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重生》渔小乖乖 ^第4章^ 最新更新:2018-12-07 11:00:3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在孟正的无知无觉中,蝴蝶效应还在继续。
      
      张领导记住了黄毛的车牌号并且举报了他。交警在查黄毛超速和闯红灯的问题时意外查出了黄毛现在拿在手里的驾驶证是假的,真的早就被吊销了。
      
      于是,黄毛被拘留了。
      
      等到黄毛的姐姐对丈夫哭诉这件事,问有没有办法把黄毛捞出来时,丈夫刑工头的心里忽然生出了一丝警惕。原本他以为这个小舅子只是游手好闲、爱糟蹋钱,但妻子喜欢纵容小舅子,刑工头看在妻子当年陪着自己吃过苦的份上,存着破财免灾的心思,对于小舅子的行为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刑工头实在没有想到,这小舅子连违法乱纪的事情都敢做了啊!
      
      有句俗话怎么说的来着?小时偷针,大了偷牛。今天办假-证,如果再不对他进行约束,谁知道他明天能做出什么事情来!因着黄毛被拘留,刑工头终于下定决心不再纵容妻子和小舅子了,哪怕夫妻情分再深也不行。
      
      下决心要防着小舅子的刑工头不知道,远离小舅子的决定让他在日后少了好大的一件祸事,间接又影响了很多人和事。
      
      ……
      
      孟正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彩票没有中奖,这让他非常失望,但实话实说,也仅仅是失望而已,万万不到绝望的程度。他那个自重生后始终飘在半空中的心反而因为这份失利一下子落到了实处。
      
      他忽然变得非常清醒。
      
      原来重生之后,并不是事事皆在掌握之中的。
      
      我只是重生了,我不是神,我依然要对这个世界心怀敬畏。
      
      “如果我们家在重生前中过三百万的大奖,重生以后却中不了,那我非呕死不可。但既然重生前就没有这三百万,重生后没有就没有吧,可能我们家就是没有这个财运吧。”孟正在心里对自己说。
      
      家教真的很重要,虽然孟爸爸和孟妈妈不会讲什么大道理,但他们却用几十年如一日的实际行为把“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观念传递给了孟正。
      
      天降横财或许是件好事,但脚踏实地一步步发展也没什么不好的。
      
      虽说没了这三百万,家里不能去买房买店铺,爸爸妈妈也不能去做生意,但是既然重生前的孟正都能凭着实力考上大学,留在大城市里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重生后的他会少走很多弯路,应该能做得更好。
      
      重生本身就是赚的,哪怕没有这三百万,依然赚到了。
      
      这么一想,孟正的心情瞬间就好多了。
      
      再说,他那个彩票也没有白买啊,虽然没中奖,但好歹在买彩票的路上帮助了一位孕妇,不是吗?那条路上基本上没有行人,如果不是孟正和孟爸爸正好路过,谁知道孕妇最后会发生什么事!
      
      “行,彩票这个事情就算是过去了。接下来我要做什么呢?”孟正自言自语道。
      
      他肯定是希望家里尽快富裕起来的。可是,第一家里现在基本上没有存款,发家致富的本钱在哪里?第二孟正生理年纪小,如果他建议父母去城里摆个小吃摊什么的,从未离开过老家的父母根本不会采纳,只会当他在胡言乱语。
      
      孟正的脑海中划过了一道闪电。
      
      他要教父母认字!
      
      现在正是暑假。十一岁的孟正刚刚结束三年级的课程。待九月份再开学时,他就要上四年级了。孟正想着,至少在开学前,他不打算纠结赚钱养家的事了,他要试着教父母认字。
      
      他们生活的这个后山村是Z省西北部丘陵山区里的一个非常偏僻的小村子。贫穷导致了这里的教育资源非常匮乏。像孟爸爸孟妈妈这一辈的人,六几年出生的,如果他们出生在城市里,他们肯定上过学,多少认识几个字,但孟爸爸孟妈妈却出生在山窝窝里。孟妈妈只上过几天的学,孟爸爸倒是小学毕业,但他念书时正赶上十年浩劫,学校里乱得很,谁知道他是怎么混完学校课程的。
      
      等到孟正走出山村去上大学时,他才知道,像他爸妈这样不认识字的中年人在城市里并不多见,像他这种从小到大没有见过麦当劳肯德基的年轻人也不多见。但这并不是他们的错。他们只是被地域限制了。
      
      不是孟正自夸,其实孟爸爸和孟妈妈都挺有才的,他们这辈子吃亏就亏在不认识字了。他们就像是“井底之蛙”中的那只蛙,却没有一只好心的鸟来告诉他们,外面的世界有多大。
      
      趁着父母现在还年轻,孟正就想要做这只鸟。
      
      拿孟爸爸来说,他年轻时——真的是年轻时,那会儿他都还没有和孟妈妈结婚——跟在一位木匠身边学手艺,正儿八经地拜过师。那位木匠师傅不仅仅是木匠,同时还是一位油漆匠。那时候的油漆匠和现在的油漆匠不一样,那时候的油漆匠主要负责给家具上漆,必须要有绘画功底。孟爸爸跟在师傅身边学了几年,不仅能做一手漂亮的木工活,还上得一手好漆,能在家具上绘制出各种吉祥纹路、花鸟鱼虫。
      
      可惜的是,等孟爸爸学成了,人们忽然开始追捧工厂里生产出来的那种家具了。虽然那种家具没有老手艺人做的家具结实,可是人家款式新颖啊!年轻人结婚时都喜欢去镇上买家具,觉得那样有面子,木匠的生意就越来越差了。
      
      孟爸爸的木匠师傅有一个哥哥,算是孟爸爸的师伯。师伯是篾匠。孟爸爸做木匠学徒的时候,吃住都在师傅家里,师傅家里的活计都被他包揽了,就连师傅孙子的尿布都需要他来洗。师伯眼馋孟爸爸这个劳动力,常常把孟爸爸叫去他家里干活。孟爸爸每次都老老实实地干了,看上去任劳任怨毫无脾气,其实却把篾匠的手艺偷学到手了。但篾制品被市场经济淘汰得更快。竹篮竹筐哪有塑料篮子塑料框子便宜啊!
      
      就这样,孟爸爸几乎是学成就失业。
      
      等到孟正记事以后,家里虽然还留着做木工活、做篾制品的工具,但孟爸爸基本上不靠这个赚钱了,只偶尔做一点家里自用的小家具。再等到孟正上了初中,家里的开销渐渐大了,孟爸爸和孟妈妈见在家务农实在没有出路,就跟着同村人去了城里当农民工。
      
      工地上的农民工分为泥瓦匠、木工、钢筋工很多种。虽然也有木工,但木工主要负责搭设现浇混凝土支撑架和房屋木结构,和木匠是两码事。孟爸爸一去工地,就把自己年轻时的手艺彻底丢下了。
      
      这原本也没什么。
      
      对于孟爸爸来说,只要能养家糊口,能把孩子的学业供出来,他再苦再累都不怕。可是,等到孟正大学毕业以后,人们的观念发生了变化,传统的木匠篾匠忽然就变得吃香了。有老手艺人编个带着福禄寿喜字样的竹盒子放在网上卖,一个盒子卖一千六!这让孟爸爸极为震惊。
      
      孟爸爸曾经以为自己的手艺白学了,因此只能去工地上卖力气,结果手艺丢了十几年,却忽然知道原来手艺还是能赚钱的。可是,这时的孟爸爸却因为胳膊在工地上受过伤再也没法做精细的活了。
      
      孟爸爸是真的喜欢木匠、篾匠这份传统职业,而且他在这方面相当有天赋。然而生活却和他开了一个玩笑。当他肩负养家糊口的重担时,他的手艺换不来钱;当他的手艺能换来钱时,他却已经把这份手艺丢下了。
      
      尽管孟爸爸从来没有对外表现过自己的脆弱,但孟正却隐隐能感知到爸爸心里的迷茫和消沉。孟正每次想起孟爸爸用干布擦着那些旧工具时,心里都会涌起一阵阵的难过。
      
      孟爸爸没什么文化,所以他见识有限。他不懂世界经济,不懂未来潮流,当这个世界发生剧变时,他就逐渐变得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了。
      
      这是一种无奈,也是一种悲哀。
      
      而现在,孟正重生了。
      
      他可以想办法让父母换一个赚钱方式,使得爸爸既能赚到钱,又不会在工地上伤了手。他可以想办法让爸爸不要放下自己的手艺。但这样就够了吗?不,这还远远不够。如果不从本质上改变爸爸妈妈,他们依然会被时代抛下。
      
      在未来十年中,家用电脑和智能手机会变得非常普及。未来有电商平台、有微信、有手机支付……如果一个人能顺应时代,那么他就能享受到时代发展带来的便利,而如果他不能顺应时代,他就会因为众多新事物的出现而变得无所适从。
      
      孟正不希望父母的后半辈子只能窝在这片山村里。这里太偏僻了,根本发展不起来,随着年轻人纷纷离开,山村里渐渐只留下了一些老人。
      
      要知道,等孟正考上大学时,孟爸爸和孟妈妈也不过才四十岁出头,如果他们能活到八十岁,那还有四十年能活呢!孟朵和孟正肯定会离开家乡去城市里发展,孟正舍不得让父母过上数着日子盼着儿女回家过年的生活。
      
      所以,孟正打算教父母认字。
      
      认字是为了长见识,是为了多一种选择。
      
      并不是孟正一定要把父母带去城市里,他只是想让父母多一份选择的机会。
      
      如果父母会用电脑,会用智能手机,会用电商平台,会用手机支付,那么当他们想要待在城市里时,他们就能在城市里生活得很好,不会显得格格不入,不会因为这里不适应那里不适应而不得不返回老家。如果他们更喜欢回乡下待着,那么当他们会用电商平台了,会用微信和孩子们聊语音聊视频了,他们的生活不也会变得更加精彩吗?孟正知道,当他考上大学,当他的工资逐年增长,父母会为他骄傲,会因此而感到开心。但是,如果四十多岁的爸爸妈妈能凭自己的本事开网店,能做自己喜欢的事,他们会更加开心!
      
      所以,他一定要教父母认字!
      
      第二天,孟正起得很早。他起床时,孟朵都还没起来,孟爸爸和孟妈妈正蹲在天井里刷牙。孟正把自己和姐姐的一年级语文课本都翻了出来。
      
      见他翻箱倒柜的,孟爸爸总觉得他这副样子不正常,还以为他依然为浪费的两块钱纠结着,漱了漱口,说:“行了,你也别以为那两块钱就是浪费的了,要不是咱们为了买彩票特意去了镇上,咱们也不能正好遇到那个孕妇。咱们可是做了好事的!这么一想,有没有觉得心情好一点了?”
      
      这个说法和孟正昨晚上安慰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父子之间果然有默契啊。
      
      孟正把两本课本递到父母面前,郑重其事地说:“爸、妈,从今天开始,我要教你们认字。”
      
      孟爸爸:“……”
      
      孟妈妈:“……”
      
      儿子又在搞什么哦!他果然怪怪的!
      
      孟正打算从拼音教起,因为拼音输入法真的很方便!只要孟爸爸和孟妈妈学会了拼音,他们以后就能自己操纵电脑和智能手机了。
      
      孟爸爸和孟妈妈对视一眼,都以为孟正是心血来潮想要当老师了,估计教个一两天就会把这事忘了,因此拿着课本,很配合地念起了“啊哦呃咿唔吁”。
      
      孟爸爸和孟妈妈念书时,孟奶奶就坐在门槛上通头发。她每天早上起床后都要通四十多分钟的头发。这样的坚持是有道理的,她的头发比同龄老太太黑亮很多。悄悄说一句,孟奶奶很爱漂亮,最喜欢别人夸她漂亮了。
      
      跟着念了十分钟,孟妈妈把课本一丢:“我要去做饭了,猪饿了!”
      
      孟爸爸也把课本丢了:“今天天气好,我把玉米棒扛去晒谷场上晒晒。”
      
      孟正拦不住,只好说:“那我们中午的时候继续学!”
      
      等到中午时,孟爸爸和孟妈妈已经把早上学的东西忘光了。
      
      “爸、妈,你们俩是不是没有用心学?是不是哄我呢?”孟正问。
      
      孟奶奶坐在门槛上,低着头把手帕叠得整整齐齐的,哼了一声说:“小正啊,别考你爸妈了,他们就是俩木头!早上那会儿,奶奶坐在一边听了一耳朵。你教的东西啊,奶奶都记住了!”
      
      说着,孟奶奶就清了清嗓子,念起了拼音:“啊哦鹅!咿唔驴!”
      
      孟奶奶得意洋洋地说:“我念得对不对?想我年轻时候的那个记忆力,那是人人都夸的。你爷爷当初就是相中了我聪明……”
      
      “不不不,我爷爷明明是相中您漂亮!”孟正很有求生欲地说。
      
      “对咯!”孟奶奶笑得牙床都露出来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孟奶奶:自恋的小公举。【划重点,家里唯一的小公举。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