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0、第三十章 ...

  •   “你所看到的,并不是她真正的容貌。”
      楚绾烟有些疲惫,没想到他会以这种方式再次出现在她面前,他不敢直接与她动手,怕动静太大,引来禁卫军。
      
      若是当时他不管不顾非要取她性命的话,她是完全没有胜算的。
      
      她善用长鞭,也会些拳脚功夫,这都是以前去安平候府和外祖父偷学的,只学了一点皮毛,与寻常人交手自然不落下风,只是像原善那般武功高强的人,她只能引颈待戮。
      
      仔细回想一番,她心中暗道一声好险。
      
      以后切不能如此莽撞。
      
      秋墨也反应过来了,噗通一下跪在地上:“奴婢护主不力,未先查明宫女身份是否属实便将殿下置于危险之中,险些量成大祸,奴婢有罪,请殿下责罚。”
      
      夏书也跟着请罪,楚绾烟头疼异常,挥手道:“是本宫一时大意了,若不是本宫执意要前去看个究竟,也不会发生后来的事,贤妃倒是个意外收获,她若是能复宠多加利用,未必不能与皇后争个高下……”
      
      说着说着,她靠着软榻,单手撑头就这么睡着了。
      
      夏书眼中担忧之色明显:“殿下近来愈发萎靡了。”
      
      “这梁国之事不知何时才能了结,殿下应当是想等千秋令被该得的人得到后,才回千秋谷。”秋墨拿来了一张薄毯,轻声道。
      
      “梁帝派了一只禁卫军在府门外,近来无事少出去,以免落人把柄。”
      
      “我自是知道的。”
      
      ……
      
      天香楼秋字间。
      
      商陆抬手替对坐的男子斟茶。
      
      “允之,你此番来梁国为何意?”他直白道。
      
      相识多年,已经不需要那么多弯弯绕绕。
      
      “代表晋国为梁朝太后贺寿啊,你不是早就知道吗?”晋廷笑眯眯举杯道。
      
      “我问的是你的真实目的。”他毫不客气戳穿好友的借口。
      
      岂料他却反问道:“那你突然回京,又为何故?”
      
      商陆垂眸不语。
      
      半晌后才道:“皇上下旨,召我回京,我岂能抗旨不尊?”
      
      “少来。”晋廷放下茶杯,“本王便与你直说了,本王要的是千秋令,众所周知,千秋令有五块,你我联手,想必得到两块不是难事吧?”
      
      晋廷在梁国也安插了不少棋子,而商陆是梁国皇商,富可敌国,他需要他的财力支持。
      
      作为他国王爷,晋廷在梁国只能小心行事,他的一言一行早被有心人盯着,出不得半点差错。
      
      商陆虽是皇商,却无多少权势,梁帝一直在暗中观察他,他也从不敢扩充人手,有了财富再有兵马,这是什么意图应该不言而喻了。
      
      不管你有没有那个想法,别人都觉得你是要造反,更别提多疑的梁帝了。
      
      梁帝若不是怀疑他心有不轨,哪会将他召回放自己眼皮子底下看着。
      
      晋廷需要借助他的财富和人脉在梁国便宜行事,他也可以借助晋廷的人手,为自己谋取退路,更何况二人相识已久,这种互利的盟约,他没理由拒绝。
      
      “你可知千秋令的消息?”
      
      晋廷摇头:“还没查到,”见他失望,他又说:“不必担心,寻常人并不知千秋令的用途,便是得到了也不过以为是千秋门的失物,最多不过持令牌上门求药罢了。”
      
      他说这话是有依据的,一直以来,得千秋令可进千秋谷寻找山河图的事只有几国皇室得知,他们为了保证自己的皇权不动摇,封锁了消息,千秋门本来擅医术,以往有流落在外的千秋令大部分皆被求药的人归还了回去。
      
      商陆如何得知便是个迷了,他也不方便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各国皇室这些年倒不是没有得到过千秋令,只是千秋门墨守陈规,非说只有五块令牌同时现身才能让他们进千秋谷。
      
      商陆点头:“你们晋国应当是有一块的。”
      
      “在我大皇兄那儿。”晋廷看似不甚在意,眼底却掠过冷芒。
      
      皇室兄弟同室操戈并不少见,他与几位皇兄的关系看起来和睦,实则不然。
      
      作为父皇最小的嫡子,他出生便封王,赐了府邸,因母后心疼不舍,他一直居在深宫,与那些早早在外立府的兄弟不同,他独得父皇圣恩。
      
      按照律例,除了太子,其它封王的皇子到了相应的年岁便要出宫去皇上赐下的府邸居住。
      
      父皇久未立太子,而惟他得了这份荣宠,在其他皇兄眼里看来,他便是他们立储之路最大的障碍。
      
      “允之?”商陆唤道。
      
      失神的晋廷方才回神:“一时走神,让商兄见笑了。”
      
      “无妨。”
      
      晋廷忽然想起一事,“南国你可还记得?”
      
      “好好的怎又提起这事?”南国之事他自是知晓几分的,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南国无错,只怪他们有逆天之力。
      
      各国皇室是不会允许有超越甚至迟早有一天能取代自己的政权出现的。
      
      “说来你不信。”晋廷摆弄着搁置于桌面上的玉如意,“南国还有幸存者。”
      
      “你说什么?!”商陆险些失手将茶壶打翻。
      
      “我之前只是怀疑,后来用计放了个假消息出去,说南国皇室还有后人在京都,没想到就有人上钩了。”
      
      晋廷颇为苦恼:“只是那两人嘴巴硬得很,自己的身份不说也就罢了,那位南国后裔之事他们也不肯泄露半分。”
      
      “他们若是并不知晓那位也许并不存在的南国后裔呢?”
      
      “不,”晋廷异常肯定:“从他们的神色中本王能看出来,他们一定见过。”
      
      商陆不作声,蹙眉思索他方才说的话。
      
      若真是如此,京都又是风云变幻了。
      
      “那二人如今何在?可否带我去看看?”
      
      晋廷点头:“商兄既然开口,自无不可。”二人既然结成联盟,消息共享是必须的,他先示好也无妨,本就不是多大的事。
      
      “他们被本王安置在驿馆,日夜有人严加看守,商兄若是感兴趣,现在便可前去一瞧,以商兄之能,说不准还能帮本王撬开那二人的嘴。”
      
      商陆汗颜:“允之兄切不可捧杀我,我本一介庸才,能与晋国王爷结识已是天大的福分。既然如此,那便有劳允之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