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想跟我抢孩子》奈倪 ^第26章^ 最新更新:2019-04-13 21:30:2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6、未来孙媳妇 ...

  •   
      秦落下楼,沿着小区甬道往大门口走,远远看见宁言声倒提一扎烟花棒,朝这边走来。
      路灯昏黄,他面目模糊,身影像树一般挺拔,又透着寂寥。
      
      她顿了下脚步,两手抄进大衣口袋,缓步迎过去。
      “大过年的,你顶风作案,不知道禁放烟花爆竹吗?”
      
      宁言声晃晃手里的东西,眼底有浅浅笑意:“这种小玩意,没有任何杀伤力。这不过年嘛,哄孩子高兴。警察叔叔会理解的。”
      秦落眼尾一挑:“你占谁便宜呢?”
      “谁占你便宜了,我哄肚子里的孩子高兴不行么。”宁言声看着她眼角眉梢流露出的一丝风情,一丝娇俏,心里荡漾起一股暖融融的风,把淤积的那点郁闷也吹散了。
      
      “你吃饭了吗?”秦落问。
      “你要请我上去吃饭?”宁言声神情玩味,试探她似的。
      
      秦落也只是随口一问,并没有那样的打算,今天日子特殊,又有父母在,多有不便。最主要她不想给自己添麻烦,给父母围追堵截自己的机会。
      “你真没吃啊。厨房里还有肉丸和酱牛肉,要不要我偷来给你吃?”
      
      宁言声好笑:“说到偷东西,一点都不嫌害臊,看来中学初恋男友没少吃你家东西。”
      秦落偏头轻笑:“瞎扯,我中学的时候是乖乖女,根本没谈恋爱。”
      他定定注视她:“你们中学的男生眼够瞎的。”
      
      一位妇人走来,宁言声抬眼看过去,看不真切,但隐隐觉得好似相识。
      秦落循着他的视线回头,脸色一沉:“妈,你下来有事吗?”
      
      秦母来到他们跟前,责怪地看一眼秦落:“宁先生来了,你怎么也不请他上去。”对着宁言声客气地笑笑:“天冷,上家去吧,吃点热乎的暖暖身子。”
      
      “行了妈,你先上去吧,我们聊一下,一会儿再说。”秦落无奈地偏偏头。母亲永远不知道,什么是孩子自己的事。她认为孩子归属于她,孩子的一切当然也归属于她。
      
      秦母瞥了她一眼,转身离开,临走还不忘再叮嘱一句:“你们快些,饭菜要凉了。”
      
      宁言声目送秦母离开,目光一转,落在秦落脸上,有几分得意和满足。
      秦落看着他,他英俊的脸庞整个的活跃起来,令人匪夷所思:“我妈亲自请你上去吃饭,是很值得高兴的事吗?你对我妈应该也有了一点点了解,真的希望她这样的人做你的岳母?”
      宁言声不以为然:“你妈对我明显比对你好,我介意什么。”
      秦落定定看着他,看得出来,他还真是不在意。这是什么受虐心理。
      
      “等着,我去拿点东西。”宁言声转身往小区门口走去。他的车停在那里。
      秦落等了没几分钟,看见他拎着大包小包大踏步走来,东西太多,他要抬着点手臂才不至于妨碍走路。
      
      秦落感觉奇妙:“有备而来?”
      宁言声答:“以防万一。”
      
      两人一同往家走,颇有点出嫁的女儿携女婿回娘家的感觉,只是这时间点有点奇怪。
      
      秦落看他碰碰撞撞不顺手,问:“需要帮忙吗?”
      宁言声瞄她一眼,嗤之以鼻:“算了吧,就你那小胳膊小腿儿的。”
      
      *
      
      客厅灯光明亮,秦父秦母坐在首位,一个给客人盛汤,一个给客人倒酒,殷切又慈祥,客气又善良。
      秦落看着只觉哪里怪怪的,想着今儿过节呢,别扭也憋着。
      她转头瞥一眼宁言声,他亲切应承,礼貌又矜持。
      
      秦萌一直不说话,默默吃菜。张嫂吃了些,孩子哭了,便离席去照顾孩子,秦母捡了一大碗吃的送过去,又替张嫂看了会儿孩子,等她吃完,才回到席上,又立马拿起公筷捡了一小碗卤牛肉,放在宁言声面前。“宁先生,这个是我亲自卤的,家常风味,你尝尝看。”
      宁言声很乐意:“诶,好的,阿姨,那我要多吃点,我就喜欢家常菜。”
      秦母像是得到了鼓励,又顺手抄起一个小瓷碗,盛了一碗甲鱼汤:“还有这个汤也不错,暖身补气。”
      
      “妈,你不饿吗,你好好吃你的,不行吗。”秦落莫名有些烦躁,补什么气啊,难道他是一只被扎了钉子的轮胎么。
      秦母脸上登时挂不住,讪讪的:“你看你这个人,这我们第一次跟宁先生同桌吃饭,又是大过节的,我们照应一下他,怎么了?你怎么那么多事。”
      秦父赶紧附和:“你妈说的没错,你别这么大了,还不懂事,叫人笑话。”
      
      宁言声放下汤碗,连忙接话:“不笑话,不笑话,叔叔阿姨把秦落培养的挺好,又可爱又聪明。”
      
      秦母淡淡笑了下;“我们是管不了她。难得你不嫌弃她。”顿了顿,到底还是没忍住,“那过年你家里有没有商量你们的事?”
      “妈,你到底怎么回事?”秦落搁下筷子,全无胃口了,“让我们清清静静过个年不行吗?”
      “你不吃就不吃。还不让我说句话了。”秦母也一肚子气,噌一下就蹿到嗓子眼了,“干啥,我说句话还犯法了?!我养你这么大,我说句话的权利都没有。你看看你,我说一句你拦一句,就显得你能,就你会说话,我们都蠢,就你聪明!”
      
      秦落早已经习惯了母亲一生气就一通连珠炮攻击,是以毫发无伤,很是淡定,打算轻描淡写驳回去,被宁言声一个眼神给拦住了,宁言声对秦母说:“阿姨,我家里那边没问题,只是还有一些事,需要我和秦落私下里,再商量。”
      
      晚饭后,宁言声又略坐了坐,用了些秦母特意准备的水果和茶水,和秦父闲聊一番,听他讲些过去开饭馆遇到的趣闻轶事,气氛轻松融洽。
      
      秦落送他下楼的时候,问他:“你很怕我们会吵架?”
      
      宁言声说:“没有。”
      
      “那你为什么总是和稀泥,每次我要说什么,你都替我遮拦,你不喜欢鸡飞狗跳的场面。”秦落转头注视他,“可我们家就是这样的,经常的,鸡飞狗跳。”
      
      宁言声挑挑眉,一时没有说话,他抬头仰望夜空,天上有月亮,月光清淡,空气中寒气森森,他觉得手有些凉,揣进大衣兜里,看见秦落的手露在外面,顺手捞起来也揣进自己兜里。
      
      他微微偏头,凑近她:“你很在意我对你们家的看法?”
      
      秦落愣了一下。
      
      宁言声接着说:“我没有刻意躲避,我只是怕影响你的心情,才帮你说话。”他停了停,继续说道:“可能因为我们家人际关系比较淡漠,谁对谁也都不太在意,反而让我觉得,你们家纵然鸡飞狗跳,吵吵闹闹,也自有一番乐趣。”
      
      秦落一缩下巴,蹙眉:“你这是什么受虐心理。”
      
      宁言声攥着她的手,往前一带:“大过年的,咱就不讨论受虐的事了。走吧,跟我去放放小烟花。”
      
      *
      
      大年初三,下午,宁言声被段陆恒和霍淳叫去会所打牌,段陆恒自打跟张侃侃分手后,对女人就有点失去兴趣了,“一个两个都他妈戏精,没意思。”
      霍淳嘲笑他:“咱们段大少痴情,太痴情。”
      段陆恒使劲踹了他一脚:“你一个弃夫,懂什么。”瞟一眼宁言声,语气酸溜溜:“还是宁少的女人痛快,说看不上他的人,就是看不上,绝不会对他耍坑蒙拐骗的招数。”
      宁言声闲闲打出一张三万,胡了:“你说看不上就看不上吧,爷我就不刺激你了。”
      
      手机响了,是老太太打来的电话,说是家里来了客人,请他相陪。
      他不想去:“您那些老亲戚,我都不知道叫什么,人要说我不懂事,说您教子无方,何必给您丢面儿呢。”
      奶奶慢条斯理说:“人家给不给我面儿,我不稀罕,我孙子不给我面儿,我可要伤心的。”
      
      宁言声回到老宅,发现自己上当了。
      郝多丽算哪门子的亲戚。老太太早跟他说清楚,他也就不回来了。
      
      宁太太和宁瑶也在,两人对着郝多丽笑呵呵,端茶倒水切水果,那叫一个殷切备至。
      看见宁言声进门,宁瑶一把拉住他,拖到郝多丽身边坐下,对着老太太发神经:“奶奶,看看这俩多般配,多丽姐女神级的,不比那些捞女强一千倍一万倍。”
      宁瑶一向很看得起郝多丽,富三代,名媛,影后,美丽优雅,光彩照人,做他们宁家的媳妇很拿得出手,而且出手大方,给老太太拜年,连带宁瑶的儿子都得到了丰厚礼物。
      
      宁言声听见宁瑶说话就头疼,只装没听见,打算喝盏茶陪奶奶闲聊一会儿,就找个理由撤。
      刚抿了口茶水,听见郝多丽在旁说:“言声,你春节也没有出游的打算吗?”
      “没有。”宁言声说,“到哪都嫌闹腾,不如就留在家里找点小乐子。”
      
      老太太问:“那你这两天也没回来,是找到什么小乐子了?”
      “还真有。”宁言声忽然想起什么,掏出手机,“来,给您看点小乐子。”
      
      老太太好奇凑过去看。
      视频里,一个姑娘身穿长款面包型白色羽绒服,扎着丸子头,厚厚围巾裹着半张脸,手里拿着一根烟花棒,转着圈飞舞,圈圈白光,迸出火花,映在姑娘大而灵动的眼睛里,像盛满了星星。
      姑娘嘻嘻哈哈,玩得起劲,发现自己被拍了,用烟花棒指着对方:“宁言声,你别拍了,不然我就用这玩意,在你屁股上戳两个洞,你信不信?”
      
      拍视频的人嘚瑟地晃晃镜头,姑娘要过来戳他,他连忙说:“别闹,快跑,警察来了。”
      姑娘撇嘴:“信你个大头鬼。”
      一回头,还真有两个警察从广场那边走过来。
      “谁让你们在这放烟花的,城区禁放烟花,这点常识都不知道?”警察义正言辞,命令姑娘赶紧把烟花灭了。
      姑娘把烟花往地上一扔,指着拍视频的人说:“警察叔叔,是他,他让我放的,你们要罚罚他,他有钱。”
      
      拍视频的人:“哼。”
      老太太也看乐了:“哈哈,这丫头还挺有趣的。”
      
      “那当然,毕竟是您未来孙媳妇。”宁言声收起手机,“等她做好准备,我带她回来,陪您玩小烟花。”
      
      郝多丽脸上挂着笑容,垂眸的瞬间,笑容淡了几分,摇摇欲坠。
      宁瑶挤到她身边坐下,大大咧咧、别有意味地说:“烟花啊,嘭一下,绽放,然后就死一般沉寂了,有什么好玩的,瞎折腾,穷开心,到最后钱没少造,人也落不着,何必呢。”
      宁言声冷眼瞥她:“闭嘴。”
      宁瑶瞪眼撇嘴:“干什么,我说的是事实,你们再怎么看都不是一挂的,成不了就是成不了,你不信邪都不行。”
      郝多丽转头看看宁瑶,宁瑶对她挤挤眼,两人心照不宣。
      宁言声起身走了,没发觉她们之间的小九九。
      
      

  • 作者有话要说:  日更君来了,欢迎冒泡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