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重生》渔小乖乖 ^第13章^ 最新更新:2018-12-16 11:35:1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第十三章 ...

  •   国庆放假的第一天,孟彩云和叶刚拎着大包小包回到了后山村。
      
      孟家的门口和大堂里坐着好多人。孟彩云好奇地看着他们,只见他们一个个自备了小板凳,手上还拿着茶水缸子,竟是一副想要长期待在孟家看热闹的模样。孟奶奶瞧见孟彩云回来了,脸上立刻露出了欣喜的笑容,语带骄傲地对众人说:“行了行了,都散了吧,我女儿女婿回来了。”
      
      孟彩云笑着和乡亲们打招呼,把他们都送走后,好奇地问:“妈,咱家什么时候竟然也开上大会了?您不是一向不喜欢跟着他们聊八卦的吗?”
      
      孟奶奶指着孟正说:“你问他!”
      
      “小正做什么了?”孟彩云好奇地问。
      
      孟朵刚从阁楼上下来,手里拎着一个脏兮兮的小板凳,瞧见孟彩云回来了,兴高采烈地叫了一声姑,又帮孟正解释说:“之前小正去前山村的小卖部里玩,认出了他们家一个箱子是古董。他们家把箱子卖了,换了好多钱。这事传开了,这不大家都把自家的旧东西拎过来给小正掌掌眼吗,万一也是古董呢……”
      
      孟彩云诧异地看向孟正:“小正还会辨认古董呐?”
      
      孟正苦笑着摇摇头:“我不会,我不懂这些。上次能认出小卖部的古董,都是因为我……”他忽然想起来,他最开始找的能认出古董的理由是跟着姑父去博物馆里看到过实物。可现在姑父就站在眼前啊。他只能非常含糊地一语带过去了:“……看到过类似的照片。我真的不认识古董,但他们都不信……”
      
      自从孟千江来家里感谢过孟正后,事情经过一个星期的发酵,全村人就都知道他感谢孟正的原因了。等孟正又到周末放假时,家里围满了人,都是老找孟正帮忙鉴定古董的。这个说,这是我太爷爷生前用过的尿壶啊,是不是古董?那个说,这是我从家里阁楼上翻出来的,看着像是老东西,是不是古董?
      
      孟正哭笑不得,直言自己没这本事。
      
      如此过了两天,孟正一个古董都没有鉴定出来,然后他就去上学了。再到周末时,孟正以为家里该消停了,却没想到竟然连邻村的人都来了,依然还是来找他鉴定古董的。大概人人都有想要发一笔横财的心理吧,现在只要孟正在家,家里就不会缺人,找他鉴定的、围观的、聊闲天的,应有尽有。
      
      孟正从哭笑不得到欲哭无泪。
      
      孟妈妈对孟彩云和叶刚夫妻说:“他能认出百江家的箱子是个值钱的玩意儿,那是瞎猫撞上死耗子。瞎猫哪能次次都撞上死耗子?能撞一回就不错了!”
      
      孟朵蹭到孟正身边,一脸同情地拍了拍孟正的肩膀,说:“我是相信你的,你是真的不懂古董。”
      
      “请不要用脏手拍我衣服!”孟正嫌弃地说。
      
      孟朵讪笑了两声,赶紧把自己黑乎乎的手藏在了身后,冲着地上脏兮兮的小板凳努了努嘴,说:“小正啊,我相信你是真的不懂古董了。不过,虽然你不懂古董,但你还有直觉啊!这是我从咱们阁楼上翻出来的小凳子,藏得特别好,你觉得是古董吗?”
      
      孟正:“……”
      
      孟爸爸:“!!!”
      
      年轻时偷偷藏好的黑历史竟然都被女儿翻出来了。
      
      孟爸爸十分心塞地说:“那个不是!那是我做木工学徒时的练手活!”
      
      孟朵颇为失望。
      
      全家人哄堂大笑了起来。
      
      为了欢迎孟姑姑和姑父的到来,孟妈妈特意下厨做了一大桌好吃的。叶刚能喝酒,孟爸爸就搬出了自家酿造的米酒。这种酒度数很低,孩子跟着喝点也没事。男人用碗喝,女人和孩子就用盏喝。
      
      叶刚作为一个小领导,在饭桌上说话时总是不自觉地带着一点点官场做派,端起碗先敬了孟奶奶,真诚地说:“第一杯酒,先敬妈,祝妈妈健康长寿。”
      
      孟正心想,姑父果然还是不够了解奶奶啊,健康长寿虽然好,却还戳不到奶奶的痒痒肉。于是他端起自己面前的小酒盏,看似在附和叶刚的话,其实是在帮叶刚描补,说:“对对对,先敬奶奶,祝奶奶越活越年轻、越活越漂亮。”
      
      孟奶奶谦虚中透着一丝骄傲地说:“哪能越活越年轻啊,我又不是老妖怪。”
      
      等一桌人都敬得差不多了,大家就聊起了开店的事。叶刚对孟正的创业计划很感兴趣,这次回到家乡也确实是为了这件事。叶刚笑着说,其实他名下就有一个店铺,正好在风景区旁边的步行街上。那是他早年买下的,这些年都出租出去了。叶刚的意思是,只要自家这门生意能做,他就把店铺收回来自用。
      
      买下店铺算是叶刚最得意的一个投资了。
      
      这店铺现在老值钱了!孟正在一旁听得恍然大悟。难怪在他重生前,表哥才刚刚大学毕业,姑姑姑父就有能力给他在城里买房买车了,房子还是复式的。
      
      孟彩云和叶刚只有一个儿子,叫叶熙。叶熙比孟正几个大了好几岁,孟正他们才上小学,叶熙就已经上大学去了,是个三本的财经院校。因为年龄相差太多,又因为从小不住在一块儿,所以叶熙和孟欣华、孟朵、孟正并不亲密。
      
      当然,这不亲密是相对而言的。
      
      不管怎么说,大家总归是有着血缘关系的兄弟姐妹,比外人要亲密些。
      
      据孟正所知,叶熙大学毕业后考了公务员,在叶刚的帮扶下一步一步走得很稳。等孟正上大学时再一次见到叶熙,那时叶熙给人的感觉已经和叶刚很像了,俨然又是一个“叶刚”。他们这样的人,在小地方的官场上比较能混得开。
      
      孟彩云和叶刚在家里住了三天,叶刚就拉着孟正聊了三天。
      
      送走姑姑姑父一家后,孟千江又来了。
      
      “我有个表外甥,一表三千里的那种表。这次十江生病,多亏了他跟着跑前跑后的,百江才能把他奶奶的箱子卖出去,把手术费凑齐了。”孟千江开门见山地说,“我已经问清楚了,这个表外甥是雅和初级中学的教导主任。”
      
      孟正老家的具体地址应该是Z省瑞阳市达河县红旗镇后山村。雅和中学非常有名,是瑞阳市的市重点高中。孟正以前就知道,雅和的重点率从来没有低于百分之九十五!有些年份甚至能达到百分之九十九!剩下的百分之一也不是说就没有考上一本,而是很有可能拿到了国外大学的offer,所以高考弃考了。
      
      不过,孟正之前并不知道,雅和中学竟然有初中部。
      
      孟千江很努力地复述着自己远房亲戚的话,说:“什么学区不学区的,你们懂吗?我不是很懂那个。反正我亲戚说,他们那个初中,主要是招自己学区内的学生,但他们有个实验班,就是一个年级里最好的班级,也会面向所有拥有瑞阳市户口的学生招生。咱们红旗镇虽然是瑞阳市下面的乡镇,但也属于瑞阳市,小正是有资格去参加招生考试的。”
      
      “只是吧,他们每年对外招得学生很少。他们有个招生考试,只招收考试成绩排名靠前的十几二十个学生。如果小正能通过他们的考试,又拿到比较好的名次,那就可以去他们那里读书了,学费、住宿费全免。”孟千江继续说。
      
      他那个表外甥的原话是这样的:他(指孟正)要是能在招生考试中拿到第一,不不不,都不用第一,只要能拿到前三名,转学手续和跳级手续,我们帮他办!
      
      说到这里,孟千江忍不住搓了搓手,有些为难地说:“不过,我那个表外甥说了,他们的招生考试特别难。语文就算了,数学题目有一些是从……从奥!奥!奥什么里头选的,而且他们还要考英语。”
      
      城里的孩子从四年级开始就要上英语课了,而龙山学校的学生直到初一才正式开始接触英语。孟千江觉得自己拿出来的这些消息可能帮不上孟正的忙,因此显得非常内疚。孟千江不知道,孟正可是拿到过英语四六级证书的人!
      
      孟正认真地想了想,当即决定要去参加雅和初中的招生考试。他真的特别想跳级!让他像重生前那样按部就班地读那么多年书,他可受不了。不过,今年的招生考试已经错过了,要参加也是参加明年的。如果能在雅和初中顺利入学,那他就和孟朵、孟欣华平级了。他可以把雅和的学习资料整理好,复印之后再交给孟欣华和孟朵,寒暑假也能帮两位姐姐补课。
      
      既然有了这个打算,孟正就想趁着国庆假期还没有结束去一趟瑞阳市,买些参考书。
      
      千万别小看了一个初中的招生考试,没听孟千江说嘛,招生考试还要考奥数,万一阴沟里翻船怎么办?所以多做点准备总是没错的。
      
      孟家的长辈在有些事情上对孩子管得很严,比如说孟正小时候偷摘了邻居家的一粒葡萄,就被孟妈妈毫不客气地拎起来打了屁股,但他们在另一些事情上又对孩子管得很松。孟正说想要报考雅和,虽然长辈们都觉得他不一定考得上,但谁也没有说这话,都是一副“行吧,行吧,你去考吧”的模样。
      
      孟千江正好要去市里看望孙子,得知孟正想要去买书,立刻拍着胸脯对孟家长辈说:“我带他去!我们去长途汽车站坐早上五点半的那趟车,中午在市里办完事,再坐下午六点五十的那趟车回来。一天就能走一个来回。”
      
      把孟正交给孟千江,孟家长辈没什么不放心的,事情就这么说定了。
      
      第二天,孟正四点就被妈妈叫了起来,五点半坐上了长途汽车,中午到达了瑞阳市。与此同时,在瑞阳市的一栋房子里,吃完中饭的沈独清帮着外婆收拾了桌子,然后蹲下-身,语气认真地对弟弟沈非浊说:“哥哥去一下书店。如果你乖乖的、听外婆的话,那等哥哥回来时就给你带一本童话书。”
      
      “小孩子才看童话书。”沈非浊奶声奶气地说。
      
      “你就是小孩子啊。”
      
      “我不是,我长大啦!”
      
      “那你要看什么书?”
      
      沈非浊想了想,说:“我要看大人才可以看的拼音书!”对于幼儿园的孩子来说,小学生就是大人啦。
      
      沈独清忍着笑说:“好好好,就给你买大人看的拼音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