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重生》渔小乖乖 ^第8章^ 最新更新:2018-12-12 10:59:4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第八章 ...

  •   孟妈妈娘家所在的村子叫窝山村,窝山村比后山村还要偏僻。后山村好歹位于山脚下,有一条黄泥路能通到镇上去,窝山村却在大山深处,只有一条沿着山壁开凿出来的小路能通向外界。窝山村是个只有七-八户人家的小村子。
      
      孟正的外婆在他小时候就去世了,外公还健在。等到孟正考上大学时,外公都已经是八十多岁的人了,身体依然非常硬朗。老人家在山上设了好多陷阱,每天都要去山上转悠一圈,时常能逮到一些野物,最多的就是野兔了。
      
      打猎吃肉在他们这种偏僻的山村里是一件很常见的事。
      
      孟正本来也不觉得这有什么,可等到他走出山村看到不少社会新闻后,他却吓出了一身冷汗。野猪竟然是二级保护动物!猎杀野猪是违法的!
      
      孟正抱着《野生动物保护法》瑟瑟发抖。
      
      幸好这个二级保护动物是后来设的,在孟正小时候,野猪还不受保护,外公在那时确实打到过野猪,还给孟家背了一条野猪腿过来。等到野猪受保护了,外公就上年纪了,陷阱挖得不深,他平时只逮兔子,不会轻易去挑衅野猪了。
      
      外公外婆这辈子只生了两个女儿。孟妈妈没有兄弟,只有一个姐姐叫孟可竹。孟可竹的丈夫孟满堂是孟爸爸的亲哥哥。
      
      孟正三四岁的时候常常会被家里的亲戚关系绕晕,为什么他的大姨妈既是他的大姨妈,又是他的大伯母?为什么他的伯父既是他的伯父,又是他的大姨夫?其实原因非常简单,孟妈妈一对姐妹正好就嫁给了孟爸爸一双兄弟。
      
      也就是说,孟正的大姨妈和他的大伯父正好是一对夫妻。
      
      之所以会这样结亲,还要从孟满堂的一个倒霉经历说起。
      
      当年,孟满堂到了要娶妻的年纪时,媒婆给孟家介绍了一个阳山村的姑娘。阳山村离着后山村有点远,得翻过两座山才能到。媒婆把那姑娘夸出了花来。孟家原本还觉得媒婆的话不能全信,但当孟满堂被父母领着去和姑娘相亲时,他们发现媒婆并没有骗人,那个姑娘长得非常喜庆,编着粗黑的大辫子,笑起来脸上有酒窝,还是干活的一把好手!孟家人对这个名叫“宋盼儿”的姑娘非常满意。
      
      相了亲后,这门亲事就算是定下了。
      
      结果,等到正式成亲的那日,新娘都被送到孟家来了,孟家人才知道,真正被送到孟家来的新娘子根本不是相亲时的那个姑娘,而是那个姑娘的堂姐,一个左脚走路不利索的残疾人。孟家气坏了,他们也不是看不起残疾人,但宋家这种行为明摆着是骗婚啊!
      
      宋家却理直气壮地说,他们要嫁的姑娘是宋盼儿,媒婆给孟家说的姑娘也是宋盼儿,这个残疾姑娘就叫宋盼儿。他们把姑娘往孟家一放,就想把这门亲事坐实了。那宋盼儿呢,一句话不说,只知道哭,不知道的还以为孟家怎么欺负她了。
      
      按照当地的风俗,姑娘穿着嫁衣入了男方的门,她就算是男方家的人了。有人看热闹不嫌事大,劝着孟家人说:“这姑娘只是左脚略微有点跛,不是什么大问题,又不耽误传宗接代。既然她已经进了孟家的门,你们就认了吧,不然坏了这姑娘的名声,这不是逼她去死吗?”
      
      孟奶奶气得全身都在发抖,敢情就这姑娘的名声重要,他们老孟家就要认下这个亏?要是一开始相亲的就是这个姑娘,如果姑娘本身能干,他们还真不见得会嫌弃她。可宋家玩了这一手,那就是骗婚!孟家咽不下这口气!
      
      孟奶奶灵机一动,附在孟满堂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然后又大着嗓子用所有人都能听见的声音说:“满堂啊,你看这事……”
      
      孟满堂按照他妈教给他的方法,把胸口的大红花摘了,狠狠地往地上一丢,说:“这姑娘要留在我们家?行,她留下,我走!”然后,孟满堂就跑了,这一跑就彻底消失不见了。
      
      孟满堂足足一年没有回来。谁也不知道孟满堂去了哪里,问孟家人,孟奶奶就只知道哭,孟爷爷就只知道叹气。本来舆论各有偏向,现在见孟家的儿子被宋家人逼走了,孟家显然更可怜啊,于是舆论彻底站在了孟家这头。宋家没有办法,只好把宋盼儿领了回去。
      
      一年后,孟家想要重新给孟满堂找门亲事。宋家听到了消息,竟然又闹到孟家来了,用尽了无赖的手段,反正就是不想让孟家好过。孟家快被宋家恶心吐了。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孟家就认识了孟正的外公。孟正的外公只有两闺女,长女想留在家里招赘。
      
      孟奶奶对孟正外公说,孟满堂不做赘婿,但反正两家都姓孟,孩子以后也姓孟,你说孩子是跟爸爸姓的也行,是跟妈妈姓的也行,不也挺好?再有,孟满堂结婚后,一年里头可以有大部分的日子都住窝山村,可以像孝顺亲爹亲妈一样地孝顺岳父岳母,这和入赘也不差什么了吧?
      
      孟正的外公同意了。
      
      外人不知道他们两家的协议,还以为孟满堂真的入赘去了。孟满堂可是长子啊!宋家把孟家好好一个儿子逼得有家不能回,孟家彻底占住了理。
      
      等孟满堂亲事落定,孟奶奶就开始反击了。她特意找了好几个帮手,隔三差五去阳山村的村头哭骂一通。然后,宋家就出名了。据说,宋盼儿的堂妹,就是当初装作宋盼儿和孟满堂相亲的那个,本来正在议亲,这下子亲事难了。
      
      在孟满堂和孟可竹成婚第二年,孟爸爸和孟妈妈因为两家时常走亲戚看对了眼,反正山里人没有那么多的讲究,于是他们也结了婚。
      
      如今,孟满堂和孟可竹跟着孟外公住,负责赡养孟外公,孟满仓和孟可梅跟着孟奶奶住,负责赡养孟奶奶,两家人走动得非常频繁,处得和一家人差不多了。
      
      孟满堂随着岳父住在山里头,冬天烧炭,夏天打猎,每年都会给孟奶奶背很多炭和肉来,是个非常孝顺的人。孟满堂和孟可竹只生了一个女儿,叫孟欣华,既是孟正的堂姐,也是孟正的表姐,和孟朵一个年纪,大家关系很好。
      
      自孟正去镇上买了彩票后又过去了差不多两周,有个年轻人扛着两个大麻袋,经人指点找上了孟家。这年轻人自称叫于军,是于菊花的娘家堂弟。于菊花就是那个被孟爸爸和孟正救了的孕妇。
      
      于家堂弟来的时候,孟爸爸和孟妈妈正在地里干活。孟奶奶指挥着孟正给于军泡了茶,亲自陪于军聊天。孟正倒好了水,就跑去地里喊他爸妈了。
      
      于军从贴身的口袋里取出钱,双手举着递给孟奶奶,语气诚恳地说:“这是你们当初为我姐垫付的医疗费,我给带来了。我姐说,多亏了你们!”
      
      说着,于军又从麻袋里取出了谢礼,除了一蓝一粉两个新书包,还有自家晒好的笋干和一条猪肋骨做的腊肉。孟奶奶推辞不过,只能收了。但她肯定不愿意占这个便宜,就朝着孟朵使了个眼色。孟朵意会了,赶紧去放杂物的屋子里取了一个篮子,篮子里铺上旧布,然后在篮子里放上鸡蛋。孟家只有十几个鸡蛋。孟朵又去邻居家借了点,凑了二十八个。等于军走时,就叫于军带回去,算是给于菊花肚子里的孩子准备的贺礼。
      
      于军陪着孟奶奶聊了一会儿天,他看到墙上贴着的奖状,知道这家的孩子读书成绩好,就说:“您老人家有福气啊,孙子孙女都长得这么俊,一看就是读书的好料子。”
      
      孟奶奶谦虚地说:“哎,随我。”
      
      于军:“……”
      
      好在于军机灵,赶紧接上了话,竖着大拇指说:“可不是随了老太太您了,我瞧着您孙子的眼睛,您孙女的鼻子,都长得和您一模一样!”
      
      不一会儿,孟爸爸和孟妈妈就从地里回来了。
      
      于军冲着孟爸爸好一通感谢,孟爸爸这个老实人都被他夸得不好意思了,红着脸说:“其实我也没做什么……平安就好,平安就好。”
      
      于军说:“要不是我姐夫在城里打工回不来,他肯定亲自来你面前道谢。”
      
      “你姐夫……”
      
      于军就略微说了说姜有海的工作,在城里盖房子,如何如何的。
      
      孟爸爸心里一动。
      
      送走于军后,孟妈妈一个劲地说,于家太客气了,竟然送了这么多东西。幸好孟奶奶回礼了,否则她真觉得这礼物拿得烫手。孟妈妈把新书包递给儿女。
      
      孟朵拿着粉色的新书包,爱不释手。
      
      孟正拿起蓝色的书包打量了一下,见它虽然是蓝色的,但偏中性,女孩子也能用,就说:“这个书包拿去给欣华姐用吧,我就不用了。妈妈做的帆布包,我用着挺好的。”用二十六岁的他的审美眼光来看,他更喜欢妈妈做的帆布包,因为那个看上去有些复古邮差包的味道,反而这个新书包有点土啊。
      
      “你不喜欢啊?”孟朵问。
      
      孟正一本正经地说:“要是我再年轻点,我肯定会喜欢。”如果他的心理年纪真的只有十一岁,他非爱死了这个新书包不可。
      
      孟妈妈顺手就在孟正后脑勺上拍了一下:“谁允许你这么老气横秋说话的?”
      
      行吧,既然亲妈不喜欢老气的风格,那孟正就卖了个萌:“妈,我肚肚饿了,什么时候做饭饭?”
      
      “谁允许你用这么恶心的语气说话的?”孟妈妈又说。
      
      “你还要我怎样,要怎样,是亲妈难道就不能把我原谅。”孟正忍不住唱了起来。
      
      孟妈妈翻了个白眼。虽然她不熟悉孟正唱的调调,但这并不耽误她在第一时间予以反击:“我盼你能正常,能正常,是亲妈才不惯着你装模作样。”耶,押韵成功!爸爸为妈妈鼓掌。
      
      孟正沉默片刻,朝着妈妈拱了拱手:“女侠,你赢了。”
      
      大意了,竟然忘了妈妈的反应速度无人能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