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门秀》考拉蘑菇 ^第1章^ 最新更新:2018-09-02 18:16:2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野花开了又开了,我在思念你。娃娃娃娃想爹爹,我在思念你。野花开花又落,迟迟不见君...”婉转的小调从女子口中流出,穿透门窗、宫墙,向四周流散开来。
      宫门外,两个侍卫正打着盹,其中一个听见这歌声,猛地清醒过来,他推醒同伴,发牢骚道:“这又鬼叫什么呢?怪渗人的。”
      “行了,她那孩子不是皇上的,也就这几天了。”同班的侍卫说着手往脖子上一横头一歪,做了个掉脑袋的动作。
      “听说是北燕公主呢,长得怪好看的。那歌要是好好唱,准比那飘香楼的小翠唱的好听。”
      “给皇上带绿帽子,你要是不怕死你就试试吧。”
      午后的阳光透过窗纱上的细孔照在石头地板上,在地面上映出一个个葡萄大小的光斑。哼着小调的女子抬眸去看,有故事的宫殿,只是不知这指孔的主人窥探的是她,还是以前的住客。
      一天,两天,三天,上位者几乎忘记了这个殿宇的存在。只有每次早晚来送饭的内侍和一天两班的侍卫来表示这座冷宫中还关了个人。
      女子将一头青丝用一根发带简单系在脑后,穿着一袭洗得褪了色的藕荷色襦裙,仍旧每天哼着那小调,从日出至黄昏,每天不落。
      时间并不能就此停止,该发生的总会发生,凌冽的寒风夹杂着大片雪花随来人闯入屋内。
      “臣奉旨来送燕贵妃娘娘上路。”恩赐般的圣旨取悦了女子,她忽然笑了,笑得格外明媚。
      “让我来猜猜,能让国舅爷来给我颁旨还连升两级。我叔叔的铁骑不远了吧。”国舅不语,她却仍是笑:“那皇帝老儿生性多疑。心胸狭隘,此时他身边的人已经被他杀光了吧,哈哈哈,苍天饶过谁,哈哈哈。”
      “娘娘疯魔了,来人,送娘娘上路。”
      一个时辰后...
      翘了班匆匆回到府邸的夏国舅解开自己的外袍,闻讯而来的国舅夫人正待问些什么,却看见那脱了衣裳的夏国舅腹部用带子一圈一圈牢牢的系着一个襁褓。
      “太子的孩子,冷宫里那位生的。”
      国舅夫人听了心中一惊,忙小心打量了一圈,确定房间内外没有人偷窥,才小声问:“这--老爷带着他,可曾被人瞧见,这可是杀头的罪。”
      “无妨,我回来的时候佯装腹痛,衣裳宽大也还遮得住。他又睡得熟。一路也算有惊无险。”
      “怎的就这么巧,我听说那位也才刚满九个月,怎就生了。是不甘心,气的早产了?”国舅爷摇了摇头,想到那时的情形,心中亦是惊涛骇浪翻腾不已。那女子行刑之前拿出太子的玉佩,说清孩子的身世后,竟自己剖开肚皮将孩子取了出来。
      “这孩子身具两国皇室血脉,无论以后战况如何,上位者都容不下他。”可他毕竟是太子唯一的血脉,自己那死于巫蛊案的妹妹和外甥唯一的后人。这孩子,无论如何不能死。国舅爷的心中此时产生了一种使命感。
      三个月后,谷国灭,北燕二王称帝,建国号天旷。前朝国舅献玉玺,封安乐侯。天旷五年安乐侯崩,天旷六年冬月帝薨,其子即位,国号旷元。
      二十年后,旷元十四年,豫州横县
      国家易主之后那是百废待兴,短短十几年,经济也算是上来了。在横县这个小地方,有三家大户是谁都不敢惹的。知县柳家,粮商沈家和布商白家。而说起这白家,就不得不说说这街头谁都能说上几句的“白家七姝”。
      “我们家只有六个姐妹,哪来的七姝啊。怕不是把我们的小七郎,当做了女娇娥?”说话的男子十三四岁上下,正在变声期,嗓子有些哑,手拿一把折扇,故作风流的在姐妹们面前调侃。
      “七郎是不是被当做女娇娥我不知道,但是明郎你明天交不上功课要挨板子,我却是知道的。”白三姑娘白芷笑着打趣他:“你这般调侃七郎,当真不怕柳家外公罚你?”
      白济明闻言耷拉下脸,将扇子在自己头上敲了三下,然后走到亭子外面,对正坐在地上下棋的兄弟做了个揖,说:“七郎,哥哥错了,原谅哥哥这次吧。”
      那正在下棋的两个少年,其中一个穿着绛紫色袍子,容色秀丽,像极了女孩子。抬眸瞥了他一眼说:“我记得我比你早出生一个时辰。”
      “不不不,七郎你记错了,我是早你半个时辰出生的,晚你一个时辰出生的是培郎。”说着将手指向正在与七郎对弈的少年。那少年抬起头,容貌与他出奇的相似,正是他一母同胞的孪生哥哥白济培。
      “明明就是最小的,却总是想当哥哥。”这句话一出来在姐妹间又是引起一阵哄笑。
      白济明有些难为情,正想着怎么找回面子,却看见迎面正走来一窈窕女子“哎,那不是樱桃姐姐。”
      樱桃走进亭子,向在座的列位行了一礼,笑吟吟地说:“姑娘少爷们好雅兴,这天气啊正合适吟诗作对呢。”
      白芷将面前的果盘换了一盘子点心,又拿了一个干净的杯子,倒上茶水。起身到樱桃身旁拉着她的胳膊,将她按坐在凳子上,说:“既然如此,樱桃姐姐不妨也与我们一起做些雅事,正好今天有新鲜的樱桃,我记得姐姐最爱这个。”
      “可是不巧了,老太太让我过来请四姑娘过去说几句话,现在就得过去了。”
      “既是祖母叫的,那是不能耽误,姐姐先去,我给你留着,晚些时候姐姐忙完了再来也是一样的。”
      白四姑娘站起身与樱桃点了点头,示意可以走了。两人便一前一后出了亭子。至黄昏,白四姑娘都没有再回来。众人见天要黑了,也都准备回房用晚饭。各人的丫鬟小厮也都拿着薄披风早早的等在不远处,等主子过来就跟在后面回去。
      白府中,所有女眷各有一个丫鬟,所有男子各有一个小厮。刚刚那樱桃是老太太身边的丫鬟,在府中比较得脸。而白芷的丫鬟名唤琥珀。此时正站在她身旁小声说着话。
      “四姑娘从老太太那回来好一阵儿了,像是一路哭着回来的,一回来就躲进房间里哭,怪伤心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