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7、第三十七章 ...

  •   “这不是来了嘛,沈大人。”来人叫马盛,是镖头。
      
      浓眉大眼,一身黑色束腰劲装,个头高大,江湖气浓重。
      
      常年走镖,风吹日晒,肤色快和衣服融为一体,但他觉得自己这样才是真男人,不和长公主府里的小白脸一样。
      
      刀疤脸沈讯翻身从白玉栏杆下来,说:“多日不见,但也不寒暄了,这趟镖我要你秘密送到梁国,那边会有人接应。”
      
      “走暗镖?”马盛眼皮一掀,“是殿下的旨意?”
      
      “你无需多问,照做便是。”从回廊处出来一名青衣男子,他容貌俊美,男生女相,面相较为阴柔。
      
      沈讯朝他行礼:“时先生。”
      
      时霄在长公主府是特殊的存在,算是帮长公主管理后院的人,府中大大小小的事都要经过他手,没人知道他的来历,但楚绾烟对他极为信任。
      
      马盛对他没好感。
      
      故而没打招呼,只是盯着手下将大大小小的箱子放上马车后,和沈讯说了声便离开了。
      
      “他向来如此,您别放在心上。”沈讯有意替他解释。
      
      时霄毫不在意:“宫里边传来动静了吗?”
      
      “尚未,”沈讯思索片刻:“只是近日御林军调动有些频繁。”
      
      “楚夜要动手了,”时霄对楚帝毫无敬畏:“楚泰不是个脑子活络的,殿下想拉他一把,你从幽卫抽点人手,别暴露身份。”
      
      “是,先生。”
      
      入夜,皇宫内。
      
      楚泰率领兵马,一番攻守后,很轻松的入了城门。
      
      刚开始还觉得天助我也,越往里走越觉得不对劲,他心里打鼓,吩咐心腹将太子看严点,如有意外,立即擒下。
      
      皇宫内鸦雀无声,灯火通明。
      
      只有穿着甲胄的士兵整齐的踏步声。
      
      楚泰心中烦闷,抬头望天。
      
      一弯残月挂在半空,清冷孤寂。
      
      他扭头鼓舞士气:“儿郎们,楚夜残暴,为君不仁,我们今日扶持太子殿下登帝位,立功勋,来日封侯拜相,锦衣还乡。”
      
      “是!!!”
      
      大殿内,君臣聚集,听到越来越近的喧闹声,楚夜神色如常,“他来了。”
      
      殿内臣子跪了一地,只有言亦卿手持玉笏,安然自若:“今日平叛军,来日扫天下,陛下千秋大业,指日可待。”
      
      楚夜哈哈大笑,拂袖站立:“朕要去见见二皇兄,丞相一起吧。”
      
      楚泰中了禁卫军的埋伏,带来的兵将所剩无几,只有几个心腹围绕身边替他挡住刀剑,太子早已趁乱脱逃,此时若还不明白,他便是真的蠢了。
      
      楚夜出来见到的便是这一幕,他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二皇兄,事已至此,你还要殊死顽抗吗?”
      
      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迹,楚泰冷笑:“楚夜,你也就这点能耐了,害死太子,流放大皇兄,诬陷皇妹,现如今又来害我?呵,可怜皇妹当年一心护你,如今却被你送去梁国为质,你说若是她知晓当年太子坠崖一事是你所为,该当如何?”
      
      跟出大殿的群臣瞬间哗然,其中不少曾是先太子的党羽,后又追随长公主,听到二皇子所言,他们心中大骇,看楚夜的眼神都变了。
      
      若真是这样……
      
      “一派胡言。”楚夜勃然大怒:“朕本念你我同为兄弟,想饶你一命,你却不知死活,妖言惑众。”
      
      “禁卫军听命,二皇子带兵谋反罪不可赦,就地正法。”
      
      楚泰越笑越猖狂,眼角有泪溢出:“狼心狗肺的东西,这皇位你坐着就不心虚吗?午夜梦回的时候太子有没有来找你?”
      
      “动手。”楚夜暴喝。
      
      言亦卿面无波澜,心中却掀起波涛骇浪。
      
      他是效忠皇权的,从来不归属哪一派,当年也是先太子的入幕之宾,如若二皇子所言属实,他便要好生思量了。
      
      群臣队伍中有几位老臣互相对视一眼,悄声吩咐下去,让手下去梁国传递消息。
      
      他们要等长公主殿下的反应。
      
      楚泰自知逃不掉了,干脆放弃抵抗,“楚夜,你迟早会落得和本王一样的下场。”
      
      心腹见他心灰意冷,瞬间失去主心骨:“王爷,您要撑住,我们一起回家。”
      
      “回家?”楚泰苦笑:“属地从不是本王的家,”他举目四望,将周围的红墙高瓦刻进眼底:“这里才是。”
      
      正在这时,一股蒙面黑衣人凭空出现,战局瞬变,带队的黑衣人吩咐:“带二皇子走。”
      
      这股黑衣人来得快去得也快,在场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他们就突围撤走了。
      
      楚帝脸上青白交加,这股黑衣人显然在宫内潜伏已久,对皇宫了如指掌,更可怕的是禁卫军毫无察觉。
      
      放虎归山的后患他自然知晓,“传朕旨意,调动御林军,掘地三尺也要将逆反贼子找出来,就地诛杀。”
      
      “臣领旨。”
      
      什么人有胆量来皇宫劫走二皇子?
      
      除了楚泰旧部,在场众人都同时想到一个人——
      
      长公主殿下。
      
      楚绾烟。
      
      楚国这边楚帝暴跳如雷,梁国也好不到哪去。
      
      一晚上的时间,就出了一件惊掉人下巴的事。
      
      凤阳公主刚和晋国小王爷晋廷定了亲,巡王的独女福柔郡主就要嫁给晋王为侧妃。
      
      不仅是梁国人惊愕不已,楚绾烟梳妆时听到后也滞愣了会儿。
      
      然后失笑道:“今儿怎的如此热闹?梁国皇室改戏班子了?”
      
      秋墨在替她选珠花:“奴婢听说昨晚巡王府不太平,有贼人混了进去,恰好进了福柔郡主的闺房。”
      
      楚绾烟来了精神:“晋廷?”
      
      “正是晋王爷。”
      
      楚绾烟觉得有趣,凤阳公主刚与晋庭定亲,他这边又和戚仪搅和在一起,明目张胆的甩巴掌。
      
      梁国皇室不仅颜面大失,还不敢吭声。
      
      为何?
      
      梁国兵权在巡王手上握着呢。
      
      梁后只得咽下这口恶气,待到晋国,以凤阳的手段,戚仪好过不到哪去。
      
      晋庭没想到,这一遭,背后反而多了一个助力,只是想到自己平白无故被算计,心里还是不好受。
      
      上次楚国长公主让他等着,难道说得便是这一出?
      
      这倒是冤枉楚绾烟了,她的属下还没来得及动手,便有人先行一步。
      
      国师府,南辞放下古籍,抬眸望向推门而入的人。
      
      “回禀主上,都办妥了。”风隐垂首而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