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第二十二章:有钱的殷绝兄 ...

  •   第二十二章:有钱的殷绝兄
      
      当天,殷绝跟着众人回到张家,由大长老亲自引路,三位长老随后跟上,而后才是张文笙、张文瑶等人。
      
      阵势之大,张家族长带着一众弟子出来,瞧见毕恭毕敬的长老等人,又看着最前面的殷绝,面露不解。
      
      那个敢走在他们大长老前面的小白脸是谁?
      
      不是出去招收内族弟子吗?怎么瞧着跟请尊大佛一样?!
      
      张家家主自有人通报广场上的事,他早已知晓殷绝身份,疾步走下台阶,迎接殷绝。看见家主这般恭敬,身后的张家弟子们更是摸不着头脑,越发觉得殷绝深不可测。
      
      进了张家主宅,人群中抱着青蛇的张文武看见殷绝,双目瞪大,欣喜冲上来,“恩人!”
      
      “文武!做什么?快下去,怎能如此没有礼节?!”
      
      殷绝一笑,表示无碍,他望向张文武,随后落在张文武怀中青蛇身上,“痊愈了?”
      
      “嗯嗯嗯!”张文武忙不迭地点头,将青蛇转向殷绝,开心道:“青澜,快给恩人说谢谢。”
      
      “嘶。”
      
      青蛇似是有些害怕,扭过头,往张文武背后攀去,只敢小心翼翼从张文武肩膀后露出个脑袋偷偷看殷绝。
      
      张文笙告诉张家家主殷绝正是那晚出手相助之人,张家家主连忙拱手,“多谢阁下出手相救。”
      
      随后张文瑶主动带殷绝去客卿所居院落,而大长老吩咐张家家主务必好好照料殷绝之后,急忙闭关炼丹突破。
      
      每个家族在自己尚强盛的时都会招揽几位实力浑厚的客卿,张家除张家本有的几位元婴修士外,还招了另外几位散修元婴。
      
      因为炼丹师身弱,所以张家特意给殷绝安排了另一处风景幽静的院落,清澈湖水波光粼粼,走过石桥,便瞧见前面简单而不失大气的二层阁楼,不仅配有可栽种灵草的灵田,还自带炼丹室,屋内物件样样齐全。
      
      想来应是张家早派人回来准备的,不得不说张家处事上颇得人心。
      
      “殷公子,怎么样?还满意吗?”
      
      “劳烦了,此处风景怡人幽静安谧,甚是心悦。”
      
      张文瑶娇俏一笑,手指紧张绞着袖角,害羞看着殷绝的脸,“殷公子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并无,”殷绝晗眉,“张姑娘一路带在下来这儿,想来也乏了,还请早回歇息吧。”
      
      “啊?”她刚进屋还没待够呢,这就要走了?但殷绝都开口了她又不好拒绝,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往门外走去,“对了,殷公子,旁边小院前几天住了一位我爹请来的符修。”
      
      “好的,多谢提醒。”
      
      阁楼前栽有柳树,依依柳枝拂过树下石桌,其景甚是优美。
      
      “呦,挺招小姑娘喜欢的嘛。”张文瑶刚走,识海里的石中火迫不及待调侃殷绝。
      
      殷绝并未多理会石中火,抽出神识一点点将此处院落覆盖,发现并无异常后这才收回。
      
      “道友,这么谨慎?”
      
      神识方收回,殷绝听得右上侧传来熟悉的声音,他侧头望去,只见攀满碧萝藤的院墙上侧躺着一人,左手里还拿着紫砂茶壶。
      
      此人眉目风流,唇角含笑,正是那晚卖符箓之人。
      
      再想到张文瑶走时所说,旁边院落里住的是位符修。四品符师、金丹修为,这样的修为当张家客卿绰绰有余。
      
      殷绝伸手,“又见面了,请。”
      
      “恭敬不如从命。”
      
      那人一个利落翻身,手里拿着的茶壶滴水不溅,顺着殷绝手势坐在柳树下的石凳上,“来,道友也坐。”
      
      取来瓷杯,提起茶壶,清香热茶从壶嘴流出,“你刚到此处,特为你准备热茶一壶,这可是花了我五千块下品灵石买来的灵茶。”
      
      殷绝接过那人递过来的茶。
      
      “哈,”那人大笑,“喝了我的茶,以后咱们就得相互照料了啊,在下俞风逸,先敬道友一杯。”
      
      “殷绝。”殷绝随即饮下。
      
      两个都是聪明人,俞风逸不欲搞那些弯弯道道的事,直说以后殷绝想要什么符箓直接从他那里买,可以给殷绝算便宜点。
      
      殷绝听了之后一笑,点头同意。
      
      解决符箓出售问题,俞风逸悠悠叹气,想到如今的自己穷得叮当响,欲哭无泪,“殷绝兄啊,像你这样的人真得太少了。”
      
      “修士都以追求自己实力为目的,确不愿吃苦一昧追求捷径。如此一来,丹药便是最好的选择,至于符箓,唉……”
      
      整顿好后,第二日殷绝主动找到张家家主,两人于密室中不知商谈了什么,足足谈了一上午,张文笙他们只瞧张家家主出来时,向来沉稳的脸上布满红光,身上灵气波动不断,显然高兴极了。
      
      也是当天,李玖清醒,并精神力大损,很有可能在丹药一途上再无进展。李家家主怒气冲天当即带两位元婴修士来张家,誓要击杀殷绝以此谢罪!
      
      许多人暗中关注张李两家怎样处理,猜测张家会不会为了一个妖兽客卿彻底得罪李家?
      
      在看见李家家主面色阴沉从张家大门出来时,他们便知道张家这是铁了心要护殷绝,就是不知道值不值。
      
      当夜,张家仆人拉着一车又一车品级不一的灵药进入殷绝所在院落。不到天明,仆人们脚步匆匆每人端着慢慢一堆玉瓶从殷绝院中走出。
      
      三位长老以及张家众人目瞪口呆,天呐!一晚上,这起码几千瓶了吧?一瓶丹药至少三颗!这妖兽是要逆天啊!什么精神力?!
      
      然而这还没完,殷绝足不出户,一天时间将几十车灵药炼得一干二净。长老他们迫不及待随意打开一瓶,丹香浓郁诱人,上等!
      
      再打开一瓶,还是上等!
      
      再打,还是上等!
      
      咕咚!
      
      若非殷绝还要和家主谈事情,三位长老恨不得立马冲进去揪着殷绝衣襟问他到底怎么办到的!这样强大的精神力,说殷绝是六品炼丹师也不为过啊!
      
      随后,自招揽了客卿之后,静默两天的张家突然放出重大消息,主城张家药铺将大量售卖上等一、二品丹药,其中包含破壁丹、破元丹、固元丹、淬体丹等,全是炼体期修士最需要的丹药!并且全部折价卖出,一品丹药价格全部定在八千五下品灵石一颗,而二品丹药价格定在两万三千下品灵石一颗。
      
      每人只能买三颗,多者不卖!
      
      消息一出当即震惊全城。
      
      上等?!全是上等??!而且价格还定的这么低?!每个人还只能买三颗?
      
      有人抱着不信的态度,张家除了那四位长老以及张文笙,谁还能炼出上等丹药?张家在主城好歹有十几家铺子,当天同时出售?还全是上等丹药!
      
      你唬傻子呢?!
      
      有人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悄悄备好灵石,准备在张家售出那天赶紧抢,一、二品丹药因品级不高,故而很多炼丹师很难用心炼制一、二品丹药,导致很多低品丹药杂质极多。
      
      现在张家宣布出售上等丹药,若是真的,这机会可遇不可求啊!
      
      不过更多的人则是准备看张家自打自脸。
      
      宣布的第二日,天刚破晓,张家丹铺外早已聚满了人。他们无不翘首以盼,终于,张家开门了。
      
      “诸位,今日丹药只售每人三颗,若怀疑丹药品质者可当场检验。”
      
      “哗!”
      
      “给我看看……咦?这丹香?真的是上等!!”
      
      “给我一颗淬体丹!”
      
      “真的是上等,是上等!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天啊!我还要三颗!”
      
      “抱歉,每人只能买三颗。”
      
      “我也要买我也要买!”
      
      “等着,给我留两颗,我这就回家去取灵石!!”
      
      ……
      
      这样的场景同时在十几家丹药铺上演。
      
      冷清到几近关门的张家丹药铺瞬间暴热起来,排队买丹药的人从街头排到街尾,先前不相信张家能拿出这么多上等丹药的家族追悔莫及,火急火燎派门下小厮扮成普通人争去抢买!
      
      很多人因怀疑张家而没准备足够的灵石,最后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些灵石多的人喜滋滋抱着三颗上等丹药走了,心如绞痛。
      
      “发了,发了,发了!”
      
      “我们张家有救了!太好了!!”
      
      消息传到张家,所有人开心地抱在一起,他们张家哪怕是曾经最鼎盛的时候,生意也没这么红火。这些年受尽打压的内族子弟,更是眼睛发红,被欺压了这么久,终于出了一口恶气!大批灵石飞速进账,张家管家记账时甚至手都在发抖。
      
      而他们始终没忘记,这一切都是因为住在他们院落中,前些天请回来的那位客卿——殷绝。
      
      这些丹药全出自殷绝之手,而且成本极低,因为殷绝用的几乎是那些废弃、药效流失,遗弃在仓库角落里的劣质灵药。可就是这些无用灵药,炼出了他们想都不敢想的上等丹药。
      
      殷绝阁下,就是他们张家的贵人啊!
      
      “哐!”
      
      李家主宅正厅中,李家族长听闻这消息后,猛地摔碎他最心爱的琉璃盏,“张家的都是一群废物,他们怎么可能炼制出这么多上等丹药?!”
      
      管家站在一旁拧眉沉思,而跪在地上通报消息的小厮被李家家主身上骇人气势吓得瑟瑟发抖。
      
      “家主,你说,这些丹药会不会出自前两天张家请回去的妖兽之手?”
      
      李家家主负手而立,当即否决:“不,不可能,一只区区妖兽,怎么会有如此强悍的精神力?短短两天时间就炼出这么多上等丹药。不可能。”
      
      管家俯身,出声道:“不管是不是因为这只妖兽,但总得备一手。”
      
      李家家主蹙紧眉梢,“张家那群贱骨头,硬死也要护这只低贱孽畜。”
      
      管家双眼一弯,“妖兽终究是妖兽,只配被修士契约,既然金丹修士拿不下这只妖兽,那元婴呢?”
      
      “况且这妖总不能一辈子窝在张家不出来吧。”
      
      李家家主福至心灵,点头阴蛰笑道:“若契约了这只妖兽,还能操控它在李家为我办事。”
      
      *
      
      因殷绝这一手,在主城掀起滔天巨浪,已经被李家打压至谷底的张家因为此事,瞬间翻身。
      
      不过作为此次的始作俑者,殷绝正在小院休养生息,一晚上炼制这么丹药,即便只是一、二品的丹药也着实令人吃不消。
      
      等脑中神魂刺痛缓下去后,殷绝坐到石凳上,用张家特意送来的安神叶泡茶。他和张家家主商量好,凡他炼制的丹药每出售一颗,他四,张家六。
      
      张家家主本提议他们张家三,殷绝七,毕竟他们顶多提供了些不要的灵药,而炼丹全是殷绝一人所为。
      
      不过让殷绝拒绝了,接着殷绝便说,他要一个半年后参加中州试炼的名额。而作为回报,他会亲自教导张家子弟,让张家三个月后保住名额。
      
      张家家主想也不想,当即答应。他们张家本就危在旦夕、名额不保,如今殷绝不仅帮他们起死回生,还主动教导他们张家人炼丹,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啊!
      
      最开始听说这妖点拨大长老,张家家主尚还存疑,直到殷绝露出这一手,他算是看出来了,他们张家真的请了尊大佛回来!虽不知殷绝具体炼丹品级,但绝对高出大长老!
      
      现在,就是这位居然要亲自教导他们内族子弟!
      
      张家家主心中感激殷绝的同时,越发觉得欠殷绝的还也还不清,重重道谢后,即刻挑选弟子让跟着殷绝学习。
      
      灵石有了,名额也有了,同时成了张家的大恩人。十几位的元婴修士,几位中品炼丹师,在这外州也算一股不容小觑的实力。
      
      刚抿下一口热茶,俞风逸再次来到小院,看殷绝的眼神跟看宝一样,然后取出一大摞符箓,“殷绝兄,这全是四品符箓!我昨晚熬夜画出来的,绝对物美价廉。”说完,俞风逸兴奋地搓手,“殷绝兄,买吗?”
      
      保命的东西谁会嫌少?殷绝大掌一挥,全买了。俞风逸激动地抱住灵石,连连感叹:“有灵石真好,和富人做朋友也是真的好!”
      
      聊着聊着,俞风逸想到什么,突然正色提醒道:“对了,张家的事你最好不要出面,暗中帮忙就可。李家附属程家,若是让程家的人察觉到便不好了。”
      
      又是程家。
      
      殷绝来时听闻这里的程家乃中州程家的分支,约莫是曾经他时常待在雪封山,并未注意中州大家族,故而对程家并无印象。
      
      “也不是得罪不起,今天我去主城外逛了一圈,恰好碰上程家云舟,那上面有半步化神。”
      
      半步化神。
      
      殷绝突然想到那日他来主城时遇见的半步化神。
      
      那人竟是程家的?
      
      心中有什么一闪而过,带着淡淡不安。
      
      没待殷绝捕捉,俞风逸语气带着浓浓不屑:“呵,半步化神,也只能是中州程家的人过来了。可惜没瞧见面,不知道究竟是谁。听闻这边程家拍卖场也时不时拍卖些妖兽,果然上梁不正下梁歪,尽做些恶心人的事。”
      
      “你妖兽的身份已经在主城传开,虽说李家和张家在程家面前不值一提,但若引来程家注意,半步化神,你知道的,这外州无人能挡。”
      
      “嗯,多谢。”
      
      殷绝心缓缓沉下,即便如今他的修为进展很快,但还是不够。
      
      程家。
      
      提前接到儿子传来消息的程家家主早早在门口候着,见红袍男子下来,殷勤迎上去:“大人辛苦了。”
      
      “嗯。”红袍男子慵懒一应,“化形丹备好了吗?”
      
      “备好了,因知道大人带了众多妖兽回来,所以准备了很多。”
      
      “那行,有妖兽化形后,连着一块扔到十天后的拍卖场上。”
      
      “是的,大人!”
      
      “对了,”红袍男子突然想起他从森林带回来的那条极为丑陋的蛇,“低级兽牌拿来。”
      
      看管低级兽牌的两个侍从不敢耽搁,每人双手捧着小山似的一大堆走来,其中一个更是抖如筛糠。
      
      一堆,还一模一样。
      
      红袍男子不耐蹙眉,当初他捉那条丑蛇后顺手装进兽牌,随后扔给侍从,现如今他也懒得找。
      
      算了。
      
      红袍男子甩袖,“若有妖兽化形,先带过来给我看。”
      
      “是!”
      
      程家地牢,以隔绝灵气的原石修建,密不透风、阴暗潮湿,无数狭小笼子无序叠放在一起。侍从们拿出兽牌,将里面捉来的妖兽按等级依次装进笼子里。
      
      “嘶!”
      
      眼前突然出现光,小蛇不适应地眯眼,随即就被人粗鲁扔在地上,还没来得及反应,脑袋让人一脚踩住。
      
      它疼得扭动身子,然后就被人拎起来装进铁笼里,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后掉在角落。
      
      “嘶嘶嘶。”
      
      小蛇不适应扭动身子,笼子依旧狭窄但好在比之前黑漆漆的地方宽敞很多。
      
      “吃吃吃,吃不死你们!累了这么久,还要喂你们这群废物。”
      
      密室内各种妖兽声伴随着侍从咒骂。
      
      其实食物也不过一些溃烂的灵果,乱糟糟杂在木桶里,上面盘绕着好些苍蝇。
      
      金丹才能辟谷,妖兽也一样,饿了好几天的妖兽看见灵果疯狂的叫,很快侍从提着灵果寥寥无几的木桶来到小蛇旁边。
      
      小蛇旁边是只刺猪,庞大的身子强行塞在铁笼中,在上面勒出一道道红痕。
      
      侍从刚扔给刺猪两个灵果,刺猪显然饿极了,狼吞虎咽,一下子吃完。侍从又扔给刺猪两个,刺猪一口再次吃完,依旧不管饱,哼哼地往侍从木桶里拱。
      
      “死猪!”侍从不耐烦一脚踢向刺猪脸,刺猪吃痛大叫,还是忍不住支着鼻子想往侍从木桶里拱。
      
      侍从烦不胜烦,一脚踹开铁笼,来到小蛇面前将最后两个烂了一半的灵果扔给小蛇。
      
      灵果很小,还烂了一半。
      
      小蛇又饿又渴,蛇身卷住灵果,蛇牙咬开果子,汁水流出,掉在铁笼外的蛇尾开心地摇了摇。
      
      吃了两口,小蛇看见旁边还在痛苦地哼哼的刺猪,又看了看自己的两颗灵果,蛇尾卷住剩下的一个,递到刺猪面前。

  • 作者有话要说:  俞风逸:请问殷大佬有钱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殷大佬:有钱,就是可以很任性地买买买。买灵药,买符箓,以及买媳妇。
    感谢在2020-03-15 17:22:24~2020-03-16 17:11:0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杯酒年华、無爛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