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妤夜有燊》净植木木 ^第1章^ 最新更新:2018-08-07 21:05:4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在鼓山小市里,街上人来人往,今年的三伏天特别热,所以入伏这几日小市也格外早醒。天刚朦朦亮,妤禾身穿灰色粗布衣裳,挽着两条袖口,盘起一头长发,背着一筐草药,两条自然垂在耳边的刘海也被她拂在耳后,一双眼睛明亮清静。一旁的小白狐热的用哀怨的小眼神盯着妤禾。天还没亮,小白狐就被妤禾从清凉的竹屋内揪了出来,为了用草药去换取几匹粗布。近来鼓山下的一个小山庄,中暑的人异常得多,也就是妤禾栖身之地,为了多踩些草药来医治患者,妤禾磨坏了好几件衣服。妤禾领着小白狐买完草药后,换来了几匹粗布,心想这下药婆和自己都有新衣服穿了。美滋滋地从粗布摊前给了摊主一个大大的笑容,在这炎炎夏日,妤禾的一个笑容把摊主这位阿婆的心都要给笑化了。带着笑容,把粗布放进草药框里,熟练地把草药框甩到背上,手抱起热的发慌的小白狐往回走。走到冰摊前,低头看了小白狐一眼,温柔地摸摸小白狐的头,小白狐似乎也感受到了一丝凉意,睁着无辜的大眼,用粉嫩的小粉爪子指了指冰摊。妤禾笑了笑宠溺地对小白狐说“就你这小鬼的心思,我能不明白,等你哪天唤作人性,岂不被你卖了不可,走吧。”小白狐对妤禾咧了一下嘴,向她展示着那口小白牙。
      冰摊前人十分多,多是一些糙大老爷们,几个人聚在一起吹牛皮,一点都不比那些大娘们来的安静,只是大娘们唠的是东家长西家短,而他们唠的是他们所谓的‘国家大事’。看见一个皮肤白皙,笑容可人的姑娘进来也无法引起他们的注意。妤禾带着小白狐找到了冰摊旁的一个小座位,坐了下来。向冰摊的摊主大伯要了份冰糖水,小白狐悠悠地摇着尾巴舔了几口冰糖水,用小爪子把冰糖水推到妤禾面前,妤禾喝了一口又把冰糖水推到小白狐面前,示意小白狐都让它喝。小白狐一点不客气地大口舔了起来,舔的糖水肆意飞溅。妤禾看着忍不住笑出了声。旁边的那些糙大老爷们也还是在津津谈着大事“听说那田家主自从去抚平西荒之地后在回城途中惨遭毒害后,田夫人也被害了,就连田家少主也失踪不见身影。” “难怪今年的三伏天特别热,少了田家怕是我们今年庄稼的收成也要不好了,真是悲伤啊,可怜的田家主啊,没了他们我们又靠什么” “唉,这件事谁不伤心,现如今我们鼓山还好,其他地方或许早已民不聊生喽” “还好林家少主在田家遭遇不测时尽心帮扶,今日田家才尚存,这不前日刚斩了那田家的一个老管事,这也算是给田家一个交代,也不枉费田家少主对他的一片痴心” 妤禾听到这里面色开始变得沉重,五年了,他会挂着她吗,还是顾着往日田家与林家的旧情。不,妤禾摇了摇头,不会的,他那么高傲不凡,早已配不上他了。 “你们可还知那可怜的田家老祖母怎么样了” “说起这事就气愤,在田家失事前老祖母就身体不怎么好,失事之后又为那可怜的孙儿哭瞎了眼,这不,一生英明的老祖母这才······被小人所害,那位小人沉浮在田家已久,怕是也与田家失事有关。就是那位老管家,谁料啊!” 妤禾早已泪流满面“奶奶,是孙儿对不起你,老宋叔他真的是叛徒吗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白狐见状把碗底剩余的一点点糖水推到妤禾面前,妤禾双手紧握,早已泣不成声。这时那群糙大老爷们才发现了妤禾。
      “唉,这事太伤心了,不说了,姑娘你是怎么了吗是这天太热中暑了吗” 虽然这群糙大老爷们不懂得怎么安慰人,但还是挺心善的这也是鼓山这一带居民的优点,心善。“快快快,摊主这姑娘些许是中暑了,快给她一些冰块,敷一敷。”一位大娘喊道。摊主连忙拿来了几块冰块,用布包着。妤禾摇了摇头,低着头,那双眼早已哭的通红,嘴唇颤颤发抖,踉跄地站了起来。背起药框,抱起小白狐就要赶紧走,大娘赶紧挽留询问情况,妤禾哽咽吐出几个字“谢大娘,我没中暑”便冲出人群,跌跌撞撞回到了鼓山脚下的小山庄。
      回到竹屋内,妤禾早已擦干了眼泪。药婆在捣药,撇了妤禾一眼“呦,禾子,去趟小市里,回来怎么就这样了。谁欺负得了你”一边捣药,一边细微地观察着妤禾”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你的月石:0块 消耗2块月石 【月石说明】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