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不知国师是何想法?”皇后雍容华贵端坐在上方,俯视他。
      
      南辞不假思索道:“臣醉心于观星之术,只能辜负殿下美意了。”
      
      皇后眼底有笑意掠过,却故作无奈:“国师只好追求那天上万千的星子,这便没有法子了。”
      
      楚绾烟顿时失了兴趣。
      
      宴会在觥筹交错中结束,楚绾烟抬头望了眼乌云密布的夜空,嘀咕道:“今日遇见他,群星隐匿,这明显是让他少观点星,早日从了我嘛,这傻子,莫不是还想违背天意不成。”
      
      夏书和秋墨亦步亦趋跟在她身后,低着头,权当什么都没听见。
      
      方才她们知道那玄衣男子是国师时,也着实惊讶了一把。
      
      只是提到观星之术……
      
      “殿下,这国师大人既然双目已眇,如何观星?”秋墨皱眉问道。
      
      莫不是装瞎?
      
      楚绾烟眼眸幽深,“倒不像是装的。”她之前摘缎带并不是心血来潮,只是想试试他。
      
      但他双眼确实毫无反应。
      
      夏书忍不住开口:“殿下当真是对国师大人一见倾心?”
      
      秋墨轻轻扯了扯她的衣袖,低声道:“殿下的事哪是你我可以过问的。”
      
      楚绾烟挑眉一笑,“他的容貌在诸国中倒也是极为出挑的了。”
      
      “世人大多眼孔浅显,只见皮相,而未见骨相,而本宫,便是那眼孔浅显之人。”
      
      夏书:“……”殿下您开心便好。
      
      秋墨:“……”敢这么堂而皇之地说自己贪慕美色的人,也只有她家长公主了。
      
      国师府内,暗卫在向南辞汇报方才在皇宫听到的对话。
      
      南辞临窗而立,听他说完,沉默许久。
      
      暗卫低头跪倒在地,不敢做声。
      
      “退下吧。”风隐抱着一堆瓶瓶罐罐走过来,看了眼地上的人,然后自顾自的摆弄着药材。
      
      暗卫松了口气,无声消退。
      
      屋外冬雪皑皑,白如棉絮的雪花飘落在结冰的湖面,风一动,湖边的树木抖落一身寒峭,一阵凉风顺着窗户倒灌进来。
      
      风隐紧张他的身体,上前去把木窗关上。
      
      “瑞雪兆丰年,主上离远点,小心受寒。”
      
      眸光不经意一瞥,看着他手里捧着的小暖炉,轻咦一声。
      
      “这暖炉我没见过啊,不是咱府上的吧。”
      
      南辞轻“嗯”一声,“楚国长公主给的聘礼。”
      
      风隐无语凝噎,好半会儿才开口:“您这是要做驸马了?”
      
      随即他又嘀咕道:“要做也是她给主上做夫人嘛。”
      
      南辞“哦”了一声,“那就是她随的嫁妆。”
      
      风隐:“……”您可真随意。
      
      他突然眉头一皱,“您今天在宫里见到楚国长公主了?”
      
      “听说那位长公主是个病秧子,之前身体很好,后来被楚帝下了毒,现在就靠着各种珍贵的药材吊命了。”
      
      “主上您什么时候和那位勾搭上了?这可不行,一听就是个时日无多的药罐子。”
      
      时日无多?
      
      南辞弯唇。
      
      不见得吧。
      
      他放下手里的暖炉,“拿上药箱,随我去长公主府一趟。”
      
      他倒想知道,这个胆大妄为的女人,到底还有多少日子可活。
      
      秋墨正在端着碗给楚绾烟喂药。
      
      一头青丝散在身后,楚绾烟不复之前的神采,恹恹地靠在床头。
      
      夏书缓缓走来,“殿下,国师来了。”
      
      楚绾烟眸色幽深,之前在宫里,他拒绝为她看病,现在却又突然跑来。
      
      “这国师是何用意?”秋墨不解。
      
      “来试我深浅的。”楚绾烟垂眸,看着还剩大半碗的黑泱泱药水,面露苦色。
      
      “去请他进来吧。”
      
      止戈在前方引路,小心提醒道:“殿下正在用药,心情不好,若有不当之处,还望国师多多海涵。”
      
      他这话并不是无的放矢,长公主殿下平素最怕苦了,每次喝药的时候一张脸皱得跟苦瓜似的,而且易怒。
      
      南辞微微颔首。
      
      楚绾烟正在头疼怎么解决这半碗药呢,她故作可怜,“可不可以不喝呀?”
      
      秋墨微微一笑:“您觉得呢?”
      
      听到她这样说,楚绾烟觉得自己不硬气一点是不行了,“先端下去,本宫待会儿再喝。”
      
      “殿下言而无信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奴婢不敢拿殿下的身子开玩笑。”
      
      楚绾烟怒了,“本宫何曾言而无信?”
      
      但她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叹了口气。
      
      “迟早都要入土,何必在意多喝一碗少喝一碗,”她自己端起药碗,闻到那股味儿又敬而远之,“可是真的好苦。”
      
      秋墨听闻她那句话早就红了眼眶,端走药碗,心软道:“殿下稍后再喝吧。”
      
      却不想手上一空,药碗突然落入他人之手,她侧身一看,惊呼道:“国师大人?”
      
      南辞越过她,蹲在床榻边上,“我来喂殿下喝药。”语气虽和缓,却不容置疑。
      
      楚绾烟望着他,脸色阴晴不定。
      
      过了半晌,见他还蹲在塌边,见他是来真的,突然笑开了。
      
      “本宫对国师一见倾心,现在惊觉国师的不世之容与本宫的倾国之貌乃是天造地设,不知国师可有意与本宫千秋万代子孙满堂?”
      
      她都不敢想象他们的后代容貌会有多出众了。
      
      岂料南辞却是清浅一笑。
      
      “不曾有意。”
      
      这等直白大胆且爱自夸的女子,真是世间罕见。
      
      楚绾烟瞬间收起笑意,屋内气氛简直紧张到了极点。
      
      止戈风隐,夏书秋墨,四人分立,皆是垂着头不敢做声。
      
      只听见微不可闻的一声叹息。
      
      “既是这样,国师恐是要终生抱憾了。”
      
      南辞握碗的一只手隐隐有些颤抖。
      
      风隐止戈目瞪口呆,待到反应过来,肩膀不停耸动。
      
      这位长公主殿下可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奇女子。
      
      夏书秋墨站在原地,眼观鼻鼻观心。
      
      南辞不出声,瓷勺搅动着碗底,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片刻后,他道:“还请殿下用药。”
      
      楚绾烟偏头看他,他眸间依然系着一条黑绸带,嘴角始终带着上翘的弧度。
      
      她想起了言亦卿那只老狐狸。
      
      也和他一样,就算生气时,嘴角始终带着一抹笑意,她见到言亦卿只觉得外表温和实则狡诈,但不管是谁,见了言亦卿会觉得如沐春风,而他就算嘴角含着笑意也能让人感到实实在在的疏离。
      
      嗯,相比之下,还是这位更虚伪。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