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你想的那种兔子妖》匪梦 ^第2章^ 最新更新:2018-11-14 17:52:1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呼……呼……”
      
      加练两个小时,体力本来就所剩无几,沈风往上冲了四层就再也走不动了,趴在栏杆上喘着粗气。
      
      真不是他不想走电梯。
      
      由于之前出过艺人擅闯总裁室的事情,银星对员工权限进行了划分,像沈风这种两年都没能出道的练习生,最多也就是在五层以下活动。
      
      然而他要去的地方,却是位于银星大楼10层的总裁室。
      
      没错,沈风其实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那就是星途娱乐总裁——
      
      的宠物兔。
      
      星娱只负责练习生的培训费用,不包吃住,沈风一直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状态。
      
      妖精管理局会给妖精们安排人类身份,但不会给他们发钱,因此除了一些妖二代之外,像沈风这种自己修炼成人的妖精,甚至比一些刚出社会的年轻人还要穷。
      
      对于这些穷妖精们,妖精管理局允许他们在不暴露身份的情况下,用原形状态做一些兼职。
      
      也就是当宠物。
      
      别说什么有手有脚不去工作。妖精管理局虽然给他们安排了基础的文凭,但是沈风刚修炼成人的时候,连加减乘除都还不会,就迷迷糊糊地被星探抓走,签了练习生的合同。
      
      合同上规定,练习生不能接任何宣传性质的活儿,也不许做搬砖、服务生之类的工作,免得以后万一火了,被人当黑料爆出来,影响人气。
      
      这不行那不让,他又不敢去做违法乱纪的事儿,这可不是把路都给堵死了?
      
      所幸沈风是只兔妖,不像熊妖、虎妖之类,想当宠物还得跑到国外去,人生地不熟的,还会被当地的妖精们欺负。
      
      扯远了。
      
      这份兼职他刚做三天,之前一直被养在公司旁边的公寓里,但明天是周末,叶镇晚上会回郊外的别墅,就把他带到了公司。
      
      沈风今天原本打算请假一天,安安分分待在总裁室当一只宠物兔,免得被人发现身份,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但只要想到今天是赌约的最后一天,放弃了就功亏一篑,而且赢回来的钱还能买好多胡萝卜,他就没出息地改变了主意。
      
      也是因为叶镇公务繁忙,沈风听说他一天都不在公司,才敢动这心思,没成想却被红毛一通捣乱,变成了现在这番境地。
      
      正想着,沈风耳朵动了动,听见个清脆的“叮”!
      
      是电梯到达的提示音!
      
      兔妖的听力比人类敏锐好几倍,尤其现在夜深人静,公司里没什么人,平日里微小的声音都会被放大。
      
      听见这声音,沈风头皮一炸,顾不上腿脚酸软,几个大跨步迈过剩下的台阶,终于站在了10层的地面上。
      
      所幸为了方便沟通和逃生,银星的总裁室并没有设立在顶层,而是按照上世纪的传统,将管理层的办公室设在了中层,不然就算晚上没加练,他也不可能跑得过直达电梯。
      
      但脚步声刚刚停歇,还没来得及松口气,电梯门就已经打开。
      
      叶镇走出来,视线在走廊上扫过一圈,便往办公室走去。
      
      这时候出去,准得撞个正着。
      
      沈风推门的手立即收了回来,闪身躲到门后,透过玻璃小心翼翼地往外瞧。
      
      总裁室只有一个出入口,外头是整面的大玻璃窗,叶镇怕他掉下去,早上就让人给关严实了。而走廊上叶镇刚刚已经看过,他肯定也不能从大门走。
      
      现在他要怎么躲过叶镇,悄无声息地回到办公室里去?
      
      没等他想出个章程来,楼道里的感应灯慢半拍亮起,光线透过玻璃漏出去,在略显昏暗的走道中格外刺眼!
      
      沈风脑袋一空,糟了!
      
      下一秒,外头叶镇脚步突然顿住,往这边微微偏了偏头。
      
      沈风立即缩回脑袋,额头上冒了些冷汗,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
      
      一个练习生,大半夜跑到总裁室来,要是被叶镇抓住,他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哒。哒。”
      
      脚步声像是擂在沈风心脏上的鼓槌,平稳但迫人,很快就在门板前头停住。
      
      剧烈运动导致的缺氧让沈风感觉有些眩晕,他紧闭双眼,耳边是自己一下重过一下的心跳声,震得肌肤表层都在颤动。
      
      叶镇眉心微蹙,透过门上的玻璃,盯着空无一人的楼道瞧了一会儿,伸手去推门。
      
      “吱呀——”
      
      “嘭。”
      
      门板挪动的声音掩盖住了某些微小的动静,下一刻,一只巴掌大小、通体雪白但眼眶漆黑的熊猫兔出现在门缝后边,抱着一根苹果木啃得正欢。
      
      门板蹭到兔子的身体,小兔子屁股被拱了一下,骨碌碌往前滚了两圈,吓得把怀抱里的苹果木一丢,两只长耳朵立即竖了起来,扒住门板,警惕地回头瞧他。
      
      “……”
      
      叶镇微愣,随即眼中漾开一抹笑意,蹲下来用指尖揉了揉傻兔子的脑袋,轻声道:“怎么跑到外边来了?”
      
      “……”
      
      兔子当然没办法回答他,还气呼呼地把圆滚滚的屁股转过来,像是在气他吓自己。
      
      然而瞧那白绵绵的兔子屁股,还有后边一团指甲盖大小的圆尾巴,这气生得一点儿威慑力都没有。
      
      这兔子自然是沈风的原形。
      
      刚刚情况紧急,他只能把背包和衣服都堆在门后,现原形吸引叶镇的注意力。
      
      “呼呼——”
      
      为免热着沈兔子,总裁室的空调没关,里头沁凉的空气跟楼道里的热气交换,形成了一小股冷风,把他吹成了个炸毛的团子。
      
      沈兔子顾不得形象,拿前腿扒拉了一下门板,免得它被风吹过去,暴露后头的衣服堆。
      
      然而因为个子太小,这个动作就变成了整只团子巴在门上,两只后腿还在地上划拉,别提有多喜感。
      
      瞧在叶镇眼里,这蠢团子就是在气恼门板害自己翻跟头,在抓挠报复。
      
      他忍不住笑起来,捞起小白团子放进掌心,把他翻过来挠了挠下巴。
      
      “行了,别气了。明天我就让人把它拆了,好不好?”
      
      “……”他有那么幼稚吗?
      
      沈兔子哼哼两声,仗着自己毛长,丝毫不害臊地摊平身子,躺在叶镇手心,兔爪子抱住他的手指,半眯着眼睛享受铲屎官的服务。
      
      要说当宠物就是好,只要卖卖萌,不仅有吃有喝,还有人伺候着挠痒痒。
      
      沈风拿脑袋蹭了蹭叶镇的手心,表示自己很满意他的手艺。
      
      叶镇瞧他这模样又觉得好笑,干脆摊开手掌,揉揉他的白肚皮,却不小心碰到个触感不太一样的地方。
      
      软成一滩水的白团子突然僵住,紧接着四肢并用,猛地踹开了他的手掌。
      
      “……叽!”
      
      沈兔子一下子蹦了起来,在叶镇的手掌心嗒嗒嗒地跺脚,愤怒地控诉他的行为。
      
      “叽叽叽!叽叽叽叽……”臭流氓!居然摸他的小鸡鸡,不知道兔子随时都是发.情期吗?!
      
      “叽,叽叽叽!叽!”连公兔子都不放过,还说是什么正人君子柳下惠!呸!
      
      叶镇听不懂他的话,但也知道自己刚刚摸到了什么东西,本来没觉得有什么,瞧他这么生气的样子,不由得摸摸自己鼻子,有些心虚。
      
      “……我不是故意的。”叶镇讨好地摸摸他的脊背,“你那东西那么小,我没注意到。”
      
      沈兔子两眼瞪圆,深潭般黑色的眼睛里几乎要冒火。
      
      “叽叽叽!”你才小!
      
      作为一只雄兔,还是一只当了两年男人的兔妖,沈风在大小这件事情上,跟普通男人一样在意,闻言忍不住张口咬了一下叶镇的手掌。
      
      好在他还记得不准伤害人类的规定,没敢用力,只是磨牙似得磕了几下,权当泄愤。
      
      这点儿力道压根算不上什么,反倒勾得叶镇心头一软,凑到近前,用鼻尖蹭了蹭他的脑袋。
      
      “好了,回家。”
      
      沈兔子气哼哼地拍开他的脑袋,转过身团起来,只给他留了一个白屁股。
      
      叶镇又是一笑,安抚性地摸摸白团子的头,顺手关上楼梯间的门,带着他一块儿进了电梯。
      
      “行了,我还没怪你乱跑,你倒先气上了。”
      
      沈兔子两只耳朵耷拉下来,用前爪抱住,一副不听不听王八念经的模样,逗得叶镇唇边弧度越发柔和。
      
      但这份柔和也就持续了这么一会儿。
      
      到了一楼,加练结束的练习生们刚冲完澡,毛毛躁躁地挤在另一边电梯里,门还没开,沈风就听见那几个相熟的崽子在议论他。
      
      “小风哥可真不仗义,谈恋爱就谈恋爱,怎么也不把嫂子带过来给咱们瞧瞧?”
      
      沈兔子闻言竖起耳朵,心道这又是谁给他造的谣?
      
      “你懂什么?瞧他这几天的劲头,估计还只是约会阶段,人女孩子怎么好意思出来见兄弟?万一以后黄了怎么办?”
      
      “说得也是……不过你说小风哥长得那模样,平时也不少小姐姐跑过来找他玩儿,怎么一直都没有女朋友?”
      
      还不是因为穷!
      
      沈兔子心中一叹,耳朵耷拉下来。
      
      他也想谈恋爱啊!可是他现在连自己都养不活,晚上还得兼职当宠物,哪儿来的钱谈恋爱?
      
      紧接着,红毛的声音从那边传了过来:“嘿……就你们小风哥那三秒的速度,哪个女孩子乐意跟他?”
      
      沈风下手不重,顶多也就让他晕上几分钟。但他大约是觉得被沈风一招放倒的事情太过丢人,这会儿火气旺得很,说话一点儿不留余地。
      
      “……”突然听到这么劲爆的爆料,练习生们面面相觑,谁都没说话,电梯口一时间安静下来。
      
      作为一只雄性兔妖,唯二的痛处在今天晚上被戳了个遍,沈兔子愤怒地跺了下脚,发出反驳的嘶吼:“叽叽叽!”
      
      明明是三分钟!
      
      那些没成精的凡兔才是三秒快枪手!
      
      这个红毛,帮着新人说话就算了,刚刚害他差点暴露身份,现在还造谣污蔑他,看他下周一怎么收拾他!
      
      叶镇这新上任的铲屎官,还不太明白兔子的肢体语言,感受到手掌上的压力,还以为他要蹿出去,连忙把兔子给抓紧了,低声道:“别闹。”
      
      练习生们回头瞧见叶镇,吓了一跳,当即收起了嬉闹的神色,一个个站得笔直,跟见着自家家长似的。
      
      “叶总好!”
      
      沈风这才瞧见,那个拿兔头吓他的新人也在这儿,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叶镇,两颊酡红,一副春心荡漾的样子。
      
      沈风原本就厌烦这人,此时见他这么盯着叶镇,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就有点不舒服,从鼻子里愤愤地呼出两口气,扭头用屁股对着他。
      
      叶镇原本收起了所有表情,这会儿瞧见白团子的动作,眼神不由得软了一些,瞧得新人眼神直发亮。
      
      不过很快,当视线转回到这群练习生身上时,叶镇已经收敛起眼中神色,态度亲和地问了一句:“还没回去?”
      
      明眼人一瞧他那淡漠的模样,就知道这话的作用不过是体现一下领导对底层小透明的关怀,答个“是”就顶天了,再多人家也没心思听。
      
      这群人之中就属红毛的资历最深,本来应该由他回答,但新人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抢着站了出来。
      
      “是。老师罚我们加练了两个小时,刚刚才结束……”
      
      这是给形体老师上眼药,还是不满公司的政策?
      
      不论是哪一个,能当着掌权人的面儿说出口,不是蠢就是毒。而以新人的智商,还够不上后者。
      
      沈风没忍住,偷偷翻了个白眼,圆尾巴不屑地晃了晃,挠得叶镇手心痒痒,忍不住收拢手指,把他给拢住了。
      
      对付这种不识趣的人,叶镇自然也有其对应的方法。
      
      没等新人的抱怨说出口,他便说道:“辛苦。回去早点休息。”
      
      女助理就在大厅候着,瞧见这边的情况,立即拿出手机,打电话让司机把车开到门口来。
      
      司机就在门口等着,这一步原本不必做,但对着这些愣头青们,有些事情还得挑明了,告诉他们叶总准备离开,不要耽误他的事情。
      
      “叶总……”
      
      新人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假傻,人家的意思都这么明白了,竟然还张了张嘴,想再说些什么。
      
      旁边红毛到底多混了几年圈子,见状连忙杵了他一下,带头应道:“好的,谢谢叶总关心。叶总再见!”
      
      叶镇点了下头,转身毫不留恋地走了。
      
      直到坐进车里,沈风才听见红毛压低了声音在教训新人:“你脑子是不是有毛病?叶总问你为什么在这儿了?”
      
      白莲花自然还得端着自己的人设,语气极其无辜:“我就是觉得叶总亲切,忍不住多说了一句。再者说了,体罚学生原本就不对,我没说错。”
      
      “还体罚学生……”红毛让他气了个倒仰,“见人亲切就往上贴,你当的是练习生还是鸭子?”
      
      新人梗了一下,“……我没有,你把人想得太龌龊了。”
      
      红毛没搭理这句,接着说道:“我们为什么受罚,你自己心里不清楚?非得把犯错吃零食的事情捅到叶总面前,让大家一起扫地出门你才开心?”
      
      “不会的,叶总是个通情达理的人……”
      
      后边的话沈风没听到,因为车子已经驶远,旁边的女助理还在汇报行程。
      
      通情达理的人?早上刚知道有这么个人,到晚上才见第一面,就知道叶镇的脾性了?
      
      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想抱大腿就直接上,这么迂回曲折地在背后说好话立人设,叶镇能不能瞧见都是个问题。
      
      沈兔子哼了一声,老气横秋地晃晃脑袋,慢慢翻了个身,正对上叶镇疑惑的眼睛。
      
      “……”
      
      他差点儿忘了自己还是个装蠢卖萌的宠物兔,见铲屎官看过来,连忙用前爪抹了把脸,缩成一团挤进叶镇的袖口。
      
      察觉到这边的动静,女助理的眼神顿时黏过来,报告的声音停顿了一下。
      
      女人对于萌物一向没什么抵抗力。
      
      见状,叶镇敲击座椅的指尖微顿,把白团子揪出来,拉了条小毯子给他盖得严严实实,这才吩咐女助理:“继续。”
      
      女助理立即回神,见他这小气的模样,心中有些诧异,面上却是跟往常一样,继续用平稳的声音汇报行程。
      
      “周一上午十点……”
      
      兔子其实不怕冷,但沈风往外拱了好几次,都被叶镇给拢回去了,于是干脆放弃抵抗,窝在柔软的毯子里,偷偷蹭了蹭。
      
      先前说过,公兔子随时都能发.情,而叶镇先前揉搓的那两下,刚刚好碰到了要命的地方。
      
      沈兔子躁动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后来叶镇认识人形的沈风。
    叶镇:三秒?
    沈风:……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