鬼心鬼肠振得发颤,不自觉口中便喃喃出声,跟着念道:“若得阿娇,当以金屋贮之。”
      
      言毕身子一晃,半杯酒泼在身上。
      
      楚服赶紧扶住她:“娘娘!”她痴心护主,急问孟婆道:“娘娘这是怎么了?可是酒醉?”
      
      孟婆“哧”笑一声,团扇子轻摇:“她原来确是憨醉一场,如今才是醒了。”
      
      阿娇醉中神识无比清明,听见孟婆这话,心里竟觉得颇有些道理,可不就是一场好醉,连卫子夫都醒了,她还不醒如何像样?
      
      只是刘彻这厮还欠她金屋一栋!
      
      可……可他薄情至极,连死都让她以庶人身份下地府,又怎么肯偿她金屋,让她消了这段夙孽,好好的去投胎转世呢?
      
      难道还要等这朽木一样的老头子也进了阴司,才能讨要金屋吗?
      
      阿娇阖着双目,楚服守在她身边,兰芽奉上茶汤给孟婆,问道:“她不能投胎,当真是金屋之故么?”
      
      孟婆嘴角笑意未散,眉头便挑了起来:“金屋未成,非她一人憾事,乃是千古慨叹,千百年来愿力加持,她自然不能投胎。”
      
      “难道便生生困住她不成?”兰芽替阿娇不平。
      
      孟婆抬头望那一轮红月,和天上一日更比一日浓重的黑雾,轻声道:“她的机缘就要到了。”
      
      丰都这许多年,早就鬼满为患,丰都大帝又辟了一处建丰都新城,可依旧容纳不下这许多幽魂,像阿娇这样徘徊不去的鬼越积越多,就连丰都新城,也有许多地府钉子户。
      
      鬼魂一多,障雾弥漫,上头早就有意要把这些鬼清一清,好教它们投胎去。
      
      地藏王菩萨慈悲为怀,许这些鬼一偿夙愿,七十五司再多添一司,名曰圆梦司,似阿娇这样的,正可去圆梦司报道。
      
      “只要她一心投胎,总有法子。”
      
      孟婆看阿娇睡得够了,团扇往她面上一掀,轻风拂面,阿娇悠悠然醒转。
      
      一口浊气自胸中吐出,起身向孟婆施礼,笑靥如花,从此就是一只明白好鬼,一心投胎当人去。
      
      

  •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送上,我棒不棒
    刘彻是浮云
    我们的目标是赶快投胎!
    100红包继续,么么哒!
    感谢地雷票!
    莉子扔了1个手榴弹
    羊羊扔了1个手榴弹
    羊羊扔了1个火箭炮
    白兰薇薇扔了1个地雷
    白兰薇薇扔了1个地雷
    白兰薇薇扔了1个地雷
    白兰薇薇扔了1个地雷
    白兰薇薇扔了1个地雷
    冼瞳扔了1个地雷
    凤扶微扔了1个地雷
    孟婆家的猫扔了1个地雷
    false扔了1个地雷
    羊羊扔了1个地雷
    晋江今天还没倒闭吗扔了1个地雷
    浅依扔了1个地雷
    凤扶微扔了1个地雷
    数学什么的就是逼死人扔了1个地雷
    奔冲山下去扔了1个地雷
    查无此人扔了1个地雷
    冰岛扔了1个地雷
    馥芮白菓子扔了1个地雷
    小院子扔了1个地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