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而不得》糖炒栗姊 ^第2章^ 最新更新:2018-08-31 21:14:2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百味集一般在晚上7点就关门了,早上9点开门,陶已每个月可以拿到3500块钱的工资,包中餐和晚餐但不包住。学校附近租的房子都太贵,陶已隔了好几条街给自己租了个单间。
      
      身材娇小的电瓶车在拥堵的城市里绝对是马路上的BUG,每天晚上下班回到住的地方骑个电瓶车只需二十来分钟,所以晚上的时间对于陶已来说比较充裕。
      
      这是一个相当破旧的小区,聚集着许多进城北漂务工的人们。陶已所住的房间在五楼,一层楼共80个平方,却被硬生生得隔出了6个房间,再加上一个公共厕所+浴室,一个公共厨房,一个很小的公共客厅。陶已因为住在靠北朝阳的房间里,因此还因为“阳光”的权利多付了100元,他每个月的房租开销是500元。
      
      不过这是陶已第一次拥有一个属于自己一个人的独立房间,即使很小很破旧,也是弥足珍贵的。他不懂得网上当下流行的北欧风格的装饰,但他竭力让这个房间变得整洁干净,甚至还在外延的窗户上种了一排造型各异的两块钱一盆的多肉植物,每天耐心得照顾着。
      
      回到住处的陶已趁着其他几个人还没回来,就先洗了个澡。一般情况下,洗完澡洗完衣服的陶已就会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很少出门。
      
      他才刚刚来到陵城两周的时间,忙着找工作和工作,另外五个房间的人他只认了个脸熟。
      
      有一间房间里住着一个来京城寻找音乐梦的文艺青年,会打架子鼓和弹贝斯,在地下乐团里和一群小伙伴一起玩音乐,大概他也知道这种房子的隔音效果很差,从来不在出租屋里弹奏乐器。
      
      有一户是来京城务工的30多岁的夫妇,每天早出晚归,据说老家的乡下还有两个上小学的孩子,然而在他们的脸上却只能看见50岁的沧桑。
      
      有两个是大学刚刚毕业的女大学生,她们两个共同租住在一件狭小的屋子里,每天坐20分钟的公交和30分钟的地铁才能到上班地点,希望能这座城市追逐自己的梦想。
      
      还有一家三口的,小孩只有三岁,在这个小区楼下做些卖早点生意的。
      
      最后一间稍大一点房间就是房东自己住的,那是一个性格暴躁又小气的老头,每天不去干活,喜欢摇把蒲扇走东走西,每个月就靠房租过活,最大的梦想就是嘴里叨叨着,有一天拆迁能够拆到这里。
      
      这层80平米的房子里一共住了10个人,有只有三岁的天真孩童,也有白发苍苍的市侩老人,连转身都显得有些拥挤的房子里,几户人家之间却鲜少交流,大家都忙着每日的生存,很少有时间关注他人的悲喜。
      
      如果陶已读过鲁迅先生的杂文,就一定会有一种一语道破的心心相惜,“楼下一个男人病得要死,那间壁的一家唱着留声机,对面是弄孩子,楼上有两人狂笑,还有打牌声,河中的船上有女人哭着她死去的母亲。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可惜他没有,他只上到了初中二年级,便离开了校园,连初中毕业证都没有拿到手,对于鲁迅最深的印象就是在书桌上刻的那个“早”字,当时他还模仿着刻在了课桌的左上角,后来一直把文具盒放在那个位置用来遮挡。
      
      洗干净的陶已躺在床上,身上只穿着一条印着蓝胖子的小短裤,那是在地摊上批发买的卡通短裤,便宜耐穿,陶已觉得这些图案还挺可爱的。陶已裸露着有些消瘦的上半身,和一双又白又嫩的长腿,但仔细一看,就会发现他的身上和腿上遍迹着一道道已经愈合的陈年伤疤,即使少年强大的自愈能力也无法消退。
      
      陶已躺上床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他的手机支付宝,看看他的所有“存款”,一共是18478.3元,不敢随意理财的陶已只能将钱存在他觉得最安全的地方,这是他省吃俭用攒了4年的所有积蓄,每天晚上他都要看一下,然后抱着手机才能心安睡觉。他又掐着手指头计算,如果从现在开始一直干到过年,一共5个月,除了每月打出去1000块钱,自己并没有什么其它额外开销,他还能攒下一万块钱!还是长大了好呀,陶已翻了个身,感叹道:成年了他就可以租房子了,找更多的工作,赚更多的钱,也……不用再被人欺负了。
      
      陶已不爱玩游戏,手机里也没什么娱乐项目。陶已掏出之前涂涂画画的小本子,他的字一笔一划都清清楚楚,却像小学生一样过于端端正正,可以看出写的人非常认真。
      
      陶已左看右看,还是一脸懵逼,只能把本子一脸苦恼得盖到自己的脸上,不过他也没想过自己会搞懂这些问题。寻思来,寻思去,“诶,我晚上也可以去蹭课啊!”突然灵光一闪,一想到这点,陶已开心得要坐了起来,似乎马上穿上衣服,已经坐在秀京大学的教室里去了!
      
      秀京大学好像已经成了陶已心中的执念,小学的时候陶已的学习成绩很好,学习是他在那段黑暗的时光里唯一的寄托,邻居的叔叔阿姨们有时候会逗他说,“猫儿,你以后要考上秀京大学,你要当状元郎啦。”陶已一般都是低着头转身离开,既不抬头,也不回答。
      
      后来他小学毕业的那个暑假,家中又横生灾祸,他离开了那个让他痛不欲生的家庭,被送到了小镇上唯一一所孤儿院,那是他十八岁的生命中度过的最美好的两年时间。院长叔叔也对他说过,他的学习成绩这么好,希望他能考上最好的学校。
      
      两年后院长病逝,孤儿院也随之解散,他的“克亲”的传言加上“大龄”的年纪,没有人敢收养他,于是,小陶已十四岁就开始了一个人在社会上漂泊的生活。
      
      “秀京大学”四个字是他深藏心中,不敢轻易触碰的梦想,直到两个月前,他终于来到繁华的陵城,用已经成年的身份证租下了一个偏僻狭小的房间,在大学门口找到了第一份正经上班的工作……第一次离自己的梦想这么近,陶已觉得现在的自己真的是无比幸福。
      
      陶已心里计划着明天的安排,打开手机搜索着“大学上课需要准备什么东西?”现在刚刚开学,网上还有许多经验帖置顶告诉各位新生,上大学必带的东西和必做的事情。这些事情都是陶已从来没有接触过的,所以每一个回复他都看得津津有味,直到睡前,他心里还默念着:脑子我就不用带了,也许明天我要给自己买一本好看一点的笔记本。
      
      在城市的另一头,一家隐藏在老胡同巷子四合院里的茶室,两个青年人正坐在树下对坐品茗。
      
      一边坐着的是陆九隅,另一边是他的发小房子言。
      
      才喝了两口茶,房子言就“原形毕露”,瘫在座位上,“真没想到,有一天我们还会来这种地方喝茶啊,真是岁月不饶人啊。”陆九隅瞥了他一眼,淡淡得说道:“最近城东那片开发区的情况怎么样了?”房子言有几分抓狂,“大哥,现在是下班时间,请不要聊工作了!还有,你一个做游戏产业的,跟房地产没有半毛线关系!”陆九隅依旧用非常平静的语气说道,“谁说做游戏的就不能做房地产了。”
      
      陆九隅,冀俊楚和房子言三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但三人性格完全迥异,陆九隅从小就非常稳重,用房子言的话说,就是切开找不到一点白的,最喜欢看热闹不嫌事大,在旁边添柴浇油。而冀俊楚的性格则非常温柔,天生就好像擅长照顾他人。至于房子言,性格闹腾,脑子灵活,哪里热闹哪里就少不了他。
      
      学生时代,他们两个经常被房子言拉着混迹各个酒吧,年少轻狂,因为出众的外貌和家世,还被称为“酒吧三剑客”。但每次都是房子言喝醉着被两个人架着拖回去,陆九隅滴酒未沾,他很少让自己在众人面前失控,至少房子言好像没有看到过。
      
      可就是这样闹腾的人,最后却做了他之前最厌恶的工作,按照家庭的意愿从政开始仕途之路,而且还是三人之中最早结婚并且已经有了一个闺女,成了一个女儿奴。
      
      冀俊楚学的是医学,大学开始就热心志愿者活动,博士一毕业就跑到非洲当国际医生,现在一直在非洲支援,上次回来聚会还是两年前房子言结婚的时候。
      
      时间匆匆,他们现在三个人都在忙各自的家庭和事业,聚在一起的机会也比较少,再也不能像学生时代那般恣意妄为,任性放荡。
      
      比如现在,房子言看了一眼手机,“哎,马上10点了,我们光喝茶就喝了两个钟头。兄弟,我得赶紧回去了,静儿和小年还在等我呢!”
      
      “带我向小年问好。”“放心吧,你在她心中排第一呢,绝对忘不了!”房子言站起身来,拍了拍陆九隅的肩膀,默默吐槽,也不知道这闺女像谁,从小就颜控,只喜欢长得好看的,只要长得不好看的人抱一下他,她都要哭得天昏地暗。
      
      只留陆九隅一个人还坐在树下,陆九隅抬头看着枝繁叶茂的合欢树,
      
      心想:蚊子真多。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入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