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第十四章 ...

  •   就算是周末,时光的生物钟还是依旧。
      周六早上,她六点就醒了,昨晚睡得不错。
      
      洗簌好,时光下楼去。
      经过时景岩门口,房门紧闭,他应该还没起。
      
      爷爷奶奶正在院子里晨练,她去了院里。
      奶奶瞧着她:“怎么不多睡会儿?”
      时光:“醒了就睡不着了,高三时我每天五点半就起来上数学课,早就习惯了。”
      
      爷爷停下打拳,“你们学校到校这么早?”
      时光摇头:“不是,我在家上一对一视频,白天要上专业课,只能早晚补文化课。”
      
      时光和爷爷奶奶聊了不少跟她学习有关的,包括她大学的专业,她发现爷爷并不像她印象中那般严厉,而且思想很新潮。
      
      爷爷今天的晨练时间比以往都短,他示意时光跟他进屋去,奶奶没跟着进去,在院子里继续做健身操。
      “陶陶,到这边坐。”
      时光乖巧的在爷爷身边坐下。
      
      爷爷从茶几上拿过一个存折,“这是你陶奶奶留给你的嫁妆,我本来打算等你结婚那天给你的,现在你也长大懂事了,还是给你自己保管。”
      
      时光还住在陶奶奶家时,穿的衣服基本都是院里其他小女孩不穿的旧衣服,也不算旧,有些只穿了一两次就不穿了,淘汰下来给她穿。
      陶奶奶那会儿很少给时光买衣服,把自己的退休工资都攒着,说等她哪天走了,给陶陶攒够上大学的钱和以后的嫁妆。
      
      陶奶奶走的时候,攒了一笔不少的存款,分给自己的孙子孙女后,也给陶陶留了一份,委托爷爷奶奶保管,说这样陶陶以后就不会受委屈了。
      后来时一盛和秦明月领养了陶陶,爷爷觉得老四家有钱,用不上陶奶奶这笔钱,就把这笔存款又给了陶奶奶的子女。
      陶奶奶的儿女原本不要这钱,说既然是母亲的遗愿,他们就要尊重,不过爷爷坚持给,他们就收下了。
      谁都没料到,陶陶在老四家过的那么拮据。
      
      爷爷昨晚和奶奶商量,就以陶奶奶的名义给陶陶一笔钱,让她顺利读完大学,不用再去打工。
      
      时光翻看那本存折,里面是三十万。
      她把存折又还给爷爷:“爷爷,您别骗我了,我那时候虽然小,可我都记得,您早就把钱还给陶伯伯了。”陶伯伯是陶奶奶的大儿子。
      
      爷爷一怔,忽然笑了:“你这孩子,我骗你做什么,你陶伯伯后来没要,让我给你存着。”
      
      时光不傻,知道这笔钱是爷爷自己给她的:“爷爷,大哥已经给了我钱,够我用的。”可这个存折对她来说,无价。
      
      爷爷看时光那么执拗,既然时景岩给她钱了,就不会亏待她,他收起存折:“那我就继续替你保管,等你结婚时再给你。”
      这笔钱他已经决定了给时光,现在她不需要,以后再给也一样。
      他还有些话要交代时光,是陶奶奶临走前叮嘱他的,让他可千万别忘了跟陶陶说。
      
      时光问:“爷爷,您是不是还有事?”
      爷爷点点头,停顿几秒:“陶陶,你也现在也长大了,有没有想过去找你的亲生父母?”
      
      这话题来的有点突然,时光沉默片刻,摇了摇头。
      
      爷爷:“也可能...当时你父母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呢。去不去找,我们都尊重你的决定,不过你陶奶奶让我告诉你,她当初是在江县老城区一条小巷子里捡到的你。”
      江县是一座小山城,到现在交通都不发达,人口也不多。
      陶奶奶的意思,万一等陶陶长大了,或者等陶陶年老了,想知道自己的来历,也知道去哪里找亲人。
      
      这时楼梯上有脚步声,时景岩下来了。
      他怕时光在家无聊,让时光换衣服:“今天跟我去公司。”
      
      时光没打算去,怕耽误他工作。
      她找了个借口:“我今天陪爷爷奶奶去菜场买菜。”
      
      时景岩便随她,“无聊就到我书房找书看。
      
      今天时景岩很忙,中午和晚上都没回家吃饭。
      爷爷奶奶晚上八点就休息了,时光依旧在客厅等着时景岩回来,从八点一直等到十一点半。
      两部影片都结束了,他还没回。
      
      时光关了电视,再等下去好像显得有点刻意,他应该有应酬,说不定要下半夜才回来。
      把玄关的灯给他留着,她回了自己房间。
      
      时景岩十二点半才回来,司机把他送到门口就回了,他也没回别墅,给闵璐发消息:【睡了没?】
      
      闵璐:【没。】
      时景岩:【下来,我在院里花园这边。】
      闵璐:【没空!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花园蚊子多。】
      时景岩:【我带蚊香过去。】
      闵璐:“.....”
      
      闵璐在T恤外面罩了一件长袖衬衫,又穿上牛仔长裤,喷了一身的香水,防止被蚊子咬。
      她到了小区的花园时,时景岩已经到了,正半蹲在那里点蚊香。
      走近,她笑了:“你家还有这种蚊香?”她小时候用的那种,味道很重,几块钱一盒,驱蚊效果不错。
      
      时景岩:“刚买的,给陶陶用。”
      
      花园边院里的活动区,有个秋千,闵璐坐上去。
      这秋千已经好多年,中间刷过几次漆,是院里很多孩子的童年回忆,后勤那边就一直将其保留。
      
      闵璐打个哈欠,这才想起来问:“陶陶房间用这个蚊香?”
      
      时景岩点好了,白色烟雾缭绕,周围浓浓的呛人的蚊香味,“不是,给她在院子里用。”
      他下巴对着秋千轻扬:“陶陶就喜欢玩这个秋千。”
      
      闵璐印象深刻,陶陶五六岁时经常晚上在这玩,那时候院里其他孩子都回家了,她才能玩一会儿,天黑前这个秋千都被那些孩子给霸着。
      好几次她下晚自习路过这里,就看到那个小不点在秋千上,她还会陪小不点玩一会儿,给她晃秋千。
      有时看她头发有点乱,就耐心给她编小辫,第二天遇见她,她的小辫子都没舍得拆。
      
      闵璐说:“平时看秦明月也不错,待人挺客气,没想到人心隔肚皮。”
      她特别不理解:“秦明月明明不喜欢陶陶,还非要领养,不知道怎么想的,她跟陶陶又没有仇。”
      
      时景岩:“她是怕四叔跟她离婚,领养个孩子绑着婚姻。”
      闵璐摇摇头,没再提这些不愉快的,问他到底什么事,还必须得出来说。
      
      时景岩:“让你哥把陶陶户口从四叔家迁出来,放在北京这边。”
      
      闵璐具体不知道时景岩和秦明月到底怎么了,前几天听他提过一句,说跟四婶家闹翻了,陶陶以后就跟着他,他会负责到陶陶工作。
      这些年她在国外,跟小不点没有任何联系。
      小不点刚去南京时,她不时就会打个电话给秦明月,问问小不点的近况,偶尔还会跟小不点聊几句。
      可小不点毕竟是个五六岁的孩子,仿佛跟她也没什么聊的。
      
      后来她就很少打电话,她跟秦明月不熟,怕打扰了人家。
      再后来,她自己也忙了,联系就这么断了。
      偶尔她跟时景岩打电话时会问小不点怎么样,时景岩说挺好。
      
      她也以为真的挺好,毕竟四叔家条件不错,别说养三个孩子,再养三个也没问题。
      没想到事情已经严重到了这地步,僵到要脱离收养关系。
      她说:“这个还真有点难度,再说,你四叔未必肯。”
      
      时景岩反问:“没难度我找你?”
      
      闵璐‘呵呵’两声,“我谢谢你这么看得起我哦!”
      忽然她似笑非笑的,“我这个人吧,向来都...”她没再说下去,挑挑眉:“你懂的。”
      
      时景岩知道她想要的条件是什么,“改天我安排饭局,请蔚明海吃饭,带上你一块。”
      闵璐打个响指:“上路子。放心,陶陶小可爱的事包我身上。”她知道时景岩找她应该不止这件事,不然他完全可以在电话里说。
      “还有嘛事赶紧的。”
      
      时景岩给她一张银.行卡,“以你的名义注册一家服装公司,把时光和Time这个品牌申请注册商标。”
      闵璐用卡打着手心,狐疑的看着他:“几个意思?”
      
      时景岩:“以后给陶陶。”
      
      闵璐就不明白了:“陶陶现在也满十八周岁了,可以申请注册公司,直接用她的名不就完事儿了?还这么麻烦?”
      
      时景岩没打算让时光知道,现在让她知道无形中就给她带来压力。
      如果她以后决定走设计这条路,他就把公司再转让给她,他现在先把名字注册下来,万一过几年被其他人给注册去了。
      
      闵璐:“那你用自己名注册呗。”
      时景岩:“我没空。”
      
      闵璐:“......合着我就很闲?”
      她这才后知后觉:“你投资蔚蓝的Aimo,非要苛刻的加上进入董事会这个条件,是要给陶陶以后的事业铺路?”
      
      时景岩:“不然呢?我闲的?”
      赚钱的项目多了,他何必去投资自己不了解的行业?
      那晚陶陶问他,是不是决定投资Aimo?
      既然她那么关注,肯定是喜欢Aimo的设计风格。
      要是以后她想进入Aimo,他就把持有的股份转给她,若是她想自己创业,她的设计风格必然会跟Aimo有竞争。
      他不会恶意打击Aimo,但至少保证Aimo不会打压陶陶的公司。
      
      闵璐点了支烟,徐徐吐出烟雾。
      烟味瞬间消散,被蚊香的味道盖住。
      她细细品味着时光和Time,挺有味道的,要是经营好了,前景无限。
      她笑着:“这个忙我可不是白帮,到时得给我股份。”
      
      时景岩:“陶陶要愿意给你,我没意见。”
      
      闵璐很自信:“小可爱肯定愿意给我。”
      她下意识就看向时景岩家的别墅,就在花园斜对面,她这个方向能看到时家别墅的二楼,靠左边那个房间,还有灯光,窗帘泛着亮。
      她说:“你家陶陶好像还没睡。”
      
      时景岩也看过去,窗口有灯光,很暗。
      他给她发了条短信:【睡了没?】
      
      时光很快回过来:【还没,哥,你还没回来?】
      时景岩直接拨了电话过去:“到外面的花园来,我在这边,你下来荡会儿秋千。”
      
      通话结束,闵璐提醒他:“可别太惯着了,你把人家以后男朋友该做的都提前做了,做的还比男朋友好,以后她恋爱时就有落差。”
      她就是个典型的例子,她跟她亲哥差八岁,小时候,哥哥对她各种宠,比爸爸对她都有耐心,后来恋爱了,总是无意中把男朋友跟哥哥比,发现男人都特妈的差劲。
      
      时景岩淡淡看了一眼闵璐,没接话。
      
      闵璐把烟掐灭,“你陪陶陶吧,我回去继续看帖子。”看那个怎么睡四十岁男人的帖子。
      
      楼上,时光穿上长裙,把头发整理一下,带上手机下楼。
      花园离别墅很近,只有几十米。
      她快步走过去,夜色下的他说不出的魅惑。
      “哥。”
      
      时景岩正在看手机,抬眸:“嗯。”他指指秋千:“你玩会儿,我正好处理邮件。”
      
      时光一人玩着秋千,时景岩就坐在旁边的长椅上回复邮件。
      花园里很静,只有浓浓的蚊香味,她不时看他两眼。
      景不醉人,人自醉。
      
      正式上课后,时光忙起来。
      当初考进来她是专业第一,从第一天上课她就给自己定了目标,不许考第二。
      
      学习上基本没障碍,唯一的烦恼就是给蔚来上课。
      转眼就到了周三下午,下课后她就要去蔚明海家。
      
      今天运气不错,时光刚到站台,公交车就来了,人不算多,她轻松挤了上去。
      半路上,蔚来妈妈给她打来电话。
      “时光啊,下课了吧?”
      “嗯,阿姨,我在路上呢。”
      “今天来来要在学校值日,具体什么时候到家也不确定,你要是到了,就先在小区门口等会儿,我这边有事走不开。”
      
      蔚来今天不是值日,是被老师留校了。
      班主任还让蔚来叫家长,蔚来不敢跟妈妈说,便打给小叔。
      
      蔚明海只好推了今晚的应酬,散会后就去了学校。
      蔚来妈妈本来不知道女儿被叫家长,下班时接到班主任电话,班主任问她大概几点到,她懵了,又给蔚来打电话,才知道事情始末。
      不过既然小叔愿意这么纵容蔚来,愿意去学校,她高兴还来不及,就跟班主任说,小叔去一样,平时都是小叔教育孩子。
      
      从学校回家的路上,蔚明一直闭目养神,被气得不轻。
      他没想到蔚来会在课堂上跟老师顶嘴,还敢摔书。
      
      蔚来晃着蔚明海的手臂:“小叔,我知道错了,当时讲话的又不是我一个人,结果老师就只让我一个人站起来,然后我气不过,就...”跟老师怼起来了。
      
      蔚明海始终眯着眼:“蔚来,你现在无法无天了。”
      
      蔚来吸吸鼻子,委屈的眼泪差点掉下来,“小叔,你不疼我了。”以前小叔再生气也不会直呼其名。
      
      蔚明海最见不得蔚来哭,“行了,别哭。”口头警告:“没有下次!”
      蔚来保证:“再也不敢,小叔,以后你说什么我都听。”
      
      到了小区门口,蔚来看到了站在路边的时光。
      蔚明海也看到了,她安静的站在那里,看着过往的车辆。
      他降下车窗,“时光,怎么不进去?”
      
      时光恍惚了下,转头,“蔚...”总,又改成:“蔚叔叔。”
      
      司机停下车,蔚明海又问一遍:“怎么不进去?”
      
      时光只说:“我也刚到,就顺便等你们。”
      蔚来妈妈让她在这等,她就等着了。
      
      蔚明海:“上来。”
      时光摆摆手,“我走进去就行。”
      
      保安看到是蔚明海家的客人,直接放行。
      
      蔚明海盯着那个背影看了半晌,之后吩咐司机开车。
      蔚来假模假样的在看书,没注意小叔的失神。
      
      今晚蔚来在蔚明海面前很乖巧听话,到家后也不吃零食了,跟时光说:“走吧,上课去。”
      
      时光跟着蔚来上楼,手机响了,是时景岩打来的,她下意识就把手机按成静音,没接他的电话。
      
      直到时光的身影转到二楼看不见,蔚明海才收回视线。
      她跟他用了一样的手机铃声,只不过她的是国语版,而他的是粤语版。
      这首《海阔天空》是他们那个年代的歌,她一个十八.九岁的孩子竟然也喜欢。
      

  • 作者有话要说:  冒个泡~
    本文明天入V,上午十点,三更。
    *
    给我的下一本新文《恋上深海的星星》打个广告~
    奚嘉 VS 莫予深
    编剧 VS 投资人
    不一样的婚恋文~
    可以去我的专栏瞅瞅文案,喜欢的提前收个藏~~
    *
    本章300个红包,前100,200随机~
    明天上午十点,等你们~笔芯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