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心安处》蓝桥年 ^第1章^ 最新更新:2018-09-01 18:10:2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一朝穿越 ...

  •   盛夏时节,空气中带着湿气,即使入了夜,人身上也黏黏的,热的受不了。
      
      春华宫主殿内,容妃侧躺在美人榻上,身旁站着一个宫女正在为她慢慢的扇着风,寝殿内虽摆了冰盆,但容妃素来怕热,到了夏天夜晚,身边若没有宫女整夜扇风,便睡不踏实。
      
      “行了,别扇了,热的睡不着,随本宫到院里走走。”容妃娘娘睁开了眼,声音透着股慵懒劲儿。
      
      “是。”宫女应了一声,扶容妃起身向殿外走去。
      
      “雪茶啊,”容妃一边走一边闲聊:“算算日子,舒嫔是不是快生了。”
      雪茶回道:“回娘娘的话,就是这几天了,陛下命太医院的几位太医日夜看护,上心的很。”
      “哼,不用本宫出手,这宫里有的是人眼红她。”容妃冷哼了一声,又道:“让苏木盯紧了,一有消息马上回来报。”
      “是。”雪茶言罢去找了春华宫的大太监苏木告知了娘娘的吩咐,又叮嘱了值夜的小太监仔细着别打盹,才又回了主殿。
      
      本朝国号燕,定都金陵,国力在当今天子统治下达到顶峰,国库充盈,鲜有战事。皇帝正值壮年,励精图治,帝后和谐,妃嫔数量不少,皇帝子嗣也多。
      
      另一边,芷华宫主殿。
      
      舒嫔的大宫女玉竹正一边给舒嫔捶腿一边陪着舒嫔说着宫里的趣事,前一秒舒嫔还笑意盈盈,下一秒就变了脸色,捂着肚子,痛苦的开口:“玉竹,本宫肚子好痛,怕是要生了,快宣太医!”
      玉竹慌忙站起了身,忙道:“娘娘莫慌,太医都在偏殿候着,奴婢这就去叫。”
      
      说罢匆匆出了主殿喊道:“太医!!太医!!!娘娘要生了!!!”
      偏殿的太医,产婆们听见急忙都走了出来,吩咐芷华宫的宫女太监们准备热水,要用的工具,一时间,芷华宫上上下下都忙了起来。玉竹吩咐了太监去知会皇帝和皇后,自己守在了主殿门口。
      芷华宫这么大的动静,各宫的眼线也匆匆赶回去回禀了自家主子,苏木回到春华宫里秉了容妃:“启禀娘娘,舒嫔娘娘要生了。”
      容妃点了点头,让他下去了。
      
      舒嫔这胎折腾了整整一夜,天明时分,芷华宫主殿中终于传出了婴儿的哭声,歇在偏殿的帝后听见动静,刚踏出偏殿,见宋太医出了主殿来到皇帝陛下面前,跪拜行礼道:“恭喜陛下,舒嫔娘娘诞下一位小皇子!”
      
      舒嫔诞下皇子的事情迅速传遍了整个皇宫,容妃听苏木秉了这消息后,仍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其他反应,苏木有些疑惑:“娘娘,您似乎一点也不在意舒嫔娘娘产下皇子会有什么威胁?”
      
      容妃品了一口茶,放下茶盏缓缓开口:“生下来不算本事,养的大才叫本事。”
      苏木闻言道:“娘娘说的是。”
      
      一个月后,舒嫔之子十二皇子满月酒的当天晚上,十二皇子便发起了高烧,久久不退,太医束手无策,言自己无能,怕是保不住十二皇子的命,皇帝震怒,当即下令若是治不好十二皇子,就统统为之陪葬,皇后仁心,劝皇帝息怒,建议张皇榜从民间招揽名医能士。
      
      大燕朝承平十一年七月,承平帝张皇榜,广招天下名医,若能医治十二皇子,赏黄金千两。
      
      钟景年在皇榜贴出来半月后,才得知了这个消息。
      
      距她穿越过来已过了半年时间,这半年她总算把现下所处的世界情况知晓了个大概。
      
      大燕,架空朝代,当今天子是第五代皇帝,年号承平,皇室姓楚,有公主九位,皇子十一位,哦,现在是十二位,太子与七公主乃皇后嫡出,皇帝名楚继恒,皇后姓贺,名南风。太子行三,名楚西洲,今年二十四岁,七公主年十六,名楚知意…
      
      要说她怎么连皇家的名字都这么清楚…..还得再说道说道。
      
      钟景年在穿越之前,是个普通大学美术系的大三学生,家境小康,父母恩爱,长相出挑,母胎solo。与其他人确实有些不同的是,她能看见鬼。
      
      穿越过来,本以为当了二十一年温室里的小花,在这陌生的古代世界活不下去,但没想到,第一天就遇见了一只女鬼。
      
      虽然在现代世界的二十一年里也没少见鬼,但一朝穿越,这种古代打扮的女鬼也是头一次见,登时吓了一跳,拔腿就跑,边跑边喊:“妈呀啊啊啊啊啊啊啊活的聂小倩啊!!!”
      
      结果女鬼身形一晃便移到了她跟前,惊喜的问:“你能看到本宫???你是不是能看到本宫???”
      钟景年看着她煞白的脸,咽了咽口水说:“不,我看不见,我什么也没看见。”
      女鬼听见她的答话更加确定了:“你就是能看见!!”说罢语气有些激动:“三年了,本宫在这世上游荡了三年,你是唯一能看见我的人。”
      钟景年想打死自己的心都有,想着怎么到哪儿都摆脱不了这群阿飘呢。她舔了舔嘴唇,开口道:“小倩姐姐……”
      女鬼打断她:“什么小倩,谁是小倩,本宫是当朝良妃。”
      居然还是个娘娘。钟景年心想,又开口:“良妃娘娘,那您是,有什么心愿未了吗?据我所知,只要了了您的心愿,您就可以转世投胎,不必再在这世间飘荡了。”
      良妃叹了口气:“本宫确实有一执念放不下,可如今本宫这幅样子,要了却心愿实属不易啊。”
      钟景年心想,你直说要我帮忙不就得了,古代人都这么爱绕弯子吗。
      虽心里吐槽,但面上还是摆出一副关切的模样:“娘娘别担心,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我可以帮您。”
      良妃听闻,竟激动下跪道:“若姑娘助我了却心愿,妾身来世当牛做马,定当报答姑娘大恩大德。”
      钟景年哪见过有人给她下跪,连忙也跟着跪下把良妃往上扶:“别别别,娘娘可千万别给我行这么大礼啊,我受不起,受不起。”
      
      待良妃稳定了情绪,钟景年才向她细细的询问各项事宜,得出一个结论。
      
      她得想办法进宫。
      
      钟景年没有问良妃娘娘是怎么死的,她一向如此,别人不说,她便不问,想来良妃娘娘自己不愿说,她也没必要刨根问底。良妃娘娘给她讲了当今天下形势,朝堂,又细细的讲了后宫之中,各宫娘娘,公主,皇子的情况,万事俱备,只差有个机会入宫了。
      
      虽然身边有了个鬼魂娘娘,但娘娘不吃饭可以,她不吃饭不行,良妃娘娘生前在皇宫里锦衣玉食,家当倒是不少,但大多陪了葬,总不能让钟景年去挖皇陵吧!!
      
      身上一分钱都没有,钟景年蹲在秦淮河边,有些绝望的开口:“良妃娘娘,我现在觉得,可能在帮你达成心愿之前,我已经饿死了。”
      
      良妃娘娘开口问:“你女红做的如何?看你十五六岁的模样,家里应教过的吧。”
      
      ??十五六岁?
      
      钟景年看向水面,水面映出她的脸庞,确实是她十五六岁时的模样。
      
      “良妃娘娘,”钟景年欲哭无泪,“如果我说,我已经二十一岁了,您信吗。”
      
      “二十一岁?!”良妃娘娘显然有些吃惊:“这么说你已经许了人家了?那怎么如今落得如此下场??”
      
      ……忘了古代人早婚了,像她这个年纪,怕是孩子都三四岁了吧。
      
      “呵呵呵呵呵呵我开玩笑的娘娘。”
      
      没办法,她唯一算的上才艺的也只是会画两笔画,可如今连买画笔画纸的钱都没有。
      
      万般无奈,钟景年心一横,去了家客栈吃霸王餐,成功的被扣在了店里,做个杂役抵债。
      
      “噗。”良妃娘娘不仗义的笑了。
      
      此时钟景年正撸着袖子坐在水池边洗碗,看着堆成小山般的盘子碗,无奈的开口:“娘娘,这些天来您每天在我身边一边看着我干活一边笑,真的不腻吗。”
      
      良妃娘娘咳了咳,忍住笑说:“景年,本宫越来越觉得你当真是个奇女子。”
      
      钟景年皱了皱眉,心里暗道难道自己的行为太过乖张,于是装作不经意的开口问:“娘娘何出此言?”
      
      良妃娘娘飘到了她身边坐下,说:“我朝风气开化,教化程度高,凡女子无论出身高低,皆读书知礼,哪有像你这样,说话也没有一点读书人的腔调,行为更是与礼字毫不沾边。”
      
      钟景年撇了撇嘴。
      她能怎么办?她也很绝望啊!说了二十一年白话,让她突然之乎者也的说话,那怎么可能啊,这几天和良妃娘娘交谈,能说个何出此言就不错了,搁以前她只能甩出一句“啥意思啊”。
      
      干了半年杂活,上个月良妃娘娘消失了一晚上,回来便告诉她,进宫的机会来了。
      钟景年问出了什么事,良妃娘娘幽幽的说:“昨晚我回了趟皇宫,芷华宫舒嫔产子了。”
      
      钟景年还是摸不着头脑:“舒嫔娘娘产子,与我们进宫有什么关系?难不成当今陛下一高兴还能开皇城让大家游玩?”
      
      良妃娘娘这半年已习惯了钟景年嘴上没个把门的,胡乱插科打诨,白了她一眼说:“小皇子有问题,身上鬼气环绕,估计不出两个月必会丧命。”
      
      钟景年闻言,脑子回过弯来了:“娘娘的意思是,我们救他?”
      
      良妃娘娘点点头:“嗯,到时候本宫会教你怎么做,无需担心。”
      
      ——皇榜前。
      钟景年看着墙上粘贴着的皇榜,心砰砰砰跳个不停,妈耶,黄金千两诶!!!良妃娘娘看着钟景年两眼放光,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傻站着干嘛,揭皇榜。”
      钟景年回过神来,上前揭下了皇榜。侍卫见到半个月来终于有人揭了皇榜,却是个身穿粗布麻衣的小姑娘,上前来语气有些不屑:“小姑娘,这皇榜可不是随便揭的,治不好十二皇子的病,你就等着掉脑袋吧。”
      钟景年顿时有些气:“少以貌取人,这金子我拿定了!”
      侍卫冷哼一声:“那姑娘随我来吧。”
      
      坐在进宫的马车上,钟景年才有些后怕的开口:“良妃娘娘,我的小命可捏在您手里了啊。”
      良妃娘娘老神在在的说:“把心放在肚子里,本宫断不会让你死的。”
      

  • 作者有话要说:  没有话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