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向南》脆皮泡芙 ^第2章^ 最新更新:2018-09-14 23:08:3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2章 ...

  •   石楠她们宿舍靠路边,她每晚躺上床,都能听到来往的车辆鸣笛路过,车灯一下一下闪烁而过。常常一个人躺到半夜都无法入睡。
      
      她又一次戴上耳机,打开音乐。点开短信,目光停留在沈文轲给她发的最新的一条短信上。
      
      ——我们要开始军训了,早点睡,晚安。
      
      想起之前给他发的信息,他只不轻不淡地这样一句话带过,她就来气。她闭上眼。他们本来应该在一个学校里的。这样的念头又冒了出来。她忽然不可控制起来,她真的很想转学。很想到一个,有熟悉的人在的地方。
      
      辗转反侧,仍是无法入睡。她无奈之下又打开手机。
      
      ——我又失眠了,你睡了吗?
      
      她盯着手机看了五分钟,意料之中没有回复。手机幽幽的蓝光在众人都沉睡的夜里变得更为强烈。忽然耳机外似乎传外了舍友打鼾的声音,她烦躁地拿被子蒙过头,希望能挡住外面的声音。而又因闷热败下阵来。八个人的宿舍,只有两台风扇,在嘎吱嘎吱地转,想来学校是准备换新校区,连旧校的风扇都不舍得修一下。
      
      浑浑噩噩下,石楠也不清楚自己是怎么睡过去了。
      
      舍友们早早起床,乒乒乓乓地动作恼醒了睡了没几个小时的她。因为连续几日睡不好,这天石楠起来觉得头晕晕的,黑眼圈挂在脸上,半径极大。她洗了把脸,还觉得混混沌沌。
      抄起饭盒,最后一个出了门。
      
      还没回到教室,她就看到班级走廊外面站了若干拿着英语书在大声朗读的同学。她距离教学楼垂直距离还有10米,水平距离还有20米,都听到董栋栋的大嗓门,“邹忌修八尺有余,而形貌昳丽。”而她还叼着包子,慢慢吞吞挪去教室。
      
      她回到教室,发现她的前桌叶淼同学,万年雷打不动地趴在桌子上酣睡,要不是曾经“目送”过他离开教室,真以为他就每天直接睡在了教室。她刚坐下准备开始补眠,那头体委就在走廊大声嚎着要集队军训。
      
      负责他们一二三班的体育老师,江湖人称“鬼见愁”,据说总是看不惯学生老在教室里待着,老李在体育课上就疯狂“折磨”学生。一看不行就跑两圈。你如果是以为真的跑两圈,那就真的错了。传闻上一届有位不怕事儿仁兄“来吾导夫先路”地跑了两圈就停下,被老师发现后赶去又多跑了两圈。总之,老李说的两圈都是虚数,他喊停你才能停。
      
      “你们这些学生,总是想着学习,不好好锻炼,身体弱得跟黄花菜一样的。都不用风吹,自己就倒了。”老李的陕西口音非常重,有学生忍不住偷偷的笑出声。
      
      “好不容易军训,你看你们,站得跟什么似的。”老师顺手纠正了一个学生的站姿。
      
      “啊,我告诉你们啊,你们这样子是不行的!来,转身,跑俩圈!”
      
      而通常,第一圈还能勉强看到三个班的队形。第二圈下来,整个操场就像等差数列一下,隔一段距离就出现一个学生。而过半的人,都是半跑半走地完成第三圈。等到第四圈,能坚持的人实在是没读多少了。
      
      “啊,行了行了啊,看你们都很累,就不继续跑了啊。”
      
      “老师万岁!”
      
      “你们别立即坐下啊,也不能现在就喝水!跟我做一下放松的活动!”
      
      不过顾雨林眼疾手快已经伸手去拿了水,灌了半瓶。结果放松活动还没做到一半,站在石楠旁边的顾雨林就蹲下来了。
      
      “你怎么了?”石楠也蹲下来问她。
      
      “我头晕,还有点想吐。”顾雨林非常痛苦地说。
      
      “你等等,我和老师说一下。”石楠跑去和老李说。
      
      老李吓了一下,急匆匆地走到顾雨林面前,“同学,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顾雨林抬起头,额前的刘海已经被汗打湿,唇色苍白。
      
      “快,带去校医室。”老李说。
      
      石楠扶着顾雨林站起来,但是顾雨林又软了下去。叶淼走过来,说:“我背着去。”
      
      几个人帮忙把顾雨林放到叶淼背上,叶淼背起来就准备走,石楠跟在一旁,扶着顾雨林的背,一起去了校医室。
      
      校医室的医生看到送了一个女生进来,指挥道:“快,放到床上。”检查过后,给顾雨林吊了一瓶葡萄糖,
      
      “你们这些学生啊,早上不要贪方便,不吃早餐。”校医念叨着。
      
      “先挂个葡萄糖,看看有没有什么事。”
      
      “医生,医生在哪里?”帘外有人在喊。
      
      “又倒了一个,我先出去看看,你们在这陪着她。”校医说完转身出了去。
      
      “那个,你要不要回去和老李说一下?”石楠试探性问了叶淼。
      
      “回,老李估计都着急死了。”叶淼站起来,活动活动了筋骨。
      
      “那你在这儿陪着她?我先回去禀告一下老李。”
      
      “行。”石楠答。
      
      叶淼走出校医室,跑去了隔壁小卖部。
      
      “阿姨,您这有巧克力不?”
      
      “有,就在那摆着呢。”
      
      “不是阿姨,我要好几桶。”
      
      “哦,这样啊,那你等等,我拿给你。”
      
      叶淼提着几桶巧克力,回到了军训的地方,和老李说了女生没什么事,老李才放下心来。
      
      “都和你们说,跑完步不要立刻喝水。还有,居然还有人不吃早餐就来军训?你们年轻人真的是不爱惜自己身体。这位男同学给大家买了吃的,大家待会休息的时候,多吃点,补充能量。吓死我了好伐。”老李看起来是真的吓得不轻。
      
      快到中午放学的时候,躺在床上的顾雨林终于醒了。
      
      “你醒了?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石楠给顾雨林重新倒了杯热水,递过去。
      
      “没有了,好多了。谢谢你。”顾雨林看起来还有点萎靡,但脸色确实好多了。
      
      “那就好,你不用客气。我去和校医说一声。”
      
      和校医说完,再走出校医室,已经放学了,饭堂人满为患,俩人正盘算着要怎么办的时候,叶淼提着两碗馄饨走了过来。
      
      “就想着你们出来应该抢不了饭,我去后门那条街给你们带了馄饨。”叶淼笑嘻嘻地说。
      
      “算你有良心。”顾雨林笑着说。
      
      “不过,顾雨林你可真够弱的,两下就倒了。”叶淼睨了眼顾雨林。
      
      “可不是嘛,都快把我给吓坏了。”董栋栋从叶淼背后突然出现,吓了大家一跳。
      
      “董栋栋,你是不是有病?老爱吓人!”顾雨林伸手就想锤董栋栋,董栋栋灵活躲开,跑远了。
      
      “快来啊,一起去教室吃饭!”董栋栋的声音真的有穿透力。
      
      “石楠,走吧。”顾雨林拉了拉她的手。
      
      石楠初一、初二所在的,是私立学校。后来,一名初三的学生不知因何事,从宿舍的阳台一跃而下。刚创办没几年的学校从此日落西山,学生走的越来越多,留下的越来越少。等到石楠读到初二的时候,学校对于学生跳楼事件的不作为,引起了家长愤怒,横幅一条条在学校门口拉起来。白纸黑字上书——无良学校,还我孩子。
      
      不仅如此,每逢周末学生放假,校车刚出校门,家长就和他的亲戚围上来,纸钱撒得漫天都是。遇上雨天,还会贴在校车上,像化不开的悲伤就这样烙在车上。如此以来,师生出行自然是不便,而学生们都羞于穿校服,谁想让大家知道自己的学校竟是这般模样?
      
      石楠心里无不恶毒地想,这种学校倒闭了才好。
      
      也不知是不是石楠在微博上转发了太多的锦鲤大王,她竟一语成谶。初二还没结束,校方就宣布下学期不再办了。
      
      “楠楠,你下学期打算转去哪所学校呀?”许嫣百无聊赖地在纸上写写画画,抬头问她。
      
      “县中吧……我想不到比这个更好的选择。”石楠有点不太确定。
      
      “唉……我想也是只能去县中。”许嫣把头一仰。
      
      “那我们俩还能在同一班不?”许嫣歪头问她。
      
      石楠伸手捏了捏她的脸,“傻子,当然还会在一起。”
      
      “那就行,就怕和你不在同一个班,那我得寂寞死。”
      
      等回到家,饭桌上石爸爸问起转学一事。
      
      “猪啊,你对于转学,有什么想法没?”
      
      “爸,我想转去县中。”石楠一边吃,一边回答。
      
      “嗯,县中挺好的,对你中考来说也是件好事。当初是爸爸想岔了,把你送你那个学校。”
      
      “没事,在那里也有认识到好朋友,挺好。”
      
      “那,你想到什么班?”石爸爸有点小心翼翼地试探石楠。
      “嗯,我想去重点班,这次期末考试我争取考好一点,到时候转进去也容易。”石楠回答。
      
      “那就行。”石父松了一口气。
      
      石楠他们班男生多,晚自习的时候总有几个不学习又不安分的人。
      
      前桌龙哥和后桌坤哥是班里两大刺头,闲时糖粘豆,你侬我侬好朋友;偶尔窝里斗,反目成仇把架殴。初中年纪的小男孩,动不动就热血沸腾,还有什么帮派之别,心里约莫都有一个古惑仔般美人如画隔云端的梦。这不,今晚因为不知龙哥又干了什么对不起坤哥的事,两口子,啊不,两兄弟就干起架来。
      
      坤哥用力把手中的书掷向龙哥,可惜眼神不好,砸到吃瓜群众石楠的桌上,把她桌上的东西砸掉了。龙哥非常调皮,躲过一劫不忘回头撩一下坤哥,“你有本事来打我!”
      
      “你以为我不敢?”
      
      “来啊,你以为我怕你?”
      
      坤哥这下子彻底怒了,一个箭步把龙哥提起来,虽然他俩身高也没差多少。龙哥垂死挣扎,不断用脚去踢坤哥,坤哥把龙哥丢到地上,用脚去踢他,龙哥把坤哥拽倒在地,俩人扭打在一起。
      
      这俩打得如此火热,难道是离开前的干柴烈火。石楠心想。
      
      “行了,别打了。回去坐着吧,再打下去待会主任就来了。”石楠在一旁说。
      
      主任,很好。听到这个关键词,两人迅速分开。
      
      “这回算你!”龙哥打手一回,表示不与坤哥计较。
      
      刚坐没一会,坤哥不甘寂寞又申脚去题龙哥的椅子。龙哥不理。坤哥又从石楠的桌子旁边探腰,敲了一下龙哥头。龙哥突然转身,去挠坤哥。一来二去,卡在中间的石楠根本没法好好学习。
      
      “你俩够了啊,烦不烦人,要有什么事出去解决。”石楠不耐烦地说。
      
      这俩玩上瘾了,根本不听石楠的话。
      
      “都快要转学了,你们能消停会不!”石楠有点生气了,她其实受够了两年来作为缓冲地带坐在他们两个人的中间。桌椅倾倒算是轻的了,玻璃杯被撞到碎了好几个,现在她只敢用塑料杯。而更多时候常常会被两个人的书、拳头误伤。和班主任申请过几次换座位,班主任总以你是好学生,责任重大,要带着他们一起学习为由,把这事一拖再拖。
      
      龙哥和坤哥都被吓愣了,石楠没有这样大声说过话。
      
      转学通知下来的那天,石楠逃一样地离开了这所学校。
      

  •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想了很久还是先把顾雨林放出来,先凑成一桌麻将(喂)
    龙哥和坤哥是打酱油的路人 ~不知以后还有没有出境机会哈哈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