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5、第二十五章 ...

  •   眨眼便是除夕,长公主府内挂满了红灯笼,止戈和千秋蹦上蹦下贴春联。
      
      “往右一点。”千秋做着动作,“再过来一点过来一点,你这大将军是怎么当上的?眼神一点也不好使。”
      
      止戈斜眼往下看他,“扶着□□,少啰嗦,不然别怪我开年就揍你一顿。”
      
      千秋默了片刻,这等粗人,张口闭口就是打打杀杀,还是少和他吵嘴为妙。
      
      心里这么想着,他扭头问正在写春联的陆承宣:“陆先生,可写好了?”
      
      “还有五幅,”陆承宣从容笑道:“莫急,快了。”
      
      还是读书人淡定。
      
      楚绾烟梳洗完在屋里坐着,秋墨手法娴熟给她捏肩,“殿下今日想吃些什么?奴婢立刻着下人去买。”
      
      “芙蓉斋的糖炒栗子,荣斋阁的桃花糕,天香楼的七步醉。”楚绾烟懒洋洋问:“祥云阁近日可有送首饰过来?”
      
      “自是有的。”夏书取来一个紫檀木盒,打开,呈到楚绾烟面前。
      
      她挑出一只嵌了南珠的金钗,转动珠子,金钗和珠花一分为二,空心的钗管内有一张纸条,抽出来,展开一看,细眉紧蹙。
      
      秋墨夏书对视一眼,“殿下,可是楚国发生了什么大事?”
      
      楚绾烟面色冷寂,“楚夜将国公府全府上下打入死牢,皇后被禁冷宫,太子不知所踪。”
      
      楚夜是楚帝的名字,楚绾烟万万没想到,当年天真无邪的夜儿会变得这般心狠手辣,母后在世时,从未打压过他,反而因为她的亲皇兄意外去世而对他极好。
      
      没想到他却对当今皇后的忌惮如此之深。
      
      他在怕什么?国公府势力做大,太子皇后伙同国公府谋权篡位?
      
      秋墨哑然,半晌后才道:“殿下来梁国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楚绾烟哼道:“他这皇位,也坐不太稳当了。”
      
      国公府根深蒂固,国公爷是三朝阁老,桃李满天下,贸然动他定会引起动荡。
      
      夏书询问:“殿下,我们可要派人暗中寻找太子?”
      
      她摆手道:“不必了,他们的事,本宫不想掺合。”
      
      在楚国时,她确实挺喜欢太子的,他刚出生时她还时常抱他,可养出了一个白眼狼,就不想养第二个,生在帝王家,一切都要看造化。
      
      而且,她之前并无夺位的心思,可上次出现的黑衣人给了她希冀,如果能确定他的身份,那么这天下,是时候该物归原主了。
      
      见她独自发愣,夏书秋墨对视一眼,齐齐告退,说是要去买点烟花炮仗,这样除夕才热闹。
      
      楚绾烟挥手放人:“今儿都不必伺候本宫了,你们替本宫送些补品去北王府,不着急回府。”
      
      夏书秋墨大喜过望,知道长公主殿下这是刻意让她们去寻杉晴雪枫,纷纷跪下谢恩。
      
      独自看了会儿古籍,百无聊赖的她又逛去了后花园,戏台子上楚国小调婉约,她双眼朦胧,来这梁国许久,如今才开始有些思乡情切了。
      
      听着小曲儿,她思绪渐沉,迷迷糊糊睡到月上树梢,戏台上的陈年唱腔依然未停,没有她的旨意,无人敢擅作主张。
      
      待她醒来,身上已经盖了件火红色的狐裘披风,夏书端了碗参茶过来,“殿下,您先暖暖身子。”
      
      她喝了几口,对戏班子的人说道:“都去账房领赏钱吧。”
      
      戏班子的人喜出望外,长公主殿下每次给的赏钱都很丰厚,是寻常人家将近一年的花销了。
      
      “谢长公主殿下赏。”
      
      片刻后,她又笑着对夏书秋墨道:“你们也去领赏钱吧,晚上想出府便去,今晚不设宵禁。”
      
      夏书先是谢恩,然后诚恳道:“奴婢想陪着殿下。”
      
      楚绾烟哑然失笑,“本宫又不是三岁小儿。”
      
      秋墨搀扶她回房,“奴婢也想陪殿下说说话儿。”
      
      一边走一边道:“今日您可是没瞧见,世子爷在郡主面前言听计从,瞧着郡主的眼神温柔的都能滴出水来。”
      
      楚绾烟笑睨了她一眼,“傻丫头,以后切不可在旁人面前说世子爷惧内,免得落了他的面子。”
      
      “殿下说得是,奴婢也就在您面前说说,”待迈过台阶,扶她坐下,秋墨又拿来了手炉,“这梁国的福柔郡主还妄想和我们大楚的郡主抢夫君,怕是这一生都无望了。”
      
      将手炉拢在怀中,寻了个舒适的姿势在软榻上躺下,夏书替她掖好狐裘,接着秋墨的话说:“在楚国时,奴婢瞧着郡主也是个极有主意的,怎的到了梁国反而处处受制于人了。”
      
      楚绾烟淡淡道:“在楚国,觅儿有表兄宠着,有舅舅护着,自是随心所欲,头两年她说要嫁来梁国,舅舅自是不愿的,且梁季同不是什么寻常勋贵人家,皇室家族有多凶险,舅舅哪会不知?”
      
      “只是觅儿铁了心要跟着这位梁国的世子爷走,拦都拦不住,好在之前随北王一家戍边,倒也没受多少为难。”
      
      “现下回了这京都,却是该仔细仔细了。”
      
      秋墨替她揉腿,“殿下所言甚是,郡主以往有皇后娘娘与安平侯撑腰,到底还是没能从先帝那儿得个封号,这位福柔郡主,父亲是异姓王,刚出世便享有封号,比大部分皇室宗亲都要得宠几分。”
      
      这便足以说明巡王在梁国的地位,福柔也不是一般的贵女。
      
      “有这样的人在一旁虎视眈眈,郡主且得费神了。”
      
      楚绾烟不以为然,“就那个没脑子的,成不了什么大事,最多用点上不了台面的小计策,倒是凤阳心机深沉,本宫觉得有一人与她甚是相配。”
      
      “言亦卿。”
      
      “丞相大人。”
      
      话音刚落,主仆三人相视而笑。
      
      推门进来的止戈神色恍惚,夏书叫了他半天也没吱声,还是楚绾烟出言,他才回神。
      
      “何事让你这般失魂落魄?”
      
      止戈神情茫然,掐了一把大腿,才清醒一些,他声音有些颤抖,“殿下……门外有一孩童叩门,说是来寻亲人的。”
      
      他面色不对,楚绾烟神情也有几分凝重,“可是太子?”如果是从楚国逃难过来的话,那收不收留,也是桩为难的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