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新雪初覆,屋檐上落了一层白茫茫的寒意。
      
      “殿下,您还是回屋歇着吧,外头冷。”夏书拿出一袭火红的狐裘披风给她仔细披上。
      
      楚绾烟拢了拢披风,笑着说:“本宫的的身子骨还没这么不经吹,”她望了眼院子里银杏树,吩咐道:“去取两坛桃花酿来,埋在树下,来年开春了便挖出来。”
      
      秋墨照做,楚绾烟站在檐下看她埋酒。
      
      来梁国已有些时日了,梁帝安排她在这处新建的公主府住下,许是看她动不动就咳血病弱的样子,对她倒是也没什么防范,公主府外并无守卫。
      
      宫里的珍贵药材流水般送来,楚绾烟这条命全靠这些药材吊着,作为一个敌国公主,能混到这个地步实属不错了。
      
      只是梁帝却是气坏了。
      
      “这楚帝好歹毒的心思,把这么个病秧子塞我梁国来。”梁帝一拍案桌,“五年前梁楚两国休战,签订了十年盟约,现在他楚国兵强马壮缓过来了,就想打我梁国的主意了。”
      
      在一旁伺候的大公公连忙递上一杯茶让他消消火,“陛下是说这楚国长公主就是楚帝发兵的借口?”
      
      梁帝喝了清茶,气顺了,“楚国不好明面上撕毁盟约,诸国都看着呢,这楚无忌要是在我梁国出了什么事,恐怕明天前线就传来战报了。”
      
      “那这无忌长公主?”大公公小心翼翼地问。
      
      “供着,好好的供着。”梁帝冷笑,“贴皇榜,寻名医,朕就不信了,这楚无忌还真能在我梁国死了不成。”
      
      “老奴遵旨。”大公公明白了,这是要把这位敌国公主当祖宗啊。
      
      这算什么事呦。
      
      宫里头每逢月底便有一出歌舞宴,梁国的后妃大臣都会赴宴。
      
      临近傍晚,大公公亲自来请这位楚国长公主了。
      
      楚绾烟一身红色宫装,腰间别着一根火红的长鞭,身上披着一件宽大的火红狐裘。
      
      面对大公公不解的目光,秋墨笑着解释:“殿下身子骨弱,格外怕冷。”
      
      大公公看着她苍白的脸色,这才反应过来,一拍脑袋道:“前段时间宫里得了一批上好的狐狸皮子,陛下今日还吩咐老奴送来公主府呢,老奴一时忘了,到时遣人送过来,还望殿下莫怪。”
      
      楚绾烟轻轻一笑,“陛下有心了,还劳烦公公替本宫道谢。”
      
      她是楚国的长公主,身份尊贵,对梁帝谈不上敬畏,也无需恭敬。
      
      大公公见她不卑不亢,心里对她更是高看一分。
      
      要知道这位虽然被送来当质子,可手里还握有兵权呢。
      
      他开罪不起。
      
      止戈早就驾着马车在府外等候,夏书秋墨扶着她上车,楚绾烟坐在铺了厚厚雪狐皮的垫子上,秋墨从小桌下找出了檀香,点燃,袅袅的白烟在马车内渐渐消散。
      
      楚绾烟有些昏昏欲睡。
      
      夏书把一个暖炉递给她,“殿下?”
      
      “嗯。”楚绾烟接过来,见她欲言又止,不禁好笑,“可有想问的?”
      
      夏书迟疑片刻,咬了咬唇,终是开口:“奴婢想不通,殿下那日明知是圈套,为何还要去皇宫?”
      
      楚绾烟往后靠了靠,秋墨怕她不舒服,连忙给她加了个靠枕。
      
      楚绾烟闭上眼睛,“楚国虽好,陛下却对我诸多防范,不如离开楚国,反而自在些。”
      
      “可是那杯酒……”
      
      “本宫这还不是活着呢么,”她柔和地弯了下嘴角,“若不能活得尽兴,还不如自挂东南枝呢。”
      
      秋墨湿了眼眶。
      
      殿下待陛下那般的好,可陛下如今却连条活路都不肯给殿下。
      
      夏书对言亦卿恨得咬牙切齿,“一定是丞相出的主意,若不是他,殿下也不用流落他国,平日看他谦谦君子,想不到却是心狠手辣道貌岸然。”
      
      楚绾烟哑然失笑,“身为臣子,为君分忧是份内之事,本宫那皇弟没有用错人。”
      
      说着,她缓缓睁开眼睛,本来流光四溢的眸子略显疲惫,“你们一开始便错看他了,慈不掌兵,大楚兵权几乎都在他手里握着,哪会是那么简单的人。”
      
      夏书轻哼,“反正他就不是个好人。”
      
      “嗯,”楚绾烟笑着附和,“可惜了那副好皮囊。”
      
      秋墨:“……”殿下这是还惦记着丞相的长相?
      
      男色误人啊。
      
      到了皇宫外,止戈停下马车,两个婢女将楚绾烟从车上小心地扶下来,一阵风吹过,黑如泼墨的天空被雷电撕开了一道银白口子,雨滴狠狠地砸落下来。
      
      止戈为她撑着伞。
      
      大公公去请其他的大臣,没有跟进宫来,她从未来过梁国皇宫,见她脸生,来往的宫女太监也没多管她。
      
      这偌大的皇宫,没人引路,楚绾烟果不其然的迷路了。
      
      面对夏书的焦急,秋墨却很淡定。
      
      “不用着急,即便宴会开始了,没有见到殿下,梁帝也会派人来寻的。”
      
      这场宴会说白了就是为楚绾烟准备的,梁帝想让她在众人面前混个脸熟,以免有哪些不长眼的家伙不小心得罪了她。
      
      她这身子骨,若是被一刺激,一命呜呼了,楚帝那阴险小人肯定得叉腰笑了。
      
      楚国国力已经隐隐凌驾于梁国之上,五年前那场大战几乎掏空了梁国国库,举国上下休养生息了几年,才缓过一点来。
      
      对上楚国,一点胜算也没有。
      
      梁帝不敢赌。
      
      楚绾烟也不急,就在皇宫内闲逛起来。
      
      虽是冬季,各种花儿依然开得十分娇艳,看得心情大好。
      
      她慢悠悠地走着,目光透过回廊,落到了水榭亭上,凭栏而立的玄衣男子身上。
      
      男子如墨黑发用一根墨玉簪束着,双眼系着一根黑色的绸带。
      
      他站在那,自成风景。
      
      楚绾烟抬脚走上前去。
      
      他眉鼻唇耳皆是好看,她想摘了那根黑绸带,看看被蒙上的,是如何风景。
      
      心里这么想,手下便这么做了。
      
      一只微凉的手扣住她的手腕。
      
      “殿下。”惊呼声也同时响起。
      
      夏书和秋墨没想到,殿下又被美色冲昏了头脑。
      
      这可是梁国皇宫啊。
      
      楚绾烟挣开了男子的手,再去扯那绸带。
      
      男子这次没有再制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