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被赖上了 ...

  •   “你最近的记忆是什么?”
      
      长身玉立,气质斯文儒雅,那双狐狸眼细长,柔和却不女气,鼻峰笔挺,嘴角总是习惯一般微微上翘,给人一种春风暖意,顿生好感。
      
      端的谦谦有礼,斯文俊秀,芝兰玉树,光看皮相也真无愧于当初东方基地的玉公子称号。
      
      但此刻,他居高临下,一张暗青色的俊脸含着愠色,语气里似乎带着火/药味,饶是如此,那低沉醇厚的嗓音也有着一种引人深陷其中的魔力。
      
      阿诺摇摇头,可不能耽于眼前美色。
      
      她尽力回想,他这番变脸大概是她刚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对方的怀里。
      
      在脑子还没弄清楚缘由的时候,脚就自己先动了,将对方一脚踢得老远。他的头还磕到了身后的墙,哐的一声,听着就觉得痛。
      
      “刚上八阶。”阿诺老实的回答,对方气势太盛了,似乎要把她生吞活剥了。
      
      “在哪里?”
      
      他在对面的床坐下来,翘起二郎腿,一副审问犯人的模样。
      
      于情于理,应该是她责问他才对的吧?为何反倒是他一副他占理,她对不起他的模样?
      
      “清水镇。”
      
      阿诺的嘴巴擅自回答了。她绝对不想承认,自己怂了。
      
      她堂堂的八阶高阶丧尸,竟然被对面的一阶小丧尸的气势欺压,着实丢人,丢脸!
      
      见对方沉默,怒气好像也消了一点之后,她小声地说道:“我已经上了八阶的。”
      
      她要重申一下立场,他应该尊重崇拜她的。
      
      跟别的丧尸不同,她的皮肤光滑细腻,吹弹可破。
      
      五官精致,杏眼灵活滚圆,鼻子小巧秀气,不点而红的小嘴总是最能表达她的喜恼嗔怒,一张一合间让人移不开视线,若不是现在场景不适合,他早就想覆上去,轻咬浅尝了。
      
      他最喜欢她的眼睛,澄澈,透亮,宛如一汪清泉,宁静,安稳。
      
      无论他的内心被多么强烈的负面情绪负面充斥,只要被她静静地看着,那些喧嚣就会平静下来,就连那埋在心底的孤独,都一并被冲走。
      
      这双眼睛,上辈子不知给了他多少的抚慰,那是他的救赎。
      
      幸好她她习惯独来独往,若不是这样,都不知道有多少有能年轻后生被她耽误了人生!
      
      就他所知,那个西方基地的小白脸就被她迷得不要不要的,整日里挖空心思就想撬他的墙角。
      
      丧尸里面也有几个眼神不大舒服的家伙整天追在她后面,一看那种情根深种的样子,就来气。
      
      幸好她是个傻的,没自觉,他们算是抛媚眼给瞎子看了。着实万幸,可饶是这样,追求者依旧来势汹汹,让他操碎了心,真是害人不浅。
      
      这辈子,怎么也要先下手为强,落实好名分。
      
      “我是八阶的丧尸,你该尊重我的。”见唐道蕴沉默,阿诺再度强调。
      
      虽然她极力挺直自己的小腰板子,似乎想让自己看起来更加的强势一些。
      
      只可惜,她长了一副乖巧可爱的模样,这话着实没什么威严,只有一种小孩子在大人面前鼓着腮帮子硬撑的招人模样。
      
      唐道蕴敛眸,掩住眼里几乎要倾泻而出的笑意,微微侧过头,缓缓情绪。
      
      待他再把头转回来,就是一副不屑的模样了,瞟了她一眼,道:“那又如何?都啥年代的事情了,我之前还九阶呢!”
      
      他忍不住的就想逗她,悠悠开口鄙夷道:“你现在还不是一阶!你醒来之前,还是我一路照顾你的。你还欠着我的情呢!”
      
      阿诺沉默了,她醒来之后,觉得周围已经变了天。她竟然变成了个一阶的小丧尸!
      
      更离奇的是,那个东方基地的第一异能者唐道蕴,竟然也变成了丧尸!还是一阶的丧尸!
      
      “唐道蕴,你能告诉我这究竟是什么一回事么?”阿诺终于逮到机会了,开始向他发问。
      
      唐道蕴沉吟片刻,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之后,抬起头,看向阿诺,道:“阿诺,你相信,有重生,预知梦或者记忆逆流这回事么?”
      
      阿诺不知该如何反应,这样的唐道蕴让她有些不自在,尤其他喊她阿诺的时候,总感觉的语调带着小钩,缠绵得很。
      
      若一阶的她有冷热感的话,应该起鸡皮疙瘩了。
      
      按照唐道蕴的说法,他们是因为某种原因,知晓了未来会发生的事情。只是,时间有差异,他知道的是他死之前的所有事情。
      
      大概就是末世十几年后的事情。
      
      而她,知晓的大概是末世七年后的事情。
      
      或许,某天,她也能像今天一样,再觉醒记忆一次,就会知道更多。
      
      但谁也保证不了。
      
      “那,你跟我说说,我后来怎样了?”
      
      “之后呀,你在清水镇又遇上了我,看上了我,疯狂的追求我,要死要活的。你知道的,我这人比较良善,一时心软,就从了。我们结了婚,还生了五个孩子,三男两女。一家七口人,在边远的一个小镇上自由地生活。”
      
      阿诺的脸越来越黑,头摇得像个拨浪鼓。她一点都不相信的他口中那个如狼似虎的饥渴的人是她。
      
      而且,眼前这个人不是她喜欢的类型。若是看上了,为何不在一开始就看上?
      
      唐道蕴一笑,温文尔雅,纯良无害。他接着道:“虽然很想这样说。”
      
      “事实上是,我们都死了。”唐道蕴长吁了一口气,那实在是太过于沉重,若是可以他不想让她知道。就连他,每每想起来,都觉得喘不过气。
      
      “我没能救你。”
      
      阿诺没有真实感,但唐道蕴身上瞬间发出来的寒气她倒是感觉到了。
      
      她半是开玩笑地说道:“那你必定是很伤心了。”毕竟是他杜撰故事中的妻子呀!
      
      “嗯,相当伤心哦。”唐道蕴点头应道,“为了让他们偿命,我把整个西方基地都毁了。那些人,一个都不剩哦。”
      
      阿诺被他光芒大作的笑容晃得有些眼花。
      
      她赶紧扒拉自己的记忆。
      
      之前,也就是唐道蕴说的上辈子,在唐道蕴刚刚觉醒异能,是他最不中用的时候。当时还是一阶丧尸的她曾经护过他一段时间,勉强算得上是他的救命恩人。
      
      但后面道不同不相为谋,倒是分开了。
      
      但是,他们的交集,他们的关系也就那样而已。
      
      什么时候他们如此熟稔了?
      
      她没想过让他报恩的,他是她清醒过后认识的第一个人,难免会对他亲近一些。大约类似于动物的印随行为。
      
      如今相见,他怎的一副跟她很熟,很亲近的模样?
      
      “我不是很懂。只是,我听收音机说的故事里,你这种的就是人们说的反派。”阿诺直言。
      
      末世人们没什么娱乐休闲活动,成本最低的就是收音机了。
      
      只需要一个广播电塔就能够让整个基地都能收到信号,十分便利,修建成本又低。是末世最常用的传媒手段。
      
      阿诺这段时间刚好迷上了其中一个朗读小说的电台。有很多事情,她都是从那里学来的。
      
      “算是吧,所以我这反派被正派干掉了。”唐道蕴漫不经心地承认了,十分无所谓的剧透了结局。
      
      “那正派是谁?我认识么?”阿诺突然来了兴趣。
      
      “这些暂且搁下。咱们来商讨一下,你打算怎么对我负责?”唐道蕴打断她,他一点都不想提起那个小白脸。
      
      阿诺一愣,她还没对他做什么吧?怎的就扯到了负责这种沉重的话题呢?她没对不起他吧?
      
      “我,我没做什么吧?”阿诺第一个反应就是拒绝。
      
      见对方脸色瞬间暗沉,她觑着他的脸色,慢慢地解释,“就算,你说的是真的,我是做了,嗯,追,追你的事,那也是上辈子的事。现在我什么都没做呀!”
      
      所以那什么负责,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说这话的时候,阿诺十分的不情愿,她一点追求他的记忆都没有。因为这,也不能跟人家有理有据的辩解自身清白。
      
      见他不出声,阿诺的胆子大了一点,继续申明道:“我没追过你,也没到手过,你别瞎说了。说了我也不认的。”
      
      唐道蕴看了阿诺一眼,道:“你晓得你这种,世人称之为什么?”
      
      阿诺一脸好奇,十分上道地问道:“是什么?”
      
      “渣女。”
      
      阿诺:……
      
      唐道蕴换一只脚跷二郎腿,右手托着下巴,一副放松的姿态,施施然地跟她说:“你上辈子认识我,你可记得?”
      
      阿诺点头,这个他没说谎,她确实认识他。
      
      “那时候,我是异能者,没错吧?”
      
      阿诺点头,那时他确实是异能者。
      
      “你猜,这辈子,我是怎么变成丧尸的?”
      
      “别的丧尸咬的。”
      
      可别想着栽赃给她。丧尸多了去了。
      
      唐道蕴点点头,似乎认同她的辩白。
      
      “只是呢,你看我。”唐道蕴动动手脚,十分灵活,丝毫没有丧尸那种僵直的感觉。
      
      不但如此,他五官立体儒雅,皮肤除却颜色稍微暗青,不见腐烂枯槁。若不是这肤色还有赤色的瞳孔,那跟个普通人类又有什么区别?
      
      一般来说,这种模样,只有七阶以上的丧尸才会有的。
      
      嗯,阿诺是个例外,她从低阶开始就是那副灵活模样了。
      
      但是,就算是高阶丧尸咬了活人,那人也只会变成一般的破烂行尸走肉,不会这样干净好看的。
      
      “你说,我这种模样,像谁?”
      
      阿诺缄默。
      
      她上辈子没咬过人,不知道被她咬了的人会不会变成像她这样的丧尸。
      
      所以,她的腰杆子没自信挺直,也没能大声说道:不是我。
      
      “不认?嗯嗯,刚好,到现在都留着。”唐道蕴撩起自己的长袖衬衫,肌肉轮廓分明的手臂上,赫然印着两排牙印!
      
      如此眼熟的牙印子,阿诺颓了。
      
      证据确凿,铁证如山!
      

  • 作者有话要说:  重操旧业,望各位路过的小天使施以同情的评论,收藏,投雷!渣作者会感激涕零的!谢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