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5、第 45 章 ...

  •   靳祁扬是真懵了。
      
      四年来,他一直都以为是一个孩子的。想想那时候的产检,好像也没说是两个啊。
      
      夏绵生产时,他人就在医院,只是里里外外都是苏家人,他除了看到被从手术室推出来的夏绵外,一眼孩子都没看。
      
      孩子比预计早出来了三周,靳祁扬明知道自己不受欢迎,还是提前安排好公司事务,早早去了那边等待。幸亏他去得早,夏绵是在他到的第二天生产的。
      
      本来这个时间不算早产,但夏绵是因为早上起床抻了一下,才不得已早早地进行剖宫产。实话说,苏家本来安排得好好的,不会有问题,但提早了这么些天,还是吓到了。
      
      救护车到的时候,靳祁扬就守在门外,那时候夏绵浑身是汗,脸色惨白,正需要人安慰,所以突然跳上救护车的靳祁扬也就没被赶下去。
      
      他确实是陪着到产房门口,直到听护士说母子平安。可要说孩子,他还真没看到。
      
      母子平安,不就是儿子?
      
      儿女双全,他做梦也想不到啊。
      
      “叔叔,你是要追求我妈妈吗?”小姑娘看着亲爹的反应,乐了。毫不认生地接过靳祁扬手里的蛋糕,分了一块给弟弟后,开始诱导:“叔叔,我们可以帮你的。”
      
      苏磊小朋友听到这话,差点被蛋糕噎到。帮忙追妈妈,这事他们之前可没说过啊。
      
      “他好呆啊。”苏磊拉着姐姐,“是不是吓到了。”
      
      苏淼淼舌忝了舌忝奶油,点点头。
      
      “回神啦。”苏淼淼把蛋糕扔给弟弟,自己跑过去拉拉他的手:“追不追呀?”
      
      苏淼淼和弟弟都觉得妈妈很好追的,只要舅舅,姨姨和姨夫不搞破坏,傻爸爸很容易追到妈妈的。
      
      可舅舅说过,爸爸以前犯错惹妈妈生气了,所以不能妈妈不可以太容易被追到,不然爸爸就会……就会不珍惜。
      
      为了达到舅舅他们说的珍惜,她和弟弟一直忍着,知道上次弟弟被爸爸抱着,还跟她说爸爸抱着多么多么舒服,苏淼淼觉得羡慕了,这才有了这次的主动出击。
      
      可是这个爸爸真的有点傻啊,她都说这么明确了,竟然还不答应。
      
      靳祁扬挤了挤酸涩的眼,低头和苏淼淼平视:“你叫什么名字?”不用问都知道这是他女儿啊,难怪这么聪明可爱。
      
      细看之下,小姑娘的眉眼像夏绵,但鼻子耳朵都随了自己,尤其是厚厚的耳唇,和他最像了。
      
      “淼淼,我叫苏淼淼。”小姑娘也不忘连着弟弟一起介绍,“他是苏磊。”
      
      靳祁扬看到苏磊连同姐姐那块蛋糕一起吃了,又到角落里把餐盘放一边跑回来。靳祁扬心里高兴,真是好孩子。
      
      大约有点亲子天性之类,靳祁扬一下子把两个孩子都抱了起来,走回之前的阳台,开始第一次的亲子交流。
      
      当然了,交流效果还是不错的,有问有答,不亦乐乎。
      
      “所以,爸……额,叔叔你是有机会的。”
      
      到底才是不到四岁的孩子,靳祁扬不仅随便几句话就问出了想知道的事,还获得了小家伙们的安慰和鼓励。
      
      “那都要拜托淼淼和磊磊了,叔叔会用最好的东西回报你们。”
      
      站在阳台外听着里面大小仨人的对话的夏绵,眼里带着笑意和湿气。这算不算老狐狸被小狐狸算计了?
      
      不过,就里面那三个臭皮匠还想合伙算计她?
      
      ·
      
      靳家。
      
      “我说你大儿子最近鬼鬼祟祟呢。”靳夫人拿起桌上的樱桃,一颗一颗地往榨汁机塞,准备给自己弄一杯樱桃汁。
      
      “儿子一向忙碌。”靳家老爸无奈地抬眼看了看正在做果汁的妻子,怎么就是鬼鬼祟祟呢,有这么说自己儿子的么。
      
      “有那忙碌时间,也不知道把儿媳妇哄回来,没用的东西。”
      
      刚刚开门进来的靳祁扬兄弟,一听到“没用的东西”当场就明白自己又被嫌弃了。
      
      “爸,妈,我们回来了。”
      
      “回来干嘛?该干点什么不知道?皱纹都是被你们气出来的。”靳夫人现在一看就儿子就觉得脑仁疼,感觉就是讨债的,专门生来惹自己生气的。
      
      “我是被你连累的啊。”靳楚扬悄悄在哥哥后面嘟囔了一句后,立刻想哈士奇扑主人一样,扑向靳夫人,“我妈这么年轻,每次出门不认识都说您是我姐,怎么会有皱纹呢。”
      
      正在假装翻书实际准备看戏的靳家老爸的手突然顿住,有些失望了,小儿子在恐怕看不成戏了。
      
      靳氏虽然基本上交到靳祁扬手里,但靳家老爸还是有自己的人脉的。对于儿子和未来儿媳妇的事,他知道的还真是不少,因为未来儿媳妇回来后,还很有礼貌地主动见了他。不仅如此,他还见到了自己的宝贝孙女和孙子。
      
      当然了,对于儿媳妇要教育儿子爱情需要坦诚这件事,他一点怨言和不满都没有。儿子们从小都太顺利了,受点挫折是好事,何况是儿媳妇亲自教育,他全然支持。至于为何没有告诉夫人,那完全是怕夫人生气说漏嘴而已。
      
      再说,夏绵也说了,明后天会带孩子们来家里,这件事就当是给夫人一个惊喜了。
      
      “油嘴滑舌,你们今天怎么都回来了?”是个女的就喜欢被恭维年轻,靳夫人被小儿子一句话哄得通体舒畅,连带着大儿子也顺眼了些,“晚饭吃了吗?张嫂煲了汤。”
      
      “妈,我今天回来是想请您和爸帮忙的。”
      
      靳祁扬今晚回家是有求于人的,靳楚扬就是被他亲自“接”回来当说客的。
      
      “你需要我和你爸帮忙?”靳夫人伸手指了指自己和老公,皱着眉。大儿子从小自理能力就强,距离他上次找他们帮忙,好像也有二十年了吧。
      “出了什么大事?”
      
      不是顶大的事,他不会求助的。
      
      “我想请爸回公司坐镇,帮我……”
      
      靳夫人第一反应是公司被他玩破产了?“你把公司搞破产了?”
      
      “不是这样的,我需要时间追老婆孩子……”靳祁扬哭笑不得,只能在他-妈的急切下,用最简单的话语把事情解释清楚。
      
      “你自己追老婆,凭什么把你爸拖下水。”要说靳夫人最心疼的人是谁,自然是她老公了。为公司为家庭当牛做马几十年,好不容易扔给儿子操心,凭什么还要去受累。
      
      不得不说,靳夫人的思维并没有跟上儿子,最重要的信息都被忽视了。
      
      “妈,你没听我哥说,他求爸回公司,是为了追嫂子和我的侄女侄子。”靳楚扬搬住老妈的肩,和她面对面强调:“侄子!侄女!孙女!孙子!”
      
      好半天,静得落针都能听到声音的客厅,突然传出一阵:“啊!!!”
      
      随之而来的是一句:“你!就是你!明天就替儿子去上班!”
      
      

  • 作者有话要说:  “拒绝野味从我做起”,杜绝病毒传播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