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part.18 ...

  •   池悦听完小茄子说的这话,并没有对此发言,她没有赞同,也没有否认。
      
      她只是悠悠的叹道:“唉~小茄子~这下面太冷了,你来陪着朕吧~”
      
      话音刚落,小茄子便感到掉在自己脸上的那个小人,脸上流出来鲜红的血迹,他一动不能动,血便落在他嘴里,不知道什么味道,有铁锈的味道,又有一点点苦。
      
      小茄子崩溃的大喊:“不要,陛下,不要……”
      
      他感受到有人拉住了他的脚腕,拉住他的那只手冰凉,在慢慢的将他往城隍庙的后面拖,庙宇里的蜡烛明明暗暗,突然之间熄灭了两只,整个庙宇瞬间便黑了一半。
      
      小茄子吓得肝胆俱裂,惊叫道:“陛下您说,您有什么未完成的心愿,您尽管跟小茄子说,我一定为您鞠躬尽瘁……”
      
      从后面爬出来的池悦轻轻的笑了笑,她一手拉住小茄子的脚踝,一边说道:“你的话~可当真~”
      
      因为角度的关系,小茄子并不能看见她,他在宫里呆的时间长,对于这种鬼神之事,十分相信,竟是一点都没有觉得不对劲。
      
      小茄子叫道:“当真,当真,我若是没有做到,陛下您再把我拉下去也不迟啊……”
      
      脚腕上附着的那只手不动了,手的主人似乎是思考了片刻,然后把手松开了。
      
      小茄子刚松了一口气,便听得那个诡异的声音说道:“朕要你告诉昭明太子当年那件事隐藏的真相~原原本本~”
      
      小茄子迟疑了片刻,当年他从宫中逃了出来,在外面一躲就是五年,前几年终于敢回来,是因为寒元驹终于撤去了秘密搜查他的人马,但他却也不敢太靠近皇城,只能在百家村安家落户,听闻当年昭明太子已经被另封为顺王,小茄子再三思索,还是不敢到皇城去见顺王。
      
      池悦见小茄子不说话,又伸手去拉他:“你可是想违逆朕的旨意?”
      
      这一次就不只是拉他了,小茄子感觉到自己小腿上传来令人发抖的痛感,密密麻麻,似乎有千百只蚂蚁在啃咬他的腿。
      
      他被自己的想象力吓坏了,连忙叫道:“不敢不敢……奴才马上就去做,马上就去。”
      
      池悦冷哼了一声,沉下声音说道:“朕会日日夜夜的看着你,你胆敢忤逆朕第二次的话,便等着沉入地底,永世不得出来~”
      
      那道声音渐渐低下去,小茄子眨了眨眼睛,莫名感觉到沉重的睡意,这睡意来的气势汹汹,又有些莫名其妙,小茄子眨了眨眼睛,脖子一歪,睡了过去。
      
      池悦见他终于睡去,于是站起身,将一开始便点燃的迷魂香从供桌上拿下来,放在小茄子脸颊旁,又拿起来他身边的纸人,用手指沾了纸人脸上的一点朱砂,她用手指,在小茄子胳臂上画了一个符号。
      
      就是日本那个很有名的动漫《地狱少女》上面的那个标志,最外围是黑色的圆圈,里面是黑色的火焰。
      
      只是用朱砂画的,就成了红色的火焰。
      
      这个记号,哪怕是用现代人的眼光看,也是充满了神秘和诡异,像是血淋淋的地狱来客,留在人间的标记和证明。
      
      池悦画完,笑眯眯的说道:“不好意思啊《地狱少女》,你的商标我借来用一用,放心好了,只用来欣赏,绝对不商用哒,版权问题等我回去我们再谈哈。”
      
      她做完这些,把所有的东西收拾好,接着走到门边打开了门,池悦指了指门内的人,对着百里玄说道:“把他送回去,哪里来的还放在哪里,最好不要让他觉得自己曾经出来过。”
      
      百里玄点点头,进了庙宇扛起人就走——也不知道刚才里面发生了啥,总之他在外面一直听得都是惨叫。
      
      池悦在百家村的村口等着,直到百里玄出来,两人才架着马车,打道回府。
      
      回去的路上池悦倒是很安静,唯一的问题就是:“什么时辰了?”
      
      百里玄头也不回的说道:“寅时了吧。”
      
      他们两人一人坐在外面,一人坐在车里面,也没有说话,寂静的乡间小路上,只听见马车车轮骨碌碌的声音。
      
      到了皇城门外的时候,百里玄一拉马车便停住了,池悦探出头问他:“怎么不走了?”
      
      百里玄说道:“皇城落了城门,估计要等到早上才能开,我们进不去,就在外面待一会儿吧,可能也没有多长时间了。”
      
      池悦“哦”了一声,一撩车帘弯腰走出去和百里玄一起坐在了马车前面。
      
      百里玄坐在左边,她坐在右边。
      
      两人都没有说话,片刻之后,百里玄从怀里拿出来一个小酒囊,打开之后仰头喝了一口。
      
      他注意到了旁边池悦的眼神,于是晃晃酒囊说道:“你也想喝?”
      
      池悦点点头。
      
      “好吧。”百里玄看起来很忍痛割爱的模样,他将酒壶递到池悦那边,还不放心的嘱咐了一句:“只能喝一口。”
      
      池悦也没管那么多,直接拿过来仰头喝了一大口,她是隔空倒在嘴里的,酒一入喉,辛热的辣意直接窜到喉咙里,呛得人想咳嗽,酒意涌上来,身体开始发热,也舒服的让人想要睡觉。
      
      这酒劲太大,池悦一喝就上头,她意识其实是清醒的,就是眼睛有点睁不开,她抬起手指着天上的月亮:“怎么有两个?”
      
      “妈呀,”百里玄看着她直撇嘴:“一杯倒,就这酒量还喝呢,你拿来吧你。”
      
      说着,便一把将酒囊从她手里夺了过来。
      
      池悦任由她拿走,也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百里玄坐在一边看着她,轻轻的眨了眨眼睛,计上心头:“唉,你什么时候结余款呢?”
      
      喝上头了的池悦依旧很精明,她道:“什么余款?”
      
      “就是你包下我的余款啊,我虽然是最便宜的,一晚上也可贵了呢。”百里玄说道。
      
      池悦把胸脯拍的啪啪响:“你放心,你的余款,不是我吹,我一个子儿都……拿不出来。”
      
      百里玄:……
      
      “那你摆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干嘛呀混蛋。”百里玄拉着她的衣袖左右晃。
      
      “我不管,你还钱。”
      
      池悦把口袋全都翻出来:“我有个屁的钱啊,就那一百两银子还是砸锅卖铁当首饰换的呢,从一开始我就没打算掏超过一百两的银子……不是……你也别沮丧啊,我不是说了吗?我还不上拿我自己抵啊,我嫁给你还不行吗?”
      
      百里玄看了她一眼,委委屈屈的说:“我不要你,我要银子。”
      
      池悦大概是准备耍无赖耍到底了:“没有银子,只有我,你要不要?不要就算了。”
      
      百里玄流下了悲伤和悔恨的泪水,他想了想,要是这小丫头真的还不上,他还真没有办法,对方是一个小丫头片子,能有什么办法?他们虽然是一个杀手组织,但毕竟是正经组织和街上那收保护费的黑.社.会是不一样的,也干不出来暴力收债这种事,那太掉价了。
      
      于是百里玄妥协了,虽然没有钱,好歹有一个媳妇,他说道:“好吧,我答应了,你就卖身来还债吧。”
      
      “行啊,”池悦点点头:“但是我还得给你说一件事埃……”
      
      “你说吧。”百里玄感觉后背一凉。
      
      果然看见池悦思索了一番,然后说道:“可是我已经有婚约了耶,对方大我两三岁,我们的婚约是家里长辈约好的,我的未婚夫婿呢,还是一个官.二.代,身份倍有排面的那种。”
      
      池悦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要是想娶我,你得各方面打点好,先去把我的婚约给退了,退的成退不成另说,但是依我对我家哥哥的了解,他温柔是真的温柔,可惜肚子里的坏水也是真坏水,你要是上了门,我估计你得被打出来,打一顿不够,我家小哥哥得打你半个月。”
      
      百里玄:卧槽……那你还说个屁啊……
      
      他咬着牙,冲着池悦一伸手:“我不娶你了,你还钱。”
      
      “我真没钱……我兜比脸还干净。”
      
      “那你嫁给我。”
      
      “行,你先去退婚。”
      
      两人在寒夜之中对视了半晌,百里玄先给池悦跪下了:“姐姐,我不要你的钱了,你走吧,哪儿远去哪儿吧行吗?”
      
      “那不行,”池悦说道:“做人得言而有信,要么交钱,要么交人,你总得选一样。”
      
      百里玄抬起头看着她:“我最好还是选……钱?”
      
      “没钱,但是……”
      
      “停,停,停,”百里玄硬是挤出来一个笑容:“姐,您来,您坐马车我给您送回去,越快越好,马上就到,您可快点走吧,别让我再看见你了。”
      
      池悦笑了一下,说道:“要不然这样吧,我现在没钱,不代表以后没有,我包你一年,这一年之内,你只能给我干活,而且必须随叫随到,等到一年之后,甚至不需要一年,半年,我给你结账,我给你五倍的价钱,怎么样?”
      
      百里玄看着池悦:“你有钱没钱啊,到时候你再反悔,那我不是白干了?”
      
      池悦没有说话,她解下自己腰间玉佩,伸手递给百里玄:“这个给你,如果一年之后,我没有给你银子,那这个玉佩就是你的了。”
      
      百里玄伸手掂了掂,成色不错,看起来是一块好玉。
      
      他抬起头,问道:“你就不怕我卷玉跑了?”
      
      池悦微微一笑,说道:“我相信奇缤楼,你们那个二楼会客的房间,墙上光规矩和守则都刻着老长,我想着有这么多规矩束缚的组织,应该挺能发展的,更别提你还是当家的,不是更要以身作则了,是吧?掌柜的?”
      
      迎着百里玄的目光,池悦微微笑道:“别那么惊讶的看着我,我扮鬼还会故意压低嗓音呢,你居然一点掩饰都没有,我再听不出来,那不是成二傻子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