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第十二章 ...

  •   到了房间,蔚来就接到了同学的电话,讲了四十多分钟,大部分都是说隔壁班的某个帅哥,之后就是吐槽那个帅哥的女朋友。
      
      终于在第四十三分钟时,蔚来挂上电话。
      时光以为可以开始了,哪知道人老人家要去洗手间,已经在洗手间待了十分钟,还没出来。
      
      为了补课费,时光耐心在房间等着。
      
      蔚来这间卧室是两个房间打通了在一块,这才是公主房,应有尽有。
      时光看着橱窗里的各种限量版娃娃,比她那个龙凤胎妹妹的房间还奢华。
      
      又过了五分钟,蔚来终于从洗手间出来,她走路一瘸一拐,眉心紧蹙。
      她不是去洗手间,是坐马桶上看手机,结果时间长了腿发麻。
      
      时光拿出自己之前做的计划表,认真跟蔚来讲着,要怎么快速有效地学习和做题,蔚来心不在焉的趴在书桌上,半晌‘嗯’两声。
      
      时光:“听了对你有好处。”
      
      蔚来扫她一眼:“不在家好好当你的公主,你累不累?”
      时光看着计划表:“不是所有人都有你这样的福气和运气。”
      
      蔚来不懂,也懒得深究。
      她有气无力道:“小姐姐,已经一个小时多了,你可以回家了,以后是咱俩配合,我玩我的,你拿你的补课费,OK?”
      
      之前同学已经跟她交过底,说蔚来是怎么样的一个公主病女孩,时光心里有数,就没跟她掰扯和计较。
      她把计划表收起来,“这周就正式上课了。”
      
      蔚来不耐:“知道了!你怎么跟我妈一样,唠唠叨叨的,烦人。”
      
      时光懒得搭理,拿着包下楼。
      她没想到蔚明海还在客厅,正在看杂志。
      像他这样的老板,不是忙到连睡觉的时间都不够吗?
      
      蔚明海听到脚步声,抬头,“结束了?”
      时光:“嗯,蔚叔叔,我回去了。”
      
      蔚明海合上杂志起身,他在这等了一个多小时,就是想跟她单独待一会儿,“出小区也要门禁,我送你到门口。”
      
      时光受宠若惊,他家里这么多阿姨和保安,随便差遣一个就行,哪还用得着他亲自送过去。
      “谢谢蔚叔叔。”
      
      蔚明海像模像样的拿上门禁卡,跟时光并肩出去。
      时光纠结片刻,不说也不行,她侧脸看向蔚明海,“蔚叔叔,我还有个不情之请。”
      
      蔚明海看她一眼便知,淡笑着,“想收买我,不让我告诉时景岩?”
      
      时光:“...”跟这样的人相处,太危险,什么都瞒不过他。
      她顺着他的话问:“行吗?”又连忙解释:“我哥不给我打工,他要是知道了,肯定就让我辞掉。”
      
      蔚明海理解时景岩的心理,就像他从来不会让自己侄女侄子受委屈,时景岩对时光的宠溺他看在眼里,为了陪时光报到,时景岩竟然拒绝了他的邀请。
      他答应时光:“这事我会给你圆满解决。”
      毕竟隐瞒不是办法,总有拆穿的那天。
      
      时光再次感谢,她不知道蔚明海会怎么圆满解决,也猜不透。
      
      蔚明海向时光了解了一下以后蔚来上课的时间,时光:“每周三次课,周三晚上,周六和周天上午。”
      
      思忖几秒,蔚明海决定:“周三不变,另外两次课改成周五晚和周六上午。”这样她周末还能休息一整天。
      想到她这段时间一直军训,不由就想让她这个周末好好休息,他扯了个谎:“下周开始吧,这周我想带来来出去玩玩。”
      
      时光在心底羡慕了一下蔚来,她应着:“好的。”
      
      蔚明海突然间就不知道要聊什么,时光更不会主动跟他攀谈。
      两人之间瞬时冷场,空气也安静下来。
      
      蔚明海没话找话说:“你外婆家哪儿人?”
      
      时光:“我外婆家其实是北京人,外公在南京军区任职,后来一家都在南京定居。”她说的这个外公是秦明月父亲。
      关于她的身世,没必要跟一个不熟悉的人说。
      其实,外公外婆对她也不错。
      小时候,每到节假日,她宁愿待在外公家,也不想回到有秦明月的那个家。
      
      蔚明海顺着话说道:“难怪你是南方口音,在南京长大?”
      时光:“嗯。”
      其他的,她就没多言。
      
      话还没说几句就到了小区门口,蔚明海让门口的保安给时光拦了辆出租车。
      他原本想开车送她回去,又怕自己过于热情的举动会吓到她,弄巧成拙。
      
      出租车远去,很快汇入车流分不清是哪辆,蔚明海这才收回视线。
      
      时光也在倒车镜里看着蔚明海,直到他的身影模糊成一个黑点,什么都看不见。
      ...
      
      时光在军训汇演那天才见到时景岩,一早起床她就收到了时景岩的信息:【中午我去学校看你。】
      时光惊喜:【哥,你出差回来了?】
      时景岩:【嗯,刚回。】这次出差时间长,快两个星期。
      
      问清了时光平时都在哪个食堂吃饭,中午时,时景岩和时晏朗早早去了食堂,把饭打好了等着时光。
      
      时晏朗每天中午都要吃两份荤菜,今天要了一份肉圆和一个鸡腿,他早饭没吃,又上了一上午的课,现在饿的不行,先拿着鸡腿啃起来。
      
      时景岩望着他:“等陶陶来了再吃。”
      
      时晏朗哪还等得及,现在是前心贴后背:“我快饿死了,让我先啃两口。”
      时景岩问:“早饭没吃?”
      
      时晏朗连连点头,自从分手就没了早饭吃。
      终于在三前天,他成功被甩。
      
      这时食堂陆续有穿着迷彩装的学生进来,时景岩看向食堂门口,一样的着装和帽子,他一眼就看到了时光,冲她招招手。
      时光也看到了他,快步走过来。
      
      “哥。”时光在时景岩边上坐下。
      被暴晒了一上午,她脸颊泛红。
      时景岩拧开苏打水递给她:“先喝几口。”他又从随身带的手包里拿出一片湿纸巾撕开递给她:“擦手吃饭。”
      
      时光把苏打水放桌上,开始用湿纸巾擦手。
      时晏朗一个鸡腿已经啃完,手上油腻腻的,他懒得去外面洗手池洗,手伸到时景岩面前:“哥,给我片湿纸巾。”
      
      时景岩没给:“去洗手池洗。”
      时晏朗懒,一步也不想多走,下巴对着他的包微扬:“你包里不是还有吗?给我张用用。”
      时景岩:“就只有一片了,一会儿陶陶吃过饭还要用。”
      
      时晏朗:“......”
      差点一口血吐出来。
      不给用就算,还以为他真稀罕?
      他长臂一伸,直接把时光手里那张湿纸巾给夺了过来。
      
      时光吓一跳,她也擦的差不多,没跟他计较。
      
      吃过饭,时晏朗回宿舍睡午觉去了,时景岩带时光去了学校超市,给她买了些零食。
      时光累了一上午,这会儿也开始犯困,不由打了个哈欠,她赶紧用手捂嘴。
      再困也不想回宿舍午睡,她已经快两周没看到时景岩,还想跟他多待一会儿。
      
      时景岩看出她困了,没让她回宿舍,而是问:“去我车里睡会儿?”
      时光不答反问:“你不急着回公司?”
      时景岩:“今天不忙。”
      结过账,他提上一袋零食陪时光朝汽车走去。
      
      刚出超市不远时景岩收到闵璐发来的信息:【我今天中午跟蔚蓝一块吃饭,她还是想你们时宇资本的入驻,你要的股份她可以考虑,不过想让我劝你放弃进入Aimo董事会的条件,一会儿我免提给你打电话,蔚蓝就在我身边,你到时说话注意点。】
      
      很快,闵璐又发来一条:【收到回复。】
      时景岩:【知道了。】
      
      中午的太阳毒辣,在太阳底下待两分钟就冒汗,偶尔有阵风刮过,吹在脸上也是热的。
      走过一段林荫道,接着就是一段无遮挡的路,被蒸晒了一上午,地面都泛着热气。
      
      时景岩刚才忘了买伞,这边离停车的地方还要走几分钟。
      他把时光拉到左边,用身体给她遮挡一点太阳,又把她迷彩装的衣领竖起来挡住脖子。
      时光已经被晒习惯了,“哥,我不热。”
      
      时景岩问:“军训什么时候结束?”
      时光:“今天,明天上午班里还要开会。”
      
      今天是周四,周末可以休息两天。
      时景岩想了想自己的行程安排,明天下午他在公司,“明天中午我来接你。”
      
      时光问:“你不忙啊?”
      时景岩:“忙也不耽误,你又不是小孩还需要抱着哄着。”
      时光:“......”
      她有点想歪了。
      
      时景岩的车停在树荫下,不过停了一个多小时,这会儿车里也热气腾腾,比外面的温度都高。
      他打开空调,让时光等两分钟再进去。
      
      时光拿帽子扇风,漫不经心的看着四周。
      今天有时景岩和时晏朗护航,没人问她要微信号,这几天她去食堂吃饭,基本每次都有男生问她要微信号。
      前天她才知道自己上了学校论坛某版块的首页,也不知道那些人的消息怎么那么灵通,已经知道她名字。
      
      “陶陶,上来。”时景岩降下车窗,喊她。
      
      时光回神,拉开车门坐上副驾驶,这才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像进入空调房。
      时景岩已经把副驾的座椅放下来,她躺着正合适。
      
      “盖好了。”时景岩把自己西装从椅背上拿下来递给她。
      
      时光没拒绝,拿过来搭在身上。
      她把头偏向窗户那边,整个车厢里都是他身上的气息,瞬间将她给包围。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从柠檬树上掉下来了,那就做条酸菜鱼吧,又酸又菜又多余。
    *
    本章300个红包,前100,200随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