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陆小凤的手心炽热,不像自己的,总是透出微微的凉。厉南星淡淡看向陆小凤的手,后者则意识到了什么,笑嘻嘻地放开了手,说:“这边走。”
      出门右拐,穿过挂满小小花束的偏廊,陆小凤带着厉南星来到一扇同样奢华的雕花木门前,轻声唤:“七童,你醒了么?”
      房间里没人应答。
      陆小凤撇了撇嘴,“难道还在睡?”
      毫不客气地推开门,两人当即呆立当场。
      屋子里空荡荡的,哪里有花满楼的身影,有的只是凌乱的床铺和侧躺在地面上奄奄一息的黄衫侍女。
      陆小凤疾步走到床前,拣起搭在床头的乳色长袍。那是花满楼的外衫。
      厉南星则蹲在侍女身边,检查她的伤势。看衣裳的破损程度和伤口的深浅,显然对方用的是极为锋利的长剑,而且出手极快,只一式便几乎夺命。虽然没有当即毙命,也只是在等,等一口上不来,香销玉陨。
      无法救治。
      厉南星无奈的将人放平,站起身看见陆小凤纠结成一团的眉头。
      陆小凤习惯性地捋捋唇角,自言自语,“七童虽然有伤在身,但是武功不弱,不会那么容易被抓……”声音稍稍停顿,“难道他是自己走出去的?”
      忽然门口传来吱呀一声怪响,厉南星下意识转头寻声望去。下一刻身子被人从后面用力一扯,踉跄了几步跌入一具温暖的怀抱。那是极为宽厚极为温暖的怀抱。
      身体蓦然翻转,面前的光亮如数褪去,厉南星怔怔地看着陆小凤苍白的脸,发现自己被对方紧紧护在怀中,用自己的身体为他拦挡住有可能出现的全部危险。
      陆小凤又圆又大的眼睛中盛满了惊恐,仿佛他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孩童,又好像他是什么惟恐丢失的珍宝。
      厉南星心中一阵感慨。
      想必陆小凤极为珍惜花满楼这个朋友,杯弓蛇影亦不过如此吧。
      他用力拍拍陆小凤的脊背,安慰道:“陆兄,别担心,花兄一定会安然无恙的。”
      似乎是毫无关联一句话,陆小凤讪笑,松开手,“抱歉,厉兄……”
      厉南星只是温和地笑了笑。
      “咳……”站在门口好半晌的司空摘星看了看陆小凤,又看了看厉南星,终于找回了声音,“我看到……”
      陆小凤和厉南星不约而同向门口看去。
      司空摘星又分别看了看两人,不由自主低下头去,“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
      陆小凤长长舒了口气,“原来是猴精你这个家伙,差点吓死我!”
      司空摘星抬起头,恢复之前嬉皮笑脸的模样,“有厉公子在这里,你怎么舍得死?”
      “咳。”陆小凤干咳一声。
      司空摘星立刻高高举起双手,做投降状,“好好,我不说我不说!刚刚的胡说八道厉公子千万别当真!”
      厉南星只听得一头雾水,却意外地看到陆小凤手足无措的模样,他手长脚长,不知道往哪里摆,有点孩子气的慌乱。
      终于找到手脚的位置,陆小凤抬起头,清了清嗓子,“陆某只是敬慕江湖四位公子,想要……见上一见……”
      听闻翩翩小凤凰陆小凤向来与人亲近,自来熟,没想还有如此笨拙的一面。厉南星微微讶然,“陆兄不要这样说,厉某也是时候出来走走了,刚好借机会到处看看。”
      似乎被鼓励了,陆小凤捋捋不复存在的小胡子,说:“江湖瞬息万变,有好多好玩好笑的事,有机会我讲给厉兄听听。”
      “好。”厉南星颔首,“有劳陆兄。”
      陆小凤爽朗地摇摇手,“别这么客套,好歹是我把你拐出来的……”
      “咳!”重重的一声干咳打断了陆小凤的口无遮拦。
      敢情干咳也传染,陆小凤连忙转换话题,“猴精,你刚刚说看到什么?”
      “咳。”司空摘星又重重咳了一声,无比委屈地说:“你终于看到我了。”
      被揶揄了,陆小凤拧起眉头,“你到底看到了什么?还不快说!”
      司空摘星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偏头看向厉南星,“厉公子,其实我长得……也不算太难看吧?”
      这个问题倒是新鲜,厉南星忍不住微微笑起来,“偷王之王自有自己的一番神韵。”
      司空摘星大喜,用力拍打厉南星的肩膀,“厉公子不愧是四公子之一,我就是喜欢你的含蓄!”
      他很用力,厉南星惟有苦笑承受。
      “猴精,有话快讲!”陆小凤抓住司空摘星的手,“再绕圈子,让你变成无爪之王。”
      司空摘星嘿嘿笑着的脸看得厉南星心里阵阵不安,本能地退出他们的手臂范围。
      直到被陆小凤捏得嗷嗷叫,司空摘星才说“我在后院看到花满楼了!”
      提及花满楼,陆小凤立刻甩开他,“你不早说!”
      “现在也不晚吧!”司空摘星委屈地大叫。
      被陆小凤捞住腕,厉南星只得随他一同飞出房间,迈出房门的瞬间,隐约听到司空摘星的嚎叫,“别说我没提醒你!他和西门在一起!”
      
      花满楼是谁?
      江湖四公子之一,生如夏花、笑如春风的花家七童。
      西门吹雪是谁?
      神情沉寂,白衣胜雪的不笑剑神。
      两人皆是儒雅白衫,并肩而立,美不胜收堪可入画。
      但是,看着两个同样相貌俊秀,潇洒出众的人物,站在纷飞的落花中拥吻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即使赏心悦目如画,也是让人羞于直视的画卷。
      厉南星并非不懂情为何物的人,也曾经与丐帮小公主有过一段情缘,怎奈小小的女子更恋慕绚烂的万丈软红与明朗少年。君子有成人之美,厉南星选择了放手,那段浅浅的缘分就这样无疾而终了。
      情归情,缘归缘。
      只是两个男人,还是有些震撼的。
      压抑心底的错愕,厉南星偏过头正对上陆小凤若有所思的目光,其中有着什么一闪而过,看得他怔怔的。
      四目相交好半晌,陆小凤大大的眼睛眨了眨,眨出几分笑意,他提议,“附近有家茶楼的铁观音不错,我请厉兄喝茶。”
      腕上紧了紧,是他用力握了握。厉南星这才发觉陆小凤一直没有放开过手,虽然觉得有些不妥,微微挣扎下没有任何效果,也就随他了。
      陆小凤拉着厉南星转身走出百花斋的后花园,轻声叹气,“他们很久没见了。”
      陆小凤的见怪不怪,让厉南星再次错愕。
      果然江湖瞬息万变,他离开得太久,竟然完全跟不上江湖子弟的步伐,变得如此孤陋寡闻。
      真真是,江湖子弟江湖老。
      花叶菲菲中,厉南星听见陆小凤愤愤地抱怨了一句,“该死的猴精,不说清楚!”
      许是映了飞花旖旎粉嫩的颜色,陆小凤的侧脸泛开淡淡的红晕。
      厉南星忍不住莞尔。
      原来感觉难堪的不只有自己。
      原来翩翩花丛过,片叶不沾身的陆小凤也有如此青涩纯良的一面。仿佛刚刚抱着青楼女子的那个,不是他,而是自己的错觉。
      有点惊讶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