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你是真的菜》匪弥 ^第2章^ 最新更新:2018-08-21 15:36:1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这么大的礼有点儿消受不起 ...

  •   高中的每一个早晨都难熬的要命,一分一秒都不能浪费,合理安排尽可能多的挤出时间睡觉。
      对萧棋来说多睡几分钟不一定能精力充沛,但早起几分钟绝对会影响心情降低学习效率。
      对尚北来说,多睡几分钟不一定能不降低学习效率,但多睡几分钟绝对比少睡几分钟舒服。
      于是早晨他们都十分心有灵犀的用被子蒙住头错过了起床铃声,再十分心有灵犀的没有起床,一直到早自习前十分钟。
      尚北被萧棋以枕头砸醒的时候还在流口水,顺便还说了句脏话,看了看时间瞬间清醒,下床推了推还把手臂放在眼睛上的棋哥,风风火火跑去洗手间风风火火的洗漱。
      等萧棋和尚北快马加鞭赶到教室,距离打上课铃只有一分钟。张帆正趴在讲台桌上打盹。
      张帆就是小班。
      没理班主任光明正大做到座位上的时候上课铃非常合时宜的响了。
      打开上次已经背完的公式正准备温习一遍有人来门口敲门。萧棋坐在教室最里面倒数第二排,习惯性抬头看门口,看到来人是谁时身形一僵。
      然后他就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萧棋,出去一下,有人找你。”张帆向萧棋招手,示意他出去。
      尚北在右边一组倒数第三排,听到这个话转过头冲萧棋挤眉弄眼,低声问“怎么了?”
      萧棋摇摇头,示意他自己也不清楚就向外走。
      自己最近在学校一直都老实巴交的,没干什么出格的事,至于昨天晚上跑出校,神不知鬼不觉的,他应该不是为了自己在校情况来的。
      既然不是那就只有一件事儿了。
      “你的转学手续已经帮你办好了,还有一份文件在你们学校孙老师那里,上次带你见过的,今天她不在周末把它拿回家。”来人背对着门口,听到萧棋出来转过身说。
      萧棋嗯了一声没有接话,他知道他还有话要说,这只不过是为了之后的话说的不那么尴尬。
      “我帮你给老师请了假,现在跟我回家,你阿姨今天过生日。”
      这应该并不是一个适合萧棋出现的日子,阖家团圆的时候最讨厌的就是外人的插足。
      萧棋把手插进校服裤兜,轻轻笑了笑“不用了,你去接萧子易吧”
      没在看站在原地的萧广元,从阳台离开去了食堂。又想到马上就是早点时间了,又从食堂走出来。
      不想看到人,熟人,陌生人都不想,想一个人呆着,想安安静静的感受这种触摸不到的感情,这种不可名状的心理落差,和孤独。
      从食堂出来,一步一步挪着朝教室走,到四楼楼梯口看着高一一班的牌子,心里急促的想跑,猛的,转了个身,冲进了卫生间。
      卫生间这个地方,除了上厕所解决体内废弃物之外还有一个很好的作用就是逃避。萧棋进来之后也不管脏不脏就靠墙蹲下,用双手抱住了头。
      苏木航早上不知道吃什么坏了肚子,早自习给班主任请假急冲冲的进了厕所。
      一进卫生间就看到这样蹲着的一坨,因为情况紧急拉肚子没有多看进了隔间,解决完自身问题却发现他还蹲在那里,洗完手再看一眼萧棋还是一动不动保持着原来的姿势。
      自己怎么着也进去了十分钟,突然就很诧异,这人到底要蹲多久。
      本就无意上课,干脆靠着墙看着那人。
      他的肩膀还在微微颤动,是哭了吗。
      伸手摸了摸口袋,好像还有纸巾。
      苏木航站直了身体,对面蹲着的人却突然动了动,然后从膝盖中抬起一颗毛茸茸的头。
      大概因为哭过,头发都乱糟糟的,尤其是前面的刘海,还沾着泪水,睫毛上也挂着泪水,鼻头脸蛋都是红红的,脸上乱糊着泪痕,看起来有点儿脏,哭了很久的眼皮也是肿肿的。
      当苏木航对上那双眼睛的时候手兀的握紧,手里的纸袋发出莎莎的声音,他感觉自己的心好像跳的猛了。
      萧棋不知道自己蹲了多久,蹲在这里之后眼睛就开始发涨,他不想承认自己想哭,但是眼睛里翻涌出了液体,止不住还越来越多,心里越来越委屈,越来越堵塞,即使拼命压制萧棋还是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在不住地颤动。
      想大声哭,想骂人,甚至想找人揍一顿,直到感受到一股视线才慢慢拉回来,缓缓抬起头。
      大大的眼睛因为水汽变得湿漉漉的,水汪汪的,格外明亮,但是眼神中尽是委屈,嘴微微嘟起,像极了丢掉糖吃而哭泣的小孩。让人情不自禁的想伸手揉揉。
      他确实想那么做,可是眼前的那人揉了揉眼睛,靠着墙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敛了情绪,眼睛中也没了之前的委屈。
      苏木航干脆还是靠回墙看着他,嘴角噙着一抹笑,都忘了离开。
      萧棋看着前面这个人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任哪个男孩子都不想别人看到自己哭,还是那么狼狈的哭。挠了挠头,不知道该说点儿什么。
      想了想干脆装没看见走掉好了,刚抬脚就一膝盖跪在了地上,跪在了苏木航的面前。
      卧槽。
      此时萧棋的心里什么情绪都没了,就感觉很抬不起头,这不是尴尬,是丢人,丢大发了啊,就算是神仙都丢完了啊。
      接着卫生间就响起一声笑声,猝不及防却在意料之中。
      声音清亮直冲击萧棋的耳膜。
      四周扑面而来的羞恼让萧棋挣扎着爬起来,但是腿蹲太久已经没有知觉了,尝试了几次都没能站起来,跪在原地有些自暴自弃。
      笑,干脆笑死你得了。
      笑够了就快走吧,赶快走。
      不过没能如萧棋愿,苏木航笑得有些停不下来,笑弯了腰哇。
      萧棋抬起头看着这个笑得毫不客气一点都不收敛的男孩子气结,“朋友,笑够了吗,笑够了来搭把手拉我一下。”
      但是苏木航远比萧棋想的更可恶,更傲娇,听到他的话摇了摇头,咳嗽了一下说,“我看你再挣扎一下。”
      神他妈再挣扎!
      “朋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也算建立了另类的革命友谊,革命战友有困难是不是应该拔手相助。”
      苏木航不明白怎么就成革命战友了,“因为下跪了?”
      说罢萧棋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黑了,”你可以走了,门在那边。“
      这场由萧棋单方面开始的革命友谊在短短几十秒之后由萧棋宣布结束。
      苏木航忍了忍笑意,“这么大的礼有些承受不起。”
      上前抬起萧棋的手,把他拉起来,萧棋就着他的手,得寸进尺的把手环在他的肩膀,催促他向外走。
      “你教室是哪个?”声音中还残存着笑意目不过比较之前清冷许多,倒也是很好听。
      “高一一班”萧棋顿了顿又说”我上午请假了,你先扶我倒操场去吧?”
      苏木航看了他好几眼把他拖到了操场,
      把他扔到塑胶跑道上,自己也顺势坐下。
      萧棋顺着放下来的姿势把左腿放在右腿上,半边屁股挨着跑道,右手撑着地。
      没多久腿出走的知觉开始回炉,这应该是一个令人惊喜的消息却没有令人开心的感觉。
      腿像不是自己的,像电视屏幕上的雪花点在跳动,酥酥麻麻的又像有一万只蚂蚁在爬,伴随着星星点点的刺痛。萧棋把双手伸到后面支撑起自己的身体想把腿伸直。
      毕竟大长腿就应该伸长。
      主要是这样蜷着吧,姿势太丑。
      萧棋把左腿稍微提起来一点想往旁边放,不动还好,一动就感觉不妙,非常不妙。
      像有雪花的电视机变得卡顿,更像突然捣了蚂蚁窝,千万只蚂蚁暴起,一边爬还一边啃食骨头上的肉。
      麻和疼的感觉让萧棋情不自禁低呼出声。苏木航本来坐着放空自己,听见声音转过头,看见萧棋这个样子又忍不住想笑,连眼底都带有笑意。萧棋整个人是向右拧着的,呈现一个S形,如果萧棋是一个女的,那就像可以说是一个在美女凹造型。萧棋看见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自己这儿阳光小男孩都要被他磨得抑郁了好吗。
      “能忍住不笑吗?”萧棋翻了个白眼问。
      “嗯”苏木航一边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一边点头。
      “能忍就先憋着”,抬起一只手向他招手,“帮我捋捋腿,谢谢了啊。”
      苏木航看着他这个手势,假意不爽“干嘛呢召狗呢。”这人今天实在太有的乐了,愣是让自己笑出声。
      尽管嘴上是不怎么乐意的语气,但也确确实实伸出了手,但是就在碰到脚腕的前一秒又把手缩了回去。
      “帮你都好说,我先收点儿报酬。”说着抬起手机,然后就是快门的声音,还有晃眼的闪关灯。
      萧棋咆哮“你特么有病啊,大白天照照片开闪光灯,不是,你照啥照片的,这算啥报酬啊。”
      苏木航没有理他,只是嘴角带着笑意的把手机放回小幅口袋里,径自帮他抻直了腿。
      “嘶,轻点儿轻点儿慢点儿。”萧棋被麻的龇牙咧嘴,但好歹这下姿势是对了。
      即使下半身暂时行动不方便了,萧棋也还是闲不下来,思及自己的“美照”,伸手拍了拍苏木航的肩膀,嬉皮笑脸的问“我叫萧棋,请问阁下尊姓大名?”
      发现他不理自己又说,“我就是想表达一下我的谢意,顺便请你吃个饭?”还顺势把头往前凑了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入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