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门秀》考拉蘑菇 ^第4章^ 最新更新:2018-09-02 18:21: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奶娘,爹要回来了,我得去把书房整理一下,爹肯定高兴。”
      “奶娘,爹的夹层里有本孝经,爹一定最喜欢孝顺的孩子。”
      “奶娘,五月初五是我娘的忌日吗?好像跟弟弟们的生辰差不多呢。”
      “奶娘,明郎的生辰真热闹,我也想爹娘给我过生辰。”
      “奶娘,我也想祭拜我娘。”
      月色如华,自窗外映照而入,映在窗前的地上。
      “姑娘,你怎么了?” 丫头心莲晚上起夜瞧见自家姑娘坐在地上低着头直愣愣的看着地面,忙把她拉起来推到床上 。见她一动不动似个木偶,心中火气也上来了,忍不住教训几句:“姑娘家本不该任性,贪凉染上寒症是一辈子的大事。”
      凤娇也不知有没有听进去,只像个木头做的仕女一样,没给她一点回应,仍旧呆呆的,眼睛直愣愣的看着地面的光影。
      “姑娘现在这般姿态做给谁看的?” 心莲今年已经十七了,是宅子里的家生子,过了年就该出嫁了,嫁的是宅子里一个管事的儿子。想着反正也一块儿待不长了,便也不怕得罪这主子了。 “我虽是后面来的,比不得蔡妈妈从姑娘落地就跟着姑娘,但也好歹跟了姑娘几年。这些日子姑娘成日里合计着自己没有娘,自己作践自己,我也看不下去了。”
      “大姑娘也没有亲娘在身边,三姑娘也没有母亲在一旁照看。怎么偏就姑娘觉得这么委屈,把自己往泥里作践。姑娘瞧瞧你这么作践自己,可有人心疼你?”
      “除了我们跟着姑娘的,有谁会管你死活。这宅子里的姑娘还少吗?就算姑娘没了,少了一个两个的,白家照样有一大把的姑娘。老爷们还年轻着,过些年再添些少爷姑娘,谁还记得以前没了的。”
      半晌,凤娇讷讷的开口:“就因为我是庶女吗?”虽是问句却也像陈述事实。
      “姑娘不妨瞧瞧别家的庶女,再看看自己的吃穿用度,可曾与五姑娘有半点差别。但凡别的姑娘有的,可曾短了少了姑娘的?”
      凤娇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她总觉得自己跟姐妹们是不一样的,奶娘也说她们是不一样的,如今却怎么也说不出来究竟哪里不一样。只觉得鼻子酸痛,眼里又是有泪珠滚下来。 “姑娘这性子不好,得改。有事没事总是哭,早晚把眼睛哭坏掉。”
      “心莲,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你教我。” 到底还是年纪小,但凡有个人便能成为依靠。
      翌日,凤娇大清早就让心莲端着早点去找白芷。琥珀觉得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跟心莲一块儿把盘子摆好,就去院子里闲聊。
      “看上去今天心情不错,那蔡婆子不在没人给你气受。”
      心莲点了点头,说:“姑娘终于把我说的话听进去了,虽然晚了点,好在姑娘年纪小,时间长了总会改好的。”
      “那就好,你也算是熬出头了,以前一直被那蔡婆子压着。不如,今晚上叫上别的姐妹一起过来吃点好的。”
      “可别,我的工钱可都给我娘了。”
      “放心,是我们姑娘说的,过些日子给太老爷过忌日,可能要忙着些。先让我们放松一下,我们姑娘坐庄。”
      “怪不得人人都说三姑娘是姑娘里最好相处的一个了。”
      这边外面正聊着,里面凤娇正给白芷敬茶道歉。
      “前几日是妹妹想左了,连累姐姐为我受累。姐姐本是不想我难堪,我还用那般恶毒心肠去想姐姐。”
      白芷笑着接过茶,也没喝,只放在一边说:“你既是我的妹妹,那作为姐姐总该提点你一二。如今你能自己想开也是极好的,三婶娘作为你母亲,为你费了不少心,你该去做个孝顺女儿。祖母心善,为了教导我们姐妹几个,也操了不少心。你也该有所表示。”
      “是,妹妹知道了。”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似乎是刚刚想起来,一惊一乍的倒吓了凤娇一跳。
      “什么事?”
      “以后黄昏的时候别穿着浅色的裙子在院子里转悠,知道的看你在散步,不知道的以为我们院子里闹鬼呢。”话说着,眼里带着笑意,是在打趣凤娇。
      “这——”凤娇脸上挂着尴尬。
      午后,白芷在书房给济暖写描红字帖。风铃响起来的时候,鬓角的碎发随风扬了起来。白芷微眯着眼,呼吸了一下风中带来的画像,惬意的抻了个懒腰。
      “姑娘,休息一下再写吧。”琥珀沏好了茶递给她。
      白芷接过茶,喝了一口,温度刚好,再喝一口,眼睛便开始不安分了。
      琥珀见此,心中开始准备应敌了,只见白芷拿起身旁的折扇,摆了个姿势故作潇洒的扇了扇风,又合起扇子握在手里,走到她面前作了个揖说:“这位天生丽质国色天香倾国倾城的琥珀姑娘,小生有一事想麻烦姑娘,想必姑娘这么善解人意一定不会拒绝的对不对?”
      兴许今天心情好,琥珀倒也配合的一手握拳放在颌下,另一手放在前面托着手肘,做思考状问:“是什么事,说来听听。”
      “额,我想看话本。”
      “不行。” 琥珀说完气呼呼的跑下楼。
      不行就不行吧,白芷将那盏茶喝完,又去写字帖。琥珀却又从楼梯那里探出头来。
      “姑娘,你说四姑娘真就能改了性子?”
      “不知道。”白芷眼睛都没抬一下。
      “那你说四姑娘这次能维持多久。”
      “不知道。”
      “哎,姑娘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啊,没劲。”
      “除非你把那柜子的锁打开,让我看话本。”
      “哼!”这次琥珀真的走了,楼梯都被她踩得咚咚响。
      过了一会儿,又气呼呼的跑到白芷身边,把一本书甩在桌子上,问:“现在知道了吧。”
      “喏,桌子上呢。”琥珀低头去看,一张宣纸上五个楷书大字“家和万事兴”。
      “姑娘你这是什么答案?”
      白芷抱着书靠到一旁的软塌上懒洋洋的说:“你问的问题,我都不知道,我只知道家和万事兴。”
      “那你把话本子给我,你耍赖的。”琥珀作势去抢那书。
      白芷赶紧压在身下,耍赖说:“不行,既然到了我手里,就没有再放走的可能。”琥珀去挠她痒痒也不肯交出来。
      两人闹了一会儿,看时候也不早了,琥珀下去晒被子。白芷一脸得意的给她抛了个媚眼。
      半刻中之后,正在晾被子的琥珀,看见白芷从二楼的书房探出半个身子跟她埋怨:“琥珀,你个骗子,这本看过了!”
      琥珀抿唇一笑,她家的姑娘,不要太可爱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