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不应该是这样的》沈宸鑫 ^第79章^ 最新更新:2018-11-06 18: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9、命定之人 ...

  •   “瞧瞧你这话说的,真没水平!还总裁呢!”韩丘没好气地说道:“你就算是去挖坟也没啥,那也是你上一世修建的,其实等于自己挖自己。”
      
      “嘿嘿!”司徒朗笑着:“总裁也是普通人好吧?”
      
      四十分钟骑行的路程,因为骑得并不快,而且这次去也不见得能堵到人,二人纯粹就是碰运运气的态度。
      
      “我们下次到十里银滩去吧,可以在海边骑单车,早上的时候,你可以去看看日出,然后画下来。”司徒朗轻轻说道,停车的地方,已经停了一部半旧的国产车,看车牌是本地的。
      
      韩丘停下车子,也笑道:“我都好久没去半月山庄带我的学生了,上次生病以后就停了课,唉,每个月的零花钱又少了千把块!”
      
      “掉钱眼了吧你!”司徒朗拉着他往山上走,这儿并没有灯光,唯一的亮光也是在比较偏远的角落,那儿是郑着陆的帐蓬。
      
      二人都不想打扰他们,不,准确的是不想被别人打扰。
      
      脚步声虽然尽量放轻,但还是在寂静的夜里传得很远。
      
      “韩丘,你说……”司徒朗话到嘴边却又踯躅:“我舅舅今晚会来吗?”
      
      韩丘反握住他的手说道:“别担心,就算他不来,只当我们来夜登山赏月好了,我们现在肉眼看到的星星来自百亿光年以外,这月亮,只怕也是个上个月的!”
      
      司徒朗哭笑不得:“你总这样会岔开话题。”
      
      找了块石头坐下,这儿避风,而且在高处,有谁来都能一目了然,郑着陆从未在二人面前提前有外人来过,或者在他眼里,那些外人都是些看稀奇的平头百姓,不值一说。
      
      月光很明亮,洒在头发上,那头发看起来是墨绿的,稍微一侧头,那头发又是银亮的,韩丘很想动手把司徒朗的侧脸画出来。
      
      心下这么想着,右手的拇指和食指就又搓又捻,司徒朗注意到他的小动作,不禁问道:“这么黑乎乎的地方,你看到啥好景致了,想画画?”
      
      “你怎么知道我想画东西?”韩丘有些惊讶:“我都没有说我想画啊!”
      
      “你在构思一幅画的之前,就会有这个动作。”司徒朗得意地朝他扬扬眉,“我已经发现了哦!”
      
      不远处有人咳嗽了一声,二人的调笑戛然而止,寻声望去,是个男子,那人穿的深色短袖T恤,戴着一顶深色的棒球帽,个子挺高,不过看不见脸。
      
      司徒朗猛然抓紧韩丘的手,用一种异样的声调说道:“是他!”
      
      韩丘轻轻啊了一声:“真没想到我们运气这么好!”
      
      司徒朗刚要张嘴喊,韩丘猛地捂住他的嘴,朝他摇头。
      
      涂思方动作很轻,而且时不时就机警地四下里察看,如同暗夜中的猫头鹰。
      
      二人不敢有丝毫动作,唯恐惊了他,一直等到他慢慢走到五步开外站定,司徒朗才走出来喊了声:“舅舅!”
      
      涂思方终于扭过头来,韩丘大吃一惊,按照司徒朗的叙述,涂思方应该不到六十,可是,他脸上的皱纹,还有棒球帽下的白发,说他八十都有人信!
      
      这是一个非常老非常老的老人啊!
      
      涂思方后退了一步,指着司徒朗,嘴巴轻轻动了动,却没有说出话来,司徒朗冲上前一把抓住涂思方的胳膊:“舅舅,才几年不见,您怎么变成这样了?”不知道是激动还是惊讶,司徒朗的声音半是颤抖半是哽咽。
      
      韩丘也从阴影中走了出来,涂思方看到他,嘴角噙笑:“原来那个命定之人,是你!”
      
      命定之人?
      
      “国师?”怪不得那个眼神让他很熟悉,身为空相王爷的他曾与国师有过一番交谈,国师曾说他是异世命定之人,原来那个命定之人是这个意思,他还以为自己是命定的九龙至尊,真是蠢透了,韩丘苦笑朝他行礼,这一回,行的是虞邗国礼。
      
      涂思方依旧笑着:“我在这儿等了快一个月了,王爷坟塌,转世之人应当来临,前世是我疏忽。”
      
      “舅舅,你们说的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我听不懂?”司徒朗觉得舅舅象在说梦话,又象在交待着什么。
      
      韩丘走上前问道:“国师,东洋的事情,跟您有关吗?”
      
      涂思方看起来十分疲惫,盘腿坐下说道:“贪得无厌,总不会有好下场。上天降罚,总是如此,天道古来有之,越恶的地方,地下越不安稳,不是不罚,时候未到而已,不用管它!”
      
      韩丘紧紧盯着他的脸,拼命想从他脸上看到以前的记忆,但这一切都是徒劳,涂思方跟当年的国师在容貌上没有一点相似,连气度都看不着了,唯那双眼睛,浑浊中带有一丝精亮,只是看起来,象最后被乌云遮蔽的星辰那样。
      
      原来那路边的车,就是涂思方租用了开来的。
      
      直接坐上车,把涂思方拉到酒店,涂思方似乎还有点梦游似的,眼中有些茫然。
      
      别说涂思方,还有司徒朗和韩丘,都有点云里雾里,好一会儿,韩丘才问道:“能告诉我,这究竟怎么一回事吗?”
      
      涂思方长叹一声,说了出来,随着他的叙述,韩丘终于明白,涂思方是因为上一世司徒朗的暴毙,让他执念不化,唤醒了国师血脉,找到那个命定之人,但要想找到命定之人,就得找到空相文桐的命系,如此几番,他已经精力耗尽,才换来了韩丘和司徒朗这一世不同的人生。
      
      只是,涂思方已经到了灯尽油枯的地步,没几天日子,他想来这儿看看会不会露出马脚,不过很幸运的是这儿已经化为乌有,他完全松了口气。
      
      “把我送我S市吧,找个离我妹子近点的地方。”涂思方很疲倦地闭上眼睛。
      
      提前回S市,但爷爷奶奶还没逛够呢!
      
      电话中听韩丘的说明,爷爷倒是没有任何犹豫便只让他将人送回S市,两个老的,多住些日子再回去。
      
      回到S市,半月山庄早就收捡好,翻出干净的床褥把原先涂思方的房间铺陈好,各自歇下。
      
      一觉睡到第二天上午九点才醒,二人随意弄了些吃的,韩丘还去山庄内的净菜超市买了菜,但到中午十二点半,涂思方还是没有起来。
      
      韩丘便推推司徒朗:“叫你舅舅起来吃点东西才睡吧,总得填饱肚子的,而且吃点东西,也更容易睡觉呀!”
      
      司徒朗轻轻敲了下涂思方的门,没有反应,司徒朗只得拧开门把,涂思方睡得很平静,根本没有听见。
      
      “舅舅,先起来吃点东……”被子上放了一张叠好的纸,司徒朗抓在手中,一种不详的预感袭上心头,他颤抖地去探试了下涂思方的鼻息,又摸了摸他放在被子外面的手,止不住的眼泪垂落。
      
      司徒朗压抑的哭声惊动了韩丘,走进去就看到司徒朗跪在地上,抓着涂思方的手正在痛哭,韩丘再怎么蠢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怎么会这样?人说没就没了,他还有一肚子疑问要解决呢!
      
      好半天回过神的韩丘把司徒朗扯起来,“我们有很多后续的事情要办,你看你舅舅那边还有没有亲人?”
      
      司徒朗洗了把脸出来,将涂思方留下的信打开细细读起来,韩丘陪着他一起。
      
      涂思方对自己的一生作了极简短的说明,末了说道,这屋子在装修的时候,在书房的地板下埋了东西,他知道司徒朗被人绑在屋里的事情,也知道有人来家里找宝贝,就是找他藏起来的东西,但这个,他不想被东洋人搜刮了去。
      
      上一世,自己的死因,居然是涂思方所为,找到命定之人,才能重生,原来是这样!
      
      韩丘苦笑,重生并不是自己希望的,只是正好是这么个人?
      
      办理丧事,火化,最后埋在比韩丘母亲位置稍微高一点的地方,司徒朗在墓前献上一束花,还放了一盒无花果,“舅舅,现在您可以放心大胆吃了。”
      
      回到家,司徒朗抱着他不放,韩丘脱掉黑色的长袖衬衫,换了宽松的家居服,“别老搂着我,很热的!我又不会跑,是不是?”
      
      司徒朗不理,继续在他肩头蹭来蹭去,“我现在,只有你了!”
      
      韩丘笑笑:“谁说的,你还有玥玥,还有你叔叔,还有爷爷是不是?全部都姓司徒。”
      
      司徒朗嫌弃地说道:“谁想姓司徒了?”
      
      韩丘哭笑不得:“那你嫁给我,跟我姓?叫--韩朗?矮油,这名字好象不错哎!”
      
      晚间,韩丘叹着气,“明天你得去上班了,这段时间事情太多。”
      
      “嗯!”司徒朗闷闷地说道:“公司的一些重心,以后会移到西部去,海星岛的开发也不能停,我正在考虑将来的问题。”
      
      “啥?”韩丘不知道司徒朗所说的将来问题是什么。
      
      “我要是去了西部分公司,将来总部也要迁移,那以后我就不会常来S市了。”
      
      还来这儿干嘛呢?一块伤心的地方,待了这么久,把日子过得跟悬疑剧似的,大起大落,现在的司徒朗特别向往平静。
      
      司徒朗捏捏韩丘的脸说道:“有这么两件事儿,你得答应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