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女主性别为男》疾书 ^第14章^ 最新更新:2019-06-11 14:33:2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第十四章 犬夜叉(十四) ...

  •   光头仔不敢麻烦盛权动手,自觉剖弃鱼的内脏后到边上用雪清洁,堆起篝火,鱼两面展平架在一边。
      
      盛权竖起耳朵听了一阵,才道:“光头仔鱼处理好了,准备准备,我们来客人了。”
      
      光头仔先是一愣,荒山野岭里还是晚上四周伸手难见五指的情况下竟然有人?然后直起身环顾四周不见人影,张开嘴巴正要问,远处昏黑的路口处一个身影走入可线范围内。
      
      看不清长相,步姿温吞而富有规律,一身看起来造价不菲的云狐裘和服披上月华,还未走近,就给人不近人情的冷漠,果然待人走近,有那么半秒钟,来者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没有分毫重量,似是轻飘飘横过,完全看不进眼里。
      
      面对老大的朋友,爱屋及乌的光头仔一腔热情迅速冷却,又惊诧发现来者长着正常人不会有的尖耳朵和妖纹,他身后咋呼走出的尖嘴绿皮子妖怪更是印证他内心的想法,不由转向盛权,“大姐,他们?”
      
      盛权抬了抬手,示意光头仔安下心,转而对杀生丸朗声道:“没想到杀生丸你这么晚还过来,吃饭没有?刚好有几条鱼,快请坐。”
      
      坐,当然只能坐盖了旧布,卧倒的枯木上,像杀生丸这样喜欢独来独往的大妖怪,隔得好远就能闻见气味,要不是有事,也不会找上门来而不是绕路,若是有心,就算从旁边经过也不会被发现。不过,盛权怀疑对方有洁癖,看不上这不明来源的花布铺出来的简陋坐席,也不符合杀生丸冷艳高贵的风格。
      
      杀生丸在花布上目光定住两秒,道:“邪见。”
      
      邪见拖出身后死透的野猪扔给光头仔,让他处理,双手高举人头杖,心意一动,人头杖头端顿时迸射出如注火焰,当火焰退去,盛权放下挡住热浪的手臂,方才花布和枯木所在的位置只剩下一堆无机质的灰。
      
      盛权惊叹,一段时间不见,这邪见似乎更厉害了。作为他的主人,孜孜不倦地追求妖道更高境界的杀生丸更不知到达何等神鬼莫测的境界。
      
      杀生丸盘坐在对面的雪地上,火光映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邪见不敢逾越,抱着人头杖毕恭毕敬的驻在后面。至于光头仔,如先前处理鱼一样,走到下风口稍远的地方开始杀猪,似乎对杀生丸有点忌讳,不像刚刚那样同盛权交流,闷声干活,胸中隐隐憋着一股无名火。
      
      场面一度过分安静,盛权扭头看了看鱼,发现鱼熟了,招呼一声道:“诶,鱼熟了,大家吃鱼吃鱼,光头仔你也过来。”
      
      “大姐,你先吃,我马上好。”光头仔头复低下去,掏猪内脏。
      
      杀生丸不理会他说的话,一动不动,一言不发。盛权闹得一脸尴尬,本以为混个脸熟至少能说上一句话。好歹给点面子啊,大哥!
      
      盛权皱眉咽下腥味浓重的鱼肉,一条鱼吃掉一半便见光头仔走来,便接过他手里的野猪让他先吃鱼垫垫肚子。盛权手腕一挑,天生牙出鞘,反手劈下一根粗树杈,裁去枝丫削掉树皮。
      
      自看见盛权举天生牙劈树开始,邪见眼皮惊跳,惊怒之际想到在杀生丸少爷对这人不同寻常的捉摸不透的行为,便不敢轻举妄动,隐而不发。每次一遇到犬夜叉盛权之流,杀生丸少爷就有点不像杀生丸少爷了。
      
      盛权“牛刀杀鸡”一般,拿着天生牙又是砍柴又是切肉,邪见全部看在眼里,指望坐在前面的杀生丸给点反应,结果是白期待了,不由泄气。
      
      “接好。”
      
      忽的一块热气腾腾的肉向自己飞来。邪见下意识丢开人头杖伸手接住,等反应过来不禁扪心自问,你为什么要接!
      
      盛权用着刀削面的手法切下一块肉,肉一削下就飞了出去,正正好落在邪见手里。盛权叼着猪排,看着邪见一脸憋不住翔又不得不忍着的样子,不禁失声笑道:“看呐杀生丸,你的天生牙就是好用,自从有了它,做什么都方便很多。”
      
      似乎想到什么,盛权蓦地收敛笑容,沉默片刻后劝道:“天生牙选择了你做主人,这么好的剑留在我手里实在委屈,正好你在,就还给你吧。”
      
      杀生丸认定天生牙毫无用处,盛权知道剧情但也不好直说天生牙有多猛,像他这样厉害的大妖怪,在他面前指手画脚,就如一个门外汉跟大厨强调翔有多美味,叫他试一试不一样的美味一样,谁信?你信?
      
      把天生牙从头到尾擦拭一遍,盛权留恋地看宝剑几眼才回套剑鞘,看向邪见。
      
      邪见喜形于色,连忙把剑抱入怀里,回到杀生丸跟前,弯腰俯首恭恭敬敬呈在他面前,时间过去几息,却迟迟不见主人取剑,邪见不禁抬起头来。
      
      杀生丸漠然道:“只是废铁……”
      
      邪见脸色顿变,宛如一头热时被人泼下了冷水,终归微不可闻地低叹一声,手一用力,“嗤”的一声天生牙插.入雪地,回到杀生丸身后。
      
      从天黑熬到天亮,被不能要,不想要和不敢要,谁都不要的天生牙,埋没在皑皑白雪里。
      
      夜深人静时分,杀生丸睁开双眼准备离开,递给邪见一个眼神,后者赶紧跟上,却突然心下一动,忍不住再回头看一眼挂满雪花的刀柄,旋身追上杀生丸的步伐。光头仔完全不敢睡怕火一个没看住被冻死,守了一整晚的火,眯着眼抱着满是鸡皮疙瘩的手臂睡下,突然听到雪的摩擦音,悄悄掀开眼睑,自然没有错过那两只妖怪走出几步,脚下化出云雾腾向天空飞去的场景。再看盛权蜷缩起四肢熟睡的样子,心中乐见其成,犹豫一下,光头仔闭上眼跟着睡过去。
      
      盛权睡醒后也不过问,默默洗把脸,将天生牙从从雪里挖出来,拿衣袖擦了擦,放,道:“走了。”
      
      光头仔舍不得这么好的剑被丢掉,在他心里好东西就应该是盛权的,蹲在地上看他:“这剑不要了?”
      
      “那么好的剑谁舍得。”
      
      “那大姐你……”光头仔突然被盛权压进雪地,顿时声止,大气都不敢喘,双眼闪烁不敢对视那双幽深眼眸,怕一个不小心被看穿那龌蹉心思。
      
      盛权看着他赤红的耳尖,摸上他冒出粗粝发碴的头顶并与之对视时,心跳平静如初,盛权眼神闪烁了一下,似乎明悟了心中所想。光头仔动惮不得,是紧张得不敢动,更不敢拨开盛权乱摸的手,此时晕乎乎的。
      
      盛权很快翻身滚开:“你多久没洗澡了?”
      
      光头仔僵在雪地上好一会,一张脸忽青忽红,在心中长嘘一口气才默默爬起来。
      
      两人离开不久,高大的身影从丛林走出来,赫然是去而复返的杀生丸。邪见脚程慢,急急追来刹不住脚一头撞上绸滑的裤腿,悚然一惊,如大祸临头一般:“对不起!杀生丸少爷!”邪见鞠躬道歉,却发现自己叒被忽略了。
      
      杀生丸五指一张,眨眼之间,天生牙隔空摄入手里,一把抓住,眼里滑过一抹异色。当初把天生牙交给一个能力不一般的人类,不过是存了想看看天生牙在他手里能否发生些变化的心思,并不是真要舍弃,父亲唯一留给他的遗物,他做不到不管不顾。既然物归原主,再交出去就没意思了。在邪见眼里,杀生丸就应该大杀四方冷悍果断,现在杀生丸的行为看在日夜跟随他的仆人的眼里,邪见有些迷糊了,很多次遇上犬夜叉以及与犬夜叉牵扯不清的那一路人,杀生丸就有点不像杀生丸了。
      
      瞧着邪见心事重重的表情,不用问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杀生丸冷哼一声,一甩衣袍,大步走远。
      
      盛权目标很明确,全力往一个方向行进,此时正在赶路,不知为何,心中不明缘由涌现出紧迫感,这难免让他联想到奈落。光头仔看出盛权脸上隐晦的凝重,也不多问,紧紧跟随他的脚步,全然信任。
      
      “到了。”
      
      盛权停下脚步,注视着眼前硕大无朋的透明结界,大小完全能覆盖至少一个村落,大略扫过,里头人头攒动,自由进出结界毫不费力,与之相反的是被结界拦在外面碰了满脸灰,闻着人气过来的妖怪。
      
      外形丑陋似蛇似虫的妖怪在结界边缘试探,撞得虚空中晕开一圈圈的涟漪,忽的发出一声野兽般的短促哀鸣,躯体刚被带倒刺的矛贯穿,立马被拖拽进结界,光头仔被画面吓得一跳,又受喷薄而出的浓浓血腥气刺激,当即看向盛权,把他当主心骨一般。
      
      盛权摆摆手安抚光头仔的情绪,从灌木丛林中踏进结界,暴露在众人视线下。方才击杀妖怪的一群男人七手八脚地将其分割,个别好奇心重点的瞄了眼这两张新鲜的面孔便埋头继续处理妖怪的尸体,天寒地冻,紧着吃的比什么都重要。
      
      自从桔梗支撑起结界,消息传开后,一波接一波的幸存者赶来寻求庇护,没什么可好奇的。
      
      盛权也不介意,抽出大刀一刀一个地迅速干掉几只妖怪,客客气气的全部孝敬给这群男人,那些若有似无的排外情绪顿时消失得一干二净。
      
      人群中一位说得上话的人物给二人安排住处,将他们带到一处临时搭建的粗陋草棚,四面封住密不透风,唯一的门口也是关上的。才进去,里头男男女女都有,闻到那混杂的各种怪味,光头仔暗暗屏气,还不如在外头风餐露宿自给自足自在呢。
      
      “虽然简陋了点,但好歹有个遮风挡雨的住处。”怕他们不理解,他又补充一句,“在我们这里算好的了。”
      
      所以别不知好歹。
      
      盛权点头,“那就多谢老大哥了。”
      
      光头仔不理解盛权干嘛要委屈自己,除了没有一所固定的住所,吃喝不愁,何必留在这里看人眼色,没看见方才大姐挥刀的利索劲吗?心里想着,光头仔挑了个角落,使劲擦拭地板,思索着等会去哪找些木棍和破布划下他们的地盘,那看向大姐不怀好意的目光真的太讨厌了,心中憋着气,再次问:“大姐我们真要在这住下来吗?”
      
      “不喜欢?”盛权明知故问,光头仔踏入村子后全程没笑过,瞒不了人。
      
      他低头,难得反驳盛权的行为,道:“不喜欢……”
      
      盛权慢慢喝了半碗水,才说:“那就不用收拾了,你带齐东西离开这里。”
      
      听了前半句,还未来得及兴奋,后半句宛如鞭子猛鞭笞了他一下,“哦,对对对,东西肯定我来拿,哪用得着您动手。”
      
      这孩子……盛权心中摇头,“真当我大树给你遮风挡雨一辈子啊,我们就在这散伙,你要是不满意这里……”
      
      光头仔立马改口,抢声道:“我,没不满意。”
      
      看他泪珠子都要掉下来了,盛权摆摆手,起身推开门走出草棚,“随便你吧,先别跟过来。”
      
      光头仔憋回眼泪,瞪着那些幸灾乐祸的人,表情恶狠狠的,既然盛权不让跟就先不跟,之后再用老办法偷偷吊在后面,可惜没想到盛权动作如此迫切,一转眼的功夫,人就不见了。定了定神,他迫使自己冷静下来,马不停蹄地找寻起来。
      
      盛权还在村子里,目的明确,直往结界中央走去,他这次来就是找住在村子中心,像佛一样被供起来,被称颂为圣人的桔梗大人。桔梗的地位举足轻重不容侵犯,大概老大哥还没有膜拜桔梗真容的机会,所以才对他这般疏松平常。
      
      等到夜深人静,盛权离开藏身的角落,周围没人守卫,毫无障碍轻松潜入这座僻静的小院,立马被眼前一幕骇住,劈手捡起身边趁手的东西连连掷出。
      
      “唰——唰——”
      
      桔梗周身的死魂虫被巨力击中,头身两分,转眼似碎石一般消散在虚空中,被死魂虫抓来的死魂脱力径自飘向天空。
      
      “又是你!”桔梗有一瞬间情绪失控,表情显得阴鸷狰狞。这个乱了犬夜叉心神,她所谓的转世的女人,现在又干扰她摄取魂魄,新仇旧恨,难怪一时不庄重。
      
      “没办法,我不能眼睁睁看着那些无辜少女亡魂被占用,连死了都不能安生,不能转世。”
      
      桔梗看向这个不清自入的女人,目光森然,“是你抢占了我的灵魂!”
      
      盛权才不会有愧疚之心,直道:“所以你本就不该留在这个世上。”
      
      盛权懒得再废话,这女人简直陷入名为犬夜叉的迷障。被奈落陷害,跟犬夜叉由爱生恨,弥留之际向四魂之玉许的愿都是来世再见到犬夜叉,桔梗怎会离开,如何能离开自堕地狱,成了自己嗤之以鼻,用破魔箭杀之的一类人。
      
      桔梗既然清楚自己能干扰到奈落的称霸大业,奈落也恨不得除她后快,就应该明白奈落找上门是迟早的事。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喜欢上敌人奈落也很头疼,既然敌人不从,那只好忍一时心痛把敌人做掉。
      
      以奈落一贯的作风,所过之处腥风血雨一片,如今桔梗还留在这里,盛权不得不怀疑她别有用心。
      
      再者,那一箭之仇,就算有女主角奇怪bug修复技能,盛权右手腕总是隐隐作痛,动作也不灵敏,以现在这天气更是刺痛难忍。
      
      看桔梗被气得不轻,盛权抽出腰间的大刀,桔梗这样子明显不听劝,他不再多纠缠直接动手。
      
      桔梗回以弓箭,在盛权刚迈开脚步冲来,附有灵力的箭羽离弦闪射,呈撕破虚空之势,势头很猛。
      
      “哈哈,单论灵力,我并不比你差。”盛权大笑一声,分毫不惧,挥刀劈下。不过略有惊奇那普通木材的箭羽如钢铁般质硬,居然砍不断,只是拐了个弯,不过转念一想也不足奇怪了,若轻松被解决掉,就不是桔梗了。
      
      盛权很快近身,桔梗不够时间第二次挽箭,干脆双掌一推,双掌前灵力迅速凝聚成球形的光团,光影扭曲,威力可怖。
      
      光团已在近前几乎避无可避,盛权眼波微动,这女人果然不可小觑,当即脚下一绕,堪堪旋身到桔梗背后,反手一掌击出,桔梗连人带光团都被拍散了。桔梗捂着胸口轻喘,从女人进来后的种种表现来看,暗暗感到心惊,冥冥之中有种感觉,就是戈薇一个转世者,灵力不应该比她这个本体厉害才对,为什么现在……
      
      论体力和力气桔梗绝对比不过盛权,何况要靠亡魂支撑的桔梗方才被他打断了摄魂,后力不足。
      
      纤细冰冷的脖颈捏入手里,盛权眼神划过一道暗炽,突然不想再忍这女人。心中有种明悟,这里不同于现世,不像以往导演一声“卡”就可以出戏,自从来到这里,盛权本本分分不敢过于出格暴露本性,一方面怕被熟悉原主的家人们识破是个外来者。另一方面是出于职业习惯,一拿到剧本首先揣摩角色应该有的心理及性格,然后毫无破绽地去演绎。
      
      现在想来,实在太委屈自己了。
      
      念头电闪,盛权当机立断,动作干脆利落,刀刃转眼划入两分。
      
      嗡——!
      
      就在这时,系统在脑海中震荡,发出一声声尖啸的警告,同时断开盛权意识与身体间的联系。系统允许盛权更改剧情,但一涉及到关键就不是那么好说了,如果一开始就把所有人杀掉,就不叫《犬夜叉》了。
      
      “啊,有妖怪!”
      
      犹如在平静的湖面抛入一颗惊雷,静谧的环境顿时炸开,接连不断的惊呼声纷至沓来。
      
      “该死的,妖怪怎么进来了!”
      
      “你还睡!外面好多妖怪!”
      
      这么大的阵仗没人能安睡,村里的人鱼贯而出全部抄起武器应对,然而其实心里都明白,这次恐怕凶多吉少了。令他们有恃无恐的结界已经被破掉,数以千计的妖怪密密麻麻的铺满整个天幕,男人站在最前方的大妖怪脑袋上岿然不动,见村民集结完毕,忽而手势打落,似等菜肴上齐才悠然落箸一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