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人类的相处之道 ...

  •   “女的那个留下来我倒是不介意。那个男的,啧,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男生们笑得一脸的不怀好意。
      
      一般的精致漂亮女人哪怕再如何压抑自己的性子,都或多或少地带有些高傲任性,毕竟外貌占有优势的她们受尽宠爱与关注,颇具侵略性。
      
      那个女的长得比他们见过的校花都要好看。
      
      澄澈透亮的双眸,如同孩童那样天真单纯,一看就知道她涉世未深,仿佛一张白纸一样,粉粉嫩嫩,乖巧懂事。
      
      这种女孩最是能挑起旁人的保护欲。
      
      就连那个平日里假正经的陈方,眼睛都忍不住的往人家身上瞟了好几眼。
      
      “好了,都回去睡吧!”陈方被男生们的揶揄眼神弄得有些不自然,挥挥手,驱散他们。
      
      他们刚来到这里的时候,就发现这里的丧尸有被人清除的痕迹。西楼梯干干净净,各层的通向西楼梯的防火门关得死死的。
      
      二十层以上的地方,一个丧尸都不见。
      
      这栋大楼的第十六层是个小便利店,竟然没人动过!更让他们喜出望外的是,这栋大楼的水电系统竟然还在运作!
      
      尽管在第二十二层的总统套房里发现有人用过的痕迹,也晓得这原先是有主的。但他们还是当即就决定在这里住下来,等待救援。
      
      老实说,主人回来的时候,他们还是有些心虚的。
      
      但是,到手的物资,舒适的住所,他们绝对不会再让出去。
      
      若对方硬抢,他们就不客气!
      
      他们有这个实力,末世来临的时候,他们可是靠着自己一路从学校里杀出来的。怎的也不会怕他们!
      
      末世就是要弱肉强食!那些道德法律,统统不中用了。
      
      你看,那个原主人也是个怂的,不乖乖妥协了么?
      
      ……
      “阿诺,你跟丧尸相处得多,还是和人类相处得多?”唐道蕴突然问了。
      
      阿诺老实的说了,“丧尸。”
      
      她都是一路猎杀着变异的动植物升上八阶的。
      
      高阶丧尸不喜欢成群结队,人类又惧怕她。
      
      原本跟她相处得好好的,一旦发现她是丧尸,就一脸她刨了他们家祖坟一样。对她又是喊打又是喊杀的。
      
      这样的经历实在太过于让人不愉快,自那以后,她就避着人类集聚地了。
      
      一个人在深山老林那里活得自由自在,偶尔会到隔壁的丧尸领域串串门之类的。只要不做太过分的事情,高阶丧尸还是挺友好的。
      
      不友好的话,揍上几下就友好了,简单方便。
      
      “这样不行呀!”
      
      这样说着唐道蕴随手打开了第十六层西楼梯的防火门,走进里面。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你晓得不?你上辈子就是被人类杀死的!”唐道蕴拉起她的手,与她十指相扣,一边说着,“你看,你没死在比你高阶的丧尸的手里,反而死在不如你的人类的手里,说明什么?”
      
      唐道蕴好像十分的喜欢肢体接触。
      
      “说明啥?我很弱?”阿诺被他口中的问题吸引住了注意力,倒是没在意他越来越往自己身上靠近。
      
      唐道蕴的语气带着十分的耐心,轻柔舒缓。
      
      他如果是当老师的话,必定是个很擅长忽悠学生的家伙。像个邪/教头子那样,天天给他们洗脑什么的。
      
      “说明你不会人类的相处之道!”
      
      “哈?”
      
      阿诺一脸懵。按照话题的发展走向,不应该是这个吧?
      
      “放心吧,你教我如何成为一个强大的丧尸,自立自强。我就教你如何与人类好好相处吧!”
      
      阿诺觉得她不跟人类好好相处也是可以的。
      
      但唐道蕴的兴致很高,她就没说什么反驳的话。
      
      感觉她若是反驳了,后面会很麻烦。
      
      在学会与人类好好相处之前,她就先学会了如何更唐道蕴相处的第一课:适时的沉默,对双方都好。
      
      走到十六楼的小便利店那里,货架上的食物已经被搜刮一空。他径直走到五金区,那里能当武器的工具也被拿了不少。
      
      他继续往前走,终于像是找到了什么一样,十分开心的喊着:“哎呀,找到了。”
      
      阿诺看到他手里拿着几十个防狼响铃。
      
      就是那种,一拉开,就会发出尖锐声响的那种防狼小工具。
      
      “你要做什么?”
      
      唐道蕴说道:“没做什么。只是,作为大人,我觉得要教一下他们,喝水不忘挖井人。还有就是,不要觊觎别人的妻子。”
      
      说着这话的时候,唐道蕴的笑容十分阳光,连带着那双狐狸眼也眯了起来,言笑晏晏,温文尔雅。
      
      阿诺嘴唇动了动,终究没有把那句:我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妻子?这句话说出来。
      
      识时务者为俊杰,她,俊杰了。
      
      ……
      一阵阵刺耳的铃声响起,总统套房的所有人都惊得猛地坐起来,慌乱的望向外面。
      
      “不好了,西楼梯,西楼梯!”负责守夜的男子匆匆忙忙的走来,冲他们喊道。
      
      “西楼梯的第二十层的防火门打开了!门口那里有刺耳的铃声,丧尸都往门口那里移动,现在楼梯那里堆满了丧尸!”
      
      “丧尸上来了么?”作为头目的陈方很快就冷静下来了,忙问。
      
      “没有,因为第二十层的大门被人关死了。”他从第二十层的铁栅栏的门缝那里,看到游荡的丧尸的。
      
      陈方带着几个男生去看了一下西楼梯,发现第二十层一下的楼梯间那里,已经聚集了好几个丧尸。
      
      正如守夜的那个男生说的,因为铁闸门关上了,倒是没有能走上来的。
      
      “把第二十一层的防火门,楼梯门也关死。”陈方稳住心神,对他们吩咐道,“下夜的巡逻分三班。你们早些睡,养好精神。明天,我们可能要从其他门出去了。”
      
      与其担惊受怕一个晚上消耗心神和体力,不如养精蓄锐开辟出明天的路。
      
      末世已经三个月了,经过残酷的洗礼,他早就不是当初那个遇事就惊慌失措的人了。
      
      西楼梯丧尸聚集,已经不能用了,因为声音,可能还不断的有丧尸往那条楼梯聚集。
      
      他们想要出去,只能选其他的楼梯,所幸因为西楼梯吸引力大多数丧尸,其他的楼梯会稍微安全一些。
      
      只是想到,明天要重新把楼梯的丧尸清理一遍,就觉得颇感压力。
      
      “他奶奶的,定是那对狗/男/女!”暴脾气陈磊当即就喊了出来。
      
      火车头一样冲上了二十三楼,刚好遇上出来看情况的唐道远。
      
      陈磊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挥起拳头,就要往唐道蕴的脸上招呼过去了!
      
      “啊!”
      
      发出惨叫的竟然是陈磊!
      
      原来唐道蕴在他的拳头快要揍上他的脸的时候,伸出右手,瞬间抓住了他的手,用力一扭,脚稍微向前一步,绊了一下他的脚。
      
      一个巧劲借力,竟把陈磊摔了在地上。
      
      在陈磊未反应过来之时,唐道蕴对准他的肚子就是用力的一脚!
      
      还招呼站在一旁的阿诺:“愣着作甚?人家都欺负上门了!盘他!”
      
      阿诺大概是被唐道蕴富有感染力的吆喝驱动,她鬼使神差地抬起脚,往陈磊的胯/下就是凶猛的一脚!
      
      “啊!”惨叫过后,陈磊彻底的晕了过去。
      
      唐道蕴也被眼前凶残的一幕惊着了,半晌,才对阿诺点点头,略带赞许地说道:“恭喜,你毕业了。”
      
      被惊着的还有后面追上来的陈方一众人 。
      ……
      “你们倒是说说,我把丧尸放出来,于我有什么好处?不可理喻!”唐道蕴倚在门口,冷眼看着那一堆来兴师问罪的学生。
      
      被他的气势所慑,跟在陈方后面的那几个学生没一个敢接话的。
      
      尤其是在亲眼目睹阿诺那一凶残的一脚之后,就更加的不敢出声了。
      
      陈磊虽然脾气火爆,但是他的力量很大,比五六个人加起来的力气都要大。结果被对方按着在地上打,怎么想都知道对方不简单。
      
      他们在这场被称为末世的异变来临之后,有些人被那些丧尸抓伤。
      
      被抓伤的,有的变成了丧尸,有的活了下来,并且觉醒了别的力量。
      
      有的人力气突然变得很大,有的人能够凭空放出火,有的能发出风刃。
      
      靠着这些,他们一路逃命,有惊无险的,总算活了下来。
      
      他们这一队七个人,五个是有特殊能力的。
      
      陈磊是陈方之下的能派得上用场的。仗着这,他总是趁陈方看不到是,对队里女生们的动手动脚,逞勇斗狠。
      
      如今见他如此狼狈的模样,他们心有戚戚然。
      
      这个总是一脸温和笑容的儒雅男人真的不好惹。
      
      “我们也是要离开这里的,我为何要给自己添堵?若是心怀不轨,我怎的不今晚离开,再放丧尸们出来?我为何要搭上自己?你们配么?值么?”
      
      唐道蕴堂堂正正地站在那里,说起这话来的时候,恁的理直气壮。愤怒得有理有据,语气极尽讽刺,暗隐了莫大的委屈。
      
      阿诺若不是一直跟着他,见着他做的一切,差点就相信了。
      
      这个人还真是会睁眼说瞎话呀!
      
      “还是说,你们有证据?谁看到了?”
      
      在他愤怒的眼神扫视下,他们通通低下了头,有一两个小小声的道了一句:“没。”
      
      “哦?没有任何证据,你们就对我动手了?”唐道蕴眉毛一挑,声音拉长,嘲讽的话深深地刺伤了那些学生的尊严。
      
      “还愣在这做什么?你们就这么的想扰人清梦?把他拖回去,好好反省!”唐道蕴大手一挥,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留下众人面面相觑,他们不是过来兴师问罪的么?怎的稀里糊涂的就被人家给赶了出来,还是他们理亏了呢?
      

  • 作者有话要说:  数据不好呀!望各位小可爱们,大可爱们给我投个雷,给我收藏,给我评论一下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