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小书店[系统]》少年梦话 ^第4章^ 最新更新:2018-07-22 02:29:4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成为女权运动的启蒙者(3) ...

  •   因为天气不好,再加上刚开业的缘故,开明书店的客人并不多。很多人更是因为好奇进来看一眼就走了。
      
      乐景对此并不感到懊恼。毕竟除了琳达这个衣着考究的一看就知道是上层阶级的人外,其他的顾客都衣着简朴,甚至还有衣衫褴褛的流浪汉,他们很多是食不果腹的文盲,怎么可能会买书呢?
      
      乐景已经发现了这个世界文化产业的不发达,就像百年前的伦敦一样,知识被上流阶级和部分中产阶级垄断,平民识字率并不高,读书是一项属于有钱人的奢侈爱好。
      
      乐景觉得自己运气还不坏,因为他很快遇到了一个有趣的灵魂。
      
      那时候已经临近傍晚,街道上依然灯光通明。电灯的发明使人类彻底从无边的黑暗中解放了出来。外面依旧弥漫着厚厚的雾霾,倘若不让他出门的话,这幅烟雾缭绕的画面还是颇有意境的。也就在这时,那位女士走了进来。
      
      这是一位很特别的女士。倒不是说她衣着朴素不施粉黛,而是说她有一双很特别的眼睛。坚毅,刚强,尖锐,不屈不饶,这是属于战士的眼神。
      
      “您好。”‘战士’开口说话了,“您是这里的老板吗?”
      
      乐景站了起来,颔首道:“对,我是,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
      
      “我叫做玛丽·波伏娃。我来这里向您推销一本书。”还不待乐景回话,她就把手里的书递给乐景,语速飞快,“我希望您能在店里卖这本书。”
      
      乐景借过书,瞥了一眼封面:《女人的困境》,好奇地问:“这是一本讲诉什么的书?”
      
      一本讲述女性不是谁的附属,女性应该获得和男性一样权利的书,玛丽在心里默默回答。
      
      如果她这样说给老板听,这个保守的东方人一定会立刻把她当做神经病赶出去吧,就像之前的那些店主一样。
      
      所以玛丽抿了抿干燥的嘴唇,反而问了乐景另一个问题:“先生,您怎么样看待您的母亲?”
      
      乐景愣了一下,淡淡地说:“大概是一个很好的人吧。”
      
      “那么您口中评价女人好坏的标准是什么?家务万能?体贴丈夫?贤良淑德?还是勤俭持家?”玛丽的问话已经近乎咄咄逼人了,她的眼中好像有火焰在燃烧。
      
      乐景惊讶地看了玛丽一眼:“当然都不是,您为什么要这么想?女人也有自己的生活,为什么要和家庭绑在一起。”
      
      玛丽愣住了。
      
      这是她拜访的第48家书店。在那之前,她跑遍了布鲁斯城的所有街区,向每一家书店店主推销她自费出版的书。男人奚落她,嘲笑她,就连女人都用不信任的眼神看着她,就好像她是一个不检点的女人一样。如果说来自男性的质疑反对只是让她愤怒,那么来自同性的反对攻击则让她更绝望。
      
      可玛丽并不是一个轻易服输的女人,如果她是,那么她根本就不会写出《女人的困境》表达自己的主张。
      
      她已经很久没遇到过认同女性也有自己生活的男人了。
      
      有那么一瞬间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努力压抑内心的激荡,若无其事地问道:“那么,您对女性参加工作这件事怎么看?”
      
      “这是女性的选择。”乐景说,“女性可以选择参加工作,或者不参加工作,这是出于她们自由意志的选择,没有人能剥夺这项权利。”
      
      乐景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仔细想来,二十世纪也正是女权运动开始发展壮大的时期。1920年,美国宪.法才规定女性和男性一样享有选举权,而法国则是1944年。至于和赛德帝国十分相像的英国,则是一战后才逐步承认女性的参政权。
      
      可以说跟人类历史相比,女权运动十分年轻。无数女性在这条路上锒铛入狱,无数女性郁郁而终,无数女性拼搏厮杀,用比男性更优异的表现获得男权社会的“特权”……才最终换来了一个每个女性都可以享有法律意义上一切公民权利的社会。
      
      乐灵一针见血点评道:【你们人类真是狭隘。性别歧视和性别刻板认识只会滋生偏见与封闭,对社会文明发展毫无帮助。】
      
      乐景在脑海里跟乐灵交流道:‘女权主义者西蒙娜·波伏娃在《第二性》里曾说过:一个人不是生下来就是女人,她是变成女人的。男人亦然。在我看来,所谓的男人和女人的性别概念,不过是人类社会塑造出的产物。女人和男人都是由精.子和卵.子制造出的生命,没有谁比谁更高贵,也没有谁比谁更擅长做某事,因为男人女人都是人类。’
      
      【这点我倒是赞同,毕竟我不是人类,我本身就是没有性别的。】
      
      ‘真巧,我也是无性别的。’
      
      【诶?怎么会?乐景你不是男性吗?】乐灵发出惊讶的质疑声。
      
      乐景解释道:‘那是我的生理性别。每个人其实都有三种性别,生理性别,社会性别,以及自我认知性别。我的生理性别和社会性别均为男性,而我的自我认知性别是无性别,所以我就是无性别。我先是一名无性别者,后成为了一名无性别主义者。’
      
      乐灵似懂非懂的嗯了一声,感慨道:【你们人类真是复杂。】
      
      乐景也跟着感慨道:‘是啊,人类是很复杂的生物。’
      
      ……
      
      玛丽震惊地看着这个年轻的东方人,她的嘴唇哆嗦着说不出来话,她甚至感受到了久违的泪意。
      
      也许她最想要的不过是尊重而已。尊重女性拥有理性思考做选择的权利。太多太多人,男人也好女人也罢,认为女性不应该接受教育,女性只会感性思考永远不会理性思考,女性只是男性的附属,女性永远不能自己作出决定所以必须由男性帮助她们……这样的言论无时无刻不环绕着她,她生活在一座孤岛上,她的同伴很少,她的四周都是敌人。
      
      她知道,这个东方人跟别人不一样,他把她看作平等的个体,从他的眼里她看不出丝毫轻视,相反,他尊敬她,他理解她。
      
      “您理解我,对吗?”玛丽含泪问道。
      
      “我尊敬您,女士。”乐景由衷说道:“任何一个想要逆流前行的先行者都值得尊敬,因为这需要莫大的勇气和毅力。”
      
      如此直白的夸奖不禁让玛丽·波伏娃有点脸红,但她到底是个坚强刚硬的女性,她很快收拾好了内心激动,恢复了见面时的冷静,“所以说,您愿意在书店卖这本书了?”
      
      “当然,这是我的荣幸。”乐景心里怀揣着对这位女性先行者的敬意笑了,“而且我也很乐意拜读它。这是您的作品吗?”
      
      “是的。”玛丽点头承认了。她没有起笔名,作者名直接就是用的她的名字,这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如果方便的话,我明天将把剩下的书送过来,大概有50本左右,可以吗?”
      
      “我想说可以,但是……”乐景露出一个苦笑,“我暂时可能没钱付给您。”
      
      闻言,这个严肃矜持的女人终于露出了见面的第一个笑意:“我不要钱,我写这个出来根本不是为了钱,我只希望能通过这本书让更多女性知道,她们习以为常的生活是不对的,她们在法律上应该获得跟男人一样的权利。我希望您能把书送给您的女性顾客。”
      
      乐景欣赏地看着这位可敬的女士。
      
      也许她会成为名垂青史的大人物,也许她会锒铛入狱,也许她会籍籍无名埋入历史的云海,但不管怎么样都不可否认,她在做一件正确的事情。
      
      世界上能一直坚持做正确的事情的人太少了,每少一个都是人类的损失。
      
      “我这里有一本书,也许您会喜欢。说起来作者跟你拥有相同的姓氏。”
      
      “哦?什么书?”
      
      “《第二性》,作者是西蒙娜·德·波伏娃。”
      
      就让他帮她一把吧。
      
      看看这枚刚刚开始萌芽的种子,能开出怎么样的花。
      
      

  • 作者有话要说:  玛丽·波伏娃,名字取自历史有名的两个女权主义者,玛丽·沃斯通克拉夫特和西蒙娜·德·波伏娃,前者的代表作是《女权辩护: 关于政治与道德问题的辩护》,后者则著有大名鼎鼎的《第二性》。她们都是很杰出优秀的女性,感兴趣的童鞋可以去看看她们的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