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第014章 ...

  •   永远都是一副少年人的模样,灰白的长发,紫色的妖冶眼瞳,堕神艾瑞克挟裹黑暗,从洞开的空间里踏出来。
      
      邪恶的紫黑色雾气,丝丝缕缕缠绕在他的肩背,他的发梢,他的指尖,映射得天空都阴沉沉的。
      
      “狡诈者、欺骗者、谎言者,”他扬起下颌,脸上泛出诡异的青白,犹如深渊恶魔,“吾要亲自吃掉你们,一口都不剩。”
      
      海茵反应飞快,她迅速搭弓拉箭,并将娜娜莉和兔子挡在身后。
      
      兔子下意识刨了下小信徒,往前迈了半步。
      
      娜娜莉蹬蹬退到兔兔爸爸后面,抓着兔子毛毛,好奇地探头瞅。
      
      无数邪恶雾气,从堕神艾瑞克身上弥漫出来,铺天盖地,眨眼就将整个狮鹫包裹住了。
      
      “哼,几支圣箭就想杀我?”堕神扬起下颌,脸上浮起诡异的蜿蜒紫色细纹,“愚蠢的……”
      
      “啪叽”堕神话还没说完,一块褐色的泥巴突然砸向他。
      
      脏色的泥巴印子,赫然印在艾瑞克白袍摆,就像是白布上一滴油渍,份外醒目碍眼。
      
      他低头,紫眸深沉地看了眼,再抬头之时,眼神郁郁似霜冻,冰的人骨头生疼。
      
      海茵:“……”
      
      光明神:“……”
      
      小娜娜,这在狮鹫背上,你哪来的稀泥巴?
      
      小娜娜无辜眨眼,小手手嗖地藏在背后。
      
      没几根毛的黑毛球咔咔,用自己稀疏的毛疯狂给小娜娜蹭掉手上的泥巴,帮着消灭证据。
      
      “昂──”狮鹫长鸣,红喙张合间,脖子往后一甩,拳头大小的稀泥巴咕噜落在了娜娜莉脚边。
      
      找到帮凶了!
      
      海茵嘴角抽了抽,这几只到底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神明化身的兔子三瓣嘴抿得更紧了。
      
      娜娜莉小声跟爸爸嘀咕:“爸爸,娜娜讨厌臭坏人。”
      
      她说不上来为什么,反正闻着堕神臭臭的味道,就是非常讨厌,想立刻赶走臭坏人。
      
      而且,潜意识里小娜娜总觉得,她有很厉害的帮手,可以打跑堕神的。
      
      她想着,不自觉摸了摸眉心的小血疤。
      
      神明将小信徒的动作尽收眼底,清楚她虽然什么都不记得,但还是在习惯地找自己的守护灵。
      
      “嗯,吾也不喜欢。”神明轻声应和。
      
      爸爸不仅不生气,还认同自己,娜娜莉立马就理直气壮了。
      
      她抓起脚边的稀泥巴,扬手又砸过去:“把你砸成猪咕噜兽拉的臭粑粑。”
      
      “噗”堕神艾瑞克指尖虚抬,泥团未及体,就被雾气击得粉碎。
      
      被蝼蚁、食物不尊不敬,还冒犯反击,如同烈焰浇油,艾瑞克紫眸邪光大盛,顿时愤怒到没有理智。
      
      “卑贱的人类,早该被灭世销毁的失败物种,你们都给我去死!”堕神雾化,遁入雾气之中,每一缕的雾气就都是他的眼他的手,无孔不入无处不在。
      
      不好!
      
      海茵心头一紧,手上圣箭咻咻射出去。
      
      “轰”米且长的角虫手,啪嚓抽下来,将圣箭打偏。
      
      海茵面容紧绷,毫不犹豫继续搭箭,从不同的角度连续射击,拦住大部分的角虫手攻击。
      
      娜娜莉有点不安,她躲在兔子身后:“爸爸,娜娜有帮手打臭坏人的哦。”
      
      神明来不及阻止,小娜娜就奶喝道:“卜卜,卜卜卜卜……”
      
      没有守护灵出现,娜娜莉眉心针刺一样的疼,血疤迸裂,鲜血流了出来。
      
      娜娜莉抬手一摸,摸到满手的猩红色。
      
      她呆愣看着鲜血,下一刻望着爸爸,小嘴巴抖了抖,慢慢扁了起来。
      
      “爸爸,”她委屈坏了,“娜娜刚想起来,卜卜丢了,我把卜卜弄丢了。”
      
      【哇,卜卜,娜娜的卜卜……】
      
      神眷贵族的伴生守护灵,从出身起就伴着神眷,一同玩耍一同长大,是最亲密的小伙伴,也是最不可缺的灵魂陪伴。
      
      可是,娜娜莉的守护灵被剜掉了。
      
      兔子用身上毛毛给小信徒擦手:“没关系,吾帮你找回来。”
      
      别说一个守护灵,就是十个百个,只要小信徒想要,神也能给。
      
      娜娜莉扁着小嘴点头,一抬头就看到条堕神角虫手,从兔子背后抽过来。
      
      小娜娜被吓到了,尖叫起来:“爸爸!”
      
      化身兔子头也没回,只平静冷淡地吐出两个字——
      
      “静止。”
      
      世界主宰——光明意志不可违抗。
      
      这一处空间蓦地静止,连同时间的流逝都被冻住。
      
      狮鹫扇动的翅膀定格,海茵拉弓的动作静止,那条抽向化身兔子的角虫手也僵在半空。
      
      堕神艾瑞克难以置信,他在紫黑色雾气中,震惊地盯着白毛兔子。
      
      ……吾吾主?
      
      神明仔细地帮小信徒擦干净手,确定小信徒不会哭,神这才看向堕神。
      
      “束缚。”无数的光明听从召唤,汇聚到神身边。
      
      顷刻,光明闪耀,邪恶退散,如同被白昼驱逐的黑夜,天空重新明亮,蔚蓝澄净。
      
      堕神坠化的邪恶雾气,唆唆旋转,收拢进艾瑞克身体里。
      
      “啪”艾瑞克从半空跌落,狼狈落在狮鹫背上。
      
      灰白的长发倾泻铺陈,像褪色发灰的劣质羊皮卷。
      
      无形的规则束缚着艾瑞克的身体,他四肢不能动弹,却努力抬起头去看兔子。
      
      他唇嗫嚅,无声地喊了两个字:“吾主……”
      
      然后,浓郁的怨怼和恨意翻涌上头,三千年以来的绝望和苦楚,像黄连水灌满整个心脏,叫他喉咙深处发出嗬嗬的低吼声。
      
      可神明无动于衷,兔子红眼漠然冰冷。
      
      “惩戒。”神明说出第三道谕言。
      
      光明飞速聚拢,形成纯净的日之箭。
      
      化身开始不稳定,从里到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崩坏。
      
      兔子毛爪虚抬,轻轻往下一按,破除一切黑暗和邪恶的日之箭,照着堕神眉心嗖地射过去。
      
      一刹那间,艾瑞克心尖寸寸冰凉,并在光明的注视下,一点一点的龟裂破碎,他眸中紫光亦逐渐暗淡下去。
      
      吾主啊,三千年前,祢抛弃属神陷入沉睡。
      
      三千年后,吾主祢送自己属神的,就只有惩戒的日之箭吗?
      
      更浓郁的黑暗攀爬上眼尾,将紫眸覆盖,堕神放任邪恶浸染身体。
      
      他从深渊边缘,坠到了深渊地底,那里是永无光明的地方。
      
      他,曾经爱与美德之神,被自己的主神——光明所彻底抛弃了。
      
      “啊!”堕神仰头怒吼,那声音里满怀悲怆和怨恨,“既然光明不在照耀我,我便永生投入深渊与黑暗之神的怀抱。”
      
      从此,与光明为敌。
      
      从此,与黑暗为伍。
      
      从此,不是光明消泯,就是黑暗湮灭,不死不休。
      
      “嗡嗡嗡”空间震荡,深渊与黑暗之神遥遥回应艾瑞克,并往他堕落的身体里灌注了磅礴的黑暗之力。
      
      “轰”日之箭和黑暗碰撞,发出滋滋的声音。
      
      艾瑞克在黑暗之力的加持下,生生挣脱光明规则,徒手接住了日之箭,并一把捏碎。
      
      光明神眼神凝重了一分。
      
      彻底堕落成黑暗的艾瑞克,缓缓站起身来,眼尾有一点艳红,紫眸越发浓艳。
      
      “是她吗?”他看着兔子,面无表情,“原来,纯血才是光明偏爱之人,如果……”
      
      说道这里,他勾起嘴角:“我在光明祢的注视下,抢走她的灵魂呢?”
      
      话还没完,森冷的黑暗之力,虬结成巨掌,猛地抓向娜娜莉。
      
      化身兔子想也不想,后肢一蹬,扑地过去挡在娜娜莉面前。
      
      “噗”在黑暗之力的冲击下,本就在崩溃的化身,瞬间被击散,化为点点星光,飘扬坠落。
      
      娜娜莉眼瞳骤然扩大,她伸手去抓,试图抓住爸爸:“爸爸……”
      
      然而,她小手抓了个空。
      
      爸爸,被臭坏人打没了。
      
      巨掌去势不减,继续朝娜娜莉抓去。
      
      甫一能动弹的海茵,惊骇地接连射出三箭:“小娜娜!”
      
      “轰隆”巨掌落下,将娜娜莉吞没。
      
      海茵面容冰冷,她摸出一水晶瓶,牙齿一咬拔了软塞,将瓶里的液体洒向艾瑞克。
      
      同时,她还大喊着:“黑暗,滚!”
      
      清冽的圣水,一碰触黑暗,就烧灼出滋滋青烟。
      
      艾瑞克感觉到了疼痛,他转头厉声道:“狡诈者,你该死。”
      
      海茵冷笑,扬手五指间就扣三瓶圣水。
      
      羽毛笔在旁边上蹿下跳,气的羽毛都变青了:“呸,他敢动小娜娜,海茵烧死他,用圣水烧死他!”
      
      正在此时——
      
      “你坏。”
      
      奶气的小嗓音,从浓郁的黑暗中清晰地冒出来。
      
      海茵动作微动,下一刻,黑暗之中一点光明,强势地穿透出来。
      
      光明越来越多,越来越亮,最后破开黑暗,露出了小娜娜的身影。
      
      矮墩墩的小孩儿,婴儿肥的粉嫩小脸紧绷着,兔子斗篷的帽兜落了,微卷的黑色长发无风飘扬。
      
      她捏着小拳头,在她身后,光明组成了一道高大的人形光影。
      
      隐约能看出,那人穿着金色太阳纹边的白袍,纯金色的长发蜿蜒,环绕在娜娜莉身上,为她驱逐黑暗。
      
      人影微微低着头,专注地看着小娜娜。
      
      那是——光明神的圣光虚影。
      
      海茵震惊了。
      
      艾瑞克震惊了。
      
      羽毛笔激动到掉毛,嗷嗷叫唤停不下来:“啊啊啊啊啊,光明圣光!光明象征的圣光!”
      
      “神为小信徒更改规则,神将所属的一切荣耀都对小信徒分享,神把神祇专属的圣光,加诸在小信徒身上,并由她支配。”
      
      “神对小信徒偏爱到另众生嫉妒!”
      
      羽毛笔边写边漏墨哭泣,那可是圣光啊,见圣光如见光明真神。
      
      娜娜莉不懂圣光,更不知道,是因为在梦境里她害怕天瀑,神就为她更改规则,圣光从神国投射,附着在她的发梢上。
      
      但是她知道,是这个臭坏人弄坏了兔兔爸爸。
      
      【娜娜要打他!】
      
      小娜娜一挥粉拳头,身后的圣光虚影跟着做出相同的动作,抡起拳头就对艾瑞克砸过去。
      
      圣光照耀,根本不是圣水能比拟的。
      
      黑暗艾瑞克毫无招架之力,一拳之下,身上的黑暗之力就被打散了大半。
      
      娜娜莉气呼呼地鼓着面颊:“你最坏,坏坏的大人,也要被打屁股。”
      
      小孩儿单纯,能想到最疼最怕的惩罚,就是被打小屁股。
      
      圣光顺应小信徒的心意,按着艾瑞克,啪啪几下狠狠抽他屁股上。
      
      海茵慢吞吞收了圣水,跟羽毛笔在一边大肆嘲笑报复。
      
      呸,黑暗狗活该!
      
      再是堕神,好歹也沾了个“神”字,如今被个人类小幼崽按着打屁股,实在悲愤又丢人。
      
      艾瑞克羞耻到紫眸红的滴血,他咬牙切齿地盯着娜娜莉,恨不得生撕了她。
      
      “你知道什么?你这个被吾主偏爱的人类幼崽,”艾瑞克一字一句,字字诛心泣血,“岂知被光明抛弃的绝望?”
      
      圣光停手了,娜娜莉眨眼,黑亮的大眼睛平静地看着艾瑞克。
      
      三千年来的情绪一时压抑不住,全部爆发出来,竟让他流出了血泪:“被光明无视的痛苦,你这个纯血懂吗?不,你不懂。坠化为堕神,谁又是真的愿意坠化?都是光明,全部都是衪的错!是衪先不要我们的!”
      
      “不对,”娜娜莉忽然大声反驳,奶糯的小嗓音软绵绵的,但口吻却十分坚定,“神明大人只是睡了个懒觉觉。”
      
      艾瑞克怔忡,愣愣看着娜娜莉,以及她身后的圣光。
      
      娜娜莉说:“神明大人才没有不要谁,爸爸总是守着娜娜睡觉,等娜娜早上起床,所以是你这个坏人不等神明大人睡醒,如果是娜娜,不管爸爸睡多久的觉觉,娜娜一定会等爸爸睡醒再跟他说话。”
      
      “你就是坏,”小娜娜有自己的逻辑思考方式,“你这么坏,神明大人不会喜欢你,娜娜才四岁都知道,神明大人只喜欢乖乖的。”
      
      艾瑞克失神,吾主,是这样的吗?
      
      一切,原来都是他做错了?
      
      海茵轻嗤了声,小娜娜还是太天真,不过也正是这种孩童的天真,兴许才是最让神喜欢的。
      
      毕竟,连她都无法抵挡,忍不住去喜欢。
      
      羽毛笔浑身都在冒粉红色泡泡,它边扭尾翎边写:“神化身消散,神意志回归神国,但神无处不在无时不在,世界上任何角落发生的事,都悉数落入神的眼里,包括小娜娜说的话。”
      
      “那些话,像一支支箭矢,biubiu地射中神的心脏,化为金黄色的蜂蜜,又甜又绵。”
      
      “噢,神哟一高兴,小娜娜背后的圣光就更亮更刺眼了。”
      
      “母神哪,小海茵的眼睛都被亮瞎了。”
      
      海茵捂住眼睛,她都还没反应过来,那圣光噌的一下,亮的和五百瓦的白炽灯似的,刺的她泪流满面。
      
      狮鹫背上,小娜娜倏地察觉到什么。
      
      她仰头,迟疑的冲圣光喊了声:“爸爸?”
      
      圣光虚影晃了两下,人形越发凝实,依稀能看到光明神头上戴的太阳冠。
      
      圣光抬手,动作轻柔的、缓缓的,用小信徒熟悉的力道,揉了揉她的发顶。
      
      【是爸爸,是梦里那个可以抱娜娜的大人爸爸!】
      
      娜娜莉黑眸一亮,转身朝着圣光虚影一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