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重生》渔小乖乖 ^第21章^ 最新更新:2018-12-24 11: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1、第二十一章 ...

  •   沈独清的妈妈徐丹灵女士是一位事业型女性。她在二十六岁时和丈夫沈开济结婚,在二十八岁时生了沈独清,原本没有打算再生,却因为避孕失败——避孕套这东西并不是百分百可靠的——又在三十五岁那年怀上了第二胎。
      
      小非浊是个非常乖巧孩子,在母腹中就很乖巧。徐丹灵怀着他时,什么负面的状态都没有,等发现怀孕时,他已经在妈妈肚子里悄悄地待了四个月。
      
      这个孩子来得很巧,徐丹灵的事业正好进入了一个稳定期,她变得不那么忙了。徐丹灵和沈开济一时间有些犹豫,拿不定主意要不要把这个孩子留下。
      
      有一天,徐丹灵问当时已经七岁的长子:“清宝,你想要一个弟弟或妹妹吗?”
      
      作为一个被父母宠大的孩子,那时的沈独清看着要比同龄的男生娇气一点。他认真地想了想,说:“如果弟弟和妹妹愿意听我的话,那我就要一个吧。”
      
      “如果他们不听话呢?难道你就不要了吗?”徐丹灵笑着问。
      
      “也要的。他们不听话,我……我可以和他们讲道理啊!”沈独清说。
      
      徐丹灵和沈开济最终还是决定生下第二胎,一个孩子太孤单,两个孩子有伴,长子明显是渴望有弟弟妹妹的,再说他们家的经济条件也足够他们应付超生罚款和养育二胎的各种费用了。既然是打着让两个孩子互相陪伴的主意,徐丹灵就一直有计划地培养着两个孩子的感情。她给二胎做胎教时,都会让长子参与进来。沈独清每天都要趴在妈妈的肚皮上,和肚子里的小家伙说悄悄话。
      
      就这样,过了几个月,沈非浊小朋友来到了这个世上。
      
      再乖巧的孩子在婴幼儿时期也是没法和他讲道理的。沈独清真的很喜欢这个弟弟,可是弟弟哭起来的时候让人觉得魔音灌耳,弟弟还在他身上撒尿!
      
      “等弟弟再长大一点就好了,他会崇拜你,会甜甜地叫你哥哥。”徐丹灵说。
      
      沈独清就盼着弟弟尽快长大。
      
      徐丹灵和沈开济这个小家庭在外头有房子,他们并没有和双方的父母住在一起。在沈非浊九个月的时候,有一天晚上,已经八点多钟了吧,沈开济接到了他父母的电话,老人家可能在晚饭时吃坏了东西,现在两位老人全部闹肚子疼。沈开济挂了电话,立刻就往父母家里赶,想带父母去医院。
      
      从他们家去父母家,开车只要十分钟。
      
      徐丹灵原本已经打算带着孩子们睡觉了。但她作为儿媳妇,知道公公婆婆生病了,还是急症,肯定不能不闻不问。她立刻穿上外套,对沈开济说:“我也去。二宝睡着了,我跟你一起过去看看,等爸妈那边没事了,我再回来。”
      
      徐丹灵快步走到鞋柜旁去换鞋子。她一边穿鞋子,一边把沈独清招到了面前,对儿子说:“在家里好好照顾弟弟,我和你爸爸去你爷爷奶奶那里看看。如果你弟弟一直睡着没醒,那是最好的。如果他醒了、哭了,你就哄哄他。”
      
      沈独清点了点头。
      
      徐丹灵低下头,捏了捏长子的脸,说:“我把你弟弟交给你啦!”
      
      这是徐丹灵留给沈独清的最后一句话。
      
      半个小时后,沈开济的车子在路上发生了严重的交通事故,当时车上坐着的四个人,沈独清的爸爸妈妈和他的爷爷奶奶全部死亡。
      
      被舅舅徐嘉澍带着去医院时,沈独清完全不信这样的悲剧能降临到自己身上。他整个人恍恍惚惚,看着就像是灵魂出窍了一样。徐嘉澍忍着巨大的悲痛用力抱着外甥。等医生走出急诊室对着家属摇头时,沈独清当场晕了过去。
      
      从那天起,沈独清和沈非浊两兄弟就被外公外婆接回了家。外公外婆舅舅舅妈都很好,可沈独清心里的那个巨大伤口却永远都没有愈合的时候。他在很短的时间里成长了起来,那些因为被父母宠爱而生出来的天真和娇气全部远离了他。他曾经是个被父母捧在手心的小王子,现在的他却是个真正的男子汉。
      
      这样的转变让人无比难过。
      
      但没有关系,沈独清在心里告诉自己,他会把弟弟捧在手心里,让弟弟变成天真娇气的小王子。爸爸妈妈把弟弟交给了他,他绝不会让爸爸妈妈失望。他深爱着自己的弟弟,就像是同时还爱着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那样。
      
      他会用全部的爱爱他。
      
      正是这样的人生经历使得沈独清在第一次见到孟正时就特别有好感。
      
      其实,像他们这个年纪的孩子,大都还不能理解父母的良苦用心。沈独清在学校里不止一次地听到身边的同学抱怨,这个抱怨父母管得太严了,一天只给看半个小时的电视,那个说妈妈太唠叨,不就是考试没考好嘛,也值得她翻来覆去地说。每每这时,沈独清都会装作听不见。他不想对同学们说,你们有爸爸妈妈管着,是多么幸运啊!因为他不想在同学面前暴露自己的伤口。而且,他心里清楚,经历不同,想法就会不同,他不想拿自己的准则去要求别人。
      
      但他心里是失望的。他觉得自己和那些同学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距。他和他们没有共同语言。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在这样的情况下,当他在图书店里遇到了孟正,孟正的行为狠狠击中了他的心,他忍不住将孟正视为了同伴。
      
      那样一次见面,真正让沈独清喜欢的并不是孟正这个人,毕竟那么一点时间完全不够他们交流的,沈独清没法在短短的时间里了解到全部的孟正。沈独清喜欢的其实是“懂得体谅父母并耐心教父母认字”的这样一个有着孝顺父母行为的孟正。
      
      他一定很爱他的爸爸妈妈,他一定过得很幸福。沈独清在心里如此想着。
      
      多好啊!
      
      沈独清可以把自己永远都不可能实现的梦想投注到孟正的身上。他下意识地靠近孟正,仿佛只要离着孟正近一点,他的心里就能得到些许安慰。
      
      开学后,孟正被老师叫去了办公室。
      
      初三的学生马上就要面临中考,六年级的学生也要面临小升初中的考试了。龙山小学和龙山初中-共用一个操场,虽然操场非常简陋,跑道是用煤渣子铺出来的,主席台是用几张桌子叠出来的,但他们每周也举行升旗仪式,也有国旗下讲话。老师对孟正说,他是下一期国旗下讲话的演讲人。
      
      “以前不都是让初中的学长们来的吗?”孟正问。
      
      “可你现在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啊,教师例会上,大家都推荐了你。”
      
      孟正点头接受了。写一份演讲稿对孟正来说很容易,多用些排比的句子,多传递一些“梅花香自苦寒来”的思想,这份演讲就算是成功的了。但孟正想到了自己重生前的经历,不管同学们听不听得进去,他都想趁机说些真心话。
      
      龙山初中每年大约有四分之三的学生都考不上高中。所以很多人早早放弃了自己。教育资源匮乏让人无奈,而学生们的自我放弃又让人觉得非常心痛。
      
      “我知道在场的很多人是怎么想的,你们觉得,自己肯定考不上高中,所以读书一点用都没有。你们的家人说不定已经为你联系好了出路,等读完初中就去亲戚的厂里打工,或者干脆跟着父母务农。”孟正站在国旗下如此说。
      
      “你们觉得读书没用。”
      
      “但读书真的没有用吗?”
      
      “我们的起点很低,想要爬到高处很难。可只要你不放弃读书,你终有一天能爬起来。”
      
      “同样是在厂里打工,你什么都不会,只能待在流水线上做最基础的工作,你的同伴会电脑,也许哪天就抓住了机会去给领导当助理,帮他们制表、画图、写总结,然后一点一点往上爬。同样是在前台工作,你的同伴会英语,她就能当上领班,就能招待外宾,她就比你拥有更多升职机会。”
      
      “成绩不行不是放弃自己的理由。数学成绩实在好不了了,你还可以努力学语文、学英语。文化课成绩实在好不了了,你还可以学音乐、学美术。没有学音乐、学美术的环境和条件,你还可以学科学养猪、科学种田。别笑,相信我,养猪和种田也是能发家致富的。”
      
      ……
      
      “我们掌握知识都将变成我们的能力,而能力就是我们立足社会的底气。”
      
      “趁着现在还在学校里,尽量多学一点东西吧。”
      
      “永远不要放弃读书,永远不要放弃努力。”
      
      孟正从主席台上下来时,孟朵冲着他比了个大拇指。队伍解散,大家三三两两走回教室。孟朵和孟欣华一左一右地跟在孟正身边。
      
      孟朵说:“小正说得太好了!”
      
      “所以你要发愤图强、努力读书了吗?”孟欣华问。
      
      孟朵苦恼地说:“我不是读书的料啊……不过小正说得也对,能学一点是一点。数学不行,我就好好学语文、学英语,说不定哪天就用上了呢?”
      
      快要走到教室时,孟正让两位姐姐先回去,他要去趟厕所。
      
      刚走到厕所门口,孟正就听见里面的人在讨论自己。
      
      “今天国旗下讲话的那个,是你们班的?”
      
      “是啊。不过我和他不熟,他不和我们一起玩,也不和我们一起约着上厕所。”
      
      孟正确实不爱和班上的小男生们一起上厕所,因为小男生们特别无聊,撒尿时竟然还喜欢互相比一比鸡儿的大小。作为一个自诩体面的大人,他怎么可能会和小朋友们玩这么不体面的游戏?
      
      孟正心里正嘀咕着,又听见那人说:“我们私底下都说,他那里肯定很小……哈哈哈哈……”
      
      孟正:“……”
      
      谁也别想拦住他,让他撸起袖子打洗这帮无聊的小学生们吧!

  • 作者有话要说:  打洗,非错字,我们体面的大人因为气恼而出现了口音。→_→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