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竹马的爱慕》左岸不吃梨花的虫 ^第17章^ 最新更新:2018-10-25 00: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教训 ...

  •   
      两人就这样,因个臭烘烘的夜壶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导致如烨这几天眉头就没个舒展的时候。
      
      他觉得自从阿尚认识了楚真之后他的末日就到了,他的精神世界也坍塌了,他觉得楚真这个人就是上天派来考验他的绝世无敌的能把他摧残致残大法宝。
      
      上课不听,下课傻玩儿,吃吃不够,睡睡不起。
      
      以前在临睡的时候阿尚都会要求他给他讲故事,现在呢,故事也不要他讲了不说,连睡觉都不回房睡了,天天挤楚真他们房间里不回来,跟楚真挤一个床铺,俩人凑在一起叭叭叭叭的聊到半夜,云舟世兄的眼眶黑的都赶上猫熊了。
      
      其实要只是调皮他也不生气,只是这俩人的课练成绩实在是丢人!每每坠在最后的都是他们俩的名字,俩人还毫不在意。
      
      说也说不听,打又不能打,他真的要给阿尚气死了。
      
      “四师兄,我想搬去跟阿真一块睡。”临睡前,当事人又来挑战如烨的耐性。
      
      “不行!”
      
      “我睡觉不会掉下去的,再说了我天天去找阿真睡也不好,吵的云舟世兄睡不好呢。”
      
      难为你还知道吵,可你知道吵怎么就不知道学呢,如烨道,“那更不行了,你俩天天说话起不来怎么办,还有你忘了你早上让我给你送衣服的事了?”
      
      “就那一次嘛,而且,我要跟阿真睡一块就不用师兄给我送衣服了,我直接就在柜子里拿了。”
      
      “阿真让你过来给我说的?”
      
      “不是。”他自己想搬,搬过去师兄每天就不用管着他了。
      
      不是就好,哼,要敢诱拐他天真无邪的师弟,他非得过去捶死他!“行了,赶紧睡觉吧,不行就是不行。”
      
      如尚道,“为什么不行啊?”
      
      如烨给他铺好床铺,“要不你去问问大师兄?”
      
      “大师兄肯定不同意。”
      
      “你知道就好。”
      
      如尚凑如烨旁边继续道,“可是我们两个一个屋子呢,为什么要问过大师兄呢?四师兄你同意不就好了。”
      
      真烦,学习上不去,这刨根问底的臭毛病学的倒是真快,“那等你课练成绩有进了前五的再说吧。”直接拿成绩说事。
      
      如尚闻言捧心一阵哀叹,“四师兄你杀了我吧!”
      
      “整日课练都吊车尾,你还想着玩儿呢。我要告诉二师兄你晚上偷着看画册你就惨了。”
      
      “哼!就知道四师兄你不是好人!不跟你睡了!”说着抢过如烨手里的枕头,转身就跑了。
      
      这种戏码,阿尚每日都要找茬来一遍,今天如烨实在是让他气的惨了,想也没想的直接自阿尚床下抽出一本画册,跟着转身跟着他出了房门。
      
      阿尚拿着枕头出了房门还正美呢,不经意转头就见他四师兄也跟着出来了,他心里一喜还以为他师兄要送他过去呢,“四师兄,我看的到路,不会摔跤的。”
      
      如烨却是看也不看他一眼,直接略过他身旁,走了。
      
      如尚这才惊觉他师兄是生气了,快走两步赶上他师兄的步伐,又偷偷摸摸的瞅一眼他师兄手里的画册,又看看他沉下来的脸,直接识趣的道,“四师兄我不去了,四师兄你生气啦?我没有要扔下四师兄的意思,我就是跟阿真一块睡觉而已,我还是最喜欢四师兄你的。”一路跟在如烨旁边狂拍马屁。
      
      如烨不理他,小身子挎着大步伐直接迈进楚真他们房间。
      
      楚真正在收拾他的床铺,顺便等着他的新朋友过来找他,一时听到外面阿尚的声音转身就要去迎他,却不想他刚走出他的小卧就迎头撞上了黑着脸迈步进来的如烨。
      
      “烨世兄你...”
      
      如烨撩起一双黑黝黝的眼盯着楚真,道,“再来勾搭阿尚晚上过来跟你睡觉,有你好看!”
      
      “我,烨世兄我怎么了?”
      
      “怎么了,每日课练垫底还有脸问怎么了。”
      
      楚真冤死了,“我课练垫底跟阿尚过来跟我一块睡有什么关系。”
      
      如烨哗啦一声将手里的画册掷在地上,“这是什么?”
      
      “画册啊。”
      
      “不务正业还好意思提。”
      
      楚真接过如尚抢先捡起来的画册一本正经道,“我爹说学一会儿玩一会儿,要劳逸结合。”
      
      如烨哼一声,“玩儿你倒是玩儿了,你学了么?”
      
      楚真点头,“我每天都有学!”
      
      “每天学?吊车尾?”
      
      “可是我真学了啊,上课时先生讲的我都听懂了。”
      
      如烨道,“都听懂了你还考倒一。”
      
      楚真挠挠头,“我下课就又忘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说完还问如烨,“世兄是怎么考的试,怎么那么厉害,每次都让先生夸奖呢。”
      
      “我长着脑子呢。”
      
      楚真指指他的头,又指指站在他旁边,和他统一战线,却不敢言声的阿尚,“我和阿尚也长着呢。”
      
      “笨蛋还好意思说!以后再翻这些乱七八糟的书当心你的爪子!”
      
      楚真老实的听话道,“那我不翻了。”
      
      “最好。还有以后不许你们两个在你房里一块睡觉了。”
      
      “为什么?”
      
      “俩笨蛋还好意思问为什么,等你课练成绩进了前五再来问为什么吧!”
      
      楚真不怕死的又道,“我要进不了前五阿尚又非找我来呢。”坚信自己进不了前五。
      
      如烨端着小脸一声冷哼,“我到要看他有没有这个胆子!”说完一指如尚,“滚回去!”
      
      阿尚被突然发脾气的如烨吓个半死,闻言,先偷偷摸摸的戳戳楚真的胳膊,见他没反应又偷看一眼如烨的脸色,之后还没等他再动作如烨就突然上前抢过他的枕头,抓起他的胳膊拉着他就走。
      
      “你磨磨蹭蹭干什么呢。”
      
      楚真上前拦着如烨,“世兄你那么凶干什么,阿尚又没错。”
      
      如尚见楚真为他出头也提起胆子教训如烨,“又不是阿真的错,四师兄你干嘛找阿真发脾气。”
      
      嘿,真是厉害了,俩人这是要反了天了,如烨站定,先对楚真道,“我是阿尚的师兄,我有权利也有责任过问关心他的成绩,我不想他儿时是个笨蛋,长大后一事无成。我是他师兄,我就要为他以后考虑,我不想他以后出门只能虚顶着我山谷弟子的名头混吃等死,也不想他被人嘲笑辱没了家风!所以他可以课下淘气玩耍,却不能课上任性不学。我不知你出门前楚世伯是怎样交代的你,也不知道楚世伯对你的期许,但你身为人子却不能这样放纵!”说完又扯过如尚道,“你想玩,想闹都可以,但必须是你做好你该做的事之后。还有你记住,你不想学也不要牵连别人,两个人做朋友是一起成长相互鼓励,不是自甘平庸自暴自弃。”
      
      如烨说完见俩人不说话,又对他俩道,“我不管别人,就管你俩,你们两个的成绩什么时候上来了什么时候可以住一起,还有,你俩同桌,所以,你们俩谁的成绩下来了,我就要找那个没下来的,如果敢一块下来,哼,只管试试!”
      
      如烨这一顿训,直接让这俩人萎靡了好几个月,中秋节的时候都没再吵嚷着要怎样怎样,就老老实实的跟师兄师姐们一起坐在葡萄架下赏了半天月亮。一直到后来俩人成绩不在最后几名的位置上浪荡之后,这俩才稍微好一点。
      
      他们两个也知如烨是为他们好,所以上课的时候也不在抵着头说悄悄话了,作业也都好好的完成了,可是他们学着学着也发现了,要进前五也太难了,怎么不说让他们登天呢!
      
      他们小班人虽然不多,只有四十个人,可这前五哪里进的了呢,不说别人,只说他们这一群,许世兄每次都是第一,还不是一门成绩,许世兄是科科第一!
      
      剑、符、医、阵、鬼怪、文学就连厨艺课都是第一,多么可怕!在楚真看来简直就不是人能做到的时候!
      
      其他人呢,阿赟除了厨艺课每每倒数第一,其它的科目他都霸着万年老二的位子不撒手,后边还有时妩世姐,言世姐,烨世兄争夺三四五的名头。他们想进前五哪儿那么容易。
      
      真是的,山谷将他们送来真不是为了显摆么!前五都被他们山谷的占完了,还让不让别人活了。
      
      所以这俩人渐渐地心思又活络了,世兄嫌弃他俩吊车尾,他俩不掉了,嫌弃他们不认真听讲,他俩好好听了,不让他俩睡一块,这就不行了。
      
      毕竟前五太难了!
      
      这个法子还是阿尚提起来的。
      
      十一月的天气冷嗖嗖的,思静斋里大雪也已经下了好几场了,他们还没打过雪仗。那日,在午后最后一堂课的时候他们的鬼怪先生云澍突然领着他们去了思静斋的花园里,告诉他们,今日的课程就是打雪仗,天知道他们听到的时候多高兴,高兴的就连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许世兄都望着阿赟漏出了笑。
      
      毕竟法源寺内对举止言谈仪容仪表的要求甚高,他们不敢随意挑战,所以他们来了这儿除了那日去星河池,其他的时候还真没放肆过。
      
      所以那日他们玩儿的就有些疯了,然后阿尚他俩就有些受了凉,鼻子有些塞。
      
      然后他俩第二日就没去上课,可在房间里又没事做,所以楚真就起床穿衣去医室喝了杯姜糖水,之后又端了碗姜糖水去看在房间里看围着被子擦鼻涕的如尚时,如尚突然对他道,“阿真,我不能去找你睡,你可以过来跟我一块睡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