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温泉初遇 ...

  •   秦卿徒步走进无忧谷,自己感觉也没有多远的路程,但已经累的气喘嘘嘘,两腿发软了。大概是原来的秦卿少有运动,所以身体才会这么疲倦。自己当年的毕业旅行,可是登顶华山的人,现在的身体素质,有必要加强了。
      
      无忧谷素来以医术闻名于世,外人却不知无忧谷的琴棋书画,和武艺比医术更为高超。自汉衰落,无忧谷便十分低调,生怕引来什么不必要的麻烦,至乾隆年间,无忧谷的情况世人鲜为人知。还是有些时刻,偶尔有猎户上山打猎,有的受伤了,被无忧谷所救,世人们才渐渐知道无忧谷有位神医的存在。无忧谷神医之名,从此被传的神乎其神。
      
      进入无忧谷后,果然是花香弥漫,又夹杂着些许中药的味道,奇特的是,这两种味道并没有冲突,反而给人一种安心,舒适的感觉。
      
      秦卿原本以为无忧谷是一群人,没曾想常驻谷内的只有三个人。一男一女一小厮,琴棋书画技艺高超,那该是何等厉害。秦卿的心里不由得对无忧谷产生了一丝敬意。秦卿又想起来额娘的脱俗气质,想必应该和无忧谷有关。
      
      秦卿将额娘准备好的一块玉佩和一封信,交给了这个正注视着她的风度翩翩的中年男子。俯身喊了一声:“卿儿拜见小师叔。”
      
      只听得那男子胸腔发出一声低笑,引得秦卿抬头。“你这女娃,叫我师叔?哈哈,你既没入我门,何来师叔之称啊。”
      
      秦卿看着他有意想要逗她,微微一笑:“卿儿来无忧谷之前,额娘就告诉我,无忧谷谷主,乃额娘师弟,若论辈分,小师叔当然是师叔啊。”
      
      秦卿看着他将信展开;
      
      “箬竹师弟:展信安
      小女前日坠马,脑中血瘀未清,未来恐有性命之忧。思来想去唯有无忧心法方可救我儿,望箬竹对她严加管教,有所成再回京。问清央好。
      若兰敬上
      ”
      箬竹看完信,将手中的玉佩塞入袖中,走到她面前,说“想必来意你也很是清楚,既然想学我无忧心法,外姓人自然是不行的。纵使你母亲是我无忧谷人,你也是学不得的。”
      
      秦卿看着他一袭白衣,站在厅堂中间,灵机一动,撩开裙摆双膝跪地:“卿儿拜见师傅。”
      
      箬竹看着跪在地上的小女娃,眼里充满了笑意。心里道:是个机灵的女娃儿,像极了她母亲。
      
      “入我门下,可不是一件简单的差事,你可想清楚了?”他故作深沉的质问跪在大堂中央的秦卿。
      
      秦卿抬起头,坚定地眼神看着他:“师傅,我想好了。一生之中,总要有几步路是需要跑的。”
      
      箬竹赞同的点点头:“既然你执意拜我,那我也就收下你了。我这一生只收两个关门弟子,你便做小师妹吧。待你师兄回谷,我再介绍你们认识。想必劳碌奔波你也累了,我让清风陪你去谷中转转,看你想住哪里,告诉他,待他收拾出来,你便可以休息了。”说完他便离去。
      
      秦卿由清风陪同在谷中转了许久,走到一片竹林,竹林中央有两间木屋,清风说:“这里便是谷主和小姐的住处。”秦卿想,一定不要离师傅太近,不然做什么事情都不方便。又向反方向走了一些距离。一片桃林映入眼帘,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古人诚不欺我。桃林后面,竟然会有一眼温泉水,热气腾腾,烟雾缭绕。
      
      秦卿一把拉过清风,激动的问,“清风哥哥,这附近有没有空闲的房间呀?”
      
      看到清风点头,秦卿就急忙让清风带着她去看,自己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住在大自然里,纵使是现代的秦卿,也有些开心。
      
      木屋虽小,却也一应俱全。古色古香的雕花床,刻着竹子的小屏风,还有一排书架,虽然上面沾染了些许灰尘,用来生活却也足够了。
      
      待收拾好了住所,一同跟随而来的小厮将马车上的衣物吃食什么的卸下之后,便又马不停蹄的赶回京中。秦卿本想让他们休息一晚明日启程,小厮却说,他们习惯了车马奔波,瓜尔佳大人还在家中等小姐的消息,便匆忙赶路。
      
      吃过晚饭后,秦卿一人走回桃林。忽然想起清风白日里说的话:“竹林和桃林下面都有师傅亲自酿的佳酿”竹林的酒他是不敢动,桃林嘛,嘿嘿。
      
      秦卿怀抱着一坛桃花酿,朝木屋走去,再次路过了那眼温泉,四下看了眼,没有人在附近,急速跑回木屋拿了换洗衣物,又顺手提起了那坛桃花酿,返回温泉。将自己一身衣物褪去,踏进水中。
      
      秦卿从小就生活中快节奏的现代,如今在无忧谷真的是一种享受。月光皎洁,阵阵微风吹过,带来迷人的花香。一口酒进肚,满嘴都是桃花的清香,没多大时刻,秦卿索性趴在一块玉石上,睡着了。
      
      而此时,秦卿不知道的是,无忧谷的竹轩热闹非凡,师傅的关门弟子回到了谷内。听闻师傅新收了一个小师妹,专门回来看一眼。看谁有这么大能耐,可以让师傅破例,收两个关门弟子。
      
      “春和啊,今日夜色已晚,在谷中歇息片刻,明日再启程吧”箬竹看着自己的爱徒,慈爱的讲。
      
      “是,师傅。我这次碰巧路过,就来看望您老。天色已晚,徒儿告退。”春和穿着一袭墨绿色的长衫,修长的身躯,俨然长成大人模样。师傅摆手示意退下。
      
      听闻清风说,小师妹的住所也在桃林。春和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想要见一见究竟是何许人也。
      
      刚走过桃林,春和隐约听到几声轻微的鼾声,和柔弱的呼吸。他放轻了脚步,走到温泉旁边,猛地停滞。
      
      春和看到,温泉的中央,趴着一个姑娘。她柔顺的长发飘在水面上,随着波纹轻荡。水面的花瓣将她的皮肤映的更加白皙,纤细的手臂拖着小巧的脸颊。又因为秦卿偷喝了一罐桃花酿,白皙的小脸又透着点点绯红。真的是诱人极了。更何况,对面还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弱冠少年。
      
      顷刻,春和便回过神来,急忙转身。“姑娘,姑娘,...”沙哑的声音,连着唤了几声,秦卿却依旧没有反应。
      
      春和忽然想到,刚刚路过桃林,发现有桃花酿的坑洞,原本以为是清风偷嘴,没想到是她。桃花酿浓度极高,想必是喝大了。这可怎么办才好。夜越来越凉了,如果再泡下去,明天估计就该生病了。况且清央出谷一段时间未归,谷内又没有其他女性。
      
      春和背对着泉水站了好一会,终于有所行动。春和撕下自己外衫的一缕,蒙上眼睛。深呼吸静下心来,凭借秦卿的呼吸声找到了她所在的方位。飞身入水中,手上的触感无比的柔软,静谧的夜里只能听到‘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春和将玉石上的衣服拿起,手忙脚乱的包住了秦卿的果露的躯体。虽然是蒙着眼睛的,但在这个过程中,手臂还是一不小心就触碰到柔软的肌肤。
      
      他深吸一口气,抱着秦卿回到了房间。将她放至床上正要转身,却发现她的手心里正攥着他的外衫,春和想要抽出来,稍一用力,床上的小人便‘嘤嘤’不止,不得已他将外衫脱下,盖在了被子上面。
      
      月色朦胧,映上她泛红的脸颊。春和坐在他的床边,盯着她看了许久。心底一股庆幸,幸好是自己遇到了这个事情,万一是别的什么人,后果不敢想象。脑子里有这个想法的时候,他忘却了无忧谷岂是别人轻易就能闯进来的。
      
      不知不觉天色朦朦亮,春和起身,走进了旁边的小木屋,躺在自己的小床上,却丝毫没有困意。脑海中闪现的却是,自己手臂触碰到柔软的那种触感,想着想着,天便有些亮了。
      
      索性,春和起身,收拾好行装又上路了。
      
      天色屹然大亮,山谷的鸟儿叽喳不停。秦卿才漫漫转醒,她眨巴了几下眼睛,忽然想起来自己昨日不是在泡温泉么,怎么,怎么...秦卿猛的坐起身,发现自己的衣服仅仅是包着躯体,经过一晚上,更加放肆了,仅仅遮着身体的重要部位。
      
      秦卿纳闷,却机智的活动了一下身体,发现没有被别人欺负的痕迹,提着的心才渐渐的放了下去。心想;‘虽然我是现代人,可我还是传统新女性嘛’。
      
      秦卿看着繁琐的衣服,心想,幸好自己平时对历史略有研究,否则连衣服都不会自己穿了。
      
      收拾好自己之后,秦卿发现一个绝世难题,自己不会挽发可怎么办,挽了好大一会,还是不成功,索性扎了一个高马尾看着镜子里的小一号的自己,心里美美哒。又回头将床上的被子收拾以下,却发现了那件墨绿色的长衫,袖口内侧还绣着一个‘和’字。
      
      秦卿盯着手中的长衫,许久。心想,或许和昨天送她回来的人有关,便收了起来,放在枕头下面。
      
      

  • 作者有话要说:  22章,发糖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