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第七章 ...

  •   一个路口,几十秒就走过去。
      到了路对面,时景岩很自然的松开时光。
      
      时光暗暗做了个深呼吸,刚才那段时间里心脏做了一个加速运动。
      晚上就是好,光线暗,没人看得见她微红的耳廓。
      
      时景岩一直没闲下来,到了马路这边就开始接电话,二十分钟里接了三个。
      
      时光默默在边上听着,都是工作上的电话,她也听不懂。
      心里有点乱,她拿出耳机插到手机里听歌。
      她音乐播放器里只有一首歌,这三年一直循环播放。
      可能是耳机音量开的不够大,听着歌她还是能听到时景岩打电话的声音。
      他说的是英语,应该是海外事业部的负责人跟他沟通项目。
      小时候她就喜欢听时景岩读英语,磁性的声音特别有魅力,给人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时光不由用余光瞥一眼身边这个男人,他就是她的海市蜃楼。
      她把音量加大,之后时景岩的打电话的声音被歌曲覆盖。
      
      时景岩这通电话打了十几分钟,结束后他把手机设置声成静音。
      哪知屏幕又亮了,是闵璐。
      闵璐问他:“忙不忙?”
      “不忙。”
      闵璐听到他那边很嘈杂,不时有汽车鸣笛声:“你在路上?”
      “嗯,陶陶吃多了,陪她走回去。”时景岩单手抄兜,脚步缓慢,配合着时光的步伐。
      
      “我哥要是有你十分之一的耐心我就知足了。”她那个哥,每次给她发信息都是三个字‘还活着?’
      闵璐马上就要安检:“先不说了,你明早去机场接我。”最后还不忘关心道:“听说我未来的男人跟你合作了一个项目?真假的?”
      时景岩:“嗯。”
      闵璐若有所思,嘴角勾了勾,“明天见。”这才满意的收线。
      
      收起手机,时景岩侧脸看时光,她正在听歌,无声跟着唱,目光漫不经心地望着前方。
      他伸手拿过她一个耳机:“你们这些年轻孩子都听什么歌?”
      
      时光吓一跳,回眸看他:“一首老歌,很老。”
      
      时景岩身体朝她那边倾斜,将就着耳机的长度,刚把耳塞放到耳边,他又拿远:“你放这么大声干什么?时间长了耳朵都能被震坏。”
      
      时光这样解释:“刚才路口那边吵。”
      她把音量调小,示意时景岩现在可以听了。
      
      时景岩把耳塞戴好,确实是首老歌,《海阔天空》。
      这首歌发行时他也才几岁,他熟悉粤语版,国语版倒是第一次听,时光听的版本是一个女孩唱的。
      “怎么喜欢这首歌?”他问。
      她们这个年纪不该喜欢一些流行情歌?
      
      时光:“第一次听就喜欢。”
      其他的,她就没再多解释。
      她成长经历养成的性格,不适合有爱情。
      这样的歌挺好,适合她。
      
      时景岩一直将这首歌听完,后来熟悉的旋律又响起,他把耳机给她:“单曲循环?”
      “嗯。”时光也不听了,关了播放器。
      刚才脑子有点不清醒,在时景岩无意间那样护着她过马路时,她想了不该想的。
      听完这首歌,心情又回落到现实的原点。
      
      时景岩再次提醒:“以后少用耳机听,要是听也把声音调小点。”
      时光点头,“好。”
      
      前面是一家饭店,路过时,时景岩和时光又遇到了老熟人。
      
      蔚明海给侄女过完生日,一家人刚从饭店出来。
      他先看到的不是时景岩,而是他旁边的时光。
      
      蔚明海跟时景岩之间隔着至少有二十米,要是搁在以前,在时景岩没看到他时,他是不会主动上前打招呼,今天脚步就像不听使唤一样。
      一晚上,他脑海里不时就会出现时光的样子,好几次,他竟幻想,时光就是他女儿,跟年轻时的她那么像。
      可这种幻想立马又被无情的拉回现实,他女儿不在了。
      时光是时家的孩子,只不过跟她长得像罢了,而时光跟时景岩也有几分像。
      即便这样,他还是忍不住想多看时光两眼,仿佛时光的出现是上天对他最大的恩赐和救赎。
      
      时光看到了蔚明海,他已经在不远处,她示意时景岩:“哥,蔚总。”
      
      时景岩顺着她示意的方向看去,随即嘴角淡笑着:“还不是一般的缘分。”
      
      蔚明海也笑了笑:“可不是。”问道:“你们吃过饭了?”
      时景岩点点头,“吃多了,走回家去。”
      
      他们身上的烧烤味到现在还没散,蔚明海说:“你们吃烧烤了?我知道有家小的烧烤店味道不错,改天一起过去。”
      
      时景岩当成了客气寒暄的话,没放心上。
      
      这时,从停车场那边跑来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穿着定制的公主裙,也是个骄傲的公主。
      “小叔,你干嘛啦,所有人都在等你呢。”女孩眼神里有种倨傲,扫了时光两眼。
      
      蔚明海揉揉她的头:“一点礼貌也没有。”然后介绍给时景岩和时光:“这是我哥家的女儿,蔚来。”
      
      时光刚才就猜到了这个女孩就是今晚的寿星,蔚来,果不其然。
      蔚来现在也不知道她就是以后家教老师,而时景岩也在,她就更不能说,权当不认识。
      
      蔚明海跟时景岩又聊了几句,他手机响了,有电话进来。
      
      时光一愣,蔚明海也喜欢这首歌?
      他的手机铃声是粤语版的《海阔天空》。
      
      蔚明海跟时景岩握手道别,他转身走了几步才接听电话。
      
      时景岩跟时光并肩朝前走,他说:“你跟蔚总听歌的品味一样。”
      
      时光:“嗯。很多人喜欢这首歌。”
      她不自觉又看了眼蔚明海的背影,蔚来好像在对着他撒娇。
      完全想不出,像他那样商场上狠戾的人,慈祥温和时是什么样子。
      不管是有这样的父亲,还是有这样的叔叔,都是一种幸运。
      
      蔚明海的电话是秘书打来的,几句就汇报完工作。
      蔚来趁家里人都在那边聊天,她央求蔚明海:“小叔,我开学后住你家好不好?你家离学校近,我早上能多睡会儿。”
      她心里其实打着其他小算盘,妈妈今天跟她说,给她找了一个家教,妈妈还说,以后她跟那位家教姐姐一起看着她学习。
      她不怕家教,就怕妈妈严厉的眼神。
      
      蔚来抱着蔚明海的手臂:“小叔,高三要早起,我真的困,睡好了才能有精神学习呀,还有你要主动跟我妈说,是你让我住过去的,不然妈妈说我不懂事,会打扰到你。”
      
      蔚明海怎能不知道她心里想什么,就是懒得拆穿,不过到他那边住,他也有时间管管她的学习,便答应了下来。
      
      蔚来一听小叔这么爽快的答应下来,高兴坏了,撒娇道:“小叔,你最好了,我肯定好好学习。”
      目的达到,她又小跑着回到汽车那边。
      
      蔚明海转身,再次去找时光的背影。
      那个方向,什么都看不见,她跟时景岩早就汇入到人海里。
      明明大街上车水马龙,他眼前却一片虚无。
      
      时景岩和时光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到家,今天爷爷奶奶还没睡,都在客厅里看电视,“怎么这么晚?”奶奶问。
      时景岩:“走回来的,奶奶你们怎么还不睡?”
      
      奶奶指指钢琴旁:“今天院里有人从南京回来,你四婶让人捎回来的。”然后叹口气,“你帮陶陶提上去。”
      
      时光往那边一瞅,是两个打包袋。
      
      秦明月是一天都不想再看到跟她有关的东西,全都打包过来。
      
      时景岩也明白了,他握着时光的后脑勺,轻轻晃晃,宽慰她:“以后我到哪,你去哪,不会让你没家。”
      他把手机给她让她拿着,边走边挽起衣袖,去拎打包箱。
      
      时光还怔在原地。
      他总在无意间,让她感动。
      而这种感动,对她都是刻骨铭心。
      
      其中一个打包箱里全是书,很重,这是时光这么多年来所有的课外书,还有高三一些课本和笔记。
      到了楼上,时景岩说把书放在书房,她房间没书柜,没地搁。
      
      时光不想麻烦她,他的书房里很多重要东西,她进出也不方便,婉拒了:“没事,不用放书架上,我放衣柜里就行,要看也方便。”
      
      时景岩:“衣柜你放衣服。”他直接给拎到了书房里。
      时光就没再执拗,提着另一个打包袋回到房间。
      
      时景岩打开拉链看了看,里面书太多,他不知道怎么摆放,就去找时光。
      时光房间的门半掩着,时光正坐在床沿发怔。
      他扬起的手指微顿,最后又落下,‘叩叩’两声。
      
      时光回神,“哥。”
      时景岩推门进来:“在收拾衣服?”
      
      时光:“嗯。”
      她半蹲下来,开始收拾装衣服和零碎东西的那个行李箱。
      上次她带来一些,家里本来就不剩多少衣服,基本好一点能穿的她都已经带来,准备大学穿。
      现在所有家当也才半箱子。
      
      时景岩问:“你行李就这么多?是不是还有一些在四叔家?”
      时光摇摇头,“没了,都在这。”
      时景岩不敢置信:“你就这么点衣服?”
      时光下意识解释:“上学都穿校服,衣服就没买多少。”
      
      房间安静了片刻,时光跟他说:“哥,你忙去吧。”
      
      时景岩望着她:“陶陶,你跟我说句实话,你去四婶家这么多年,四婶除了不喜欢你,不舍得在你身上花钱,你小时候她打不打你?”
      
      时光手上的动作一滞,却还是说:“没。”
      时景岩喉结滚动着,“你别什么事都一个人扛,有什么话你要觉得跟我有代沟,你跟时晏朗说。”
      
      时光扭过头去不再看他,做个深呼吸,继续把打包袋里的衣服整理好放进衣柜里。
      时景岩看着她倔强的背影,知道她应该是哭了,不想让他看到。
      
      衣服很少,时光很快就收拾好,箱子的一角有几个小玩偶,她拿出来放在床上。
      
      时景岩认识那几个玩偶,还是陶奶奶买给她的,那时她在院子里没有小朋友跟她玩。
      院里孩子都知道,她是从垃圾桶里捡来的,没有爸爸妈妈。
      夏天的傍晚,她也会出来玩,手里抱着一个玩具熊,安静的孤单的站在树底下看其他孩子玩游戏。
      那么小一小团,感觉把所有的心疼给她都不够。
      
      时景岩起身:“你先收拾,我去书房给你整理书。”
      时光始终没回应,也没看他。
      
      回到书房,时景岩给时晏朗发信息,再次叮嘱:【明天多给陶陶买点衣服和裙子,再给她买一些她这个年龄的女孩喜欢的玩偶。】
      

  •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300个红包,前100,200随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