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陲食肆》乌浪浪 ^第14章^ 最新更新:2019-08-17 00:03:3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审问 ...

  •   第十四章
      
      子时将近,崔家小院里挂着的两盏灯笼依旧亮着,小小的院落空无一人。
      
      卧房内,崔暖暖与裴彦面对面坐在桌旁,昏暗烛火下,两人相对无言。黑猫蹲在地上,伸手拍了拍中元的脸,自言自语道:“怎么还不醒?我分明只用了七分力道。好歹是个卧底,竟如此弱不禁风,河国人才凋零至此……”
      
      裴彦端起烛台走过去,淡淡道:“再不醒,就用烙刑。”
      
      黑猫愣了一下,快速瞄了眼崔暖暖,面上还带着迟疑,动作已经条件反射开始执行。他掏出一枚圆形块状物,放在烛火上烤,不一会儿,一股难言的焦味在屋里弥漫开来。
      
      崔暖暖捏着鼻子去把窗子打开散气,回头一看,就见黑猫动作粗鲁地扒开了中元的衣襟,捏着那东西往他肩上贴。眼看就要贴上去了,中元浑身一颤,突然睁开了眼。
      
      黑猫动作一顿,笑了一声:“嘿!早点醒不就完了,非得诈一诈才老实。你们河国挑选卧底的眼光当真独到,回回都吃这一套。”他收手拿开那吓唬人的东西,不料中元突然疯狂往他跟前凑,自己把袒露在外的胸膛贴上了那块圆饼,一声无比响亮清晰的“刺啦”随之响起,就像生肉贴在滚烫的烤盘上时发出的声音。
      
      那一瞬间,崔暖暖感觉自己闻到了烤肉的香味。
      
      “你这疯子!”黑猫立刻起身退开,一脚踹在中元肩上,“不识好歹!”
      
      中元仿佛感觉不到疼痛,面上不见一丝痛苦神色,狭长眼眸中满是癫狂。他剧烈挣扎着,双手双脚被捆,只能像一根蠕虫在地上翻滚,嘴里发出“呜呜”的低吼。
      
      黑猫不得不上前按住他,以免他制造出更大的动静,惊醒邻里。
      
      崔暖暖凑近了点,按捺不住好奇从指缝里瞧了眼中元胸前的伤处,只见那瘦弱白皙的胸膛上留下了一个圆形烙印,色泽看起来就像半熟的烤肉,烤肉上还有图纹,似乎是水波纹,光线太暗看不太清。那伤处瞧着就叫人肉痛,崔暖暖不敢多看,视线不由移了上去,冷不丁便对上了一双冷冰冰的眸子。
      
      她愣了一下,拿开手再看,中元又恢复了那副疯颠模样,刚刚那一瞬间仿佛是她的幻觉。
      
      屋里另外两人似乎都没有察觉到刚刚的异样,黑猫正死死按住中元努力和他博弈,中元看着瘦弱单薄,力气却不小,不管不顾地挣扎起来,还挺难控制住。黑猫脑门上汗都给整出来了,向裴彦请示道:“王爷,接下来要怎么办?这疯子好像脑子真的有病,还不会说话,要如何审问。”
      
      裴彦垂眸看着中元,静默片刻后面无表情道:“让他疯,疯累了,慢慢审。”
      
      崔暖暖躲到裴彦身后道:“王爷,他没疯,他装的!刚才还偷偷瞪了我一眼!”
      
      裴彦回头看她一眼:“我知道。”
      
      闻言,中元挣扎的动作微微一滞,随后立刻扭得更加用力了。黑猫险些被他挣脱,气沉丹田重心下移才勉强将中元镇住,然后用绳子将他从头到脚严谨的捆了一遍,卷成一长条,绑到桌子上。中元实在扭不动了,终于安静下来,扭过头死死瞪着崔暖暖,眼神里几乎可以飞出刀片来。
      
      崔暖暖举起双手:“你别这样看着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啊!王爷,那什么,我现在是你们这边的人,你们可得保证我的人身安全。”
      
      裴彦没理她,端着烛台围绕桌子缓步走了一圈,目光在中元身上逡巡。中元的注意力立刻被裴彦吸引了过去,没心思瞪她了。他紧闭着嘴,一脸警惕地盯着裴彦,显然做好了与敌方势力抗争到底的心理准备,眼神透着几分壮烈与决绝。然而此刻他的造型实在太过搞笑狼狈,被捆成一长条不说,脑袋有一半掉在桌外,满头乱发落在脑后,如果在底下加个水盆,活像美发沙龙里等待洗发的客人。
      
      崔暖暖被自己这个想法逗笑了,不小心发出了笑声,见其他三人都看过来,连忙捂住嘴把笑意忍了回去。
      
      中元再次恶狠狠剜了她两眼。
      
      裴彦看着她:“你笑什么?”
      
      崔暖暖抿了抿嘴唇把笑拼命憋回去,随口扯道:“我看到他头发有很多分叉,不由想到曾经当卧底的苦日子,觉得现在的生活真是太幸福太快活了,便忍不住笑了出来。”
      
      中元听了这话气得朝她翻了个白眼,黑着脸扭过头,结果扭得幅度太大,骨头发出一声“咯嘣”脆响,痛得龇牙咧嘴。
      
      “……”裴彦看着她,一本正经道:“既然你这么快活,那便去烧两道菜上来。这是第一次,我不点菜,你做拿手的即可。”
      
      崔暖暖道:“王爷,您醒醒,现在都过子时了。”
      
      裴彦道:“你要食言?”
      
      崔暖暖道:“一码归一码,这么晚了吃饭不利于身体健康。”
      
      裴彦道:“里通外国,是为不义;背叛同党,是为不仁;食言而肥,是为不信……”
      
      崔暖暖顿时头大:“好了好了,我去做就是,别给我扣帽子!”她找了支新蜡烛点上,摸去了厨房。好在今天还剩了些食材,勉强足够应付了。
      
      ……
      
      崔老汉那堪比雷鸣的呼噜声不时从隔壁传来,却丝毫影响不到这边屋里的肃穆氛围。一片沉静中,黑猫守在旁边等了又等,直到一股食物的香气飘进屋来,他终于忍不住发问:“王爷,崔姑娘已经被支走,您什么时候开始审问?再拖下去崔姑娘就要回来了。”
      
      裴彦淡定道:“先用饭。”
      
      黑猫顿时一哽,看了看桌上已然面色铁青的中元,他张了张口,最后选择了沉默。论起审讯手段,他果然是拍马也赶不上王爷的。

  • 作者有话要说:  黑猫:我们王爷,人狠话不多。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