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女主性别为男》疾书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6-11 13:43:1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犬夜叉(五) ...

  •   由犬夜叉背着去医院,刺激极了,像一款酷跑游戏的真人版,伸手捏了捏拽得可以的犬夜叉的绒毛耳作为感谢,盛权转身去排队挂号。犬夜叉一怔,却不好跟进去,头一扭发出闷闷的哼音。
      
      病房通往阳台的玻璃门刷地推开,病房内仨病友和其家属齐齐往这边看去。
      
      “不好意思,楼上阳台漏水,刚刚修了一下。”盛权淡定的在额头比出抱歉的手势,若无其事从众人看神经病似的眼光中溜走,待他们回过神哪还有外来者的踪影。
      
      “她……补阳台?”年轻人云里雾里,问他家属,“不过,长得真好看啊。”说着就兀自笑得很羞涩。
      
      “嗯?!好看?有我好看?”女朋友气得顿时揪住他的耳朵,疼得他想躲又不敢躲,连连保证不敢。
      
      盛权坐电梯到外科楼下办理住院,接诊的是一名上了年纪的女医生,伸手指向前边的椅子表示让他坐下,见他一个未成年人只身进院看病,于是更加心平气和起来:“年轻人,你身体哪里不舒服?”
      
      “这里偶尔会痛,最近痛得特别厉害……”说话时盛权摸向自己左腰,其实不痛,但入院总要有病因才名正言顺。
      
      医生系统性地进行询问,然后戴上手套,说:“去治疗室给你检查一下。”暴露盛权腰腹部检查起来,过一会儿医生摘掉手套心生疑惑,单初步看不出盛权身体有问题,甚至猜测是由精神病引发的疼痛。医生点开电脑工作窗口,开出一系列医嘱让盛权去检查,涵盖抽血化验、尿常规、B超等。当安排的检查全部做完已经是第二日午饭之后,盛权被医生喊到医生办公室。
      
      医生拿着一小沓体检报告,说:“从B超结果来看,左腰确实有一个鸽子蛋大小的异物。”瞧小年轻面无表情的样子并不像担心,她继续往下说:“不过也不用太过担心,其余检查均没有异常,如果你认为影响到正常生活需要取出来的话,我会给你安排手术,不过要请监护人过来签字同意书。”
      
      “您安排吧,我等会就打电话让我妈过来。”盛权谢过医生,顺道打了个电话回家。他住的是收费更贵的单间病房,并非生前锦衣玉食养成糜烂习惯而避劳骇苦,不过为了掩饰性别,唉,这独树一帜的异装癖就算是犬夜叉也难相提并论。盛权抛开看了一下午的日式彩漫,扭头看向窗外,已经将近一天没见着犬夜叉的踪影了。病区的饭菜香在晚餐时段扩散开来,胃粘膜互相摩擦间产生强烈的饥饿感,盛权趿着拖鞋跟护士报告一声,身体状态极好轻易被放出去觅食了。
      
      吃饱喝足回来,盛权并不急着回病房,而是在市医院整饬得精致的绿化中散步,过程中一辆急救车呼啸着开往旁边的急诊部,他急忙避开扭头看去,急救车才停好立即有医务人员拖着平车下来,大腹便便的孕妇气息几不可闻,岌岌可危。随车的丈夫握紧孕妇发凉的手掌痛哭流涕悲不自胜。
      
      盛权摇摇头,看过便罢,抛到脑后回去休息。
      
      夜晚家里人来医院一趟,待到九点就给盛权劝了回去。犬夜叉同样神龙不见首尾,明天就上台做手术,设计的手术方案是腹腔镜取出,他不在乎,惟独怕四魂之玉在他麻醉之际不能动弹时出现意外,特地跟主刀医生强调多遍,“鸽子蛋”摘除后给他保留,医生虽然奇怪但也勉强颔首。
      
      将被子拽到眼睛下面,他习惯性侧卧过去,不过一会呼吸便绵长而规律。当犬夜叉在深夜偷偷过来时,视线落在盛权半遮掩的睡得恬静的小脸上,两颊红润,浓黑眼睫打下两片阴影,海藻似的长发在枕巾上蜿蜒而下,乌黑油滑,整体给人感觉就是特别乖巧恬静,不像醒着时那么惹人着恼。
      
      犬夜叉盘腿坐下,神色说不出的复杂,就算他头脑再如何简单,也察觉到两个人天差地别的个性和行事风格,至少,桔梗应该不打呼吧?
      
      不过,对着这张很是肖似的脸,他无所适从,有时候甚至是分不清。犬夜叉透过窗户,感受和平年代下城市安静祥和,他疲惫地靠着床铺,腰间别着黑色刀鞘,在此之前与异母兄长杀生丸厮杀一场,准确说是虎口夺食……抚上腰间得来不易的大刀——铁碎牙,胸中一片快意,咳咳,犬夜叉捂住嘴咳出血沫,靠妖怪自身强大的恢复能力使伤口痊愈,并不做处理,将铁碎牙斜斜抱在怀里跟着睡去。
      
      不过一会,盛权坐了起来,他赤脚下床,把一件围巾披在犬夜叉身上,视线描摹着眼前俊气的五官,估计累了吧,被他这样盯着也不见醒,轻声道一声晚安,盛权小心爬上床继续睡。
      
      翌日一早,盛权起床洗漱,梳好头发后开水也差不多晾凉了,一口气干掉这杯枸杞水,他在阳台迎着朝阳打太极,半途听到身后轻微的动静,他转过身轻轻扬起嘴角,“不好意思,吵醒你了。”
      
      犬夜叉别开脸,面上平静心底却禁不住一阵动容——这样纯粹简单的笑容从不在桔梗脸上出现过。
      
      早上十点进行手术,比事先安排的时间足足早了三个钟,盛权坐在轮椅被推进手术室,手术室门缓缓关上前他冲外面戴着棒球帽的犬夜叉喊道:“犬夜叉,等我,先不要离开好不好?”对方熟稔的态度使犬夜叉迟滞了一秒钟才胡乱颔首,“知道了,知道了。”
      
      他俩的话暗指要注意四魂之玉的安全,日暮家众却不这么认为,旁观的日暮草太悄悄扯日暮爷爷的衣袖,“爷爷,姐姐是不是谈恋爱了?”
      
      爷孙相互对视,不明所以。
      
      被麻醉的盛权一觉醒来手术已经结束,旁边麻醉师最先发现,“日暮小姐,感觉怎么样?”
      
      盛权仍觉全身乏力,摇摇头:“取出来了吗,在哪?”
      
      主刀医生看向治疗盘,一颗圆润的似玉非玉的球体摆在正中位,还沾着几缕血丝,“这个,从你的腹腔取出来的,你要的是这个吧。”她拿纱块擦拭干净放进盛权手心。
      
      “谢谢。”盛权如释重负,攥紧。
      
      手术很顺利,创口情况良好,在床上躺了一天盛权就可以下床活动了,招呼不情不愿犬夜叉过来搀扶他下楼走走,不过今天的环境似乎并不适合散心。
      
      在一楼大堂记者媒体举着长.枪短炮,对围住中间的中年男人尖锐问话,连着边上密密麻麻的围观人群将周围堵的水泄不通。
      
      “幸田岗一,昨日七点15室手术室起火你是否知情?”
      
      “起火原因目前仍未知晓,整个手术室的工作人员死于非命,惟独你夫人到目前为止仍不知所踪,幸田岗一你是否知情不报,有所隐瞒!”
      
      “听说整个手术室烧得面目全非,现在已经封闭起来咯。”
      
      “奇怪,起火了,那些医生护士不会逃生就任凭那火活生生烧死?”
      
      “估计门被锁死了……”
      
      ……
      
      从事情发生到发酵,事件恶劣到几乎已经人尽皆知。从记者的话和旁人的议论盛权明白事情的大概,而且,盛权托住下颌,被围在中间的幸田岗一正是昨天从急救车下来推老婆进抢救室的男人。记者实在嘴毒,不过一会逼得性格懦弱的事件当事人也忍无可忍地怒不可遏。
      
      “我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幸田岗一抹一把鼻涕眼泪,烦不胜烦朝众人咆哮,“我老婆孩子现在不知死活,你们这些人还有没有人性。”趁记者良心悔悟的空档推搡开围堵的人墙跑出去。
      
      记者媒体迟疑了一下,又蜂拥围堵上去。
      
      晚上,盛权睡前看了一下网络上实时更新的手术室失火事件最新报道,犬夜叉又不见踪影,一个人呆在单间病房莫名有些不安稳,他紧了紧怀里的棉被,完全不想关灯,胡思乱想到很晚才睡着。
      
      恍惚中,盛权发现自己已经遭遇不测被石沉大海,既冷又被大石压住不能动弹,连同意识一并镇压……他不住挣扎扭动,却无济于事,无可言喻的窒息感油然而生,他说不出话喘不上气,继续下去他怕是要死了。
      
      系统:【再不醒,可就领便当了。】
      
      盛权艰难睁开眼睛,当他以为能张嘴呼救时一瞬间又被掐住嗓子眼,眼前的景象即便他饱经风霜,再大的胆也要被吓破,恨不得就此晕厥过去。
      
      雾草——在月色下,盛权定神一看,顿时如遭雷击,面色青白面目无神的女人压在他身上,近距离看,那双脱眶的眼睛血丝缠绕,正定定看在他脸上,张嘴便喷出腐朽难闻的气味,“四魂之玉……”
      
      周围灯光不知何时熄灭,在女人的嘴里竟还有一双眼睛……盛权毛骨悚然,嘴唇蠕动可惜发不出丁点声响,无端醒起他看过的剧本,几乎所有编剧都说,男女主心意相通,他不假思索的在心底呼喊。
      
      ——犬夜叉!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