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part.12 ...

  •   池悦看了顺王一会儿,而后移开了视线,她掩着嘴干咳了一声,轻轻问道:“圣上赏了你什么?”
      
      顺王倚在窗边,他顿了一下,接着笑了笑,说道:“白银千两。”
      
      池悦挑了挑眉:“圣上还真是大方。”
      
      顺王听闻此话,也并没有多说些什么,他温声道:“过几日,圣上可能会宴请百官及其家眷,来祝贺太子殿下功成归来。”
      
      池悦趴在窗台上,仰头看着他,问道:“那你会去吗?”
      
      顺王回头望她,微微笑道:“应该会吧。”
      
      ###
      
      陛下不喜欢顺王,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宴请百官的同时虽然也会邀请顺王,但是邀请他是一回事,皇上心里还是不愿意顺王来的,所以如果顺王能够推脱,那就再好不过了。
      
      可惜这一次,因为池瀚海也会带着池悦去,所以顺王也决定去,皇帝陛下可是注定是要心塞。
      
      那天晚上,池悦究竟和顺王聊了什么,聊到多晚,她已经记不清了,唯一记得的就是,第二天早上是在自己床上醒过来的,身上穿着中衣,裹得严严实实的被塞在了被子里。
      
      这一看就是顺王的手笔。
      
      过了几天,池瀚海下朝回来,果然提起圣上要在御花园宴请群臣的事,还准许携带家眷,池瀚海打算带着雅荷夫人和池悦去。
      
      池悦有这个机会接触朝堂,当然是不会拒绝,连连点头,早几天就开始和雅荷夫人一起准备着去宴会参加的衣裳了。
      
      这宴会和曲雪瑶那个小打小闹的秋日宴会当然不同,有资格面见皇上,当然得慎重再慎重。
      
      雅荷夫人为表慎重,带着池悦去了街上的成衣铺,想要在这里给池悦和自己做两件衣裳。
      
      她们坐着池侍郎府上的小马车去了皇城东大街,池悦一路上都撩起车帘往外看。
      
      雅荷夫人问她:“姑娘,你看什么呢?”
      
      池悦视线不移,淡淡的说了一句:“趋势。”
      
      “趋……趋什么?”雅荷夫人听闻此话一脸懵逼,但还是竭力保持脸上的平静。
      
      雅荷夫人当然没有听说过趋势这个偏向现代化词语,池悦只是顺嘴说出来的。
      
      池悦这才恍然大悟,回头看她,微笑道:“没事,我在自言自语。”
      
      池悦安抚了雅荷夫人之后,又扭过头去看马车外面的大街。
      
      东大街繁荣,商家店铺,小商小贩皆汇聚于此,道路两边的茶楼大门用料都是红木,仔仔细细的刻着鱼水相戏。
      
      檐下大红灯笼随着风一摇一摆,虽是挂在高处,却依旧一尘不染,有的店面门口会站着一个小厮,短衫圆脸,笑容满面的迎接着来往顾客。
      
      这是一个看起来很繁荣的景象,但是仅仅也是看起来,在这条街道的拐角小巷,坐着两三个拿着破碗的乞讨者,他们只是坐在那里,也没有满街乱窜,手握长.枪的一队铠甲士兵却依旧跑过来举着长.枪对着他们,让他们离开东大街。
      
      至于去哪里,当然是离皇城越远越好。
      
      他们双方在争执的时候,池悦听见那些乞丐开口说话,并非是官话,像是哪一个地方的方言。
      
      知道那些乞讨的人是外来者,士兵们更加的粗暴,双方争执的厉害,也或许不是争执,而是单方面的祈求,池悦并没有听懂乞丐说的什么,直到其中一个士兵手里的枪,划破了一个乞丐的手臂。
      
      血流如注,这时候乞丐们才畏缩的挤在一团,不再说话。
      
      池悦一直目送着那三个乞丐慢慢往城外走,直到他们的身影完全看不见,士兵们才骂骂咧咧的,扶正帽子进了酒肆喝酒去了。
      
      乞丐有三人,一男两女,看起来像是一家三口,并非是皇城口音,也许就是从外地而来,来的原因不明,可能是来探亲,也可能是自己的家乡有了什么灾害,不得已才来到皇城谋出路。
      
      百姓贫困若斯,那些士兵却只将他们往城外赶,似乎是眼睛看不见,这些乞讨的人就不存在一样。
      
      池悦对雅荷夫人说,她看的是趋势,没错,她看的的确是趋势,一个王朝由盛而衰的趋势。
      
      所以说啊……池悦叹了一口气:有些人能不能做皇帝都是命中注定的,先帝寒彦在时,敬国万事升平,百姓安居乐业,收复南方三座城池的失地,打的兀北族嗷嗷叫娘。
      
      是狸猫的终究不是太子,寒元驹用不正当的手段硬抢皇位,抢了这十多年,也该还回来了。
      
      池悦松下帘子,坐回到车子里,对自己说道:现在顺王最大的筹码还没有来,不要心急,得等,你得慢慢等……
      
      ###
      
      太子殿下的庆功宴在三日后举办,各路大臣反正也是不敢不来,所以都到了。
      
      池悦一路上也不说什么话,安安静静的跟在自己老爹和雅荷夫人身后,路上遇到池瀚海的同僚,只负责美美的笑一下,再行一个礼。
      
      池蓉蓉这身体长的还算不错,小家碧玉的,此时微微笑着,不说话的模样,还真能糊住人。
      
      同僚们都称赞池瀚海有福气,有池悦这么好的大姑娘,池瀚海得意的要上天,面上还是使劲崩着说:“勿夸,勿夸,小女不成材,不成材。”
      
      但是满眼的笑意挡都挡不住,胡子都要翘起来了,这边池瀚海正说着,那边视线瞥见一对男女走了过来,脸上霎时间就不好看了。
      
      池悦看见了池瀚海的脸色,顺着他的目光往外看,果然看见了曲雪瑶和太子殿下一块走了进来。
      
      门口的司礼太监高声唱道:“太子殿下到,丞相之女到。”
      
      太子殿下一来,殿中百官皆跪下向太子行礼:“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太子殿下看起来比顺王小上一两岁的模样,他的相貌是和顺王完全不同的类型,虽然英俊,却充满了傲气和掠夺感。
      
      太子身穿四爪金龙袍,头上戴着金冠,剑眉入鬓,此时看诸位大臣向他行礼,太子薄唇微掀道:“诸位平身吧。”
      
      听闻太子允许,百官这才起身,池悦站起来的时候,悄悄看了太子一眼。
      
      又一转眼看见太子身边的曲雪瑶,池悦愣了一下:也不知道是不是她敏.感,她总觉得曲雪瑶好像不是太高兴啊。
      
      下殿百官等着太子率先落座,才陆陆续续的按照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
      
      至于官员家眷,都是坐在最下座。
      
      太子落座不久之后,皇上和皇后也到了,诸位大臣这边屁股还没有坐稳,那边又得站起来给陛下行礼。
      
      敬平帝寒元驹不过三十多岁的模样,眼中却布满血丝,看起来模样很阴郁。
      
      皇后许氏虽然也是一位气质出众的美人,却面容寡淡,整个人都太平稳,没有什么太过于出彩让人记住的地方,池悦看过之后,也便忘记了她的长相。
      
      她把目光从皇后身边移开,再看向人群的时候,不期然正好望见顺王的身影,池悦惊讶了一下,她一直都在这大殿上,一步也没有离开过,这顺王是怎么进来的?
      
      皇上和皇后看起来都是盛装打扮过一番,皇帝陛下坐在最高位,张嘴乌拉乌拉的说了一大通,也不知道说的什么,池悦坐的位置太靠后了,听不太清,大概说的就是此次邱泽之行如何如何艰险,太子殿下如何如何英勇吧?
      
      池悦没有仔细听,悄悄看了坐在皇上左手边的太子殿下一眼,心里想着:你也不嫌害臊。
      
      但是看太子殿下这一眼,却让池悦看出来一点有意思的东西。
      
      曲雪瑶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并没有和官员家眷坐在一处,而是坐在了太子殿下的身边,她的位置离顺王很近。
      
      池悦刚开始觉得是自己看错了,但是她仔细的看了两眼,才发现自己没有看错,曲雪瑶的确是在看着顺王,用着一种欲说还休的眼神。
      
      池悦惊疑不定的打量着她,同时在心里对着系统说了一句:夭寿哦~女主不喜欢男主,居然喜欢上男二了?
      
      想来这也是非常容易想通的事情,顺王虽然无权无势,可是那风姿气韵,挑遍整个皇城也无人能出其右。
      
      别说曲雪瑶了,官员女眷里,脸红着偷偷看顺王的人,没有一半,也有三分之一。
      
      池悦咂咂嘴,默默的询问系统道:像是这样的情况,我需要撮合顺王和女主吗?
      
      系统想了一会儿,而后说道:“不用了吧?寒渊的诉求里也没有说希望得到女主啊,不过你要是真的闲的没事,你撮合一下也是可以的。”
      
      池悦悻悻道:“那我可真是闲的没事。”
      
      她停顿了一会儿,而后又说道:“那我就问问,要是我撮合成功了,你给我额外加分不?”
      
      这一次系统倒是答的很快:“那你说,你要是考试的时候做卷子自己在旁边写上一道问题然后自己回答了,虽然回答的十分正确,十分顶呱呱,但是老师会给你额外加分吗?”
      
      池悦回答道:“那当然不会啊。”
      
      系统慢悠悠的说道:“so……”
      
      “嘁~”
      
      ###
      
      池悦视线回转过来,不再看曲雪瑶,虽然她看起来对顺王确是有意,但是顺王那小子便是完全不解风情的样子,要是两人情投意合,指不定还能撮合撮合,但要只是曲雪瑶剃头担子一头热,那还是她自己加油吧。
      
      池悦这边刚想完,那边皇上的讲话已经结束了。
      
      可惜皇上的讲话结束了,还有大臣一个接一个的出来夸赞太子,只把太子夸的是天花乱坠,皇上合不拢嘴。
      
      池悦看着台下几位大臣的脸色,那几位都是小官,比她爹的官位还小,却是跟着顺王一同到邱泽的人,邱泽水患和叛乱到底是谁平息下来的,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了吧?
      
      看着这几位听诸位大臣花式夸太子,脸上的表情都不算太好看。
      
      皇上听了一阵天花乱坠,又看了看安安静静坐在下面的顺王,摆摆手,慢慢的说道:“顺王,你和太子同去,为何却没有什么功劳啊?”
      
      一旁的太子瞬间紧张起来,他可以去威胁官位低的官员,但是却没有办法威胁顺王,毕竟顺王从身份上来说,还算是他哥。
      
      太子暗暗给顺王递眼神:你可千万不要给我说漏了啊。
      
      顺王看没看见这眼神不知道,不过他的确是没有多说什么话,顺王站起身来,对皇上微微笑道:“寒渊自然是不如太子殿下,所以,并没有什么用的到寒渊的地方。”
      
      太子殿下听闻此话,悄悄的松了一口气,暗地里给顺王竖起了大拇指。
      
      皇上皱了皱眉头,面色有不豫,阴沉开口道:“顺王好歹也要为天下苍生做一点事,别整天碌碌无为,只会消耗粮食。”
      
      在这文武百官聚会的时刻,皇上这么说顺王,简直是在呼呼的打他的脸。
      
      但是顺王依旧长身玉立,温声道:“陛下教训的是。”
      
      殿下的翰林院侍读学士越和,也就是跟着顺王前去邱泽的其中一位官员,当即就要站起来,向皇上秉明一切真相,被自己的同僚死死按住:“越兄冷静啊……”
      
      “既如此,”皇上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你就献上一段舞蹈,为太子庆祝一番,也马马虎虎算是你有用了。”
      
      皇上此话一出,满室寂静。
      
      ……这,舞女都还没有来呢,堂堂王爷就先跳舞了?这不是贬顺王身价,将之看作与舞女无异啊。
      
      越和的同僚们也愣住了,片刻之后回过神来,又赶紧一把按住:“越兄继续冷静啊……”
      
      坐在阶下的池悦经过几人的重重传递得到的消息:卧槽……
      
      顺王到底是依旧好脾气,他愣了一下之后,俯下身说了一句:“是。”
      
      说着,便低声对随侍耳语了几句,随侍点了点头,领命而去,再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张古琴。
      
      顺王将古琴抱在怀里,面上多了几分为难之色,跪在大殿中央对皇上说道:“寒渊实在是不懂舞蹈,只略微通些音律,愿用此琴音,祝太子殿下凯旋。”
      
      皇上轻轻的哼了哼,没说一句话。
      
      他不开口,下面自然没有人说话,大殿上顿时静默。
      
      便在这时,一道软糯的女声突然开口道:“陛下恕罪……”
      
      池涵海本来像是在看戏一样的看着皇上为难顺王,正看的美,却突然听见一道声音响起——这声音,貌似很像他闺女啊。
      
      正这么想着,一回头,看见一个万分熟悉的身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跪在大殿中央顺王的旁边,那人说道:“回禀陛下,臣女略通舞技,可为顺王殿下伴舞,来为太子殿下庆祝。”
      
      皇上睁开眼睛,问道:“你是何人?”
      
      “回皇上的话,”池悦说道:“臣女是礼部侍郎池瀚海之女,名叫蓉蓉。”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