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重生》渔小乖乖 ^第6章^ 最新更新:2018-12-09 11:20:4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六章 ...

  •   因为天气有些闷热,孟爸爸和孟妈妈就在堂屋铺了竹席,直接睡在了地上。孟家缺什么都不可能会缺竹席,这就是家有篾匠的好处。
      
      孟妈妈小声地说:“儿子说的那些话……也不全是胡闹。咱们这片地方是留不住人的。我就盼着,等朵朵和小正长大了,能在城里找到工作,最好是像他们姑父那样坐办公室的,风吹不着雨淋不着……你想啊,他们姑父都能提拔他们姑姑,要是咱们孩子有出息了,孩子们还能不提拔我们?”
      
      孟爸爸闷闷地应了一声,表示自己在听。
      
      孟妈妈又说:“所以你要乖乖的,跟着儿子多认识几个字。等儿子找到了工作、当上了领导,叫儿子帮衬着,你还能去儿子单位给看个大门啥的!”
      
      “怎么就我认字,你不学?”孟爸爸问。
      
      孟妈妈摆着手说:“我去儿子单位当个清洁工就好了,那个不求文化知识。看大门就不行了,咱们上次给大姑送猪腿去,你不是看到了吗,看大门的要管来客登记的,这个得识字!”
      
      夫妻俩说的话若是被别人听去了,肯定以为他们是在开玩笑,但其实孟妈妈说这话时的态度非常认真。她见识有限,很多见解都只能从她的认知本身出发。孟妈妈是真的觉得,大学生肯定很有前途,如果儿子是大学生,她以后是真的能去儿子的单位做个清洁工。至于做清洁工让儿子丢人?怎么可能!她不偷不抢靠自己的力气吃饭,怎么会丢人呢?
      
      后山村这片地方的教育资源太匮乏了,真的读书读出成绩来的人很少。所以大家对于读书这一事的态度都比较随缘。如果孩子成绩不好,父母大都不会强求,等孩子初中毕业了,他们就会让孩子出去打工赚钱。不像城市里的父母,一看自己孩子的成绩不行,就给孩子报各种各样的补习班,非要让孩子读出成绩来。孟朵的成绩就不行,但孟爸爸孟妈妈从来没有给过她任何压力。
      
      但如果自家孩子的成绩非常好,父母又会特别重视。孟正成绩好,孟爸爸孟妈妈就期盼着他能考上大学。在他们看来,这时考上大学和古代考上状元是差不多的,从此以后就能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了。
      
      说句题外话,像孟爸爸孟妈妈这种抱着“儿子出息了就能顺手给我安排一份工作”的父母其实很有分寸,如果他们抱着“儿子出息了就要孝敬我、孝敬我各路亲戚好友”,那孟正就是典型的从农村走出来带着一身负担的凤凰男了。
      
      孟爸爸想了想,觉得孟妈妈的话很有道理,却依然摇着头说:“不行不行,除非你和我一块儿,咱俩一起学。”一块学,如果学不好就一块儿丢人。
      
      “那行。那咱们就先学着吧。”孟妈妈说。
      
      孟正花了一个中午的时间,在草稿纸上写下了足足五千字的小论文,题目是《论父母学会认字的好处》,论文中提出了数十条论点,条条有理有据,就是为了等父母午觉结束后,继续说服父母。结果,还不等他发功,一觉睡醒的父母告诉他说:“好,我们决定跟着你学了。”
      
      孟正:“……”
      
      这种虽然得偿所愿了但还是觉得有点心塞的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这五千字的论文白写了吗?我还想把论文读给你们听的啊,你们站住啊……
      
      孟奶奶摇着蒲扇,进屋子先喝了一杯水,是出门前泡好的桂圆茶,杯底沉着三四枚泡胀了的桂圆干,这会儿水已经温了,正好能入口。她是家里难得的讲究人,除了她以外,像孟爸爸孟妈妈孟朵孟正,谁夏天从外面回来,不是用压水机压一杯凉水出来,然后咕咚咕咚地灌下去啊。
      
      压水机压出来的水是干净的地下水,不用烧就能直接入口,非常清凉。他们这儿没有自来水,离着后山近的直接用竹子做引水器,从山上接了山泉下来。离着后山远的人家,像孟家,就在家里安装了压水器。
      
      孟奶奶在外头不爱说人是非,不会主动聊八卦,但在自己家就不用特别注意了,说点八卦什么的反正不会传出去,也不会破坏她的形象。
      
      孟奶奶摇着头说:“兴民是个好的,可惜生的儿子不随他……兴民媳妇卷了家里的钱跑了,这肯定是不对,可兴民那儿子确实是个靠不住的啊。兴民还活着时,他那儿子就对自己妈妈非常不客气,做的那些事情,我都不稀罕说。唉,要不是兴民媳妇在自己儿子身上看不到希望,她真能舍得丢下儿子?”
      
      孟正愣了一会儿,说:“奶,你不觉得孟建可怜啊。”
      
      孟奶奶想了想说:“我就是觉得……他和他妈半斤八两吧,谁都好不到哪里去。村里人现在知道可怜阿健了,却看不到他这些年做的不对的地方。”
      
      孟正用玩笑的语气说:“奶,咱用不着可怜孟建。他以后是亿万富翁呢!”
      
      “又胡说八道了!”孟妈妈在孟正后背上拍了一下。
      
      孟正发誓,他绝对没有胡说八道。孟建真的能成为亿万富翁。别看孟建连初中都没有读完,但他就是有本事啊,硬是由一个小农民工混成了包工头,最后奋斗成了房地产大佬。这样的人生经历极为传奇,连小说里都不敢这么写!
      
      可能是受到了做混混时的经历的影响,孟建这个人对他认定的兄弟朋友特别大方。他发家后,当初和他玩的好的几个,都被他大手笔地送了豪车豪宅。
      
      重生的孟正对于这些事情一清二楚。
      
      那么,孟建此刻正处在爸意外去世妈卷款跑路的人生低谷,知道他未来经历的孟正是不是应该抓住这个机会去给孟建送温暖,和孟建修复关系,然后顺利抱上孟建的大腿,成为孟建最亲近的人?等孟建发了家,孟正就能躺赢了。
      
      孟正却不打算这么做。
      
      孟正其实没那么清高,他心里清楚,多个朋友就多条路子。如果孟建是另一个人,比如说是孟正的某个同学,他知道这个同学以后的发展非常不错,那么他多多少少会对这个人释放一些善意,不求真和这个同学亲密无间,至少也不能得罪这个人。这些都是人之常情。
      
      但因为这个人是孟建,孟正就不打算理会他了。像孟正重生前那样,孟家人从来没有欺负嘲笑过孟建,日后也没有去巴结孟建,这样就挺好的。
      
      为什么?因为道不同不相为谋。
      
      道不同不相为谋是双方面的,孟正不喜欢孟建那种为人处世的方式,孟建也不见得就喜欢孟正这样的人。
      
      孟正发自内心地承认,孟建这个人确实相当有本事。要是没本事,那么多农民工里头,怎么就他一个人出人头地了?哪怕孟正是重生的,他都觉得自己做不到像孟建那样,用了短短十五六年的时间就赚下了那么大的家业。
      
      可是,承认孟建厉害是一码事,认同孟建的三观是另一码事。
      
      人活在世上肯定要有所坚持。
      
      哪怕孟建成功了,孟正依然不愿意放弃自己的坚持。
      
      孟建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呢?就拿他做过的一件事来说吧。
      
      后山村的村尾有一条河,河对岸是前山村。前山村有个小卖部,卖点油盐酱醋、洗衣粉什么的,也卖零食。后山村的孩子如果手里有个几毛的零钱,都会去那小卖部里买东西吃。孟正平时也没少被孟妈妈打发去小卖部里买酱油。
      
      孟建的妈妈卷款跑了以后,孟建就更混了,整天在各个村子转悠,做些偷鸡摸狗的事,以此来填饱肚子。大家看在他可怜的份上,虽然嘴上说着孟建不成器的话,但要是谁家里包了包子、炖了肉了,还会留孟建吃一顿。
      
      孟建混来混去时认识了一个人。那人是个专门来乡下收古董的骗子。之所以说他是骗子,是因为他专挑那种不识货的主家,编一些乱七八糟的故事,比如说,“我们家当初也有这么一个首饰盒,虽然不值钱,却是我爷爷特意为我奶奶打的。可惜我小时候不懂事,玩火的时候把首饰盒撩着了。我奶奶现在病糊涂了,忽然想起来爷爷给她打的首饰盒……你们能不能把它卖给我,我想拿回去给我奶奶看一眼”,农村里的人大都没什么花花肠子,听他这么说,就以为他是个孝子贤孙,竟然愿意为了家中老人跑这么远来乡下花五十块钱买个旧盒子,碰上主家大方的,主家就直接说:“别掏钱了,这首饰盒送给你了!”
      
      骗子就通过这种方式用很低的价格把古董买走,然后一转身就卖出高价。
      
      孟建识破了骗子的手段,却没有揭穿骗子的真面目,反而想着拜骗子为师,从此以后跟着骗子吃香的喝辣的。这个骗子见孟建每日无所事事,总在各村转悠,就问孟建有没有古董的线索。孟建还真提供了一个。
      
      就小卖部那家,他们家有个已经不光亮的箱子,是家里一位老人的陪嫁,看着平平无奇的,他们也不知道它的真实价值,其实却是清朝的黄花梨官皮箱。孟建就和骗子说好了,他去把箱子骗过来,等卖了钱就五五分成。
      
      就这样,孟建通过花言巧语,用五块钱把小卖部那家的古董箱子买了。
      
      可问题是,他买箱子时,小卖部那家正急需要钱。他们生了个孩子,孩子有先天性的疾病,小地方看不好,需要去大城市里看,大城市里的医生说,这孩子需要做手术,整个治疗过程至少要花二三十万!农村人哪里拿得出来这么多钱?孟建上门时,他们正砸锅卖铁凑手术钱呢!如果孟建把箱子的真实价值告诉他们,小孩的救命钱就有了。
      
      但孟建没有。他心安理得地骗走了箱子,心安理得地交给了骗子,让他去卖钱,打算悄悄拿走分成。但孟建到底是小地方出生的,当时就算有点心眼,却斗不过那个大城市来的骗子。那骗子把箱子独吞了,一分钱都没给孟建留下。
      
      孟建气急败坏,嘴巴里不干不净地骂了好久,这事就从他自己口里漏了出去。人们这才知道,他把别人家里的值钱东西骗走了。
      
      小卖部那家找上孟建,孟建却说:“你自己乐意把箱子卖给我,我们钱货两清,你还有脸怪我?要是我不说,你们一辈子都不知道那箱子值钱!”然后,他就跑了。再然后,过了好几年,就听说孟建在外头发了财,当上了老板。
      
      知道孟建发财后,有人替孟建说话,确实是小卖部那家自己乐意把一个箱子卖五块钱,这怎么能怪孟建呢?还有人说,如果没有孟建,这个箱子留在小卖部那家,谁都不知道这箱子值钱,日后也是当旧物劈成拆烧了,根本换不来钱。这东西啊,只有在识货的人手里才值钱,否则就屁都不是。
      
      很多人觉得这话听着有道理。
      
      孟正不想去评判这些话有没有道理。孟正承认,他有很多比不过孟建的地方。他只是大学毕业在城市里找了份工作而已,算是一个普通人,孟建却成了亿万富翁。对比孟建的成功,他就像是个失败者。作为失败者,他就不对着孟建的成功之路指手画脚了。也许那些孟正不喜欢的地方正是孟建成功的关键。
      
      但孟正却知道,他和孟建真的不是一路人。在孟正重生前,孟建的那几个兄弟,原本已经在老家娶妻了,被孟建带着发了财以后,就学着孟建的样子在外头包了二奶、三奶、四奶、五奶……孟奶奶提起这事时,语气中充满了厌恶。
      
      既然不是一路人,那就别硬凑到一块儿去。
      
      就这么简单!
      
      因此,孟正这会儿只是对着家人玩笑般地说了句孟建要做亿万富翁,就把孟建丢在脑后了。孟建成功有他成功的道理,但孟正只想坚持自己的路。他这会儿只想教父母认字。
      
      当天晚上,孟老师的小课堂正式开课啦!
      
      孟奶奶也想参与其中,孟正对于奶奶的加入举双手双脚支持。小课堂的人员安排是这样的:班主任孟正,副班主任孟朵,班长孟奶奶,副班长孟妈妈,普通学生孟爸爸。
      
      孟爸爸:“……”
      
      等等,难道我不是一家之主吗?别以为我不知道,明明还有课代表这个职位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