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喂,沈燕然 ...

  •   “这孩子是哪里来的?”
      
      “是在城外,当时昏迷着呢,我检测了下,资质很好,蓝元素的感知能力达到了B级。”
      
      “看来资质不错,是少将大人带回来的呢。”
      
      简池的脑子里嗡嗡的,吵得不行,偏偏四周叽叽喳喳的声音一点也没有自觉,依旧在吵。他睁开了眼睛,入目的便是从四面八方围过来的人。
      
      “醒了醒了!”
      
      “是个黑瞳,天哪好漂亮!”
      
      简池有些迷茫地坐直身子,有一瞬间怀疑自己还在做梦,试图张嘴说话,声带发出的声音却沙哑得不行:“啊……”
      
      正在讲话的众人一愣,都明白了,这个小孩子是个哑巴,不得不说很是可惜。说实话,简池是个非常漂亮的孩子,白皙的小脸蛋软软的,一双黑色眼睛像是闪耀的黑宝石,四肢纤细修长,通身有着一股子贵气,很招人喜欢。
      
      管家反应得最快,他直接下了逐客令:“都出去,我去禀告少将。”
      
      众人有些遗憾,但也只能一哄而散。
      
      管家对他说:“这里是斯坦星,你是被少将大人救回来的,不要担心,我们不会伤害你,现在好好休息吧。”
      
      简池沉默地望着他。
      
      管家似乎也没指望哑巴回话,直接走出门小心地带上门后离开了。
      
      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坐在床上的简池终于有机会好好地理一理现在这个情况。
      
      他是星际联合国的首席执行官,平日里可以说是一呼百应,别说是斯坦这种听都没听说过的小星球,就算是帝都的人见了他,也没人敢说他是个哑巴。
      
      按照道理来说,就他目前的地位,日子应该算是顺风顺水的,如果一定要说哪里不好的话,那就是——沈燕然,一个每每都要跟他作对的男人。
      前不久,死对头沈燕然在出访的途中军舰出了意外,居然在太阳系凭空消失,搜救队伍查了一个月都没发现踪迹,大家几乎都要放弃搜索了。
      
      简池负责的就是确认自己死对头的死亡报告,结果就在他拿到沈燕然的死亡报告的前一天……
      
      他就在这儿了。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仆从进来说:“少将大人,您请进。”
      
      进门的是一个看上去非常成熟稳重的男人,他穿着一身深蓝色的军装,脸上还带着一道疤痕——那是军用TY号□□留下来的痕迹。
      
      简池不动声色地打量眼前的人。
      
      少将走到他的面前,对身后的人说:“过来给他检查一下。”
      
      跟在男人后面的就是医生,医生过来用仪器给简池检查了一下身体,他检查得很细致,十分用心地对待这个少将捡来的孩子。
      
      半晌,医生收回了仪器,毕恭毕敬道:“回少将,他的声带没有问题,至于为什么不能说话,初步判断可能是心理问题,目前无法用药物治疗,只能是从长计议,让他自己开口说话。”
      
      少将点了点头:“下去吧。”
      
      医生收起东西,毕恭毕敬地下去了。
      
      少将在床畔坐下,凝视了简池一会儿,半晌,叹了口气:“既然你出现在这里,也算是有缘分,以后你就留在府里吧。”
      
      简池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
      现在的情况他还不太了解,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变成了个哑巴,至少现在先混过去再说。
      
      少将也不是个健谈的,坐了一会儿就走了。
      
      简池的脑瓜还嗡嗡地疼,他继续在床上躺着睡了一会儿,到了晚上的时候,有仆人过来给他送饭。
      
      简池想喊住他问一下情况,结果因为不能说话,什么都不方便。
      
      妈的。
      如果让他知道是谁在背后使绊子让他现在落得这样一个下场,简池一定第一个弄死那个人。
      
      仆人却主动停住脚步,说:“您的房间隔壁就是少爷的房间,如果……没有什么必要的话,暂时不要去招惹少爷。”
      
      少爷?
      谁?
      
      简池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当然,他这个样子如果在以前,被他的手下们看到,他们肯定会觉得他冷漠严肃,但现在换了一个壳子,落在仆人的眼里就是好可怜好乖!
      
      昏黄的灯光下,坐在沙发上的孩子显得瘦弱而又单薄,黝黑的大眼睛干净清澈,白皙的脸蛋有些苍白,裸露在外的脚踝异常纤细,因为不能说话,所以显得更可怜。
      
      太乖了!
      
      仆人握了握门把,因为自己的同情心,又加了一句:“如果真的遇到了少爷,只要规矩些,少爷也不会为难你的。”
      
      简池又点了点头。
      虽然他根本不知道所谓的少爷到底是谁。
      
      饭桌上的饭菜冒着热气,合成的食物索然无味。简池虽然不饿,但还是拿起勺子吃了一些,外面的走廊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一直习惯保持警惕的简池瞬间停住了动作。
      
      与此同时,他的脑海里面传来一道声音。
      
      “嘀,生命值低于2点,现在发布任务:叫沈燕然两声哥哥,任务完成将会奖励10点生命值。”
      
      ???
      简池目瞪口呆:“什么?”
      
      “宿主,我希望你快一点,你的生命只有两个小时了,沈燕然马上就要回房间了,等他回房间之后你能把他喊出来的几率,经过我精密的计算,小于40%。”
      
      “……”
      简池感觉信息量太大:“什么生命值,什么沈燕然,他不是死了吗?还有,我不是个哑巴吗?”
      
      系统说:“生命值就是,如果你不去做任务,你就还有两个小时可活,以及,沈燕然没死,还有,你的确是个哑巴。”
      
      ???
      这他妈什么鬼?
      
      简池黑了脸:“我凭什么相信你?”
      
      系统不慌不忙:“宿主要是不相信的话,为什么不打开房间门看看呢?”
      
      有道理。
      
      沙发上的简池现在心很乱,他需要看看沈燕然这个矬人来冷静一下,试想他跟沈燕然作对了那么多年,一下子听说死对头死了,还有点寂寞。
      
      对,才不是因为想看他,完全就是因为……生命值出去的。
      
      简池握住了门把,轻轻用力,门应声而开,走廊上亮着灯,楼梯的尽头刚好上来个人。
      
      慢步走着的人穿着浅咖色的T恤,七分裤,身形修长,一脸桀骜不驯,带着十足十的痞气,外套被他随意地搭在肩上,随着走路的动作一甩一甩的。
      
      成年的沈燕然虽然成熟稳重了许多,但行事作风还是很流氓的,想不到年少时的他,更是张狂。简池安静地看着他,心里思绪万千。
      
      沈燕然隔着点距离看见了他,皱眉:“小偷?”
      
      “……”
      果然不愿意再看见沈燕然这个畜生。
      
      系统尽职尽责地提醒他:“宿主,你的生命值余下不足2点,请尽快完成任务,请尽快完成任务。”
      
      简池嘴角抽了抽,有些含怒带怨地看着沈燕然。
      
      而在沈燕然的眼里,面前的少年身形单薄,有些无助地攥着门把(被气的),因为被误会是小偷,他的眼睛里含着点点的愠怒和委屈(被气的),此刻像极了一只小兔子。
      
      沈燕然骨子里的恶劣基因出来了,他大步跨过来,慵懒地靠在门扉上,语气强硬:“喂,小偷,问你话呢?”
      
      简池试着张开嘴说话,开口却是咿咿呀呀的声音。
      
      怎么回事,系统不是说他可以说话吗,他还想张口大骂沈燕然呢。
      
      系统:“宿主,辱骂沈燕然是不行的,你现在可以说话,但是只能喊哥哥,对了,你的生命值快要不足1点了,我劝你一句,以后任务做得多了,能说的话也就多了,骂沈燕然早晚都可以,没必要把命都搭进去。”
      
      “……”
      似乎,有点道理。
      
      沈燕然微微弯腰,高大的身躯俯下来,形成逼人的压迫感,他眉微挑:“哑巴?”
      
      简池抿了抿唇,实在是想给他一拳。
      
      走廊的那头有侍从过来了,毕恭毕敬道:“少爷,这是少将大人今天带回来的孩子,说以后住在府上。”
      
      沈燕然的眼睛里在听到少将这个词的时候闪过一丝厌恶,原本调戏小白兔的心思也没了,他冷声道:“知道了。”
      
      侍从不敢多言,只能远远地站立。
      
      沈燕然轻嗤了声,直起腰转身就要走,脚步刚刚迈开,衣角就被人攥住了,很轻的力道,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沈燕然挑了挑眉,侧目回头。
      
      走廊上,身形单薄的小孩可怜巴巴地低垂着毛茸茸的脑袋,那双白皙的小手有些害怕地攥着他的衣角,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半晌。
      一道轻轻的低喃声传来:“哥哥……”
      
      像是一根羽毛,轻轻地落在平静的湖畔中心,激荡起一圈圈的涟漪,逗得人心中一痒,也像是软软的棉花落在掌心,温柔脆弱。
      
      “啧。”
      
      沈燕然嘴角勾起恶劣的笑,他别过头,一根根地掰开了简池的手指,接着,伸出了修长的中指抵在简池的脑袋上:“小朋友,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简池黝黑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他。
      
      沈燕然转身就要走,然而刚迈开了步子,衣角再次被拽住。
      
      身后再次传来脆生生的声音:“哥哥。”
      
      “……”
      
      “怎么,”沈燕然转身,挑了挑眉,微微蹲下,这次语气略危险,像极了要吃人的大灰狼,“我刚刚说的话你听不懂?”
      
      简池完成了任务就不想理他。
      
      “这么想认亲也行。”沈燕然眼睛危险地眯起,拍了拍简池的脸,轻嗤一声,“叫爸爸。”
      
      “……”
      你妈的,沈燕然。
      
      

  • 作者有话要说:  攻就是嘴嗨,实际并无父子关系,实际并无父子关系,实际并无父子关系,没有任何人承认,也没有血缘关系,大家不要当真,千万不要当真!!= =
    受也不是养子,只是寄宿暂住在这里,他们没有任何名义以及血缘上的给你们鞠躬了!
    ————
    新文开张,留言送红包~
    许久不见,甚是想念,大家以后请多指教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