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第 19 章 ...

  •   
      同一部电梯,不同的心情。夏绵站在一角,低头看着凉鞋鞋带上的闪钻,贴在裤线上的手指一下一下地打着点,默默地数着数字,盼望电梯快点升到顶层。
      
      当然,也默默地祈祷着身边的那双不太一样的眼眸能换个方向,别再盯着自己。
      
      “夏绵。”
      
      祈祷失败,不仅盯着,还说话了。
      
      “靳总,有吩咐?”夏绵抬头瞬间,已经换上了专业面孔,一副“有公事,您吩咐”的表情。
      
      “别太严肃,还没到上班时间。”靳祁扬笑了笑,朝她伸手,手掌上摆着的是她被“掳走”的手机,上面正显示着 8:30。
      
      “谢谢。”拿回自己的手机,还要道谢,这叫什么事。
      
      夏绵不停地提醒自己,这是发工资的老板,不能生气。看在今天早餐的面子上,不去理会。说声谢谢,就当是他帮着保管了。
      
      “跟我客气?”靳祁扬挑眉,不着痕迹地靠近了些。
      
      客气不行?
      从昨天到现在,夏绵觉得自己被动极了,心情很是不爽。
      就像不小心黏上了一张……额……狗皮膏药。
      
      特别想甩开,可就是甩不掉。
      
      “对了,你朋友说,可以试试。”靳祁扬拉过她的手,把手机放在手心,又揉了揉她的头顶,“仔细想想,还有我并不重。”
      
      夏绵的发丝垂顺柔软,靳祁扬手掌像是贴在一匹丝绸一下,忍不住又来回揉了两下。
      
      夏绵因他动手动脚的无理行为被迫从一个角退到另一角,解救了自己可怜的头发。但她疑惑,他说的不重是什么?
      
      “微信。”靳祁扬自然看出她的疑惑,好心情再次溢上唇边,伸手点亮她的屏幕,“自己看。”
      
      他现在心情很好,这样的助攻可以再来几次。
      
      夏绵的手机屏保很简单,就4个0,靳祁扬早就记住了,伸出手指帮她点亮了,蒋陌陌的微信跃然眼底:
      【错了错了,是多金,多斤你就惨了,会被压死。】
      【那人是不是你老板,你最近能接触到的男的,也就你老板了,一定是吧他。】
      【是不是你老板啊?据说是身材好、长相好,妥妥的男神范儿,绝对和谐啊。】
      
      ……
      
      和谐个pi啊!这个陌陌真是什么都敢说啊。
      
      夏绵的脸刷红,立刻把手机塞进口袋里。后悔,真的后悔,这种事怎么不回家再聊。这下好了,被正主抓个现行。
      
      她咬了咬下唇,很想告诉他“请不要自作多情”,奈何电梯已经开了,那人先她一步走了出去,只留下一句让她在空调风下飘零的话:“重不重,你都试过了,应该知道。”
      
      她知道!知道个鬼!真想拿手上的包包拎过去,砸死他。
      
      夏绵气得想按下夏1楼的按键,全当早退算了。可电梯门口刚刚好站着她熟悉的程特助,正微笑地看着她。
      
      “程特助早啊。”夏绵只好放弃已经抬起的手,走出电梯。
      
      “早上好,和靳总一起来的?”程齐金边的镜架后面的眼睛,貌似闪着八卦的金光,“挺好的,为环抱贡献一份力量。再接再厉,以后一辆车就够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有苦难言,夏绵垂头丧气地爬到工位上,准备开会的材料。
      
      好不容易熬到周一全体高层会议结束,夏绵想趁着大家鱼贯而出时,先一步躲出去。可她自以为的不起眼的位置,早就被某人收入眼底,一直关注着。她刚想拿着手机开溜,就被人叫住。
      
      “夏助理,你不是要和靳总去见飞远集团的饶总?”程齐第一时间发现有人拎着小包想溜,大嗓门地把人叫住。
      
      ……没有!夏绵慢慢转身,发现很多双眼睛都定在在她身上,尴尬地摇头,“我不记得啊。”
      
      “那你一定是忙忘了,这是合同。”程齐把刚从靳祁扬办公室拿出来的文件夹直接塞过去。
      
      “夏助理,我们走吧。”靳祁扬像和程齐说商量过一样,赶着她想说拒绝前,直接带着她下楼。
      
      还是昨天那家私房菜,同一间房,不同的位置。
      
      “坐那么远?怕我吃了你?”果然如她所料,根本没有什么饶总,就是打着见客户的旗号,骗她出来。
      
      “我喜欢这道菜。”夏绵看也不看他,随意夹了几根豆芽。
      
      瞧瞧,这么蹩脚的说辞,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
      拒绝他,就靠冷漠?
      
      靳祁扬嘴角勾起,随手自己前面的几道菜一起搬到夏绵面前,自己也跟着坐过去,“既然好吃,那一起尝尝。”
      
      “靳总,我们谈谈吧。”必须好好谈,不然她会疯。
      
      “先吃饭,你现在怀孕,不经饿。”靳祁扬把她放下的筷子举起来给她,又亲手剥了一只皮皮虾放在她盘子里,“吃饱了,怎么谈都行。”
      
      这种温柔细心的行为,大大降低了某人拒绝的决心。只好逆来顺受,咬着食物泄愤。
      
      夏绵进门的时候,没看到客户,觉得自己又被骗了。其实挺无语挺生气的,但更多的事无奈,不然也不会坐到桌子的另一侧。
      
      但看到自己盘子里,堆好的虾肉,似乎又被勾起了食欲。
      
      一餐下来,她真是没动手,全靠靳祁扬吃饱的。倒不是她娇气,不动手。而是她想看看这人到底能做到哪一步。
      
      “你到底想怎样?”夏绵喝下最后一口芙蓉汤,擦了擦手,目光直视着刚刚放下汤匙的靳祁扬。
      “想要孩子?”这么殷勤的行为,应该是为了孩子吧。
      
      夏绵想起来靳氏工作前,外面的传闻,好像说他是gay,并不喜欢女的。
      看他对孩子这个热衷程度,仔细想想,也许传言并不是空穴来风。
      
      “还是……”夏绵小心翼翼地问,“还是想要一个继承人?”
      
      他这样的家庭出身,不管心理性别是男还是女,总是要有个继承人吧。除此之外,夏绵想不出他还有什么理由。
      
      这件事放在其他家族,恐怕就是一张支票,一场手术了。何必在这跟她浪费时间。
      
      靳祁扬眯起眼,她之前的言行就是为了要权利?
      
      “你想吗?”可他自认为看人的本事不错,这姑娘那点心思都摆在脸上,不可能是欲擒故纵。可她这番话欲意为何?
      
      “靳总,咱们今天把话说开吧。”在孩子的抚养问题,夏绵自知抢不过他,也只能趁早打算。
      
      “你说。”靳祁扬以为她要摊牌,整个人冷了下去。
      
      “外面的传言,我有耳闻。是不是您和您的朋友需要一个孩子,而我们恰好又遇上了。孩子虽然是意外,但彼此都想留下,那咱们就做个协商。”夏绵觉得自己真的很注意措辞了,可还是被他冰冷气愤的眼神惊到了。
      
      什么耳闻?什么朋友?该死的女人!靳祁扬死命地瞪着她,要从她的表情上确定是不是那个意思。
      
      “您先别恼,我其实挺理解的,爱情来了,什么都挡不住的。”
      
      “夏绵!”靳祁扬沉声打断她。要是还没听懂她的意思,那他就该找个地方对着学位证忏悔了。
      “我不是同性恋,我要的是女人。”
      
      “靳总,我不歧视……”有什么不敢承认的呢!何必跟她说谎呢。
      
      “我要是你,就闭嘴。”靳祁扬突然贴近,双眼冒火似的,狠狠地盯住她。
      
      看吧,恼羞成怒,石锤了。
      
      不过她话还没说完,孩子问题没解决,是不准备闭嘴的。不过她也没胆子大到捋虎须,悄悄地向后退了退。
      
      “那个不好意思,我们还是聊孩子。”她的身子已经退了半个椅子的位置,马上就能坐到身后的那把椅子上。
      
      “我性取向正常。”
      
      靳祁扬的眼神越来越幽暗了,声音也冷得像浸了寒气。夏绵想起冬日黑夜里猫儿的眼,月光下白雪闪亮,一直黑猫傲娇地在雪地踱步,偶尔回头看一眼,与之对视一眼就会惴惴不安。
      
      这女人实在欠收拾,把他积攒一晚上的好心情,全都被她消磨光了。
      
      “我真不歧……”夏绵双手再次向后挪,可惜话既没说完,也没能再挪走一点,就被攫住双肩,覆上了唇。
      
      

  • 作者有话要说:  靳宝宝:我真的只喜欢女的!
    海绵宝宝:不信!
    靳 · 气急败坏 · 扬:不信做给你看!
    ·
    卡卡卡!
    卡得哭唧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